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生涯 乱世 第五节 决战杨村(下)

潮汐人家 收藏 13 52
导读:戎马生涯 乱世 第五节 决战杨村(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8/


爆炸声因为弹药的原因而渐渐稀落下来,在大摆渡口一带,几间民房在大火中被烧成了废墟,排出的滚滚浓烟加上炮火激起的尘土遮天蔽日,人在里面很难辨认东西南北,难闻而刺激的的烟尘呛得人张大了嘴使劲地咳嗽,被浓烟包围的段方士兵不得不解开领扣,把脑袋像乌龟一样所在脖子里。看来很难再坚持下去了,刚才还在拼死厮杀的士兵们,已经完全不听当官的指挥,闭着眼只顾着朝来的方向跑,然后找个地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陈本福看到了这里,终于松了口气,只见他把望远镜放了下来,卷起袖口将额头上的汗擦去,使劲地扯了扯领口,提着枪折返回藏弹药补给的临时营地。原来陈本福他们一班人正为没有输够弹药而懊恼不已,敌人可能会集中力量,再一次猛扑过来,这样我方就很被动了。显然这些担心已称多余,不过对岸还有部分残敌,还不可大意轻敌。

天很快的就黑了下来,陈本福回到临时营地,准备休息一会儿松懈一下紧绷的神经,顺便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忽然听到一声:“报告,前敌指挥部宋参谋长到!”陈本福眼前一亮,猛地站起身,整了整衣领,把手一扬,道:“走,快请他进来!”说完,直奔营地驻扎的路口。

卫兵提着一盏军用马灯,有节奏的一摇一摆如同钟摆,马灯昏黄的灯芯禁不住晚风,不时发出灯芯花炸开的声音,照不了多远。走了十几步,陈本福看见几个米黄色的身影在远处徘徊,赶忙三步并作两步,双手早已迎了过去,使劲的握着对方,还不忘来了个军礼。

原来,到后勤排驻地的是前敌指挥部的宋参谋长,四川人。读书人出身,一副金丝镶边眼镜架在鼻子上,满身书卷气。我爷爷在读书人面前有点自卑起来,“汇报”起工作来也有点结结巴巴的。几个人回到临时营地,宋参谋长查验了一下后勤物资的伪装,微微满意地点了点头,向随从秘书示意记录了什么,然后对陈本福说:“陈兄弟辛苦了!”

陈本福知道有“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说法,没想到“第一把火”就把宋参谋长给请来了,又得到他的肯定,自然有些飘飘然起来。

宋参谋长接着说:“刚才想必兄弟们看到了,我们虽然打退了段祺瑞部队的轮番进攻,但是前线粮食弹药均已告急,部队伤亡越来越严重。另外还有消息日本人正开出一支护路队,准备增援段祺瑞,预计今晚子时就会赶到杨村,前线形势越来越危急。。。”

陈本福心里猛地一紧,宋参谋长所讲的和他刚才用望远镜观察到的情况完全相反。这下麻烦大了,他思忖道。

“前敌指挥部命我等要严防死守,防止敌人偷袭我们的后勤补给,必要时你们可以妥善转移。 ”

陈本福听到了“转移”两个字,这“转移”不就是逃跑么,我们怎可能还没打仗就逃跑呢?想到这,他正要拒绝。

宋参谋长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制止道:“是这样的,我们准备来个围点打援。”

“围点打援?”

老陈这是更糊涂了,看来书读少了就是不中,以前在家里只是看过几遍《三国演义》之类的打仗的书,清楚地记得蜀国的孔明宰相曾经用“木牛流马”的古代高科技运输手段打败过魏国的司马懿,而且很多场战役就是因为粮草被烧、被劫才全盘皆输影响整个大局的。然而这里。。。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宋参谋长笑了笑,耐心地讲解了一番。

过了一会儿,老陈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深深佩服这位读过书的军人,这是在他认识吴佩孚之前对他的手下亲信的初步认识,其实吴佩孚是个真正的儒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待送走宋参谋长之后,陈本福命令清点完毕,就带领后勤排马上向涿州松林店转移。大家正在不解为什么转移到别的地方,不过也没有谁敢问,服从是军人的天职。

经过一昼夜的行军,终于在第二天凌晨,后勤排一行人准时抵达松林店,这杨村虽是双方争夺的焦点,但是敌人的边防军司令部却设在远在几十里外的松林店。原来,吴佩孚将军接到情报,获悉段祺瑞的边防军老巢不在杨村,就心生一计,决定乘敌人兵力合围杨村,后方空虚之际,直扑老巢松林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哪怕再笨的中国人都是会懂的。

后勤排按照宋参谋长的指令和驻扎在松林店的友军对上了口令,顺利抵达吴佩孚亲自坐镇的松林店,遂开始秘密的军事打击准备。

在松林店,我爷爷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大人物”---吴佩孚。中国近代史上不乏书生领军大获成功的例子,清朝湖南省的曾国藩是一个,李鸿章是一个,无疑,这吴佩孚也算其一。后来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的董必武是这样评价他的,“吴佩孚虽然也是一个军阀,但有两点却和其他的军阀截然不同,第一,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是关、岳,他在失败时,也不出洋,不居租界自失。……他在失势时还能自践前言,这是许多人都称道他的事实。第二,吴氏做官数十年,统治过几省的地盘,带领过几十万大兵,他没有私蓄,也没置田产,有清廉名,比较他同时的那些军阀腰缠千百万,总算难能可贵。”美国史学家费正清干脆称吴为“学者军阀”。但是,受五四运动的影响,当时的中国人最看好吴佩孚的是他在湖南做军阀时候的“四不主义” ,即“不做督军,不住租界,不结交外国人,不举外债。”并坚守终身。。。

且说这战场形势真是千变万化,16日四更时分,接到杨村来电,大队的日本援兵赶到,敌人已经快占领杨村,要求松林店方面赶快端掉段祺瑞司令部。

事不宜迟,抓住战机就是抓住胜利。五更时分,“学者军阀”吴佩孚再也按耐不住了,终于下令进攻,对敌人边防司令部进行突然打击。

睡梦中的段军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杨村胜利在望之时,却远在几十里外的松林店被生擒。这,终于打乱了敌人的战略部署。

偷袭成功后,吴佩孚率领直军占领涿州并向长辛店追击。这长辛店也是通往北京的必经之路,北京主要水系永定河也流经这里。17日,奉军张作霖也大军压境,作为直军的后盾。19日,留守在北京总统府的段祺瑞被迫辞职,直、奉两系军阀遂控制了北京政权。日本人见段祺瑞是扶不起的阿斗,就只好抛弃了他,转而支持张作霖。。。于是,我爷爷几经周折,在北京逍遥了一阵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