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65节 东窗事发一

不笑生 收藏 0 1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65节 东窗事发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即将结束,一旦结束随后上传续集南明风雨之血沃中华请大家注意收藏。

神州军战时的伤亡带给神州城的悲哀,随着时间的推移带和战争财富的运输完成,哀伤也逐渐散去。回来休整的陆军第一师的士兵们又如同往常一样,在神州城所有女性聚集的地方留连忘返。

在江南的清军俘虏中再次挑选一批经过“光头队”改造的士兵加入到部队之中,很快黄固的第一师再次齐装满员,可以随时出动作战。这是神州军的一个规定,也就是说一支部队无论受创多重,第一时间使用后备兵员补充至齐装满员。

而第一师的师长黄固他自己同样陷入一张情网之中不能自拔,和他在樟树县救下的姑娘陷入热恋之中。

随着时光进入到神州历1647年11月21日的时候,冷月作战的计划全部完成。甚至神州军已经开始调动军队。

“报告”王德仁的声音从指挥车外传了进来。

“唔,你来得倒快!给这是你的作战书!”岳效飞随手扔给他一个信封。

王德仁接着信封一看,上书四个大字“冷月行动”一旁小字注:此作战书由特种作战司令部使用。

“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如何答到你的目标,如何使你的动作和全部行动相配合,写要你的参谋制作一个大胆的作战计划,送到卓部长那儿。”

王德接着这个任务书,心中激动的突突直跳。要知道这可是他们特种作战司令部成立以来的第一次作战,把一场精彩的仗是他的愿望。

“是”说闲话不是王德仁的习惯,答应一声正打算走得时候,岳效飞拉住了他。

“别急,你打算让他们俩谁带队?刘虎还是罗杰。”

“不,我自己带队。”

岳效飞点点头,“那你得安排好你身后的事,真得上了场就由不得你了!”

“是,长官,告辞”王德仁简单的两句话,转身向车外走去。战靴在木底板上踩得“咚咚作响。”

“报告长官,神州城传来信息!福州城白三爷有急事请您一会!同时有份密报,只有四个字‘东窗事发’!”

“他,这个小子难道……!”

可不,东窗事发!而这事是和姜勇的父亲的姜正希有关的。要想说清楚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

姜正希到达延平的时候正值南昌附近开始战斗的时候,岳效飞和他匆匆移交了防务的当晚,一顿小宴会才真正揭开了姜正希一直以来的疑惑。

已经坐在堂上的姜正希和房远亭为了表示他们的诚意,一个手下都没带,仅仅带着两个牵马的马弁,趁着傍晚来到了岳效飞所谓的指挥所当中。

这里却是当初岳效飞刚刚来到这个时空时的王家大宅,只是在上次清兵突袭延平城时毁于火灾,仅仅剩下的是已经由于没了人而修剪、打扫而显得破败不堪的后园。到了这儿,岳效飞还在后园之中凭调过。再次踏上那些青石小径,再次看看那个水上小亭。心中感叹,仅仅两年工夫,这里已经完全是物是人非了。

姜正希、房远亭两人坐在大堂上已经有些时候了,陪同他们的只有慕容卓和文昌明两人,而且两个人尽只说些神州城的风物人情,并不提要他们来延平城的真正想法。

姜正希不做声的观察着对面的慕容卓,年纪不大的年轻人,他那双略带妖异的眼睛给他留下了太深印象。官场上混迹多年的他,看人还是有些眼力。他看得出来慕容卓是个心思深沉的家伙。

“姜老伯,我们是早也盼,晚也盼终于是把老伯盼来了,您率大军人马来到了这延平我们就算是放了心了。”

“呵呵,尊驾实在是过誉了!以神州军之能守着延平城不是小事一桩么!”

“姜老伯太客气了,在下和姜兄弟时常都是以兄弟相称的,老伯不必客气,想那清军势力之大,我们不过是混水摸鱼罢了,打了几次小仗,占了些些小便宜罢了。若说这延平,我们只不过是在这儿虚张声势罢了,此次全仗老伯领兵来援。说句心里话,有姜老伯在这延平就在,延平在咱们大明的江山就在!”

慕容卓嘴里说不尽的恭维,心里却稍稍有点急了,直骂岳效飞“这个家伙,平时烦他的时候成天在你面前晃,这会用到他了可就是找不着!”

房远亭已经喝完了第二盅茶,虽然他明白现在双方都只是在吊花枪而已。与其坐等不如主动出击。

所以听了慕容卓的话后微微一哂道:“既然你与勇儿(他现在算是姜勇的准岳父)兄弟相称,老朽也就倚老卖老,称你一声贤侄,希望阁下不要介意。”

“房老伯请随便!”

文昌明在介绍慕容卓的时候,称他为“卓参谋长”,使房远亭误以为慕容卓实际姓卓。因为他放下茶盅,拱了一拱手开始说话。

“卓贤侄,你们神州城不是压根就不跪皇上吗?”

听了他的话,慕容卓心中一沉想道:“难道姜勇没有说明白神州城和他的关系吗?”

几人正说话之间,岳效飞已经扯着嗓子打着招呼走进大厅。

“哎呀,在下实在是该死,一听姜、房两位老伯到访,忙着吩咐手下准备了一桌上好酒席,咱们是不是边吃在谈呢!两位老伯请,这边请……”岳效飞借着一伸手请人的说词拦住了房远亭的话头。

“请……请……”俩老头以为岳效飞的意思是这里不是说话之所,要让他们至隐秘之处详谈呢,实则不然。

五个人出了大厅却向后院走去。

“两位老伯请看,这里却是当年延平知州王士和王老爷。哦,也就是在下岳父的府坻,可惜啊,一把大火被烧了个精光。”

姜正希、房远亭两人有些疑惑的互相看了一眼,猜不透岳效飞是什么意思。

“两位老伯,这件事却是这么个缘故……”岳效飞看他们两个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遂从开始讲起,一直讲到新年不幸时黄玉香处刎,王士和放火示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