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哈哈哈……”曹操被罗伊一番话说笑了,他心里非常清楚,他那没有跌倒的一跤,非常及时,化解了有可能他与罗伊之间出现的冲突,这也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他既没有丢面子,罗伊也保住了都督的尊严。想到此,曹操欣慰了:“都督,有你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从今以后,老夫将高枕无忧了!”

检阅完毕,受检的部队全部退出广场。典韦请曹操、罗伊等人到临时搭建的平台上去,观看演武。曹操与罗伊在前排坐下,须臾之间,由六千身着黄衣的步兵组成的演武队,从两个方向进入广场。站定之后,先是一对一的捉对撕杀,逐渐变成一对二、二对三的比武。士兵们演练认真,动作熟练统一,队形保持得很好。远远望去,几千人的表演,场面很壮观。

曹操看罗伊看得绕有兴趣,就对他说:“都督,这些都是花拳绣腿,上不得阵,仅为阅兵助兴耳!”他看见夏侯渊拿着榴红、桔黄、墨黑三色令旗走上指挥台,笑着说:“好看的有了!夏侯渊精通孙子兵法,排兵布阵既守传统,又能出新。两军交战,常常布下奇阵,阵中变化多端,神出鬼没,令敌军闻风丧胆!”

真有这么厉害?罗伊望着阳光中威风凛凛的夏侯渊,在心里问道。随着一声锣响,夏侯渊举起红色令旗,广场上擂起第一通鼓。罗伊循着鼓声望去,平台的另一边立着七十二面红皮大鼓,这七十二面鼓的鼓面都有一人多高,鼓手都是膀大腰圆的青年。鼓群中高高架起一面更大的鼓,是指挥众鼓的首鼓。首鼓鼓面有六尺宽,鼓手是个骠悍的壮汉,他在鼓前跳跃着挥动双槌击鼓,七十二面鼓听着他的鼓点统一擂鼓。鼓声由弱渐强,才开始像远方的雷声,隐隐约约;既而,鼓声如平原上万马奔腾的铁军,由远而近;罗伊从激烈的鼓点中,听到了犹如风卷殘云的马蹄声。

指挥鼓群的壮汉,双槌猛击大鼓后,突然用手捂住鼓面,七十二面鼓顿时停止敲击,全场一下静得来鸦雀无声。当首鼓再次响起时,场上响起暴风骤雨般的鼓声。六千身穿黄衣的士兵,在鼓声中瞬间将队形变成S形,像一条昂首欲飞的黄龙。骤然大作的鼓声中,三千身着白衣的骑兵分成两队,呼啸着从S形的两端杀入。步兵用手中的盾牌抵御骑兵的刀、矛,用刀砍骑兵的马腿,落马的骑兵。

开始,罗伊还认为是演练,当看到骑兵真的马踏、枪挑步兵,步兵手刃落马的骑兵,他骇然了!很快,被砍死砍伤的士兵,躺在了地上,殷红的血,从他们身上汩汩流出。

“丞相,这是!?……”罗伊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目瞪口呆。

曹操把罗伊按在椅子上坐下:“都督,赤壁一战,死人流血之事,你看少了?”曹操笑着反问罗伊:“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狭路相逢,勇者胜!士兵们均知两军交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军人者,死而无憾;活下来的,会更加骁勇……”

面对骑兵汹涌的进攻,步兵虽然处于劣势,却越战越勇。尽管战死、受伤的士兵倒了一地,他们仍顽强地保持着S形的布阵。骑兵冲跨了一处,步兵们踏着同伴的尸体,很快就将缺口合拢。

曹操看高兴了:“都督,此阵名为‘一字长蛇阵’,对付骑兵最为有效。夏侯渊取其精华,作了变化……这一变,变得好!都督,你看那阵形,犹如一支长虫,任凭骑兵冲杀,它死而不僵,断我一节,我会重生!都督,老夫想与都督打睹,你看两军中,谁能胜出?”

步兵死伤愈半,骑兵也人仰马翻地倒下三分之一。罗伊觉得演练变成血腥的屠杀,太疯狂了!他看了看坐在他身后的文武百官,他们都镇静自若,无动于衷。他不明白,演练真的要这样?罗伊不想再看下去,更不愿和曹操睹谁输谁赢,便假装没有听见曹操的问话。曹操何等聪明,他看罗伊不答话,就知道罗心里不快,他也不勉强,把刚才的话题引开。

“都督,此阵是步兵对骑兵,老夫猜想,骑兵对骑兵,该上场了!”

曹操话一说完,第二通鼓擂响,夏侯渊举起桔黄旗,另一支身着黄衣的三千骑兵,从三个方向杀入广场。罗伊明白,更惨烈的屠杀要开始了。场上的步兵死伤一半,还乘三千余人,加上新加入的三千骑兵,足足有六千人马;白军骑兵经过一番血战,仅余两千人左右,绝不是黄军的对手。罗伊紧张地思索,如何制止这场无谓的屠杀。曹操尚武,应该在武字上多想想……想着想着,罗伊一计计上心来。

“丞相,你刚才好像要与我打睹?”

曹操笑了:“是有此意!”

罗伊指着冲入阵中的黄军骑兵:“黄军有这样一支生力军杀到,当然黄军赢了。如果是我,会让白军在附近埋伏一支奇兵以逸待劳,等到黄军骑兵出现再杀出。白军里外夹击,会转败为胜!”

“都督言之有理!”曹操想起罗伊在长江岸上布下的三千伏兵,别说夏侯渊,就是比他都高明。自己对夏侯渊如此排兵布阵仍津津乐道,真太小儿科了。曹操想到此,对眼前的演练,一下索然无味。

罗伊看出曹操的心理活动,乘机进言:“丞相,何不悬一重赏,令将军们比武竞技,留下这些精锐之师,把他们用到战场上,可能会更好!”

“都督说得极是!”曹操看夏侯渊举起黑旗,连忙吩咐典韦:“叫夏将军住手,呜金收兵!”

典韦不知曹操何意,演习进行得好好的,何故要停呢?他怔怔地看着曹操。曹操听见第三通鼓响了,瞪了典韦一眼,厉声喝道:“还不快去!”

典韦一溜烟跑了。

罗伊听见收兵的锣声,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曹操口口声声叫罗伊为“都督”,罗伊表面上平静,心里却高兴得心花怒放。自登上铜雀台那一刻起,他就有意地规范自己的言行,要像个将军;那么,从此时起,他更要像个都督!至于都督是什么样子,他仅仅在江东见过周瑜一面,后又在赤壁两人交手,就再也没有见过。除了周瑜的骁勇、风流倜傥、光彩照人外,没有给他留下更多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