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六节:血红色的明天(4)

醉长生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但是总督阁下,在下认为……”

“不用多说,执行命令就是。你现在的任务是抓捕潜伏的叛军,兵力不够自己想办法。调动那里兵力的都可以,医院的不能抽调。国会大厦和这里发生的事情,对外严格封锁消息!”

“嗨。在下遵命。”藤田胜一郎也有自己的考虑。鬼冢廉介的命令是从全局出发,无疑是正确的。但作为特搜处处长,藤田胜一郎的专业就是抓捕反日分子和敌国特工,看事情是从细微处出发。但现在鬼冢总督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他说什么也没用了。国会大厦纵火,狮林公园守卫被杀,时间相隔不到一个小时,这绝不是巧合!只是为了引开我军的视线而已。大地帝国特工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还是谢南国吗?

“另外,藤田君,国会大厦被纵火一案,必须有人付上责任。既然横山已经受命警戒那里,又请命调走,这就是他的错误,我应该枪毙他。不过,看在横山也有不少功劳的情况下,我允许他用武士的方式向天皇谢罪,用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鬼冢廉介转身阴森的盯着藤田胜一郎,“如果再出现什么纰漏,藤田君,下一个就是你!”

“嗨!在下不敢疏忽!”藤田胜一郎全身冒冷汗,其实错误也不全在横山司。在国会大厦守了几天以后,见风平浪静,横山司向藤田胜一郎提出调回负责医院的警戒。藤田胜一郎到处搜捕抵抗分子和特工,忙得焦头烂额,无力每天守在医院里,也认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谢南国,也就同意了。同时命令国会大厦的新加坡军方,严密警戒,为防止冒充日军军官混入大厦,除了大厦本身的工作人员以外,任何人都必须交出佩枪,严格检查,进出登记。新加坡军打仗指不上,看守自身的军部大楼总没问题吧,藤田胜一郎这样想着,于是将横山司调回医院,死守待命。那知新加坡军如此无能,据审问俩个被打晕的档案管理员称,对方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就冲进去赤手空拳打死俩个警卫,盗走文件,临走放了几把大火还无人发觉?这样的能力,如果是六个人在一起呢?那能做出什么事来?藤田胜一郎绝不敢轻率视之,现在是替他背了责任,已然是死定了,他可不想步横山司的后尘。所以藤田胜一郎暗下决心,宁可不做,也不能再做错!

……

大雨终于下了下来,四月的新加坡刚刚进入雨季,暂时不会有绵绵的梅雨。今天的大雨也就是说明天是一个大晴天。

时间已是傍晚,房间里阴沉昏暗,闷热潮湿,怕人发现,也不能打开窗户和灯。熊无疾站在厚实的窗帘后,透过细细的缝隙看着笼罩在雨幕下的新加坡城。如果没有意外,这座饱受蹂躏的城市明天还要经历一场大乱。成功与否,等埋在国会大厦、狮林公园的炸弹在早上整整10点钟轰然爆炸之后就知道了。坐在大厅里擦试枪支,检查装备的五个海军陆战队员,个个面色凝重,都知道明天是九死一生的战斗。自己和他们,明天之后还能有几个人生还呢。或者,全部牺牲也是很有可能的。弟兄们,你们怪我吗?怪我一时冲动,还是继续执行这个行动吗?不,你们不会,因为你们是最勇敢、最忠诚的军人……

“熊少校。”宫琳轻铃般的语声打断了他的思索,手上端着色彩斑斓的两杯鸡尾酒,递过左手的一杯,“想喝一杯吗。”

“谢谢。”熊无疾伸手接过,在蒙古大草原上的生活让他无酒不欢,酒量也甚豪。高脚杯里的酒分白、蓝、红上中下三色,轻轻晃动,荡漾着一片迷离的光影。熊无疾喝了一大口,“这酒好烈。”咂咂嘴,“不过也挺好喝的。”一饮而尽。

“真的好喝吗。”宫琳微笑着浅抿。

“的确不错,就是烈了点。是你自己调的?”

“嗯。”

“你也喜欢喝酒啊。”

“只是想调剂一下情绪时才喝点。”宫琳长长的睫毛微闪,“有时候精神太紧张了,这能保证我的睡眠。”

“我明白,看来你现在也有点紧张了……”

宫琳怔了怔,笑道:“是啊,想着明天,谁不紧张呢,你呢,熊少校?”

“……是啊,明天,谁不紧张呢……,这酒有个名字吗?”

“没有想过起个什么名字,不过非要个称呼的话,你不妨叫它……新加坡。”

“新加坡?”熊无疾笑笑,“有什么说法?”

宫琳透过熊无疾身后窗帘的缝隙,看着这座城市,慢慢说道:“难道,你不觉得这座城市很美吗?但是,被日本人占领后,却充满着危险。”

看着宫琳的眼睛,那双眼眸清澈如水,点点幽怨中又充满了感伤。熊无疾不由得痴了,喃喃说道:“的确……很美。”

宫琳没觉察到他是看的什么,继续说道:“美丽,却又危险,和这酒不正好一样吗。所以我叫它做‘新加坡’。”半晌,未听见熊无疾说话,再一看,他正直钩钩的看着自己,脸上一红,道:“你在看什么?”

“哦,没什么,没什么。”熊无疾猛的醒神,“明天,炸弹一响,我们的命运就由不了自己了,不知你我还能不能象现在一样,喝喝酒,聊聊天。”

“能的,我们一定会成功,我们会回到国内一起再喝一杯庆功酒。”

“是吗,但愿如此……”熊无疾喃喃说道。

“你就这么没信心?现在的全盘计划可是你做出来的呢。”

“不,成功的信心有。”

“那……”

“我只是觉得,明天去参加园游会的人还有记者、服务生、妇女,可能还有孩子……炸弹一响,不知要死伤多少无辜,这太有违天和。”

宫琳怔怔的看着熊无疾,好长时间才嫣然一笑,“昨天在狮林公园里,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不,一点错觉而已。”宫琳叹道:“在特殊的时候,有些事情在所难免,我们不得不做,不要太挂怀了。”昨天见熊无疾命令割下那几个日本兵人头时,虽然她明知道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嫁祸给新加坡人民军,让他们有隙可乘。但熊无疾铁青的脸色还是给她留下一个残忍的印象,昨天那血腥的一幕,就连她身为一个见惯血肉模糊场面的外科医生都别转了脸不愿看。今天却听熊无疾说的这么几句话,才知道对他有所误会。他并不是一个残忍嗜杀之人,他身上远远还有许多军人不该有的慈悲心怀,但也正如自己所说的,‘在特殊的时候,有些事情在所难免,我们不得不做。’

其实熊无疾的确不喜欢杀人,他和白少虎不同。白少虎是追求战斗的刺激,渴望见到鲜血飞溅那一刹那的美丽,但不会杀无力抵抗的人。而熊无疾只要是必须要这么做,他可以不择任何残酷的手段去达到战术目的,没有必要,他不想伤害任何人。

正在擦剑的黄杰突然看见剑上还有一丝残留的血迹,一阵恶心猛从胃里翻出来,‘呃、呃’捂着嘴干呕,跳起来往洗手间冲去,一阵‘哗啦哗啦’冲水声后,脸色腊黄的慢慢回到沙发上坐下。周春拍拍他的肩,“还不能习惯吗?”

过了好一会,黄杰才慢慢答道:“有时候,我或许真会觉得,拿菜刀要比拿刺刀幸福多了……”

熊无疾听见这句话,默默的重复道:“有的时候拿菜刀的人,比拿刺刀的人要幸福得多……”

窗外的雨渐渐停了,乌黑的雨云慢慢散去,几颗闪亮的星星眨巴着眼睛挂在漆黑的夜空,预示着明天的好天气。“明天真的是个好天气吗?”熊无疾自言自语的问道,没有人回答,于是他自己答道:“明天,将是个血红色的明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