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九章 宿命 宿命(一)

royf22 收藏 34 280
导读:特战先驱 第十九章 宿命 宿命(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几个小时后,送消息到陈永贵那里的两个战士回来了,同时带回的还有陈永贵写的一封信,信写得很简单,只有七句话:“老周,你从我那借的两个排赶紧还我!团长政委都发火了。全团一级战备!二营会负责掩护你们。小心!小心!”

总共七句话的信倒有两个“小心”,可见陈永贵对周卫国的担心!

周卫国和李勇看完信后不由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李勇才说道:“老周,这回事情闹大了!”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是闹大了!团长考虑问题比我们全面,我们打下骑风口后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搬运战利品,而是鬼子的反应!看来团长正在调集部队防备鬼子的报复!”

李勇皱紧了眉头:“那我们怎么办?”

周卫国淡淡道:“你忘了,我们手中还有牌!”

李勇立刻明白了周卫国指的是那一百多箱毒气筒,脸色一变,说:“你难道现在就要用毒气?”

周卫国一笑,说:“老李,你也糊涂了!我们哪里用得着用毒气?别紧张,团长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骑风口据点被我们打下来了是没错,可我们用的是巧劲,不是强攻!据点里的鬼子来不及报信就全被我们消灭了!涞阳的鬼子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知道骑风口据点失守的!既然鬼子不知道骑风口据点失守,那又哪来的报复?”

李勇想了想,这才松了口气。

周卫国正色说:“不过团长的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骑风口据点毕竟离涞阳县城只有五十多里,涞阳的鬼子一旦得到消息,我们就被动了!所以,当务之急是赶紧把战利品搬走!”

李勇立刻说:“我看现在就要安排战士们做好搬运战利品的准备工作了,等乡亲们来后好赶紧运走!”

周卫国点头说:“这事我来负责吧,有件事要麻烦你,就是挑六挺歪把子,六十支三八大盖,还有六千发子弹让二连的同志们带回去!多出的一千发子弹就算是我们送给老陈的,我们欠他一个人情!”

李勇应道:“我明白!”

周卫国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这回事情真是闹大了!”

但很快,周卫国胸中的万丈雄心就被这紧张的气氛给激发了起来,一拍桌子,大声道:“好!就让我周卫国看看这回事情究竟能闹多大!”

说完,大步出门!


不久,独立团二营奉命来到骑风口据点。

二营长传达了邱明的命令:“骑风口据点战利品暂先运至阳村,一营三连全权负责此次战利品搬运及善后工作,二营补充弹药后前出十里担任掩护”。

见传达完命令的二营长面色不善,周卫国也没有多话,立刻吩咐战士们从军火库中抬出了三十箱子弹和十箱手榴弹,外加两挺轻机枪和四十支三八式步枪。

看见这么多武器弹药,二营长眼都直了!脸上的神色立刻缓和了下来,看向周卫国的眼神也充满了欣赏。

不过,二营并没有在骑风口多做停留,带上这些武器弹药后立刻前出十里警戒!


凌晨时分,兴高采烈的鲁震明带着他的抗日农民军和阳村、斜塘村、上洞村的上千村民出现在了骑风口据点外面。不久,连夜发动起来的赵庄一千多村民和民兵也赶到了。

村民们显然是有备而来,独轮车、马、驴、骡子一应俱全!

由于准备充分,村民们一到,战利品的搬运工作就立刻有条不紊地开始了。

天亮后,赵庄附近和住在更山里的村民们也陆续赶来帮忙。后来,就连被俘虏的伪军也参与了粮食的搬运——让他们搬运武器弹药周卫国可不放心!

到最后,参与搬运战利品的竟有六七千人!搬运队伍从骑风口据点到阳村形成了一条绵延二十多里的长龙!

到了傍晚,本次战斗缴获的武器和骑风口据点储存的二十多万斤粮食和一千多箱弹药及防护装备甚至还有几十桶汽油柴油终于搬运完毕!

得到消息的二营已经开始后撤,按照命令,三连也开始了“善后”工作——在据点各处安放缴获的梯恩梯炸药!

战士们安放炸药时,周卫国终于闲了下来,想起昨晚上匆忙之下也没仔细瞧瞧鬼子指挥部,说不定就拉下了什么宝贝,立刻拉着李勇回到了鬼子指挥部。

进门之后,两人就开始瞪大眼睛仔细搜索。

周卫国眼尖,一眼看见靠墙的一张桌上的一个东西,立刻两眼放光,走了过去双手捧了起来,呵呵笑道:“这骑风口据点可真是个宝库啊!什么宝贝都有!”

李勇微笑道:“老周,又发现什么宝贝了?”

周卫国把手上的东西放回桌上,说:“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吗?”

李勇笑骂道:“你少在我面前来这套,痛快点快告诉我!”

周卫国笑道:“老李,你这么没耐心可不像个指导员的样啊!”

李勇“呸”了一声说:“有你这样的连长,就有我这样的指导员!”

周卫国摆摆手说:“好了好了,说正经的,这叫收音机!”

李勇讶道:“收音机?”

周卫国说:“就是接收无线电广播的装置。”

李勇还是摇了摇头,这些名词实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周卫国想了想,一拍自己脑袋,说:“瞧我这猪脑袋!老李,你等等,我让你听听就知道了。”

说着,周卫国接上电源,打开了收音机开关,旋动调频旋钮。

刚开始,只是听见了一些嘈杂的声音,但就是这样,也足够李勇瞪大眼瞧着了。

周卫国继续缓缓旋动调频旋钮,同时轻轻转动着收音机的方向,过了一会,收音机的声音渐渐清楚,从里面传出了一个女性的声音:“中央社报道:全国各地民众声援抗战……”

李勇张口结舌,好半天,才恢复正常神态,一竖拇指,说:“宝贝!真是宝贝啊!这才叫顺风耳!一听之下,全国的事都知道了!”

周卫国点头道:“这下我们就不必担心在山里消息闭塞了!”

李勇突然期期艾艾地说:“老周,这台收音机……怎么处置?”

周卫国大笑道:“老李,这可不像你啊!你不是总爱说‘一切缴获要归公’吗?”

李勇脸顿时红了。

周卫国顿住笑正色说:“其实你这问题倒也没有问错,这种收音机要用交流电源供电,骑风口据点的发电机太大,我们搬不走,只好炸了!这样一来,整个虎头山就只有兵工厂有两台鬼子坦克发动机可以发电了,这台收音机自然也就只能放我们阳村!”

听了周卫国的话,李勇终于松了口气,毕竟总跟着周卫国犯错误他这个指导员心里还是有疙瘩的!

周卫国关了收音机,拔下电源,叫来几个战士,吩咐他们找个箱子将收音机装了带走,又叫他们找来几个袋子,将几张桌子的抽屉一一打开,把里面的文件、纸笔等物全部装入袋中带走——现在看来自己的行径似乎和强盗也没什么分别!

想到这里,周卫国嘴角不由露出了微笑,打开了最后一个抽屉。

抽屉打开后,只见里面放着一支小手枪和一盒子弹!

周卫国拿起那支手枪仔细一看,竟赫然是一支比利时FN公司生产的6.35mm勃朗宁袖珍手枪!

周卫国嘴角的微笑立刻凝固,在这瞬间,萧雅香消的那一幕浮现在他的眼前!

周卫国看见萧雅举起了那支勃朗宁手枪,指向了自己的头部,大声说道:“阿土!小雅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你要保重!”

周卫国大叫一声:“小雅不要!”

伸手想要抓住萧雅手中的枪。

但是,枪声还是响了!

周卫国看见血从萧雅的脑门溅出,接着,萧雅的身体渐渐倒下!

周卫国发出了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叫:“不!”

两眼一黑,几乎就要跌倒在地!

李勇大惊,赶紧走了过去,扶住了周卫国,急道:“老周,你怎么了?”

几个战士也围了过来,惶急地叫道:“连长,连长……”

良久,周卫国终于悠悠醒转,深吸一口气后,恢复正常,站直了身体,低声说:“我没事!”

李勇疑惑地看着眼角仍然带着泪光的周卫国,说:“老周,你有什么事可不要瞒着我!”

周卫国勉强一笑,说:“我真没事!部队都准备好了吗?”

李勇点了点头,说:“差不多准备好了。”

迟疑了一会,又问道:“老周,你真的没事?”

周卫国一笑,说:“老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我说没事就是没事!”

李勇在心里叹了口气,刚刚周卫国悲痛欲绝的神色已经告诉他很多东西了!

周卫国默默地将手枪放入自己口袋,又拿起了那盒子弹,随后带着众人出了鬼子指挥部,又让一个战士带路和李勇直奔关押昨天抓住的那日本女人的地方。


第二次见到周卫国,那日本女人的神色就自然多了,甚至还向周卫国鞠了一躬。

周卫国微微欠身算是回礼,随后从身上拿出昨天写好的那封信,递给了她,说:“我们现在就放了你,不过这封信你要替我转交给你们涞阳的指挥官!”

那日本女人虽然没听懂周卫国的话,但还是接过了信。

周卫国想了想,叫人把赵杰找了来,吩咐道:“你找老乡借辆大车,再带几个队员,把她护送到涞阳火车站附近,看着她进车站你们就回来。我在这等你们!”

赵杰点头道:“明白!”

随后吩咐一名队员去向老乡借大车,又走到那日本女人面前,示意她跟着自己走。

那日本女人会意,立刻起身,在经过周卫国身边时,突然转身向周卫国连鞠了几个躬,用日语说道:“谢谢!谢谢!”

目中满是感激之意。

周卫国摆了摆手,又指了指门外,示意她该走了。

那日本女人这才转身跟着赵杰走了。


两个多小时以后,赵杰带着队员们平安归来。

周卫国这才不紧不慢地带着三连出了骑风口据点,撤至安全距离,全部隐蔽好后,才让负责爆破的战士压下了起爆器。

随着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鬼子苦心经营数月之久的骑风口据点就在这几分钟之内变成了一堆瓦砾!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虎头山根据地充满了紧张气氛。

先是独立团的各营连和根据地地方武装紧急补充加强了这次战斗缴获的武器弹药后频繁调动。

接着,除了留出来年春耕的种子,缴获的粮食也在短短几天内全部分到根据地的各村庄。

与此同时,根据地也做好了全面坚壁清野,以粉碎鬼子“大扫荡”的准备。

奇怪的是,五六天过去了,涞阳的鬼子竟毫无动静!

预想中的鬼子的疯狂报复并没有发生,这让邱明感到异常惊讶,难道鬼子还酝酿着什么更大的阴谋?

只有周卫国和李勇知道,涞阳鬼子指挥官没有动作不是在酝酿什么更大的阴谋,而是在努力消化周卫国让那日本女人带给他那封信中所包含的信息!

所以,在所有的部队里,只有三连没有受到这种紧张气氛的感染,同样的,在所有的村庄里,也只有阳村村民还保持了正常的作息规律。


暂时放置在阳村的粮食弹药分发完的第二天傍晚,周卫国就召集了全连班排长开会,会议议题为机炮排人选和部队改组。

周卫国首先宣布了他的计划:三连成立机炮排,由原三排一班长赵山药任排长,机炮排下辖三个班,炮班十二人,装备81mm迫击炮两门,重机枪班十人,装备“大正三年式”重机枪两挺,轻机枪班六人,装备歪把子轻机枪两挺,快慢机两支,人员从各排抽调;连直属分队编制增加至十四人,每人装备快慢机一支,其中林水生和柱子独立编为狙击小组,其余十二名队员编为四个战斗小组,所缺五名队员由赵杰从三连各班自行挑选;取消炊事班,将炊事班人员全部编入作战编制,各排每班缩编为十二人,为加强近战火力,班长全部装备快慢机,排长则装备缴获自伪军的驳壳枪。

周卫国话音刚落,连部就响起了一片议论声。

最初的议论集中在两个方面:为什么全连人员增加了,各排的人员反而减少了?还有,为什么班长都装备快慢机,排长却只装备十响驳壳枪?

对于第一个问题,周卫国的回答是:精简亢员,充实一级战斗单位!

而对于第二个问题,周卫国则直接反问四个排长:“战斗时,是你最接近敌人,还是你的班长最接近敌人?”

四个排长立刻不说话了,当然是手下的班长更接近敌人!

周卫国接着解释道:“如果可能,我希望将近战火力加强到每个单兵!但是,我们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只有把火力加强到班,也就是部队作战时最基本的战术单位!这样一来,每个步兵班将有一挺轻机枪和一支快慢机,轻机枪作为中远距离的压制武器,而快慢机就作为近距离交战的突击武器!”

这么一解释,四个排长都释然了。

但很快,新的争论又出现了。按照周卫国的计划,三连满编的人员将达到一百九十三人!而三连原本也才一百八十一人,如果算上这次战斗伤亡的十几个战士,三连现在足足缺编近三十人!这些缺额的兵从哪里来?

周卫国示意众人静一静,随后宣布了从各排抽调到机炮排的具体人员数量。由于杨大力本人出身于机枪手,所以他的二排对于机枪手的训练很有一套,也正因为这样,周卫国决定此次机炮排的轻、重机枪手都从二排抽调!

这不由让杨大力大为肉痛。

接下来,周卫国让赵杰宣布连直属分队新增五名队员的名单,早经过暗中考察的赵杰立刻念出了五个人的名字,其中他自己带过的一排三人,杨大力的二排两人,还都是班长!这下子杨大力终于坐不住了,腾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不行!班长,你一下子从俺们二排抽了这么多人,俺这个排长还怎么当?俺以后还怎么打仗?”

杨大力一急之下,连对周卫国的称呼都从平常的“您”变成了“你”!

周卫国脸一沉,说:“杨大力!你如果觉得少了几个兵就当不了这个排长,那就回去当班长!如果当不了班长,那就当回机枪手!如果连机枪手都干不了,那你就干脆别当这个兵了!”

杨大力满脸委屈地看着周卫国,呆了半天,终究还是坐下了。

其他排长见连周卫国平素喜爱的杨大力都挨了批,自然不敢再有意见,周卫国的这个计划也就算是定下来了。

见几个排长个个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周卫国忍不住笑了,说:“我说你们这些人真是死脑筋!我从你们排把人抽走,你们就不会再去拉人?我们三连是缺了武器弹药还是缺了训练新兵的方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