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一集绝户计 79.3屈服3

zyzhy678 收藏 2 0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一集绝户计 79.3屈服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是吗?竟然有这种事发生?”,得到肯定答复的吴健民接过调查报告,发现竟然已经翻译为中文,呵呵,害怕什么呢?日本人也做的太严谨了吧,本来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还怕我们不承认吗?

很专注地仔细看着调查报告,嗯,详细的证人,什么王姓、李姓华人的照片,护照资料等,还包括银行交易传票,甚至连交易清单和控制投资公司的华方企业名称和内部资料都有详细的注解,听说昨天夜里这些家伙动员了大量的警察和大藏省官员来进行彻夜调查,效率还真的挺高的啊。

嗯。。。这个。。。虽然内政部和警察支队已经被我们接管,但是东京都警视厅还被你们控制得这么好,看来。。。这支重要的警察力量我们也要加快速度接收过来。

“哦,是这样啊,看起来确实是有部分华人参与了这个事情,不过,我冒味地问一句,这份报告确实吗?我是说调查中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把身体向前倾斜了一下,表示自己正在关注对方的讲话。

“这是东京都警视厅500多名警察昨天连夜调查的结果,当然,要说没有疏漏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只是这个王姓华人昨天下午案发前就已经乘坐飞机出境飞到台湾去了,关于常务次官小箕隆昭死亡原因的调查就此中断。第二,这几个华方公司,昨天交易所关闭前就已经把所购买的股票以公证转让的方式转移了出去,而且这几家华人企业全部都是委托交易并没有人员派驻日本,所以,关于日本国库资金被盗案件也到此为止。鉴于我们日本目前与贵国或者东方同盟还没有签署引渡条约,虽然日本内阁可以用政府间的协商方式来做,但此案关系重大,也有可能被他们转移资金,所以内阁希望贵委员长立即转告北京方面,冻结这几家企业的帐户并暂时扣押人员,协助我们的调查。”

“是这样啊~~这样吧,如果这几家华人企业和这个王姓华人在日本国土上真的触犯了刑律,当然,中国方面绝对没有任何的理由来包庇他们,毕竟华人在日本没有治外法权。只不过,作为善后工作委员会也只能把这份报告转到相关的部门去,但是时间和他们是否批准冻结或者扣押人员就没有办法保证了,毕竟我们也仅仅是驻军而已。”

知道你就会这样来说的,“吴主任,我们都是老相识了,原本我就应该先来拜访您,可我的身体有点问题,还要请您原谅。原本对于贵委员会的运转流程我们无权非议,但是,如果不能在最快的时间里面阻断资金转移渠道,日本国民将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三木阿南非常激动,甚至开始直接威胁对方,“如果,因为贵方不作为而造成这样本可以避免的损失的话,日本国民必然将会对贵方提出的东亚区域经济合作与融合政策提出严重的怀疑。”

呵呵,真是的,你们这些家伙怎么就一点都没有被占领的觉悟呢?似乎当年你祖先是美国人要什么就给什么啊。面对着自己的老熟人,吴健民有了一点点无力的感觉,要是当时中央采取把你们打趴下的政策可能你们就会很乖巧吧,就如1945年一样。

看来还是因为没有把你们给打疼。当他有了这个结论以后,这对日本人来说,不是个什么好事情。

“哦,请问,三木外长阁下,那你需要我们~~善后工作委员会怎么做呢?是超越自己的权力在中国~或在东方同盟内发布通缉令?或者,直接通知银行关闭帐户?”关键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出来为吴健民转移话题的,本来就看不惯何况还敢公然来威胁善后工作委员会,也就是想直接挑战占领当局的权威,这是一个驻军司令断不能容忍的事情。

听到了已经开要爆发的火药味,武义则立即出面圆场,制止了三木的继续,转向吴健民和陈克山,“是这样的,对不起,三木君最近一直在生病,还不知道一些情况,所以请诸君一定要谅解。我个人认为,贵方的确是不太好~~逾越权限去发出通缉或者通知银行冻结帐户,这个问题内阁也能够理解,但请诸位看在款项金额是在太大的具体情况下给予某种程度上的变通处理,如果能够顺利追回款项并查明大藏省高级公务员的真实死亡原因,我想整个日本社会都会感激贵方提供的帮助。何况在今后的工作以及善后事宜上,我想,不管是现在的内阁还是今后的地方自治都需要相互关照与提携,阁下以为呢?”

硬的不好用,就以自民党的合作为诱饵吗?呵呵,一个正面劝说,一个反面提出警告,竟然在我面前唱起黑红脸来。

“这件事情发生后,所有的嫌疑罪犯都在昨天下午乘坐贵方军用运输机飞往台湾,当然,这。。。或者是个巧合,但是我个人认为,也许不能排除贵方某些具有较高层次的官员存在严重口是心非的行为。我想日本国民如果知道了这些可能于日本社会与贵方推行的和谐发展计划有所阻碍吧。”

哦?你终于肯说话了吗,江户将军?让我再继续听听你的说法。吴健民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示意继续。

“在这件事情上,总参谋部现役军官一致认为贵方部分高级成员对整个日本社会怀有强烈的敌意,这对两国关系、两国国民之间的认同与理解都有很大的危害,而且军官团委托在下给善后工作委员会提出建议,那就是请严厉惩治相关的犯罪行为,帮助日本国民迅速地追回款项并由吴主任阁下郑重地向日本国民道歉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你TM脑子进水了吧?竟然要求我到道歉还保证不发生类似事件,你也不知道你是谁啊?哎,还是因为没有把你打疼,早知道就应该强烈建议多炸几天!不就是威胁我们,你们现役海军军官将继续拒绝合作吗?为了国家整体利益,我忍,我先忍着,等会再收拾你。

按照计划,江户原本不该说这些话出来,可是愤怒的上将见到中国人处处以占领军的身份提醒说,现在我是太上皇你说话做事要注意。而,可恶的政客竟然连大声的话都不敢说,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中国人又怎么样?

“哦,江户将军,你的话说对了一半。我们善后工作委员会里面也许可能是有部分成员对日本存在着不满情绪,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我们中日两国关系从1895年开始就不太好,这也是必然的事情,我也不想否认。可是,个人是个人,委员会是委员会,这是根本区别的两件事情。在这里,我当着诸位日本精英重申几件事,那就是我们~~善后工作委员会从整体上说不存在江户将军所说的这种情况的。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在接下来的会见中,我们能够愉快地达成比较一致的意见的话,我想,也不是不能采取一点变通的办法来帮助日本国民追回资金。第三,关于惩治罪犯,这个请放心,真有华人在日本犯下了刑事罪行的话,我们也绝对不会包庇。第四,至于江户将军要求的由我正式向日本国民道歉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的问题,我认为既然善后工作委员会没有违反协定的官方行为,那末也就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话说到这里,出现了冷场。

瞧这话说得,有理有节的反到把首相給噎着了,假装喝水的川崎南记在飞快地思考下面应该怎么来说。

想好了,放下茶杯正准备说话,一个年轻的华军军官推门进来对着陈克山点了点头,三名中方成员都似乎松了一口气一样。

表情严肃的吴健民眉头突然就舒展开来,虽然是一晃而过,但是这份表情流露出来的喜悦还是被目光敏锐的政客抓住了,心中就猛然跳了一下,他们。。。想干什么?

就在楞住的一当口,陈克山笑起来对着江户说,“江户将军,刚才在大门口的时候阁下不是说在北京没有朋友吗?现在就有一位与您非常熟悉的人正在外面点名要见你。阁下,是不是去看看再说?”

“哦~~”,江户迟疑着,本来是一起来的,原本就应该坚持在这里,可是~~他是谁呢?还是从北京过来的老朋友?

“江户将军,您还是去看看吧”,吴健民主动招呼着日本人,“说不定,还有什么意外的惊喜呢?”

“好的,首相阁下,诸位,我去去就来”,我还害怕你们把我吃了吗?

本来想制止的,可是因为这个该死的江户把场面搞得这么乱,虽然对中国人下面的步骤有些疑惑,但是江户毕竟是个很坚定的职业军人,他们应该收买不了吧。川崎南记当时是这样对自己说的,不过事后他对这个决定很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让江户独自去见那个该死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