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一集绝户计 79.6屈服6

zyzhy678 收藏 4 18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一集绝户计 79.6屈服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不过,这样开门见山的做法很很符合江户的胃口,而且中国人把话都说在明处,日本军人的利益是什么,义务是什么都一目了然,免除了先给优厚的条件最后难免落不到实处的烦恼。

有点心动,绝对的,不仅仅是有点心动而已。

“可是,这样来指定军人议员是否有背于世界民主和法制的精神,而且中国人就不害怕自己。。。?”

疑惑,真的是很疑惑。

“你是在问中国人是不是在养虎遗患?是在问他们把日本军人提高到到这样的待遇高度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武田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好象是在问对方。

“是的,老师,我的确不明白。中国人这样做将让日本军人在国内生活中占据极大的政治优势,这种优势虽然可能还比不上明治时代长洲派元老团的地位,但放眼世界,在所有的民主国家里就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日本的职业军人特别是海军坚持对华反感态度,这样到头来,他们岂不就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实在是件抠脑袋的事情。

“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你,我个人猜测,这10%的军官代表甚至将由天皇来指定,当然天皇不过是一个傀儡只能按照军官团的意见来宣布而已。也就是说,天皇将是这个违反民主精神行为的道义上的责任承担者,和他们中国人没有一点点关系。何况,如果他们在宪法草案中规定国会议员的10%交给天皇来指定的话,那些所谓右翼分子和自民党也就不太好反对吧?至于第二个问题,我在飞机上想了一早上,到了刚才明白过来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你来好好想想呢。”

“可能是这样的吧,第一,他们目前急需我们海军的帮助,所以给个这样的条件来换得支持。第二,我想,这仅仅是一个表面上的说法而已,他们肯定不会就这么让对他们并不真心的日本职业军人上升政治地位的。。。。我。。。对不起,老师,我还是想不通。”

“如果你跳出日本这个圈子来看这件事情呢?”独自抿一口,颇有意味地看了对方一眼。

“您~~是说,换个视角来看?”,冥思苦想的江户就是找不到灵感,摇摇头,恭敬地请教对方。

得意,老家伙非常得意,开始大肆吹嘘起来,“我这也是经过深入的考虑得出的结论。你说的第一点我就不说了,至于其他的目的,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他们认为今后将可以继续控制日本政局,继续控制日本的关键部位,而且军人经过他们的清洗和甄别以后将完全被他们控制,他们肯定认为这对他们是没有坏处的,所以他们愿意把日本军人的政治和经济待遇提高以获得日本军队的支持。”

“这是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是我就不相信,日本160万军人和大约60%支持者会在这几年内就被中国人控制吗?难道他们不害怕日本重新走上“军国主义化”吗?”

“这就要看你们怎么做了,如何保持军队的团结协作精神,如何在今后与占领当局违反协定和侵犯日本国民利益的行为做坚决的斗争就是你们这些日本的中流砥柱的事情,我可就管不了罗”,武田狡桀地笑答。

想了半天,江户还是回道,“难。还是很难。”

“这样对你说吧,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白吃的午餐,对于我们来说是这样,但是中国人何尝又不知道这个道理?其实,按照他们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独立击败我们日本,当然,他们付出的代价会很大,所以中国人宁愿选择和俄罗斯一起来肢解日本。同样,中国人也可以选择不和我们谈判和俄罗斯人一起最终占领日本,但是这样的代价会更惨重,所以他需要选择和我们进行谈判,以优厚的条件来获得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们需要的是什么呢?

时间,对,就是时间。

首先,他们要全力以自己的海军去支持欧洲人,这是他们没有办法选择的,也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假设他们不能迅速地去支援欧洲人的话,欧洲这个世界第一的政治经济体就有可能选择和美国妥协,而妥协的代价是什么呢?就只能是中国人或者是俄罗斯人。

而且中俄目前实际上都是欧洲并不平等的小伙伴而已,如果,中国人不能在海军上面获得突破并且为战争作出重大贡献的话,中国还将继续成为欧洲的小伙伴而不能发挥更大作用获得更多的利益,因为,欧洲和俄罗斯人最差的都是海军,中国人强大的陆空军欧俄都有。所以中国人拖不起,这是中国人最终给你开出这些条件的原因。

第二,而且,正如台湾战争统一了国家,南亚战争成立了东方同盟一样,他们热切地渴望一战恢复前辈的荣誉。这是中国人几百年来正式加入世界争霸舞台,他们为了今天已经渴望了将近100年了,我也可以料定,中国人至少为这场战争准备了20年时间。这场战争将是残酷的,必然也将是一个长期的战斗,虽然美国人在军事科技上和军事力量上要稍微占据一点优势,但我们知道现代战争打的就是钱,欧中俄三方的军事和经济实力总量比美国人要大许多,所以我认为战争最终有70%的可能是他们获胜。

如果,我们现在还把日本的希望继续寄托在美国人身上或者在现在的关口上仍然继续和他们强行对峙,则是很不理智的一件事情,也是很危险的行为。也就是说,到了今天如果我们还要坚持和他们不合作的话,等中国人最终获胜以后将是日本灾难的开始,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你是个明白人,日本海军今后应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了吧?”

这个道理被说透了以后,江户也不苯,不过难道真的要用日本海军优秀士兵的血去为中国卖命吗?

“谢谢老师的教诲,但是,我们真的需要用大和民族的鲜血去为了中国人争霸世界吗?”

“江户,今时不同往日了,中国在亚洲的优势地位已经不可动摇,即便美国人获胜了又怎么样?他们会为了日本和中国人决战吗?就算,美国最后解放了日本赶走了中国人又怎么样?200年的积蓄将全部毁于一旦,日本还不是将成为一片废墟吗?我们日本还是一个没有资源,还是没有人力优势,还是将仰美国人的鼻息过活,这和在中国人的占领下又有什么区别。我粗略地估计了一下,没有50年的时间日本恢复不了元气,那末,我们就再用50年的时间来卧薪尝胆有为何不可呢?战争~~总会死人的,外籍军团虽然是炮灰但是他们毕竟将给日本军队留下一批能征善战的种子,而且有了优秀的战绩,不仅可以为日本挣回金钱还能够得到欧俄中三方的尊重,这也是保留日本海军优秀传统的一个机会。”

颤抖着在地上撑了一下,江户急忙把他搀扶起来。

武田抖了抖手向前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对方,“江户啊,话我都已经给你说完了,怎么选择是你的事情,反正高桥已经是按照我的意见在做,以后就看你的了。不用送我了,请你自己去和外面的海军中将谈判吧,别辜负我大老远地从香港飞过来啊。”

“嗨!江户受教了,老师您慢走”,立正无言地看着校长风中还颤威威的身体,江户给了一个军礼,默送对方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悄然离去的日军前副总参谋长武田英,除了会见江户以外没有见任何日本人。4年后,病逝于侨居20年的新加坡,享年93岁。死前,还将自己对中国军事力量的调查分析及对日本军队改建等研究资料一火焚之拒绝给日本留下,因为他认为这些人没有完成他和江户秘密达成的协议和展望。

外面的谈判已经进入白热化。

看见至今没出来,心知不好的首相开始暗自猜测江户是不是已经被中国人收买了。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在首相的示意下,三木外相抛出了绝对炸弹,一份占领当局的秘密文件影印本~~善后工作委员会下发的绝密通知,写的是关于如何在占领期间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的身份帮助华夏和盟友企业“获取”最佳竞争优势,如何有效控制日本的行政资源,还有如何利用日本经济弊端进行合法掠夺,这几乎就是善后工作委员会目前秘密工作的全部了。

拿到照片的季清大吃一惊,日本人从那里获得的?

这是3天前才秘密下达到师级干部的绝密文件,全国知道这个文件内容的也不到50个人,善后工作委员会最多也就只有30多个,能够拿到文件原本进行影印照相的就更少了,幸好,文件最关键的敏感部分比如如何招募日本妇女到中国去,还有如何挤跨日本对外出口的主体~~中小企业等等由于文件还没有下达,日本人看来并没有获得后半部分。

表面上还是要压制自己的震惊,暗地里面却还不知道骂了多少次泄密者的娘,吴健民装得很轻松一样,“这个文件是我们出的吗?不可能啊,我怎么不知道啊?而且这份所谓善后工作委员会发字号绝密文件怎么没有签发人啊,这不符合我们出文件的习惯,所以~~这是伪造的。我对于日本内阁竟然拿出这样东西来作为证据表示遗憾,我也对日本政府无中生有、故意破坏和引导日本国民的反华情绪表示严重的关注,我代表善后工作委员会、军事管制委员会及驻军司令员提出正式抗议。我们要求日本政府就此种破坏中日合作与发展良好势头的行为作出解释。”

反正现在不能松口,否则所有努力全部白废不说,占领当局和背后的中国都将在日本人面前丢脸。

听见吴健民近乎严厉的质问,日本人楞住了。

最先反映过来的首相却轻松地笑了起来,他认为占领当局现在只不过是心慌故意提高调门而已。

季清立即插上话头阻止继续追击,“吴主任,马上就要到12点了,不如先请首相阁下和诸位先生休息一下好不好,午餐后我们再继续谈。”

“对,对,对,”如获大赦的吴健民立即同意,“首先先生,诸位,我们已经谈了两个多小时也该休息一下了,听说中国菜现在可是整个东京最流行的啊,我就冒昧地请诸位品尝一下我们最有名的川菜怎么样?”

“这就打搅了”,互相对望一眼,知道对方是想获得调整状态的机会,不过时间的确也差不多了,首相川崎南记不好直接拒绝对方的邀请,只好回答,“我们就不客气了。”

“是啊,皇帝都不差饿兵呢,请,请,我们走吧。季清啊,去看看我们的陈司令他们结束了亲切会见没有,当然应该请他们一起去来啊。”

专用小餐厅里面,早就摆设好了。

与这边两个充满了不豫神色的两位大员相比,坐在沙发上等他们的陈克山明显就比较轻松,因为他已经完全和江户达成了协议,最后议定将日本海军军官团的薪酬保持在优于陆军8%空军3%的条件上(其实这笔钱还是有日本国库出的),其他的文本没有什么变化。

江户最后选择了本州警察总监的职务,还保证下午就派军官们去防卫省报名。

迅速用眼神交换了意见的三位善后大员立即分工,大肆劝酒试图看看能不能取得突破,不过,即便季清以女士身份出面也仅仅是让日本人用茅台沾了下嘴唇而已。

奈何,午餐后,吴健民只好选择分成两块来谈,季清和陈克山对付三木和濑户两个阁员(江户借口军务已经溜之大吉),自己则放下身份亲自出马和川崎南记与武义则一起来进行了场被三木私下里称为“无耻的、赤裸裸的黑箱交易。”

事件在一个月后基本平息,不过从整体上说,三方都获得了需要的东西。

占领当局最终获得了6000名日本海军军/士官的效忠,还按时完成了对日本海军舰队的重组。这是一个最大收获,也就没有比这个更能让北京高兴的了。

日本军方获得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切实利益”,政治上的收获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同时以总参谋长江户为首的海军军官得以继续保持“足够的尊重和光荣海军身份”。而日本内阁,或者说是本州和四国的自民党地方政权如愿以偿地得到占领当局私下保证不再发动任何针对日本的经济战,归还10兆日元资金(这是废话,本来就是日本人的,打起官司来最终还是要还的)。

事后,占领当局在对泄密者调查中发现了日本内阁正在加快进行的《融合计划》,借此要求日本内阁立即全面停止。作为交换,双方针对股票利差和汇市利差约合140亿欧元的资金进行了瓜分。

唯一受到伤害的就是民主党,不仅没有参与分钱,就连占领军的一份口头承诺也没有得到。

当然,遭受最大损失的还是日本国民,不管是占领当局还是自民党与日本军方,都从他们的身上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以说,政治是最无耻的一件事情。虽然我不知道江户这个“最正规的日本海军军官”以及“为了日本,敢于与占领当局进行坚决斗争的川崎和武义则”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转变态度的,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他们,都向占领军出卖了国家和人民。

30年后,当三木阿南临终时才发表关于这一段历史记录的时候,在整个日本竟然没有引起任何反响,甚至连回音都没有一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