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5章危难之际 1

ZONGJIE 收藏 0 14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5章危难之际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孟雷在医院照料小娜两天,她强烈要求出院。于是孟雷陪伴小娜返回家乡。

曲华将小娜的物品送到医院。两人相处一回,已经建立起友谊,分别时,曲华再三嘱咐小娜,保重身体,尽快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刘海涛那边,我来做工作。”

“不用了,嫂子。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自己。”

曲华又和孟雷交谈了很久,提醒他一路上注意小娜的情绪变化,以防不测。

“回去后,暂时不要对她的母亲提起这件事。”

“嫂子,您放心吧。小娜我能照顾得好,回去后先让往我家里。我爱人以前是教师,哄小孩子有一套。她现在辞职经商有闲暇时间,正好陪她。”孟雷恨自己分身乏术,来之后还没见到我一面,只是通了几次电话。“让我最不放心的人是刘海涛。他对小娜的感情太深,这可是他的初恋。”

曲华断然说道“他是军人,应当承受得了这个打击。”

外面在下雨,城市被重重阴云笼罩。

孟雷到车站以后,发来一条短信:“涛哥,如果你承认自己是男人,就不要责怪谁。平时你若守在小娜左右,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可惜,你当了兵,身不由已。”

我正在教室内带着全班学习有关无人侦察校射机和特种干扰弹的知识。

传统的炮兵主要依靠侦察兵抵近前沿,设立观察点,利用肉眼、望远镜、炮队镜来获取目标信息。这种人工侦察手段受战场环境局限性,很危险,其可靠性也差,成为制约炮兵战斗力提升的“瓶颈”,而西方发达国家的军事力量早己实现信息化,所以我们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

无人侦察校射机用助推火箭发射,降落伞回收,无需跑道。ASN-206无人侦察机时速210公里,飞行高度6000米。最大续航时间为6小时。它可以突破前沿,全天候在敌方上空盘旋,覆盖距离50到150公里。通过机载的航空照片解析定位仪和电视摄像机,回传敌方火力部署实况,成为炮兵作战的“千里眼”,实现战场侦察无人化。地面控制系统和地勤保障系统全部车载化,机动性很强。除执行战场监视、目标定位、校正射击外,还可以完成边防巡逻,交通管制、森林防火等多种任务。

但无人侦察校射机成本昂贵、技术复杂、突防受限,对于军费相对低于发达国家的我军来说,也是一种奢侈品。

特种干扰弹主要对敌方电子设备实施干扰。

上级要求我们,一定要尽快熟练掌握无人侦察校射机的各项操作。对于军人来讲,我们追求的是精益求精。

孟雷他们乘坐的火车要检票了,他又打来电话。我匆匆离开教室,躲进卫生间。

小娜的手机一直没开,我也想不出任何安慰她的话。

“孟雷,拜托你,路上照顾好小娜,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我明白。小娜现在非常后悔,她被人骗了,但……”

小娜可能在那边阻止孟雷再讲下去。

我心乱如麻,故意装作镇静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孟雷,请转告小娜,我不怪她,那没有用。你们一路保重。”

十分钟后,我接到小娜的短信:“对不起。请忘记我!就象当初我们不曾相识。”

小娜的音容笑貌不断浮现在我眼前,就此一别,和她将形同陌路,我的心又在流血。

我冲出大楼,站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上,任凭雨水淋透身上的军服,就象没有知觉的木桩一样挺立。

战友们发现后,强行将我拖回教室。


接连两天,我一直在发高烧,全班战友轮流守护着我。

刘铁柱和马亮也先后来一班看过我。

“你从来都不感冒,怎么搞的?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刘铁柱问。

马亮说:“不知他又练什么功夫呢?大雨天跑到外边傻站着。野外生存不是这种方式吧。”

梁君打来病号饭,亲自喂我。后来,干脆让战友把我背到他的寝室去。

“二排长探家了,你住他的床。这里肃静,免得人多打扰你。”

“谢谢。”我有气无力地说。

“嗬,还挺客气的。”梁君把水和药摆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我要去一班,替你带着的弟兄们操练。等你好了,必须向我说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把手机交给梁君保管:“一切都结束了。”

第三天,我的身体基本恢复正常。冯志强从一班门口经过,看了我一眼,那种神情与以往不大一样。

“你们都到活动室去,刘海涛留下。”冯志强向战友们下着命令。

等人走后,冯志强关上门,坐到床上。“刘海涛,折腾够了没有,现在彻底好了吧?”

我迟疑一下,点点头。

“嗯,没事就好。这些天,你可耽误了不少工作,必须抓紧时间弥补。”

我立正喊道:“是!连长。”

“你也坐下。”连长又看了看紧闭的门。“刘海涛,我只听说你的家庭比较富裕,却没有料到,你在入伍之前就开着自己上百万的车出去玩。”

一定是小娜向曲华泄露的。“连长……”

冯志强挥手,示意我不要打断他。“我想象不出亿万家财究竟是个什么具体概念。以前,你为我女儿买这买那,我非常反感,误以为你是想通过金钱拉近我们之间的关系,谋求个人方便。到是你的嫂子真把你当成了好兄弟。她熟悉的兵不下二、三百个,唯独称赞你具备高尚的气质,却没有富贵的架子。但我没看出你有什么特别之处。”

任何情况下,我都保持强烈的自尊。“连长,钱财本来都是身外之物。军营里,大家凭的是个人的真实本领和能力。”

“我带过的兵,包括接触到的兵,还从来没有一个象你这样出身豪门的。恐怕我们团,我们师,整个军区都不会有。”

我郑重地说:“连长,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与入伍当兵无关的家庭背景,大家都是平等的身分。所以,请你为我保守秘密。”

冯志强望着我:“虽然我猜不透你投身军营的最初动机,但是,一年多以来,你的表现证明,不愧为一名合格军人。可感情上的事情,很容易摧毁人的意志。”

冯志强向我述说了他和曲华恋爱期间的一波三折。

“我也失恋过。和你嫂子结婚以前,有段日子,你嫂子曾因为我身陷军营,不能与她日夜相伴,不愿再理我。我当时心灰意冷,想干脆复员算了。可是,每当早晨听到起床的号声,看到战士们列队集合,等候我下达命令,军人的职责告诉我:即使心爱的人离开了,也是应该的。我们军人的使命,难道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亲爱的人生活得更幸福吗?”

我马上说:“连长,我明白。我仍然记着西藏阿里的战友们算过的那笔账,付出两年,赚回数十倍的平安。值!”

冯志志对我的回答表示满意。他站起来,用有力的拳头轻轻击打我的左肩窝。“好样的,刘海涛。现在离你退伍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希望你继续保持以往的作风。还有一次例行的大比武,估计在全师范围内展开。另外,连队要更换新装备,有个任务交给你完成,此较艰巨。”

身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满怀信心说:“连长,我从新兵连就跟着你,这么久了,你对我应该有全面的了解。我最喜欢具有挑战性的事情。”

通过这次谈话,我才知道,冯志强在军校时学的就是火炮相关专业,而且获得了硕士学位。我们营目前装备的榴弹炮属于牵引火炮,与自行火炮相比,存在机动性差、准备时间长的缺点。国产的自行火炮攻击速度快,战场应变能力强,技术不断革新,射程也在逐步的加大,是地面压制炮兵的未来发展方向。如此推测,我们所在部队的师转旅进程已接近收尾阶段,只待一声令下,我们即可变为旅属炮兵营或是其他编制的地炮部队。


星期天,马亮和我一道上街。我们都换上了便装,因为部队规定非公外出不允许士兵着装。本来也约了刘铁柱,但他没请下假来。

我到书店买了几本参考书。

“现在的书都是精装版太贵了。”马亮拿着一本厚书,爱不释手,叹息着说。“当然,你不在乎。”

“书店里出售的全都是对社会公开发行的。我需要了解更多的东西。”

“你去咱们绿色网苑查询、下载多方便啊。”

“时间有限制。平时训练忙,只能零敲碎打地看看书。”我遗憾地说。“除了归纳整理资料,我还要写一些东西。若是允许我用笔记本就好了。都己经带来了,就在连长家里放着,却不能发挥作用。”

“我帮你向连长申请一下?”马亮趁火打劫:“你得先请我吃饭。”

“马亮,你怎么变得象个小生意人了。”

“没办法,津贴不够用,还不想再花家里的钱。我老妈一个人把我带这么大不容易。”马亮笑嘻嘻地说:“反正你家有的是钱,又不在乎请我这一次。”

我和马亮找了一个僻静的小店,进门之前又象在做亏心事一样,前后左右看个遍。坐下来,点完菜,没敢喝酒,直接让服务员盛上米饭。

吃饭时,马亮用商量的口吻问:“我打算下连,去你们一班行吗?”

“在连部多好啊,不用出操、跑步。”

“在底下起码能学一门专业技术,将来兴许选上士官兄。”

“你还真想在部队长期干哪?”

“回去也得找工作,不如争取选一下,那怕就干一期呢。我不像你,家里……”

看到马亮坚定的表情,我说:“你现在才张罗,不晚点吗?柱子还在新兵连时就有打算了。下连后尥蹶子干,得过嘉奖,评上了优秀士兵,他都未必有绝对的把握。何况你呢?”

“我啊,当然没问题了。否则,这一年多不在连部白混了。”马亮有点自鸣得意。“有高人指点我。”

从饭店出来,我告诉马亮:“回去后,嘴严点,别对外宜扬我。家里有钱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又不等于我有。再说,我没那么多想法,服役期一满就卷铺盖走人。”

我和马亮步行去公交车站,他说什么也不肯打的。

“两元能解决的事,干吗非花五元?省下钱我还买牙膏呢。”

拗不过马亮,我和他上了驶经我们驻地的公交车。我坐在车长后面靠窗的位置,马亮和我并排坐在一起。

车到下一站,等候上车的人比较多,一个军校的女学员站在队列中,吸引了我的注意。在她身后有个男子,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只盯着上车乘客的口袋和包。

我探头到窗外,冲着女学员喊道:“你好,战友!”

女学员抬起头看我。她的瓜子脸白净细腻,两道弯弯的眉毛下,有一双圆如杏仁的丹凤眼,明亮有神。她瞪着我,白色“杏仁”陡然大了一圈,头又一扬,严厉地反问:“谁是你战友?”

马亮一捅我:“注意点军人形象,别见了漂亮女兵就色迷迷地看人家。”

我不顾马亮阻挠,又加重语气说:“我也是当兵的,在炮团。”

女学员身后的男子不再往前挤了,而是朝后退去,挤出人群,嘴里说:“人太多了,坐下一趟。”

另有一男一女随即也跟着退向人群外。

女学员上车后,买了车票,看都不看我一眼,径直到后边找坐位去了。

车门关上,公交车加大油门启步。我说:“马亮,知道刚我一开口,那三个人为什么都不上车了吗?”

不答马亮回答,前排的车长侧过身子,说了句:“他们全都是扒手,一听说你们是当兵的,吓得哪还敢上车啊。”

我不知道车长的话,后面的女学员是否听得到。总之,我没考虑过让她注意我。她什么时候,在哪一站下的车,我也全没在意。不过,她那双美丽的圆眼睛,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一双善于传递感情的眼睛,会说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