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小日本服了!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94 38862

刚才在我的“谁造的烂货”一贴中看到139130朋友说:“中国的电信设备原来就是买的日本的,只不过是因为日本想卡住中国的脖子,中国政府才下了大决心换了欧洲的电信设备;包括现在正在上马的高速铁路中国买的是日本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技术,那他干什么不把最新的技术卖给中国呢?。”

对于小日本卖自己技术,工艺水平最差的产品给我们,我想是小日本出于自己的利益,而我们简单地用转买别人的只是一种办法。在与小日本的交往中有些事还有更多的办法制服他们。


我老爸原是电信部门的一个负责人,他就多次与小日本在电信技术,设备的引进及合作上打交道。这里我讲一个他的故事。


前几年的一个春节,老爸原来局的一个干部,现在已是处长了,来看我妈妈。说起现在搞合资搞引进。

“前几天,我们局长和摩托罗拉谈引进,谈了几个回合,什么实际的都没捞着,局长气得只发抖。靠!要是老局长去搞,整不死这帮老美!”

不错,当年老爸与小日本,美国人,欧洲人打交道,从来就没让国家吃过亏,很多事还超前地为我们的电信事业做了准备,那时看着老爸回家说自己又干赢了一件事时得意洋洋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回头一看真要从外国人手里争回国家利益不是简单的事。


70年代初,随着“乒乓外交”的开展,我国的外交活动多了起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与中国政府就中日合作修建中日海底电缆项目达成了初步协议。

老爸被任命主持这个项目前期工作的负责人。

田中访华时带了一套卫星地面转播站,访问结束后留给了中国,老爸一面忙着接收这套设备,一面准备下一步的与日本人谈海底电缆的合作协议。

自从英国搞出第一条海底电缆到上世纪70年代,美国,欧洲一些国家,日本都成功地建设了海底电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我们国家没有一点海缆建设的经验。由于当时的国际环境和未来的国际通讯发展需要,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国际长途通讯只走香港通网世界的海底电缆一条通路的状况。海底电缆必须是其两端的两个国家合作修建,其他国家不会与我们合作,只有刚刚打开中日关系的日本与我们合作。在这种唯一的情况下我们的谈判地位很不利。

而海底电缆的建造涉及到海洋,有线通讯,水下工程等等很多方面的知识,技术问题。我们必须通过与日本人这次合作,得到我们要的技术和设备,以此开展为来的中国的海缆建设。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争斗,关系到我国当时及以后的国际长途通讯业务的开展和海缆技术的开发。

谈判开始了,中日双方对合作协议的一个个条款,一个个问题你来我往的紧张谈判,双方都要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都想在合作中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日本人仗着有海缆建设的经验,技术,设备在谈判桌中咄咄逼人,而对我方提出的技术交换,培训,合作等要求却躲躲闪闪。

经过一个多月的几轮谈判,大部分的问题都有了意向,日本人准备结束谈判了。

这天,在谈判桌上老爸向日本人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在中继放大器的铜皮焊接上是采用的什么技术?”

日本首席谈判代表楞了:“先生,据我所知,你是专修无线通讯的,在贵国,海缆技术几乎是空白,可这些天谈下来,我发觉你好像对海缆研究很深,像刚才你提的这个问题你是怎么想到的?”

“这无关紧要,请回答我的问题。”老爸平静的说。

海底电缆深深的埋在几十甚至几百米的海水下的海泥中,那时还是用铜线做芯,铜线外面包一层高压聚脂塑料,再外一层又是铜皮,铜皮之外是塑料,最外层是橡胶。一般电信号在海底高压,高湿的外界因素下传播,每传播100公里就有信号衰变,需要用放大器将信号放大加强继续传输。这个放大器的制造与海缆不同,海缆可以在机器上一次拉成,一般不被破坏就几十年不动了。而放大器里的半导体元件生命有限,隔一段时间就要更换一次,那么在更换过程中就要焊接那层铜皮。这铜皮下面是塑料,焊接温度高了塑料会熔化,焊接温度低了铜皮焊缝达不到抗高压抗水蚀的要求。这问题在书籍上找不到,如不设身处地的仔细琢磨也想不到,但协议时没想到,到维修时再想到就晚了,非叫小日本狠敲一笔不可。

老爸怎么会想到这事,怎么会懂海缆,这事只有我们家里人知道了。从接到这任务到开始谈判三个多月里,老爸每天就没在三点钟以前睡过,由于我们没有海缆方面的专家,无法集中一批技术人员提出我们的技术谈判方案,老爸先是集中了一批技术情报人员搜集翻译资料,翻译一批交给他。白天他忙正常工作,晚上十点忙完了白天的事就一头扎到收集来的资料里钻研,有时甚至通宵,不熬到把一个细节搞明白不算完。他搞明白了再和其他参与谈判和以后要参与工程的技术人员开会研究,大家一起提出谈判设想和小日本可能做出的事,这样才能在谈判桌上与小日本针锋相对,争取我们的最大利益。

做为一个项目的负责人,老爸就这样速成了海缆技术。不能说是个专家吧,反正小日本沾不了便宜。

日本人想了一会,叹了口气说:“就靠维修工自己手的感觉,这技术当年我们也不会,是在和美国人合作时学的,本来如果您不这次谈判中提出来,我们就不提了,等碰上这问题时我们再补充协议,既然我们的框架协议中我方负责技术培训和费用,那么就加上这一条吧,不过,当年我们的技术工人到美国学了八个月才学会,我们也定八个月?到八个月时贵方派出的工人如通过考试,八个月所有培训及来往费用我方负担,如届时通不过则以后的费用贵方自负。“

“不,用不了,六个月,六个月我们中国工人就能通过考试。“老爸很有自信心的说。

这个条款就这样定了。

当我方选定的俩位三十来岁的焊工师傅出发去日本前,老爸把他们找了来,说了条款的由来和要求。俩位师傅知道后表示:一定要超过小日本,绝对不给中国工人丢人。

半年后,俩位师傅回来了,他们在日本学习到四个月时就主动要求考试,日本人不信他们能行,重申考不过还可以在六个月时再考。

考试的结果是:中国工人完全掌握了这项技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