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一集绝户计 79.2屈服2

zyzhy678 收藏 2 9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一集绝户计 79.2屈服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欢迎,欢迎诸位”,才下车走到门口,善后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陈克山中将就远远地招呼着。

川崎南记走到面前,说了些不敢劳驾迎接的话,然后依次给对方介绍。陈克山面带微笑,依次和5位大员握手。

最后一个才是江户,陈克山似乎就象是见到老朋友一样紧握着对方的手丝毫不顾忌旁边的政客们热情地和他寒暄,“哎呀,江户将军,对您我可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啊,我们这里有一位老朋友还托问你好,等正式会见结束以后,我做东,哈哈,真是的,到了现在我们才可以真的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虽然并不喜欢,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也仅仅是一般的问候而已,江户只好等对方松开手然后用比较礼貌的语言来淡淡地回击对方,“陈将军,您是善后工作委员长副主任兼任驻军司令,鄙人,不过一个败军之将,岂敢在将军面前言勇啊,有辱尊听,有辱尊听,何况~~我在北京似乎没有什么老朋友啊”

并不理会对方的疑问,陈克山继续吹捧对方,“谦虚了,您太谦虚了,江户将军6年前就是老海军出身的参谋长,又是上将,我到现在也不过才是一个海军中将啊,呵呵~~”,话说到这里,把手朝里一挥,“看,我光顾客气都忘了请大家进去,请,请,大家请,吴主任还在望海厅恭候大家呢。”

众人走进基地,除了偶尔巡逻路过的宪兵队以外并没有什么人在外面,主办公区也井然有序,看来他们所谓善后处理工作委员会、军事管制委员会与驻军司令部人也不多啊。嗯,纷纷在默念着,至少这些中国人的管理还不错。

这里原来是总参谋部的驻所,一平方公里多都是自己的属地,那里是下属机构的办公点,这栋隐藏在竹林里的三层小楼就是自己的办公室,看样子善后工作委员会选择的是陆军参谋长的办公楼,紧挨着过去的就是空军参谋长和海军参谋长。原本心情还不错,但当看见后乐圆里面绿意盎然,冷杉在春风中招摇着绿叶的时候,江户邗佐止不住地就心痛,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样子了?该死的中国人把布局改得面目全非,除了建筑主体没有动以外全都经过大修,就连中间草地上的几株樱花都被移走换成了可恶的中国柳,还挖了一个小池塘出来,哼!简直是一群没有品位的土包子。

门口两个卫兵向陈克山点了点头,立正敬礼并拉开门。

穿过望海厅门廊进入会客室,里面早就已经按照中国传统摆放了些时鲜瓜果,勤务员把热气腾腾的香片端在长条桌上,日本人的侍从官员也被引进偏厅。

“哈哈,我说怎么喜鹊都叫了一早上啊,欢迎,欢迎大家,请请。。”,吴委员长笑容可掬地把日本人带进桌边分宾主坐下,日本人这边是川崎居中,三木与武义则坐旁边,江户因为官职最小与濑户一起坐在外面。对面善后工作工作委员会成员的中间是吴健民,陈克山在右,季清居左。

“本来,应该是由我们先下帖请诸位好好聚一下,顺便品尝一下才送到的南方水果,结果我们才收拾好地方。。。还没有来得及。。。真是失礼了”,吴健民笑着继续,“这是,昨天送来的,可是清明才摘下来的福建雾尖茶哦,请大家品尝一下。当然,论起茶道来,我可比不上诸位啊~~”

在日本人眼里,这些并不很新奇的客套话没有什么可听的地方,等同伙们言不由衷地笑完了以后,川崎南记品了一口茶慢吞吞地开始了自己的讲话,“今天携内阁成员来拜访吴主任、陈司令官及季清女士,深感冒味,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要请两位主任和季委员务必谅解。”

“哪里,哪里,诸位都是日本的精英人士,今日光临,我们都觉得是棚壁增辉,棚壁增辉啊,哈哈~~”,陈克山当仁不让就以主人开始自居,这让日本人觉得很不爽快。

开场白过后,川崎南记迅速切入正题,“今天来打搅诸位,实在是因为有件很烦心的事情在困扰着我们。从3月15日两方正式换文开始,日本国民和日本内阁与军队都严格按照协定规定的义务完善交接程序,鄙人认为,在这一点上,双方的合作应该是比较令人满意的。”

吴健民盯着川崎的眼睛,表示自己正在关注对方讲话。

“然而,就在昨天下午,却发生了一件让整个日本国民都很惊诧的非常事件。也就是贵委员会季清女士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同时,数个有着深厚背景的投资公司在日本汇市上翻江倒海,把日元汇价打跌了整整9%还乘机卷走日本国民大约120亿欧元的资金。当然,如果这是一个正常的自由市场交易行为的话,那只能怪日本投资者交易不够谨慎,也怨不得谁。可是,这些有着深厚背景的投资公司选择的抛空时间正是季清女士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日元应该跌落到1欧元兑换250日元以上的同时,时间上非常的巧合。当然,我并非是在怀疑季清女士或者善后工作委员会本身有什么故意的泄密问题。”

暗骂了一句TMD,吴健民在心里开始讥笑对方,既然你不怀疑,那末还来这里干什么呢?“哦,是这样啊。对于这个事件和日本人民遭受的经济损失,我深表遗憾。我也是昨天晚上看了新闻才知道的,季清,这个计划是你负责主管的,是怎么回事啊?”

“是这样的,两天前,我们才搬家进来正在收拾的时候,这个方案的文本曾经脱管了两个小时,后来文件找到了,我当时发现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所以也就没有按照保密制度上报。”季清说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态度非常端正,很诚恳地先对面的日本人鞠躬致意,“昨天结束发布会以后我才听说竟然有这样事情发生,如果,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导致日本投资者遭到不应该的损失,我深表歉意。”

“哦,是这样啊,真可惜,当时如果季清女士报告了吴主任的话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真是可惜啊”,屁话,竟然想一句泄密就轻松地推拖过去,川崎南记恨得牙齿都在发痒,不过面子上还是装出很惋惜的神情,我到要看看你们如何来收这个场。

“昨天晚上我就布置进行调查,还好,终于把窃取秘密的人抓到了”。

“哦,抓到了?”

季清以一副将功折罪的口气来解释,“我们~连夜对当时可能接触到这份文件的全部人员进行了仔细调查,终于在今天凌晨把这个窃密者给抓到了,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其他丢失两份文件的影印本,这是我们雇佣的一个~日籍清洁工人,据他说他是被某个。。。胁迫来故意探听情报的。哦,这是他的供述。请川崎阁下和诸位先生过目”,从提包里拿出了一个卷宗端正地放置在川崎面前。

看着这个供词日本人心头上的火就直往上面冒。屁话!这是收买的,这是他们收买的。

这个该死的,还是个日本人竟然还敢出来污蔑长门君说是他出面威胁的。可是你们倒打一耙不说,编故事也太不严谨了吧,长门君再怎么说也是内阁官房长官,也不至于亲自去接见一个清洁工人吧?武义则正准备出面反驳,对面的季清又开始鼓动“那如簧的巧舌”来,“当然,我们也始终不相信这件事竟然会是内阁官房长官长门先生做的,我们一直都认为这是假的,所以还要继续对他进行审讯,正式结束以后将按照协议确定这个工人是否应该移交给贵方来处理。”

又是一个屁话,内政部和警察支队都已经被你们给接管了,估计你们也不会把这个人移交给东京都警视厅的。

哼!我怎么又被你们给纠缠在这个问题上?

川崎南记醒悟过来,中国人这是在企图混淆视听,呵荷,我才不会上当呢。

清了清嗓子,以非常殷切的眼神面对着吴健民,“吴主任,我相信贵方一定会最终查明真相还长门君和整个日本内阁一个清白。今天来拜访阁下,主要是因为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吴主任的支持,整个内阁和日本国民都将感激不尽。”

川崎南记站起来,毕恭毕敬地给对方鞠了一躬,这边的三名委员急忙站起来,陈克山立即出来帮助解场,“您说哪里的话,这又从何说起,我们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了,阁下的事情就我们善后工作委员会的事情,请尽管说。”

“大藏省常务次官小箕隆昭,昨天下午被发现非正常死亡在一家艺妓馆里还曾经大量服用毒品”,川崎南记瞟了一眼对方,发现对方竟然没有一点反应,相反还似乎完全不知道一样,哼!这些个中国人,真是又黑又厚,“东京都警视厅的初步调查发现小箕隆昭最近和一个王姓华人关系密切,而且艺妓馆也说他们两人昨天上午10点以前都还在一起,后来这个王姓华人神秘失踪了。我们还发现,就在上午11点左右,小箕隆昭伪造公文和大藏相签名从国库中盗窃了大约10兆日元的资金划拨给三家由贵国人士实际控制的投资公司用于购买股票。本来这是日本内阁的丑事原本不应该宣扬出来,不过。。。这款项金额实在骇人听闻。所以,恳请贵方按照协定书的规定移交这些嫌疑犯给东京都警视厅,以支持大藏省的调查并帮助日本国民追回这笔巨额资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