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3/


第六集




在空袭发生后,部分高级将领纷纷逃到台北总统府邸,一时间这里变成了备战司令部。


“各位,由于中共在台湾东南北的三面夹击,并成功迫使美国退兵,美国和日本已经抛弃我们了,就连驻守金门马岛的驻军都放弃抵抗了。”


“总统,我们台湾本岛虽然受到空袭,但我们的主力依旧在掩体后面,等待您的指示。”


“你认为我们还有机会出来吗,我们已经丧失了制空、制海权。”


“那就跟他们来巷战,要知道我们要比他们更熟悉我们自己的街道。他们要想完全占领台湾,就得派地面部队来,到时候他们的地面部队一和我们巷战交火,他们的空军就不敢贸然空袭了。”


“想法是不错,暂时就怎么办吧。”总统虽然这么说了,可他心里却在打鼓:要是实在保不住,就准备逃吧。



就在他们各自打者如意算盘的时候,高菲菲也正带着特战小分队一行人来到了屏东,就距城以北40里的地方驻扎了下来。


“马上联系小郑,让他转给参与攻击的各参战单位,目前台军正隐蔽在山脉东西两侧的掩体里面,暂时不要派地面部队,等摸清楚情况再通知,随时保持联系。”



“郑队,又收到高团来电,台军正隐蔽在山脉掩体中,让我们暂时不派地面部队。”


“回电,高雄台南嘉义三地已经被我海军陆战队控制,我已经拟定想上述三地派10万地面部队,沿台西铁路线向北运动,请随时发回最新情报。”



收到回电后,高菲菲继续和她的队员们向着台东方向进发。


“站住,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报番号。”


“我们是高雄警备独立大队的,高雄已经被共军占领了,我们奉命东撤。”


“操,跟着大官就是跑的快,让我们在这里当炮灰。”


“行了老兄,你就别抱怨了,反正我们上级已经跑了,都散了的了。”


“这附近有什么掩体吗,去躲避下吧。”


“你不知道嘛,就在山脚那头,有11个掩体入口。”


“那你们先去吧,我们还的继续往花莲赶。”


“霆少,记下他们刚说的地方。”




一路上好多流民在乞讨,“不会吧,这边也受到攻击了吗?”


“不知道,新近参战的威龙号航母编队好像是在台湾东部海域一代。”


“发电给小郑,通知他停止攻击。”


“是。”




“这些部队是往哪去的,去问下。”


“喂,你们往哪去啊。”


“南投,你们可是去花莲啊?”


“是啊。”


“不用去了,我们刚从那里撤出来,花莲已经被占领了。”


“那我们跟你们一起去南投。”


“那就你跟在后面吧。”


而事实上,花莲并未有军队登陆过,只是新近参战的威龙号航母编队实施了一次空袭而已了,他们就被吓跑了。



师部参谋部


“此次作战,本来是一次特种兵渗透作战,但是随着情况点的变化,我看是需要改变所有以前的部署了,致电军委,我部已经拟定召集济南、南京、广州三大军区及二炮集体协同作战会议,就目前特种小分队多次发回的电报来看,台军已经被压缩在台北、桃园、新竹、台中、南投等地。又有鉴与两岸乃同胞骨肉至亲,在积极备战的前提,我们可以提议与台湾和谈,希望可以达成和平统一。”



军委回电:同意。



“答应的倒是蛮爽快,也没什么限制,估计我们还可以放手大干一场。”


“岳参谋长,你不是打战打上瘾了吧。”


“那有打这个上瘾的,打日本猪才过瘾了,那次跟霆少一起打那个日本猪那才过瘾,可惜让他一个人背黑锅,嘿嘿,实在过意不去。”


“通知小郑,让他接管新参战的威龙号航母编队。密切注意台军动向,顺便发出谈判条件。”老岳狠狠的吸了口烟:“谈判条件如下:接受中央政府改编,同意一个中国。”


“要狠狠的压价,不给他们还价的机会。”


“岳参谋长,你这叫和谈?”


“以前给他们那么好的条件,他们不答应,现在我们已经控制大半台湾了,已经由不的他们了。”



“高团长,郑队来电,我军已经基本占领台湾以南部分,为打消他们抵抗的意志,准备实施心理战。”


“回电:我们将关闭通信,一切事由待抵达南投再另行通知。”


“既然已经停止攻击了,估计要进行谈判了。”霆少说道:“那我们的现在的任务就是去瓦解他们最后的那点抵抗意志。”


“我们好像没打过什么大战,结束的好象快了点。”


“要不是看着同胞份上,我们会更快的结束战斗,而且不用我们出手。”


“台军具体掩体工事在台东、屏东的已经都摸清楚了。看他们如此规模的集中在南投,估计那也有重要的工事。”


“我们现在的任务除了继续搜索那些工事外,还有2项,一个瓦解台军心理防线,二就是找到重要的军事战备仓库,毁掉它。”



“喂,前面就是南投了,我们先去城南的山体工事,你们自己去找地方隐蔽吧。”

“多谢多谢拉。”



“城南有工事,记下。”


“我们先进城先。”




南投


这个在台湾中部的重要城市,现在没受到空袭过,但是其他地方的流民已经从四面八方涌了进来。街头随处看见的乞丐,除了乞丐还有随处可看到的眼光凌厉的便衣。



南投2号公寓


“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台独份子秦日美(亲日美,真够无耻的。)的住所,原名秦潢霖。”


“我们进去干掉他。”


“站住,你们不准进私人住所。”


“滚开,我们是受命警备厅特来带秦老去庇护。”


“秦部长有命,说他死也要死在台湾,绝不逃离。”


“那让我进入拜会下总不至于不给面子吧。”


“警备厅的?那个后生晚辈敢在老夫的地方撒野啊?”秦潢霖步履蹒跚的从里面的大门走了出来:“恕我眼拙,老夫不认识各位啊。”


“后学新调警备厅不久。”


“这样啊,那你们就进来吧。”




进入大厅


“诸位坐吧。”秦潢霖似乎又有了以前在国防大学演讲的劲头:“共军以演习为名,对我台湾突释冷箭,实在不是君子所位啊。诸位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知道你们是共军派来的,我也老了,台湾现在的局面已经不可挽回了。”


“你知道我们是谁?那你还让我们进来?”


“就我那个小警卫,他能挡的住你们,就算挡的了,他还能挡的住共军数十万的部队。还是别让他白白丢了小命”


“我们是不会随意伤害一个人的性命的,包括你。”


“鄙人以前是搞过台独,可是越到老了才发现,台独后我们只能是美国和日本的傀儡而已。与其让他们得去台湾,还不如让自家人得去。”


“依你老在军队中以前的威望,相信你可以做到让他们放弃抵抗。”


“当然,你们先随我来。”


就在他们穿越走廊的时候,突然地板向下列开,众人一并掉了进去。


“你们应该知道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啊......”那老东西被一根从下面扔上来的绳圈套着脖子就来了下去。


“快说,出口在什么地方,不然我就扭断你的脖子。”


“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你就扭吧。可惜你们要陪我一起死,哈哈,老夫赚够本了。”


“荭雪,你做什么呢。”


“上面是打开的,这样的高度我应该可以爬上去,你把绳子给我,我上去把绳子系好,拉你们上来。”


“好,注意上面是否安全。”


王荭雪不愧是攀岩高手啊,居然在这么溜滑的墙壁上爬了上去。


“看来还是小看你们了,不过你们还是跑不了的。”


“荭雪小心啊。”



就在荭雪爬上的时候,几个警卫从外面已经赶了进来。


“五对一,小妞,就乖乖的投降吧。”


“要我投降,打过先。”说着一个箭步过去,一拳,来人没来的及躲闪中了一下。


接着一个腾空越起,侧闪身一踢,那人就飞起撞到墙上。


“怎么样,一起上还是?”


刚转个身来,那四个早跑的没影了:“......”


“荭雪,没事吧。”


“没事了,他们都跑了。我这就拉你们上来。”


一个个顺着绳子就上来了。


“拉我上去啊,我不想死啊。”


“不管他,把盖子盖上。”


“我们现在去城中制高点,放广播。”


“就这么办。”


“南投的台湾同胞们,现在我们人民解放军已经占领了高雄、嘉义、台南,随时可以拿下整个台湾,但是本着人道主义考虑,我们放弃了继续空袭和登陆作战,只要你们放弃抵抗,我们可以通过和谈来解决两岸问题。”


广播录制好了以后,就放在那里播放。


究竟这个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呢?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继续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