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八十二章 广州战役(四)

而山 收藏 3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由于清军各武器力量和人民军第51团各武装小分队的不断搔扰,欧美联军那分散在珠江三角洲的各据点出现了局部的粮食紧缺,特别是被人民军第51团刻意孤立隔离的联军增城据点,更是出现了断炊的情况。

增城在被联军东路军占领前,城中的老百姓听说西洋鬼子攻来了,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早就携老带幼逃了个精光,并顺便把城中可以吃的东西藏的藏,埋的埋,可以带走的都随身带走了。增城联军驻防军曾向联军联合指挥部几次提出要求运送粮食过来的请求,可不是传送情报的联军士兵被人民军第51团的小分队捉住,就是运输粮食过来的联军小分队在中途被人民军设伏歼灭。几次反复,多次请求都杳无音信,增城内的联军驻防军生活日趋紧张,已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地步了。饿饥的城内联军饿得到处找吃的,把增城内的民居搜了个片,把增城里外掀翻了个天,也未能找到任何吃的东西。增城联军驻防军司令——西班牙陆军上校库木决定另觅它途,寻找粮食。

库木上校一边继续派人联络联军联合指挥部,一边准备就地解决一点粮食问题以应目前部队的燃眉之急。这次库木上校吸起上几次的教训,派出去与总部联络的是一支近二百人的小分队,而且他还吩咐这一队小分队分成几个部分,每部分相距几里,路上有什么情况马上鸣枪示警,一个接一个,确保增城内的部队来得及出动接应。至于就地解决一些粮食的问题,库木上校把主意打到了增城周边的村庄里。他准备派出四支几百人的大队,从四个方向搜查附近的村庄。“这样总可以搜出一些吃的东西吧!而且也应该很安全了吧!”他想。

在增城北面负责搜查的是由西班牙陆军少校菲桑率领的近三百人的大队,他们挖地三尺地搜了四个村庄,却只可怜地刮到五百斤粮食。“这点点粮食怎么够部队士兵们吃啊?”菲桑少校看到这区区几百斤粮食,神情沮丧。

为了多弄点粮食,他决定深入较远的罗浮山脚附近。“那里的中国人不可也逃光了吧?只要见到中国人就好办了。”他在心里盘算。

菲桑率领大队小心翼翼地不断深入,慢慢接近了罗浮山区,沿途的几个村落,渐渐有了一些人影,不过都是一些孤寡老人,或是一些神质不清的人,联军怎么盘问,怎么严刑拷打也问不出几粒粮食的下落。未能达到目的,菲桑大队继续深入至离增城三十多里的陈家村。人民军第51团的侦察员一直在密切注视菲桑大队的行踪,及时地把菲桑大队的情况报告给团部。

“好!送上门的肥肉不吃白不吃!通知各武装分队,立即集合吃掉这股冒进的联军。”获悉敌军这一情报,人民军第51团团长孙大雄觉得宛若天上掉下了馅饼,马上命令。上次第二营那么完美的设伏失败后,他一直遗憾得很。

陈家村的村民突然看到出现如此多的外国人,惊慌失措,来不及躲藏,全被围在村中。西班牙士兵把所有的村民全赶到村坪中集合,然后开始一家一家地搜查粮食,这次他们很幸运,搜到几千斤粮食。尽管村民很愤怒,大呼小叫,哭哭啼啼的,可在西班牙人明晃晃的刺刀下,却也没有敢作出什么过激反应。西班牙士兵除开始刺死一位过于激动的村民外,也没有像以往一样屠杀或为难陈家村的人,因为他们这次需要一些村民帮他们挑粮食,如果做得太过分的话,可能就没有人能帮他们了。

西班牙人在陈家村整整折腾两个时辰,才押着几十个村民拖着、挑着、驮着那几千斤粮食上路。两个时辰里,人民军第51团已集合两个营的兵力及时赶了到陈家村。西班牙人刚过陈家村村口的那一棵百年老树,四处骤然响起激烈的枪声。在南宁军校着重培训的人民军部分狙击手第一次发挥出作用,他们一枪一个,把几个西班牙军队的指挥官全给点射了。少校菲桑也是人民军狙击手重点照顾的对象之一。

西班牙大队遭到突如其来的打击,乱作一团,没有指挥官指挥的士兵们,漫无目的地各自为战,到处放枪。人民军听到西班牙第一次胡乱的枪声后,立马开始冲锋,他们边冲锋边掩护边射击,只是几个冲锋起伏,许多人民军战士已逼近西班牙大队附近。而被押着帮西班牙人运输粮食的村民也乘机跑的跑,躲的躲,反抗的反抗,他们与人民军战士里应外合,只是半个时辰,近三百名西班牙士兵全军覆没,当场打死二百二十多名,被俘八十多名。对于一些受伤的西班牙士兵,或是行动不便的西班牙士兵,人民军战士接到命令:就地枪击,后面还有任务。

第51团团长孙大雄命一个连队押着这些被俘的西班牙士兵返回罗浮山基地后,这时第51团的另一个营也急冲冲地赶到了陈家村来。孙大雄与团参谋部的人员在陈家村的一间民房中临时开了一个紧急军事会议,他们假设:“增城的联军如果一天未见西班牙大队回来,会怎么做呢?”

“肯定会派一部分军队出来寻找。”孙大雄确定,“我们正好利用这一点再打一次伏击战。”

其它团参谋人员深以为然,他们摊开自己绘制的罗浮山山区的地形图,认为在陈家村前有个小树林是一个理想的设伏点,只是有一个问题:怎么引从增城出来寻找的联军入小树林呢?

孙大雄不慌不忙,独自点头。他早已胸有成竹,于是命令三个营前进潜至离陈家村十里外的一座小树林里设伏,另派出一个排前去西班牙人曾经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些较明显的蛛丝马迹,让从增城出来搜寻的联军一步一步钻进第51团设伏的口袋中。

在第51团设伏等待中,孙大雄独自思量很久,觉得如此仍有些不妥,怕又跟上次第二营设伏的一样,到口的肥肉被叼走,到手的冰块化作水。他吸起教训,又临时调整部署,改三个营设伏为两个营,另一个营——第二营前行移至小树林前两里处,密切监视增城出来的联军的到来,待他们经过后,阻住他们的后路,或是从他们的背部攻击,具体行动第二营可以视情形而定。但孙大雄着重叮嘱第二营的中校营长曾成志:“务必隐蔽好,千万不能让敌军发现第二营的存在。”他建议第二营除留下两个侦察员外,其它部队最好远离通道两三里更为妥当,待敌军通过后,再跑到通道处阻击。

第51团烦躁地等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前方的侦察兵终于报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从增城出发的四百多名美国士兵,正向陈家村方向过来。”

孙大雄吩咐侦察兵严密监视敌军动向后,又派出两路侦察兵多点跟踪敌迹,确保情报的准确性,他还把各种情况的变化命令通信兵及时传送给各营指挥所,指示他们随时作好战斗准备。

如第51团团参谋部制定的作战计划一样,从增城出来搜寻的四百多人美军顺着西班牙人留下的一些踪迹,一步一步地进入了第51团所设置的埋伏圈。这队美军是新奥尔良团的一个营队,他们不太相信那一队三百多人的西班牙部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除非是遇到了以前那支神秘的中国军队,可上面的情报显示,那支神秘的中国军队在那次遭遇战中,也遭受到重创,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啊!”

美军尽管害怕,却不相信西班牙人和自己会那么倒霉,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那支恐怖的军队。

“报告营长,敌军已顺利通过我军的阻击阵地。”一个侦察兵立正向第二营长曾成志报告。

“好!命令全营官兵全速跑步前进,第一连第二连在通道两侧设好阻击阵地;第三连跟随敌军尾部向陈家村方向逼近,并及时向我报告军情变化;第四连作预备队,随时听候调遣。”曾成志果断下令。

这是一次相当成功的设伏,料敌准确,战术思想正确,战法精确。美国军队正高兴地通过打听,确切地得知西班士兵就在前方十里处的陈家村,他们兴奋地加快行军步伐想早点与西班牙士兵联络上。可在他们进入小树林后,遭受到各种机关陷阱的袭击,正惊魂未定时,刚想退出小树林,又遭到一阵阵猛烈的枪击,一会儿倒下了一大半。在这种没有火炮支援的小规模战役中,人民军的装备、战术、战法占据着绝对优势。美国人疯叫着后退,可后面有人民军第51团第二营的一个连在阻击,他们又被挡了回来。

第二营营长曾成志接到第二连的报告,战斗并未如他所预想的那样激烈,战斗刚打响,敌人已溃不成军。“第二营大部没有必要再在原地设置阻击阵地了,完全可以全军压上,包住敌军。”曾成志想,接着果断下令:“第一连、第二连、第三连急行军至小树林,堵住小树林的边沿,全歼敌军。”

战斗持续一个时辰,剩余的美国士兵零零碎碎地作着抵抗,到后来,知道无力回天,逃脱无望,只得乖乖地举手投降。解决掉这一股敌军,孙大雄团长突发奇想,大胆猜测:“这两股敌军出来后,都迟迟不归,增城的敌军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不外乎:一.什么也不做,傻傻地待等。二.继续派大部队出来寻找。三.派出少量侦察部队探明情况再做决定。四.马上撤退,弃他们不顾。五.联络总部,要求大批部队增援。这里第一种可能是没道理的,这不合联军的习惯;后面几中情况增城内的敌军都要派出部队或是人员出来,人民军可以死死围困增城,严密监视增城进出的任何一人一物,打击或堵住他们与外界的任何联系,继续使增城变成死城孤城。其中第二种和第四种情况是孙大雄最愿意看到的,那将让人民军第51团继续大量地打击敌军。

孙大雄决定第51团全团开赴增城外围,围困增城。实施这个计划的关键在于对增城各个要道,关卡的控制,情报工作也一定要做到位。

第51团秘密围攻增两天,增城内的敌军曾两次派出小股部队出来联络先前的部队,但都被第51团连队偷偷给解决掉了。增城内的敌军发现每次派出的人员都是有去无回,感到极度惊恐,不知城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城外没有发生什么战斗,可部队人员却总是有去无回,这也太恐怖了!哦!神秘的远东大陆,神秘的中国人!”城内的联军感到不可思议的蹊跷。但他们仍不太相信那些派出的部队都被消灭了,如果是那样,那可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增城内还有联军一千五百多人,联军指挥官上校库木见此蹊跷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认为在增城附近一定有一支非常强大的敌军存在,作出了一个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决定,他决定全军撤离增城,向广州方向撤退,与东路军总部会合,避免全军覆没的厄运。

孙大雄得到增城联军准备撤退的消息,欣喜若狂,集合所有兵力在其西撤的必经之地——中琅村设伏。孙大雄首先强行把中琅村所有村民驱赶到四里外的山上,然后让第51团第一营分散埋伏在村民的屋里、屋檐上或是瓦顶上;第二营埋伏在中琅村的左右两侧,正面伏击增城之敌;第三营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由营长率领在中琅村道路的正前方阻住敌军,一部分由营教导员带领待敌军进入第二营的伏击地带后,从侧翼出现堵住敌军的后路。这个伏击方案的目的就是为了驱赶敌军进入中琅村中,由早已埋伏好的第一营从内部打击敌军,而另两营则在外围合围敌人,这样第51团里外配合将会狠狠的打击敌人。为什么采取这一方案主要是考虑伏击与自己相同数量的敌军部队,根本不可能合围全歼敌军的,只能利用特定的地理地势条件才能达到合围效果。

增城出来的联军很谨慎,分成三个梯队,间隔几百米分次前进。孙大雄为此很伤脑筋,没有办法,他临时调整第二营的设伏阵地,无奈地把伏击线延长了许多;又令第三营正面阻击的部队向后再撤退几里路,尽量张大这个伏击的口袋。尽管现在这个口袋漏洞百出,几欲胀开,可孙大雄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确保大部分敌军进入这个口袋,至于能不能在第一波伏击中就重创敌军,他已不抱什么幻想。他起初的想法也未期望能一击歼灭敌军,外围设伏的部队第二营第三营主要是起敲山震虎的作用——驱赶联军部队进入中琅村。只要能使增城之敌听到枪声后成惊弓之鸟,退入中琅村中就达到了预期目标。

西班牙上校库木命令增城出来的联军缓慢逼近中琅村。对于上校库木弃先前的八百多名联军不顾,独自撤退,联军中的士兵有很大意见,为此还发生了过激的枪击行为,是库木上校派出部队镇压那些激进的联军士兵,又加上耐心地说服后,士兵们才同意撤退的。必竟几次派出的不管是多或是少的部队都是杳无音信,这是不争的事实,大家都意识到了自身处境的危险。

到了中琅村,库木命令所有的部队停下。中琅村的地形有点奇特,他的两头都是连绵的小山丘,上面长满的杂草,密密麻麻。他命第一梯队试探性地通过,待他们平安无事地通过后,中间的梯队才慢慢启动,就在第二梯队快走出前面的小山丘时,还是平安无事,库木才放心大胆与第三梯队进入中琅村地带。

见没有出什么意外,库木还在怪自己是不是过于小心了时,中琅村后面的几个小山丘被第三营的一部分士兵从侧翼出现,彻底封堵死了。紧接着,前面联军认为是安全的地方却响起无数的枪声。走到前头的联军第一梯队倒下大半,赶紧向后退却。库木上校想破头也不明白:“自己如此小心了怎么还是中埋伏了呢?”他心里有点恼怒,但仍不忘四处观察周边的环境。“部队不能傻呆在两侧山丘中间白白的挨打啊!目前只有处于两片山丘间的中琅村最安全,而且那里有许多民房可以作掩护。”他心里思量,于是命令所有的部队向中间的山村退去,并组织防御阵地。如果这时联军不是习惯性地收拢部队,而是拼命向前冲或是四散逃开,也就不会遭受到后来那么惨重的损失了。尽竟,前面阻击的人民军太过薄弱,而且两侧设伏的部队也拉得太长,杀伤力有限得很。

“肥肉送上门了,大家准备好!”隐蔽在村中的第一营士兵们兴奋地相互传递口令。

凌乱退入中琅村的联军大呼小叫地准备建立防御阵地,很慌乱。随着一声干脆的口令“打!”,从中琅村的天上、地下、屋里、屋外,过道、谷坪到处都有子弹射出。联军摸不清情况,分不清方向,东跑也遭打,西跑也挨打,一些士兵索性躺在地上装死了。

在中琅村外面的第51团的第二营和第三营听到中琅村中传来的枪声,除留下部分士兵防御外围外,大多数士兵迅速地从两片山丘中冲下来,合围住中琅村,并相互掩护着冲入中琅村中。第51团里应外合,很快瓦解了联军一千多人的抵抗,打扫战场后,孙大雄率领部队迅速撤离战场。

在欧美联军加紧进攻广州城的这一段时间里,人民军第51团在新任团长孙大雄的率领下,取得很大的胜利,有效地打击了欧美联军的嚣张气焰,从一定程度上拖住了其进攻广州城的步子,但这一切并不能从根本上动摇欧美联军的战略意图,改变不了广州城被占领的事实,必竟人民军第51团人数只有二千人不到,规模有限,又岂能撼动几万大军的欧美联军的攻城部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