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四章:新的战场(三)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蔚蓝的南太平洋的黎明总是那么的美丽,站在和自己一样老迈的美国海军CV-63“小鹰”号常规动力航母的甲板上,柯斯特少将饶有兴致的看着一架架隶属于美国海军第15舰载机联队的F/A-18F“超级大黄蜂”舰载战斗机迎着那绚烂的曙光重新回到“小鹰”号航母的怀抱。

“真是羡慕这些年轻人,还能如此自由的翱翔在战场的天空。而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只能待在船上当他们的保姆。” 柯斯特少将有些羡慕的对着自己身边的“小鹰”号航母的舰长托玛斯上校调侃道。美国海军向来对航空母舰上的舰长和副舰长的要求非常严格,一般规定只有在舰上架机起降过800-1200次、有4000-6000小时飞行纪录、担任过飞行中队长或航母舰载机联队长职务的优秀指挥军官才有资格担任航母舰长和副舰长。作为“小鹰”航母号的舰长,托玛斯上校曾是美国海军航空兵中优秀的飞行员。

但是如果与柯斯特少将比起来,托玛斯的那点飞行记录显然算不上什么!1973年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的柯斯特少将,又在美国空军学院中接受了两年的飞行训练,1989年年轻的柯斯特少将便已经出任F/A—18A“大黄蜂”战斗机联队指挥官。1991年的海湾战争“沙漠风暴”行动,柯斯特和他的队员们在伊拉克和科威特执行了数十次飞行任务。

“让那些小伙子们下去好好休息吧!毕竟没有比冷战更折磨人的了!”看着一个个疲惫的美国海军航空兵从各自的战机坐舱艰难的爬出来,柯斯特少将不仅想起了自己那些在大洋上空对抗和驱逐前苏联海军航空兵的图-95“熊”型战略轰炸机的日子。

实际上从中国空降兵在巴厘岛空降以来,中国海军航空兵和空军的战机便不断的出现在“小鹰”号航母战斗群的航空警戒范围之外。整个夜晚机翼上绘有“八一军徽”的中国战机便不断的骚扰着向巴厘岛方向挺进的“小鹰”号航母战斗群。

由中国空军的歼-11型重型战斗机群护航的运-8F型大型反潜机,是位于美国海军“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前方的2艘洛杉矶级攻击型核潜艇最为紧张的威胁,虽然理论上讲中国军队不会打响两大国直接对抗的第一枪,但是面对运-8F型大型反潜机不断投下的声纳浮标,作为“小鹰”号航母战斗群“清道夫”的2艘洛杉矶级攻击型核潜艇仍然感觉到一种无所遁形的压力。

为了保护己方的攻击型核潜艇和维护美国海军“世界第一”的荣誉和尊严,美国海军第15舰载机联队不断从“小鹰”号航母上弹射起飞,飞望“战斗的区域”,自美苏冷战以来,人类的海空战史就有了一种全新的战斗模式—挤压和碰撞战术。

如果飞翔在南太平洋帝汶海海域的飞鸟真的富有人类般智慧的话,它们一定会好奇,在那个夜晚为什么满载着攻击性武器的中美两国战机会打开防撞灯一次又一次的如橄榄秋运动员那般尝试着用自己的机身将对方挤出自己的领域。

与中国空军的歼-11型重型战斗机和运-8F型大型反潜机相比,在午夜以后出现在“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周围的中国海军航空兵水轰-5型反潜机无疑是美国第15舰载机联队最为厌恶的敌人。这些拥有大长宽比的机身和较大容积的货舱,内可搭载电子器材或其他有效载荷,显得体态肥硕的水上反潜轰炸机被美国海军航空兵私下称为“中国鸬鹚”。

作为70年代的产品,由中国自行研制开发的一款反潜机型,水轰-5型反潜机用于中近海域海上侦察、巡逻警戒、搜索反清等任务,但也可以监视和攻击水面舰艇。这种老旧的战机在实战中根本不可能对拥有众多先进战机和强大防空能力的“小鹰”号航母战斗群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但是偏偏此刻柯斯特少将和他的部下还没有得到五角大楼任何可以与中国人直接交火的许可。

挂载着C-101超音速反舰导弹的水轰-5型反潜机大摇大摆的飞行在强大的美国海军上空,体态臃肿的他们好似一群重量级摔交手,对于体积比自己小太多美国海军F/A-18F“超级大黄蜂”舰载战斗机的一再逼近和电子对抗系统不断传来的被锁定警告根本无视,旁若无人盘旋在“小鹰”号航母战斗群的上空。对于中国人的这种挑衅,柯斯特少将只能努力的克制自己把对手打下来的冲动。他甚至有些佩服派出水轰-5型反潜机的那位中国指挥官,能如此简单的将自己的部下备感屈辱。

但实际上这却是中国印尼驻军司令—马亦龄中将的无奈之选,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印尼的兵力已经全力以赴了,印度洋上的战斗已经牵制了中国军队太多的兵力和装备。除了这些老旧落伍的战机之外,马亦龄中将实在已经找不出可以骚扰美国人的力量了。

更令美国“小鹰”号航母战斗群上的官兵备感气愤的,是一再突入“小鹰”号航母战斗群上空的水轰-5型反潜机中竟有一架在黎明时分,利用其水上起降大大咧咧的降落在距离“小鹰”号航母数十公里的海面之上。这一空前大胆的举动令美国海军的脸上感觉几乎是被迎面打了一个耳光般的火辣。但也对这个中国海军航空兵机组成员的勇气感到敬佩,毕竟面对着“小鹰”号航母战斗群的庞大火力,摧毁一架水上反潜轰炸机只是弹指之间的事情,当然美国人并不知道,实际上这一幕的产生完全是因为这架水轰-5型反潜机本身的机械故障。

“感谢上帝,这个肮脏的世界还没有毁灭。”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千钧一发的夜晚,越是接近权利金字塔顶端的人实际上越是承受着空前巨大的紧张和压力。那些200个人住一个舰舱的海军下士们显然远比彻夜待在“小鹰”号航母作战指挥中心(CDC)上焦急的等待这场以整个太平洋为中心的世纪豪赌。

负责攻击巴厘岛的2架B—2A型隐身轰炸机此刻已经顺利的降落在了关岛的安德森战略空军基地。虽然目前还并不知道在这次危险的飞行中,五角大楼究竟对那个美丽的天堂做了些什么,但是凭借着一个军人的敏感,柯斯特少将可以推测出那是一种介于核武器边缘的毁灭力量。

五角大楼已经不惜为新一代的核打击力量的部署而废止一项1994年通过的法案,该法案禁止美军研发低于5000吨当量级的核弹(即迷你核弹)。美国军队中强硬派早以一再表示,一旦在武力争端升级时,可以动用这种威力特别强大的炸弹作为终极杀手锏。

“一个时代已经无情的过去了。美利坚再依靠1~2个航母战斗群就能左右中国政策的日子恐怕已经不去不复返了。”面对了虽然一再修缮和改进但依旧显出疲态的“小鹰”号常规航空母舰,柯斯特少将多少有些惆怅。五角大楼已经下达了要求“小鹰”号战斗群中止向巴厘岛前进的命令,此刻距离“小鹰”号战斗群结束这最后一次的战斗部署的时刻相信已经就在眼前了。

面对着50年代日益激烈的美苏冷战,美国政府开始建造被称为“超级航空母舰”的“福莱斯特”级航空母舰,但在随后的服役过程中“福莱斯特”级航空母舰还是被发现了种种不足,于是在1956年建造完第4艘“独立”号时,美国海军决定对其进行了大幅度改进并连续建造了3艘,这就是此刻正航行在中美对抗第一线—帝汶海的“小鹰”级。它不仅是美国建造的最后一级常规动力航空母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级常规动力航母。

3艘“小鹰”级航母—CV-63“小鹰”号、CV-64“星座”号、CV-66“美国”号先后在纽约驶下船台,成为了当时美国海军新锐力量的象征。但此刻昔日的明星已经成为了美国海军航母中最后的老兵。而更令那些曾在“小鹰”级航母上服役过的水手最为凄凉,是最先淡出人们视线的是“小鹰”级中最为年轻的“美国”号。

这艘几乎参加过服役之后所有的重大冲突,包括越南战争、“沙漠风暴”行动和波斯尼亚的“持续自由”行动,先后获得过5次“战斗之星奖”,3次“海军集体嘉奖”,3次“部队优异奖”和7次“远征奖”的功勋战舰,竟成为了全世界战争与和平时期葬身洋底最大的军舰。

被撤除了动力之后的“美国”号航母被拖离美国海军位于费城旧军港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美国海军残忍的在这艘航母的内部安装了多处高爆炸药,按照海军海洋系统司令部事先的精心策划的攻击计划对其实施“实弹攻击”。

在此后连续25天的狂轰滥炸之后,这艘84000吨的钢铁巨舰终于支持不住,最终开始大量进水,然后“优雅”地沉入大西洋,实验现场的美海军官兵集体目睹“下沉”过程并行礼致敬。航母上安装的数百套传感器和摄像机拍下和记录了整个过程的所有试验数据,这些数据将成为美国建造21世纪新一代航母的重要参考依据。

与“美国”号的“壮烈”相比,“小鹰”级中2号舰—“星座”号的退役多少有些功成名就的意味。共参加了21次战斗部署的“星座”号,最终在美国军队攻陷巴格达的凯歌声中走完了自己的军旅生涯,从硝烟弥漫的波斯湾直接驶进了他的终老之地—皮吉特湾海军造船厂。等待着他的将是漫长的封存和最终无情的被肢解。

与两位“孪生兄弟”相比,“小鹰”号无疑是幸运了,一连串的延长服役年限计划令他至今仍拥有“强健的体魄”,作为一艘航母他仍然可以在大洋上驰骋数年,但是五角大楼仍然需要他让出位置,来部署一艘全新的“CVN-21福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

其实所谓的"小鹰"(Kitty Hawk)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小镇的名字。1903年12月17日,奥维尔和威尔伯.赖特在该镇附近驾驶了第一个载人航空器升空。为了纪念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美国海军使用了"小鹰"来命名这艘新造的航母,是美国海军第二艘用这个名字的舰船。

虽然此前曾有过众多关于“小鹰”号最后命运的传闻,从转让给日本到卖给澳大利亚,但柯斯特少将却宁愿相信见证过美国最为辉煌的时代和那些中国崛起的岁月,小鹰号最终可以在属于自己的码头上细数着回忆,与海鸟为伴,直到被拆成钢板。因为无论是日本、韩国还是澳大利亚,在此后对抗中国的日子,“小鹰”号或许再也没有昨天晚上那些的好运气了。

“我希望你和我一样,对‘小鹰’号维持和平和投入战争的巨大威力,以及这些强大的航空母舰和它们的护卫舰队帮助全世界,包括远方国家维护自由的作用留下深刻的印象。” 柯斯特少将默念着1963年6月6日,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在登上“小鹰”号,观看军事表演之后,他在给和他一起登上“小鹰”号的宋庆龄的一封信中所写下的名句,背对着升起的朝阳走向自己的舰桥。

随着“小鹰”号的退役,这位驾驶过15种战斗机,总飞行时间超过4500小时,在12艘各式航空母舰上进行过1193次起降,获得过无数军功勋章的老兵也将走完他的服役生涯。在同样的朝阳之下,一艘中国海军的“宋D”型常规动力潜艇突然在“小鹰”号昨舷数百米处突然浮出水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