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四部 萧墙之祸 第三章

一木人 收藏 3 1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一个城市,每天都有一些东西在消失,也有一些东西在成长。李岩和王华北走完了老街,又回头看了一眼。夜色中的老街,浓重得像一幅泼墨山水。他想,过不了多久,他就要以另一种身份,再次来到这老街,成为它的最后的送行者。老街无言,但李岩心里的留恋,还是不断地弥漫了开来。他走到江堤上,江风吹着,远处船家的灯火,照着江水。江水因之更加浩淼,更加旷阔了。

李岩和王华北虽然好象是漫无过际地东游西走,但走着十分钟后李岩就发现武警的车跟了上来,他非常欣赏这个武警中尉但他没告诉王华北。

“弟弟,告诉你件事,可能年底我就到政务院去了,你应该有个思想准备,是回京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姐,我是这么想的,就算你进政务院了,可你也得有个四梁八柱呀,要不谁来执行你的政令,谁来做你的实验田呢?所以我想,将这个办公室想方设法搞成第二个财政部,这样北方地区就会唯你是尊。然后再想办法,将官吏换成我们的人,到那时这个办公室就可以不存在了,你看呢,姐?”

“你的观点很新,我得回去同老爷子商量一下,”王华北自己拿不定主意。

“姐,你看这么大一片卖装璜材料的地方了吧,我上次来就听说马上要动迁了,这么大的地方既没有挂牌出售,也没有市政规划,据说开发商是个女人,叫朱焕芳,新东方建筑装璜市场总裁,三十多岁。姐,京官中的少妇有这个人吗?还是别人北上淘金来了?”李岩向王华北学了魏总说的事,“没有谁来北方呀,北方的财税收入是有数的,海岸线码头更是有数。这片地按700一平最少得十个亿,可我没听说北方有这么大的工程项目呀,”王华北回忆思索着。

“姐,咱家资金出入银行间不用监管,那象这么大的项目,咱家咋没登记呢?”李岩查了项目司重大项目登记单并没有这样的工程。“笨呀,弟弟,他们可以将项目拆成十份、二十份、三十份,甚至变成千份,只要牵头人不变,就还是一个单子。小弟你不知道,现在所有的王孙显贵们都有几个空壳公司,专门接国有重点工程,然后转包,从中获利。现在国家机器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个人牟利的工具,这就叫猫有猫道狗有狗道。弟弟你还得历练历练,最起码脾气得改一改,不能想什么说什么,要讲原则,但更要讲策略,毛主席早就讲过,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要做政治家,就要讲点政治智慧。”

“象你拿出的那几个案子,国安、纪检、审计一杆子到位,一个都不缺。人盯人,谁死谁偿命。老爷子看着,政治局三常委天天问,现在已经纠出十九个厅、十个省、三个部以上的官了。告诉你吧,关口都封了,三百多亿,就这几个破官,借他们个胆也不敢呀。老爷子想起你的话,从长白山调来一批森警来看管,所有人不管好坏,只要进了大墙就都不穿衣服,一律坦诚相见嘛,让贪官们彻底失去尊严,”王华北向李岩学着案情进展。

“姐,发现好东东了吗?”“东东?什么东东?”王华北没弄明白,“就是俺的枪呀,”李岩挑白了,“哎呀,弟弟,你坏死了。姐姐能去那地方吗?再说姐有了你,今生足矣!”王华北真情流露,“姐,逗你玩呢,太晚了,咱们回吧?”

“行,弟弟,你说今天我怎么不困昵?”王华北有点亢奋,李岩忙一摸王华北额头:还好,不太热,然后向远处一招手,沙漠王风一样地到了近前。“中尉,主任有点发烧,赶快回去。”中尉一听吓一跳,也伸手摸了一下王华北的额头,然后喘口气,“李主任,王主任着凉了,回去再说吧,”车象箭一般回到了办公室。

车一过来,贾永财就从楼里窜了出来,打开车门,李岩连忙下车扶下王华北,“李主任,用不用给王主任请医生?”中尉请示道。

李岩他们才走了几步,他就感觉不对劲了!咦,哪来的一股香味?淡淡的,沁人肺脾,但不那么腻人,而且又是那么撩人------“噢,等一会儿再说,谁来了?”李岩有种感觉有人来过,但他不敢太肯定,所以才问。“没有人来呀,吴队长和张翔一出门,我就站在门口往外看,没人进来呀,”贾永财说没看见,不等于没人来。

李岩以前是从来不用化妆品的,后来跟老乞丐学捕鼠时就更不用了,因为老鼠的嗅觉特别灵,二三十米它能闻到人身上的汗味。李岩现在还能分辨出各种花香、草香,这些都是老乞丐教他的。王华北就用纯花汁护肤,宁儿现在也是,但李岩一进走廊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夜来香味道,李岩脑子猛然闪过一个念头,“你们俩个守护王主任,中尉跟我上,”说着李岩已经上了七八节楼梯了。

俩人迅速登上四楼,“中尉五楼”李岩说着自己冲向自己的办公室,拉开房门余香犹在,笔记本电脑己被打开,正在运行尚未关闭,而且边上还插了个移动U盘,看来是刚才是有人要下载里面的东西,但没来得及拿走。李岩还真感谢石头,他将笔记本电脑设了开机密码,文件夹得放音乐才能打开,试想那有贼偷东西放音乐的。“李主任怎么样?”中尉跑了进来。

“没什么,他没得手,你发现什么没有?”李岩问中尉。“一个人影,速度太快了,跑到纪委院里去了,武警和省厅的人已经赶去了。”“什么?从五楼跳下去了?”李岩一听吓一跳,身子一晃,他悔恨自己,刚才多玄呀,要是正面碰上,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呢,后怕呀。

按照中尉的描述,这个盗贼速度不比刘翔差。从省厅和省纪委的监控录像来看,这个盗贼是从楼后雨漏爬上来的,被发现后所跑的路线基本上都躲过了监控,证明此人非常熟悉环境,最后被墙外一辆没有牌照的出租车接走后,向火车站驶去。现已找到了该车司机,他是被绑在后备厢里,说是被一女子打昏的。从红外及人体物理角度分析,进入国家北方项目资产审核管理办公室小楼的盗贼确定为女性。

不大一会儿松江省能来的官都来了,因为不看别人也得来看王华北呀,此刻大家都知道他老爹正在发动一场整肃运动,来露露面表示下友好,千万别被误伤了。

有如此身手的盗贼光顾政府部门,应该在松江省算是第一次,可盗贼光顾的刚刚成立不到一星期的国家北方项目资产审核管理办公室李主任的办公室。“究竟盗贼想找什么?”大家都想知道答案,“这几天晚上,我和王主任一直再研究北方三省一区的资金分配方案和投资范围的比例及金额,这些东西对股票、期货、资产买卖、房地产交易会有一些影响,但也不至于这样呀。”李岩的话一般人来讲都认为盗贼想偷的就是这些东西,但只有几个人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

领导们都走后,李岩的办公室里就剩下了王华北和省公安厅总值班员尚武副厅长、及刑事侦察局长纪尚兵,还有省武警总队长肖翔。“王主任,您是中央委员,怎么没有警卫员呢?”尚副厅长很纳闷,“我们又不是特殊性行业,在京的中央委员,经贸口、民情类、四副二高往下都没有警卫,不向省里。”其实王华北自己有,他老爹给她选的秘书里就有几个好手,但她为了方便和李岩在一起,就让秘书回宾馆了。

“李主任请原谅,职责所在不得不问,这屋里现在没有外人,我想知道李主任凭什么断定办公室来了人呢?”省公安厅刑事侦察局长纪尚兵提出了疑问,因为李岩的职务特殊,所以不能让一般干警来调查。“纪局长,是这样的,我不喜欢化妆品,但我喜欢花香、尤其是花草的原味香,因此对香水及化妆品的香味特敏感。所以一进办公室门我就味到了一味夜来香的味道,因为越高档的化妆品,其原香料越纯,在空气中留存的时间越长,尚副厅长还记得我在110指挥中心说的话吗?”省公安厅总值班员尚武副厅长及刑事侦察局长纪尚兵听完后都伸出了大拇指。

“王主任、李主任,谭燕你们认识吧?她被杀了。”尚副厅长的话一说出来,李岩的心一紧,看了王华北一眼然后点点头。“半小时前我刚接到部里急令,让派人保护你们的安全,这不没等我布置,结果已经出事了,”说着拿出张纸来。

这时王华北的秘书敲门进来,递给她一部手机。“爹,我俩没事,肖家翔弟在我身边,还有松江省公安厅尚武副厅长、刑事侦察局长纪尚兵也在,没什么大事,放心吧,明天我就回京。”说着王华北就将手机交给了秘书。

“王主任、李主任,谭燕死前曾受过酷刑,死的很惨。凶手象是在查问什么。”尚副厅长介绍道,“可这跟王主任和我有什么关系呀?”李岩很纳闷,“人死了如果不是执法机关干的,怎么知道对方在查找我们?”“李主任,您看看通报就知道了,”尚副厅长将那张纸递给李岩。

李岩和王华北一看,上面是这样写的。案情通报:5月14日,燕京景山局属福地派出所辖区,怡情花园小区7栋甲1513室发生特大入室杀人案,死者为女性户主,26岁,国家经计委项目司秘书。被害人生前曾被拨掉十个指甲,身上有数十处烟头火烧伤痕等。手段及其残忍,从现场分析研究断定,凶手是在逼供一些事情。另该被害人的办公室也被人非法闯入,同时被闯入的还有经计委主任王华北的办公室,项目司原副司长李岩的办公室,望你们接到通报后立即对上述二人保护起来。

“这简直是极不负责,既然发现对方的下一步行动,应以电话最快通知到位,发什么明传电文?显他有文化,还是拖延时间?配合凶手下一步行动?”李岩急了,肖翔也同意这个观点。“宁宁。”李猛然想起来赵宁,如果凶手对她下了手,宁儿可是一点防备也没有呀。

李岩的话提醒了肖翔和王华北,肖翔迅速打电话给总队值班室,命令他们立即同渤海省武警总队值班室取得联系,同时通知那两名军医寸步不离。可是李岩都怎么也同赵宁联系不上,急的直转磨磨。这时总队值班员也回了话,两名军医根本联系不上。这还了得,王华北马上就给他爹打电话,告诉他宁儿及两名陪护军医在宁都市失踪了。

渤海省武警总队五支队、及武警住宁都的一支队和驻宁都的北方军区总部直属部队,都在接到发自军委的紧急命令后,将宁都围了个水泄不通,并马上开始加紧搜查起来。同时宁都电台、电视台向全市人民播报了《崛起的北方》大型文艺汇演出的总制作、总策划、总导演及两名军医、两名保卫干事被人绑架了的消息,请广大市民提供线索。

绑架政府的总制作、总策划、总导演及两名军医、两名保卫干事,惊天动地啊!一般人,只要不是脑袋被枪子打过的,就绝对不会犯这种毛病!那,只有最坏的一个可能。虽然不愿这样想,却不得不这样想!这只能说某些人,已经动起黑手来了。李岩的拳头是捏得更紧了。现在,不止是赵宁,很有可能就是自己都处于危险之中。

刚刚还沉浸在幸福和协气氛中的宁都人民,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这也太乱了,这么好的人你绑架她干吗。于是老百姓又自发地走向街头,开始蹲坑守候。渤海省公安厅为此又特从其它地市调集警力,在宁都市外又布下了个大网。

要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在一切都毫无线索之时,几个举报电话打进了临时公布的武警和军队接待电话,并没有打给110。接到电话后,武警和部队的领导都紧锁眉头,如果是真的,那将是一场残酷的政治斗争;如果不是,那么就是有人想制适混乱,因为那个被举报的地点是宁都市国安局,难怪翻遍宁都没有找到目标。

这场突如其来的全城大搜捕,可以说是收获不小呀,不仅查获赌博、卖淫窝点三百多个,抓获在逃嫌疑犯四十多人,贩、吸毒犯三百多人。缴获大量赌资及赌具、管制器械上千件,制式枪支二十多把。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参与行动的武警五支队特勤中队和部队特种分队已经悄悄撤出了搜捕行动,而是秘密地将宁都市国安局包围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