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神 第一章 第五十八章

巴渝 收藏 5 43
导读:战争之神 第一章 第五十八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9/



第五十八章



在越军实施炮火急袭后,敌先头部队的各步兵分队已抵临我军警戒阵地,并开始了工兵作业。一部分越军工兵在步兵的掩护下,冒着我军的枪林弹雨,着手排雷破障,为身后的越军步兵开辟通道。

我军“老山团”见到这一情况,立即电告前指。前指在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下令所有炮兵部队,对敌军清水口和我军阵地前沿按计划实施地毯式轰炸。命令炮兵320团协助炮兵W团全力封锁清水口,务使清水口以外之敌“一个不许进来”,清水口以内之敌“绝不能放出去”。命令炮兵321团对八里河东山越军实施不间断的炮击,令其居高临下的敌军无法威胁我军。命令我炮兵S团支援我老山主峰的战斗,确保老山主峰阵地牢牢掌控在我军手中。命令炮兵八团加五个火箭炮营,对我防御阵地前沿进行梳头式反复射击。命令三个小口径炮兵营,对凹地内和山头反斜面及死角地带实施冰雹式大密度轰击,用以打击敌人的指挥所和二梯队屯留地。命令两个八五炮兵营,将火炮推至前沿阵地,用以消灭敌坦克。

一九八四年七月十二日,这一天是十年中越战争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天,也是最残酷的一天。

在老山战区的中段,中越双方一共投入了四十七个炮兵营,进行着血与火的殊死搏斗和较量。双方的各种类型各种口径的火炮,在这块东西宽五公里,纵深长七公里的土地上实施轰击。火光之中,血肉横飞,浓烟四起,双方的炮弹甚至在空中相撞爆炸,可见炮火的密度。与其说“七.一二”是一场空前的防御战,不如说是近代战争史上的一次空前炮战。在隆隆炮声里,在硝烟弥漫中,双方投入了三万多名战斗人员在这块狭窄地带殊死搏杀。攻守双方,我军是寸土必卫,誓与阵地共存亡,越军是来者不善,毕其功一役。双方都很清楚,这一仗的胜负是关系到军队的殊荣,甚至于可能是中越边境战的一个转折;它将不可雄辩的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支不可战胜的武装,也将从此彻底打破越军不可战胜的神化。

时至当天上午八时,战斗已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老山战区到处是排山倒海的炮弹爆炸声,不仅大地在颤抖,连空气也在颤抖。

在松毛岭至清水口一带我军防御阵地前沿,越军每发起一次冲锋,都会响起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枪弹尖啸声,敌人仍然如蚂蚁一般的弓着腰朝我军阵地涌来,只有遭到我军炮火拦截后才抱头鼠窜的往回跑。

在松毛岭南端的丘陵地带,我军的坦克部队与越军的坦克团狭路相逢,震耳欲聋的强大坦克炮火,把双方的坦克部队带进了惊天动地,肝胆俱裂的坦克战中。……


这场战斗从凌晨二时五十分开始,打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个小时了,还没有结束的迹象。

越军向我五号地区派出的特工团,途中暴露后被我SY师一团阻截吃掉一部,但仍有少数漏网特工人员,继续亡命的向五号地区的我军炮W团三营炮阵地摸来。夜幕下,他们最先接近的是我地处前沿的W炮团三营指挥所。早在夜色来临之前,他们就偷窥到了我军炮兵雷达仪在不间断的旋转,这让他们心中不免窃喜。只是天色未暗,加上我军防守甚严,让他们此刻下手颇有难度。于是这帮特工便在山林里隐蔽起来,企图等到夜色到来后便伺机发起偷袭。

教导员李富民的老胃病又发作起来,黄豆的汗珠从额头上渗了出来,他使劲的用军用腰带把胃部勒紧,可脸部表情还是显得那么痛苦。杨军威叫来黄玲玲给他看病,她也只好叫随她而来的周医生给了他几片止痛药服下,嘱咐他打完仗一定要去医院做一次详细检查。

此时的杨军威陡然间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想趁着炮战间隙去检查一下警戒哨,他太担心这里的战友和雷达仪的安全了。于是带着指挥连的一排长和通信员小刘走出掩蔽部,朝一号警戒区走去。

杨军威三人刚走到一号警戒区,就听到前面的警戒哨厉声向山坡下的几个黑影喝道:“口令!”

对方根本不作回答,反而加快了脚步以矫健敏捷的身手向警戒哨扑来。哨兵见势不对,举起冲锋枪对着黑影就是一梭子弹扫了过去。越军特工也反应急快,马上进行了火力还击,当场使两名哨兵一死一伤。

杨军威听到枪声暗叫不好,知道越军特工终于摸了上来。他立即命令身边两名随员,“卧倒,准备战斗!”

这是一小股越军特工,在偷袭警戒哨得手后,便迅速朝山坡上爬来。他们万万没想到被刚刚赶到杨军威三人碰了个正着,杨军威一声:“打!”两支手枪和一支冲锋枪就把他们撩倒几个,吓得其余特工连滚带爬的退止半山腰的树林和乱石后面。

遭受突打击的越军特工也很快做出反应,就地隐蔽起来开始还击,火力相当猛烈,打得杨军威三人难以抬头。

“通信员,你把冲锋枪给我,马上跑回去告诉教导员,叫他派一班前来接应,其余人员加强二三号地区警戒,防止敌人声东击西。”

“是!” 通信员把冲锋枪交给了营长,临走时在黑暗中担心的看了他一眼。

杨军威操起冲锋枪对越军特工一阵猛扫,暂时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狡猾的越南特工从枪声中判断出我方只有两三个人,叽哩呱啦的叫着用撞击手榴弹进行火力开路,意图十分明现,就是想尽快接近我炮兵雷达仪,并且实施摧毁。

枪声就是命令,指挥所里的方连长听出枪声从一号警戒地区传来,操起一把冲锋枪,带领几个战士就急忙往那里赶去。

半路上遇见回来传达命令的通信员,拉住他问明情况便带着战士们冲了过去。可惜已经晚了,随着几声手榴弹的爆响,前面一片寂静。

方连长带着士兵冲了过去,正好看见几个越军特工爬上山头,战士们一阵狂射把敌人打爬在地,剩下一个拼命的往山下逃,被赶上来的方连长一枪撩倒。

战士们把倒在血泊中的营长搬开,发现压在他身下的一排长在蠕动,他只是受了点轻伤,而杨军威则受了重伤,鲜血不断从伤口处涌出。

即时赶到的黄玲玲和周医生立即对杨军威进行抢救,另一名救护队员则和两名战士下到半山腰去救护另一伤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