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008-1009

中悦 收藏 4 23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008-100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008


解放军开辟基垄空降场的机群也轰炸了日军坦克群,在第一炮兵军第一师师长喊“老子的天下第一师打光了!”之时,中岳岛号的主炮故障也越发严重,空军轰炸机群的及时出现,填补了我军地对地和舰对地火力间歇的空白。中型轰炸机挂载了20枚8吨重的大炸弹,12枚钻地弹可靠开辟了空降场,把卫星定位图标出的可能的地下大型工事都翻到地表呼吸新鲜空气,其实这6个目标里只有1个是真的,里面1个连的台独汉奸军和刚下去的几个鬼子军官都被翻出地表甚至翻到半空呼吸新鲜空气了。扔到日军坦克群头上的滑翔制导炸弹里落地爆炸的只有5枚,其余被鬼子的地面防空弹炮拦截了。不过,这5枚弹里除了3枚常规的等效10吨TNT高爆炸弹以外,还有2枚是代号为“吴齐二号”的特种炸弹,这是临时换装加演的节目。


怪人吴老奇的本名是吴齐,得名于他的高知父母的家乡分属于春秋时的吴国和齐国,吴齐的博士研究生读到一半,突然退学“经商”去了,除了证明他不在乎博士头衔以外,剩下的都是亲朋好友的一片劝诫指责。吴齐弃学经商十年,除了一身债务以外似乎一无所获,人也穷愁潦倒日子不像过的,家产变卖典当光了,向亲戚朋友借钱已经借遍,不还,无法再张嘴借了,身边只剩妻子还在支持鼓励他,以微薄工资支撑家用,不过老丈人可不支持,盖因吴齐已向老丈人借钱三次计达50万元,老丈人是最后一个最后一次借钱给他的。当老丈人第三次借款支撑的那次实验又失败后,吴齐恹恹地卧病在床,闷热的小屋里,瘦骨棱棱地瞪着大黑眼框望着天花板。

小女儿要交学费了,限期已到,吴齐爬起来背着老婆偷偷卖了一次血。祸不单行,某医院血库发现某型血液传播污染,事发,要对近期内所有献血者复查一遍,复查时吴齐与护士大吵,非说人家没用一次性针片,护士当他面打开针片盒子签封,他又无论如何不肯验血了,被院方叫来警察强制他验了血,1周后结果出来当然是没事,可吴齐被请进了局子。

坐在桌子对面的一位年轻公安正在数落吴齐:“…不是为医院的事,我们也知道你没什么问题,不过你成天疯疯癫癫的总出事,反应的人多了,我们攒一堆总得找你来问问,你说是吧,前年那个隧道施工单位到法院告你那什么声波掘进法总试不成,石头震不松倒把人家设备震坏了,造成损失要你赔,你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还是我们和街道出面帮你了的吧,可你街坊邻居总说你那里半夜发出蚊子似的噪声,蚊子死了没有不知道,人快让你吵死了,还有人向我们反应注意你到处找人借钱,借完不还,也是有的吧,现在假科技骗钱的很多,你要注意影响了,总是疯疯癫癫不正经过日子对你家庭也不好,街道作你工作都给你顶了,今天找你谈话…”

“咚!” 吴齐把一个饭盒大小的金属盒子墩在公安的桌子上,按下一个钮。过了一会,也没什么动静,公安皱皱眉,挥挥手让吴齐回去。吴齐走后不久,年轻公安发现桌子上的电话打不出去了,接着隔壁财务室的大姐出来在走廊上拦住局长,说计算器坏了,2加2怎么等于5了,财务的一套设备都太旧了,该换了,局长笑嘻嘻地说,经费紧张,节约闹革命吧,2+2等于5怎么了,两对新婚夫妇一对生孩子了一对没生,不就等于5了。年轻公安在专业上倒也不是草包,出去拦住了局长。转天吴齐又被请进局子,这回他一声也不吭,晚上也就留宿在局子里了。

3天后,局长在部队的老连长打电话给他:“…你小子和个疯子置什么气? 放了!”

吴齐回家后的转天,李中岳走进那间闷闷的小屋,与吴齐长谈了一下午加一晚上。临走留下一张500万人民币的现金支票,要吴齐还清债务,买套房子,留够钱安顿好家庭,一个月后去船上报到。吴齐先是一把抓过去贴身收好,后来又追到院子里要把支票塞还李中岳,说既是为国家服务,自己人可以去,家里的困难自己想办法能克服,李中岳伸出大手握住吴齐瘦骨棱棱的肩膀说:“你凭真本事作人,这点钱还体现不了你的价值。到船上把东西做出来证明吧!”

五年过去了。吴齐在中岳岛上被大家称作“吴老奇”,成为中岳集团的科技八大金刚之一,以他名字命名的吴齐一号弹刚才有一发打进中绳钵型山岩壁,固体传播次声波让美陆战一师师部六百余人全数躺倒在地。吴齐三号即将完成尚未实验。吴齐二号只造了五枚,1枚做了实验,实验后两枚被送到大陆交给空军。不过只有两枚,部队试不敢试,用不敢用。 今天的仗打到这里,已是满头白发的吴齐一把抓住李中岳的胳膊:“董事长,你,你和空军说说,你看啊,我头发都白了,就熬到这么一次机会,你就,你就让我拿小鬼子试试吧!”


轰炸机大队大队长在起飞前受领紧急任务要拿小鬼子实验一下这两枚神秘炸弹。此刻机群飞临基垄日军装甲群8000米上空,大队长满含对献身于国防科技事业的科学家的敬意,命令:“把吴齐二号投下去!”



1009


两枚吴齐二号次声炸弹从高空投了下去,落地后一枚不知什么原因没响,另一枚响了,不过声音低到几不可闻。说几不可闻也不确切,听到这个声音的人同时也已失去听觉、失去感觉,失去意识,甚至一命归西了。 大型次声弹内部的一种慢燃火药棒燃烧产生巨量的高压气体,高压气体被引导受控通过一个振荡器,像吹低音号一样吹响了一个变容共鸣腔,发出从3赫兹到高频率的频率来回震荡的次声波-声波,经大地比空气传播效率高百倍以上的固体传播,传到附近所有机动车辆和站立在地面的士兵,声波并不能与每一个目标的特定组织准确谐振,但是频率来回变动的声波就依次经过日军士兵内脏组织和中枢神经、大脑的每一个谐振频率发生次声共振,轻则震荡昏迷重则内脏组织破裂,这些武装到牙齿的侵略者或伤或亡纷纷丧失了战斗力,来回变动的声波也与车辆运行中的机件的固有谐振频率发生共振造成数十倍于机械额定负荷的共振负荷,造成机件断裂和破坏。这颗重型地传次声弹落在日军装甲群的一角,仍把半径3千米内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员杀伤车辆破坏,近千鬼子或伤或亡,上百辆各型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等作战车辆损坏,其中有20多辆是金刚级重型坦克。

那3枚10吨TNT炸弹也不是吃素的,每一发都把附近一两个平方公里内的东西扫光,其中一枚物超所值炸飞了鬼子一个联队部,其它的250公斤级炸弹扔的就比较多了,轰炸机群为了自身安全使用高空面积轰炸,炸弹的简易滑翔制导机构做得并不讲究,对装甲车辆的杀伤力本来有限,不过炸弹还是够大了,250公斤级即便落得不准,对日军匆忙隐蔽的一个步兵旅团还是造成了一定的打击。 解放军这个混编飞行团飞过去不久,中日两军装甲群前锋在莺歌溪谷地内僚村接触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