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5/



王世虎和卢局长同时接到上级情报部门电传到的罪犯嫌疑人资料。

四名罪犯中的首犯叫魏伟,卫星接受的资料照片有些模糊,但仍能清楚地看到他生着一脸的络腮胡子,他早年曾在南美洲当过雇佣军,有丰富的丛林作战经验,另外三人擅长搏击和跆拳道。四名罪犯均有杀人和贩毒的前科,被公安部门明令通缉的重大嫌疑人,上级情报部门经过调查,发现此起枪案的受害人是某黑社会团伙的重要头目,枪案的背景错综复杂,怀疑和两个黑社会团伙之间的恩怨有关,不排除买凶杀人的可能。

王世虎立刻命令参谋将罪犯的资料电传给段辉和韩雪。

参谋刚和韩雪接通联系,就听到耳脉中传来一阵枪声。韩雪反馈报告,“我们正在潜伏中,罪犯的疑心很重,在向周围树木胡乱打枪。”

战歌趴在地面上,听到枪声,它一下子坐了起来,两只耳朵像被刀削过一般,直楞楞地竖起。

“卧!”白歌急忙挥了挥手,战歌只好乖乖卧倒。

枪声持续了一会就消失了,黑暗的丛林又归于沉寂。

一个小山坡,正面被隐藏的特警们包围得密不透风,后面,是绵长的国境线。

凌晨三点十五分,月亮渐渐沉下山坡,五辆越野车顺着崎岖的林路行驶到密林深处,一字列队排开,车头直对种满橡胶树的小山坡。韩雪轻轻挥手,赶走在耳边飞舞的蚊子,和邱鹰一前一后从大树后钻出,向王世虎和卢局长敬礼。

另一侧的树林内,段辉和莫少华跑步来到王世虎的面前,白歌留下指挥行动。

一队刑警和救护人员迅速借助车辆隐蔽。天空中发出阵阵螺旋桨转动的轰鸣声,两架武装侦察直升飞机打着明晃晃的探照灯,像两只巨大的萤火虫从西边盘旋而来。丛林中的特警和警犬们,纷纷睁圆了双眼,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天上,地下,织起一张无形的网,特警,警犬,组成一支锐利的剑。

“绝不能让罪犯逃出国境线。”首长们下了决心。

卢局长拿起高音脉冲喇叭,向后摇摇手,顿时,五辆越野车的氦光灯齐射,配合直升飞机的探照灯,将整个小土坡映得分毫毕现,却不见一个罪犯的影子。“难道他们已经越过边境?”卢局长站在一块略高的草地上,拿起喇叭对着山坡喊:

“对面山坡上的人听着,我是公安局长,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突然,卢局长的喇叭在手中炸开了花,一股烧焦了的塑料味道弥漫开来。

“狙击手!”这三个字在王世虎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一个前扑,将卢局长按倒在草地上。

还没等王世虎喊“卧倒”,突然“啊!”的一声,第二颗7.62毫米子弹飞快地打在卢局长身后的一名刑警的肩膀上,刑警应声倒地,两名医护人员迅速将他抬到安全地带进行急救。

“关灯!”王世虎大喊。所有车灯瞬间熄灭了。

卢局长趴在地愤怒地说,“参谋长,下命令进攻吧,罪犯太嚣张了!”

王世虎没有说话,心里暗暗吃惊,罪犯枪法之准,利用地形地物隐蔽的老练程度,都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对面山坡上黑漆漆的,两次开枪,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和火光。

罪犯一定在枪口上装了消音器和消光器,还会有红外线瞄准镜。

他隐隐感觉这次碰到了一块难啃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