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夏荣光 三.借战备战. 72.第二次下跪.

7821144 收藏 1 31
导读:新华夏荣光 三.借战备战. 72.第二次下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8.html


要不怎么说海因茨总理的出发时机不对呢,他是在华国时间的一月七日早晨抵达华国首都机场.当然,既是国际交流,本身与所谓国际惯例无关,华国绝不会失去这种礼节.天气再怎么寒冷,一位外交部副部长也早早在机场等侯迎接了.而总理是D国最国政务首脑,所以,海因茨到华国后,华国总理致欢迎词,主席陪同检阅华国三军仪仗队等等,一样都不少.

当正在推倒国际惯例的华国政府给予了D国人足够得尊重后,海因茨总理则回以了份属应该,却完全出乎华国政府意料之外的回报.原本海因茨对自己的决定还有一丝犹豫,可是出发地太急了,因为他不知道那个未知的危机有多近.因而,他并没接到战略情报局完整得分析报告,仅是一份主报告而已.但他是国家元首,哪怕在天上也能接到任何应该元首由做出判断的信息.

......另一组专家极端负责得分析了华国军队近一段时间里的军事部署,总理先生对此不会不清楚,但因为您的专机已经起飞,所以,战略情报局仅汇报分析结果:华国的军事部署是为了防御,或者,绝大多数国家出于固有思维以为建设防御体系是正常情况,可战争中,华国所表现出地防御能力已无比强悍了,现在由扩大甚至加强防御能力是为了什么?专家们十分奇怪于,地球上,有谁需要华国防御?还有谁有进攻华国的可能?

就这简短得补充报告,坚定了海因茨总理此行的信念.于是,D国人提出了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献花的要求.事实上,华国没有这项安排.或者说,华国虽不知道D国战略情报局的分析报告,却也很清楚D国总理访问华国的深层目的,但对海因茨想有个标致性举动的决心认识不足.不过,这没什么不好,也许D国人会给世界做个榜样呢!

而海因茨用一个另华国有些震惊并感动得实际行动为D国的诚恳做出了表率,他在将鲜花敬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之后,庄重得双膝下跪.陪同地华国总理既没有想到,也不会对此做出拦阻,因为D国人应该向华国人民赔罪.

海因茨因为历史罪恶向华国赔罪的举动并不仅有两国陪同人员眼见.现在的华国已不是那个有点正式行动就清场的国家,华国人民的素质和爱国心是足可信任得.所以,虽然是一个大国总理来访,广场上照样是人来人往,只是有一个安全区而已.而比较关心政治的首都人民也知道今天是谁来访,不过是隔着几十米远,只要稍一联想,就能想到由国家总理陪同,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下跪地白人是谁.因而,又有了某些业余政客与认死理儿人之间的争论.

"嗯,D国人终究也向咱华国人下跪了嘿!"

"那当然,当年的犹太人能逼着D国人下跪赔罪,凭咱华国的能力,还用逼着他们吗?早自觉点儿多好!可能迟了点儿吧?这不是摆明了要求咱们吗!"这位业余政客的头脑不白给,的确说出了D国人此行的本质,不过倒也不迟,华国更需要得是态度,而不是牢记仇恨.因为,D国人曾经犯下地罪恶是可以通过诚恳态度得到原谅的.当然,绝不可能在这一跪中得到原谅,华国无需拉拢谁达到什么政治战略.

"他妈的,最该跪这儿的应该是小倭鸟皇,这D国人不怎么让人来气,他们也能拿出给咱们的赔款,大不了分期付款......"

"你这话就错了,怎么那么多人觉得小倭国最该来赔罪啊?"

"不会吧?难道老兄觉得小倭不该来跪着?"

"不是不该,是咱华国人不该要.您想啊,这D国人虽也在华国造过孽,可他们有能力为自己赎罪啊!不光是他能赔出钱来,最主要是华国人对D国的仇恨不是那么深,而且D国人也比较光棍儿,虽不会轻易认错,但错了就错了,这态度说得过去.可那小倭国行吗?小倭国能赔偿得了咱们的损失吗?华国人能忘了那刻骨仇恨吗?说白喽,小倭做不到,咱们也忘不了.既然如此,想着小倭鸟皇来赔罪干嘛?那帮畜牲死光了才好.要不就像政府那样,和它们彻底绝交,爱怎么着怎么着,懒得搭理它们.切,赔罪?咱不需要!你以为小倭来赔赔罪,咱们国家就会放过小倭国啊?信不信,只要政府稍送一点口,小倭鬼子跑地比兔子快十倍,脑袋愿意把水泥地板磕裂.靠,有那么容易得事儿吗?"

"老大,您说地不错,兄弟服了.的确,小倭国所有畜牲到咱华国来撞死,咱们还难给它们收尸呢!就那帮王八,做肥料,估计庄稼都不同意......"

"嘿嘿,别说地那么恶毒,倭货倒不至于做肥料的资格都没有."

哈哈哈......一边不少人跟着一起大笑.

这时,海因茨总理也起了身,向华国总理说道:"对不起,我记得在1871年,D国军队正式入侵贵国,这是迟来一百年的道歉."

"是的,道歉迟到了一百年,但我要向总理阁下说,还不太晚.我个人,还有在场我的同事,都感到了总理阁下此举里的诚意.下午,我们的国家主席将接见总理阁下,我国将尽力满足总理阁下的合理要求......"

海因茨觉得脸上有些发烧.是啊,虽然没想到D国总理到华国来首先是下跪赔罪,但人家很清楚,D国是有所求而来,不是什么良心发现.感谢华国总理,他并没有嘲讽得意思.事实上也是,那位业余政治家没说错,华国政府和人民对D国的印象还算可以.而华国人的文化特性又注定了华国人不会难为可以原谅的认错者.

一上午的外事活动与意向性交流后,海因茨还没来得及引起世界各国的震惊,在午餐刚过就得到了华国主席的接见.

主席以一副外事口吻[高度]赞扬了海因茨的真诚之举.而海因茨的心情则太急切了,只是出于身份,不得不先表达了向华国人民赔罪不但是必要得,应该得,而且到现在才赔罪是堕落得,直到主席微笑着摆手,才接着发表一番外交辞令.比如,再次代表着个人和国家,对历史和当前问题向华国政府和人民表达由衷得歉意,表达了D国对于历史和战争赔款问题的真诚,表达了D国将与华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决心.然后说明了D国正在制订一系列崭新政策的动向,并表明,这一届的D国政府还在刚刚行使权力期间,许多方面还做地很不够,请华国多多谅解.但一定会从此开始,全心致力于全人类的团结与和平,同时,本届政府将承担一切应该承担地责任,以为后继者走向全新得道理打下坚实基础等等.

看着说地口干舌燥得海因茨,主席又笑了.心说:表决心有用吗?下跪认错又能代表什么?这生意也太划得来了.可是,华国不能不让你满载而归,只是,你还是拿出更大真诚出来吧!

于是,不想浪费时间的主席出言逼迫道:"我很钦佩总理先生的敢做敢当,呵呵,不得不承认,您是个优秀得政治家.但很多事绝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华国政府和人民还是要确切看到D国的最具体行动.毫不客气得说,贵国的做位如果不能让华国人民真正满意,您的那一跪仅仅只能代表一部分人,甚至只是一小部分人.我们说过,一切债务都要讨回来,不可能由您一个人的诚意解决一切.不过,还请总理先生放心,华国不但强大,而且更讲道理."

海因茨慌忙接口:"是的,我完全赞同主席阁下的话,也十分清楚我该负地责任.但在此我要声明,D国人民也是愿意承担责任的,必须要指明,不是您所说,或者是您所担心的一小部分,而是可以肯定,大部分D国人民都回承认错误与承担责任.这一点请主席先生相信我."

主席点头表示一定得赞同,但话中的锋芒却毫不减少:"做为新任D国总理,主要责任当然不在您本人,但您却不得不承担一些责任.其实,不得不承认,即便您是上任总理,这场战争同样回爆发,您同样会签署战争授权书.因为这一切是由于我国主要对手一惯得主流政治思想所决定得,您反对不了,或者更该说您不会很反对.当然,我国很高兴得听到D国国家政策的转变,并且能听出,那是极大得转变.可是......很不好听得一句话,华国不在乎贵国的政策转变与否,而您也绝不是为了和我国说这些而来地,是吗?"

"这......是的,的确是,我是不是很卑鄙?"

"不不不,很正常,绝对谈不上卑鄙二字,我只能表达我的钦佩之情,不愧是一个以严谨著称得民族.现在,请您说出真正得来意."

"......好得,主席先生,D国万分急切得想知道.前年的五月,贵国曾通知过几个重要国家,将派特使出访,并告知一个绝密信息,同时还说那是几个国家应该知道得,但是,却被我们......无知得拒绝了.主席先生,在此,我以最真诚得态度向您,向华国政府和人民表达我们无知举动的深深歉意.然后,向您请问,那是怎样一个绝密信息?"

主席不答反问:"贵国对此的研究结果是什么?"

"再次得,必需得向您承认,直到亲眼看到了贵国令人不可思异得强大实力后,我们才发觉,贵国许多言论与行动中应该包涵着无比重大得涵义.所有得分析人员和科学家都肯定,贵国要战胜看似强大得自由民主联盟,根本无需那么先进得技术和那么强大得军队.因此,我国情报专家判断,贵国一直是在提醒世界,人类将要面对一场重大变故,很有可能......很有可能是星际战争.当然,最该盼望得是我们的情报专家错了.

还有,我们认为,贵国从来都在关心着全人类的生存.更有专家估计,贵国从阿里都是最伟大最强大得国家,即便是在贵国的清末和民国军阀混战时期,也有着轻易消灭任何入侵者的实力.

主席先生,请问,我们的推测是正确得吗?"

听了海因茨的赞誉与关键问题,主席沉思了好久才回答:"华国人民盼望着幸福安宁得生活,不愿看到灾难与战争.当然,全世界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希望,华国政府一直在为此而努力.可是,从几年前我们就发现,一场战争却无可避免,而我国既不愿,也没有多余得力量去打一场人类间自相残杀得战争,因此,想给世界一个团结一致得机会.但在我们仔细思考后认为,那个信息不能向全人类传达,所以,只有密秘密知会几个大国,以共同应变,结果您知道,被拒绝了.总理先生,当时的我国很无奈也很气愤.但现在想起来,有些事,不知道也许是幸福也说不定,知道了却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你们没有面对地实力......"

"不不不......主席先生,请听我说.从您的话中我听出了某种涵义,我无法否认是在代表着D国来寻求保护,也相信伟大得华国不会抛弃人类[一个大帽子].但我现在是想请问,D国应该尽到怎样得义务呢?您应该没有一定隐瞒的意思,而我也有了思想准备,将接受一切现实."

当然需要D国承担义务,说不好听点儿,全世界联手,华国也能轻而易举将其击溃或消灭,但星际战争,却让华国几乎焦头烂额了,而D国的军人是相当优秀得,东欧防御区还指望他们呢.而且,D国为此还将在现在和将来占到极大便宜,所谓义务,主要还是为本国尽.

所以,主席按计划公开了秘密:"总理先生,您所想知道的是一个漫长得历史,详尽情况到明天此时也说不完.但可以告诉您,贵国情报专家的推测没有错,两三年内,人类将要进入一场残酷得星际战争.而我国从明代证实此结果,已为此准备了几百年.最初得我国本打算在不知不觉中独力解决这个灾难,不让人类经历巨大得恐慌.但是,计划没有变话快,变故在2007年发生了,我们的宇宙部队已不能按计划完成阻击任务,也完成不了人类转移计划,地球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战场.总理先生,我是清楚明了得向您表明,华国完成不了保卫全人类的目标,因为反应时间太短了.我国只能构建地域有限得安全区,尽最大力量建成最大得防御体系,尽最大力量训练最多能参与反外星侵略的军人.可是,无论我们怎样努力,人类都将承受巨大得损失,但我们能够保证,人类不会灭亡."

海因茨多么希望面对着地是个精神病人,多么希望是在听一个骗子在行骗,可是,他面前却是最强大国家的领袖,一个强大到无需欺骗任何人的领袖,轻声细语,却让海因茨的耳朵阵阵轰鸣,张开了嘴,没有一点大国元首的风度.最后,海因茨恢复了神志,他一点不想去再次证实华国主席话中的真实性,而是问了一个令他脑子很久转不过弯儿来的问题:"主席先生,您刚才在说宇宙部队的阻击.难道说,星际战争已经开始了吗?"

"是的,我国进入全面得宇宙战争准备已有将近两百年.1957年,真正意义上的宇宙部队正式诞生,1984年,在离地球二十多万光年的外太空,宇宙战争开始了.您或许觉得二十万光年是多么遥远,可是,那却是一个极度危险得距离.总理先生,因为这场关系到全人类生死存亡的战争,我国一大批伟大得精英竟无力阻止包括D国在内众多国家对我国的侵略,无力阻止倭国屠杀了我国几千万人民.而到了新华国建立后,我们还要遭受你们的围堵,遏制,挑衅,侮辱,我们的海外同胞被歧视,屠杀.但华国一直没打算分心惩罚罪恶.因为,我国不敢为此分心,只能让自己的国家与民族承受着.总理先生,我说地够明白吗?"

再次沉默后,海因茨回答:"我从来没有这样感到一个国家如此伟大,从来没这样深切感到我们是那么无耻."

"都过去了,还是那句话,华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责任的国家,但总理先生本人不用太过自责.现在,是不是请您看看星际前线的情况?"

"当然,我很想看看,一个伟大国家的伟大战士怎样为全人类战斗."

两个小时后,海因茨与几个月前的非洲三国元首一样,一脸苍白,嘴里喃喃念叨着:"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宇宙部队太强悍了,那是一群令人无比敬仰得英雄......"

"总理先生,这是您唯一得感想吗?"

"我想,只有伟大得华国才有维护人类生存权的能力......"海因茨的神智一时还无法正常.

"华国当然不会放弃这个责任,但任何人都要为自己战斗."

"D国拿什么去战斗......"这个问题终于令海因茨彻底清醒过来:"主席先生,我不是要放弃,更不是推卸责任.可是您清楚,的确只有贵国才有维护全人类的能力,而D国仅仅是一个需要维护得国家而已.我绝不认为这是腆不知耻,除非贵国需要我国尽到更大得责任......"

"您错了,华国已尽了力,但还是愿意继续尽更大努力,而这种努力不是我们一个国家所能做到的.所以,我们希望有能力的国家在我们的帮助下,先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然后尽更多责任.而D国就是有能力得国家,因而,与您向华国人民下跪赔罪一样,但要拿出更大决心与诚意出来.D国可以先想到自己,但决不能仅想到自己,人类需要D国军队."

"当然,再此时刻得到贵国信任,去为全人类的生存而战斗,是D国的骄傲.我坚信,D国人民没有会不要这个骄傲与伟大得责任."

"那好,华国将向D国国防军提供十个师的武器装备和教官,由D国军队和一个集团军的解放军部队为主,成为东欧防御区主力.而东欧防御区将包括半个D国的领土......"

"主席先生,我决不想有哪怕一点点私心,我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得,我想说地是,D国愿意尽到更大责任,四十多万D国军队绝对都愿意为全人类而战,甚至更多,请您相信我......"

"我相信总理先生,您再有私心,那是最大得犯罪,但对您的要求,我只能原则是同意,因为我们的武器生产能力还跟不上.不过我愿意向您承诺,十个师的武器装备是目前所能提供地数量,却不包括以后."

直到会谈结束,海因茨多次重重得点头,心中的确没有一点私念,虽然那种私念曾经叫爱国.但现在,爱国这个题目太小了.

一天,海因茨这次无比重要得出访只有一天,得到了华国的承诺后,他不可能再待地下去.只是第二天一早准备去机场前,海因茨向送行地华国总理要求:"我想再去一次人民英雄纪念碑."

不再谈华国总理的惊异吧,反正海因茨再次来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再次送上了一束鲜花,然后,再次跪了下来,而且比第一次下跪多了一个动作,他弯下腰,以头触地......

起飞后的专机上,某随从请问海因茨总理:"......您觉得有必要第二次下跪吗?"

"你觉得呢?"

"对不起总理先生,我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绝对得必要.我不能告诉你我知道了什么,但可以告诉你.华国,是一个拥有着伟大得博大,博大得伟大得国家,他值得任何一个人敬仰.而任何一个曾对不起他的人,都应该真诚得在他面前弯下双膝,以头触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