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

liuz345 收藏 35 55
导读:薄冰 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正文 第一章

仅以此书,献给那些在天堂中尚未瞑目的英灵们。

第一章

呜。。。。。。随着一声悠长的汽笛声,一列满载着新兵的火车缓缓离开了站台。

望着渐渐远去的站台,想着这些天如梦幻般的经历,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天天打架闹事的野小子,而是一个兵了。。。。。。

我出生在湖南偏远的一个小县城,在古代的时候是流放犯人的所在地。因此,这里历来民风彪捍。在解放前,这个县城就是一个土匪窝。夸张点说,白天全民,晚上全匪。半夜里出去打闷棍抢劫的不知道有多少。在解放前的中国几十年的战乱期间,有数千子弟为各自的政权在战场上浴血拼杀。等到全国解放的时候,幸存的已经不足百位,而在他们中间,将军有21位。而具有传奇般经历的唐生智将军就是他们中的代表。

我始终记得,我小时候,一次闯祸回家,我妈妈满屋子追着我打。我的外公,一个本分的小生意人,拦住我妈说:小孩子皮点没有什么不好?我宁愿赔医药费给别人,也不愿意别人赔医药费给我。

由于外公家是一个大家族,因此我的表哥就稍微的多了一点点,基本上是相差半岁就有一个,近的就有六七个,远的就不用说了。编成一个排是没有问题。由于人多势众,结果就是从小我就跟表哥们在外面打架闹事。以至于我们兄弟一起上街的时候,就有人喊:清乡团来了。文革时期的八大样板戏里面经典反面脚色,都被按到了我们兄弟头上。区区不才,年仅12岁的我就拥有了刁德一这个外号。。。。。。

说起来,我这个年纪的同伴里我是属于‘比较’淘气类型的了,但与同年的伙伴们相比,我是乎略显狡诈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这一切也给予了我与其他小孩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其中对我最关键的就是那股子深入骨髓里的好胜心跟血性尤其是那种跟狼一般的嗜血性。也许,正因为如此,长大的我才 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经过两天三夜的旅途,火车终于驶入了终点站。下了车,已经凌晨时分,经过短暂的休整,我们这一群新兵蛋子,象鸭子一般被赶上了前来接兵的汽车。一股脑的被拉到离城4~5个小时的新兵营。就这样,我在这个离家数千公里的陌生环境开始新的人生。

与所有的刚入伍的新兵一样,我在经历过全体大会,分班,安置宿舍等等必须的活动后,经过一阵忙乱之后,我成为了新7连2排7班的兵。明天,就是我军人生涯的第一天,满怀着期待与忐忑不安的心情,我进入了梦乡。

我的班长姓张,是个老兵,他与其他的班长一样,有着粗大的嗓门,暴躁的脾气和满嘴的脏话。在正式集训的第一天,他就尽情的向我们这些新兵展示着这一切:

“立正!稍息!你们这群废物给老子听好了,老子姓张,以后就是你们的班长了,你们有任何事情和老子说的时候,都要在前面加上报告张班长!”

“都他妈的给老子站直了!别以为你们有多了不起,在我的眼里,你们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软蛋!只知道躲在娘怀里哭的小屁孩!”

“而我,就是负责把你们这群废物用最极端的方法,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你们敲打成真正的男人,这样才对的你们父母给你的这副身板,对的起首长对我的信任!”

“你们不要指望老子对你们温柔什么的,老子不会!就是会,老子也不打算浪费,到废物身上!”

“所以,从现在开始直到你们让老子满意为止,老子保证,这段时间里你们会永远无法忘记,你们曾经有多么的无能,废物!。。。。。。”

张班长冲着面前新兵的脸大吼着,毫不介意横飞的口水溅的新兵满脸都是,宛如一场雷阵雨。同时,他还用凶狠的眼神死死的盯住面前的新兵的眼睛。直到对方受不了,低下头去为止。才走到下一个受害者面前去,重复着这一切。据我的观察,居然没有一个人支持的时间超过30秒。真是一群软蛋。终于,张班长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毫不理会他喷得我满脸的口水,用最凶狠的眼神与他对峙着。恩。。。就如同两条争夺一块骨头的狗。

我从小就开始打架,到现在‘架’龄已经有十多年了。无数次打架的经验告诉我,在开打前斗眼的过程中,那方先软下去了,那方就输定了。而我,在这一项上面,还从来没有输过。况且,我绝对不会允许实力远逊于我的人,对着我的脸说出这么一段话,既然他想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的能力,那就不要怪我了,我起码在气势上压的住他。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和张班长就象两只斗鸡一样,互相盯着对方,他的嘴巴也不知道什么候停了下来。而班里的其他新兵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因为打扰了我们之间的‘交流’而承受全部的怒火。就这样,在喧闹的训练场里,我们所在的地方,反常的安静了下来。引的其他班的新兵,时不时的用好奇的眼神往我们这里打量。

几次,我都从他的眼神中读到了胆怯,但是他又支持了下来。不过,他支持不了多久的,我心里清楚。一个因为和我打架而成为好朋友的人是这么形容与我对眼的感觉:“被你的眼睛盯上,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感觉对面是头狼而不是人。”没错,我多年的‘战斗’经历在我的眼神里加入了丝丝的杀气,这是那些从来没有见过血,没有砍人和被砍的经历的人所没有的。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发现了异常的连长冲这里大吼了一声:“姓张的!你他妈的在那里干什么呢!”才停止了这一切。张班长松了口气,停止了与我的对视,走到下一个新兵面前开始‘下雨’。不过,他邻走时那充满了威胁的眼神提醒我,我做了一件傻事,以后有我的小鞋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