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人 III 荆棘也平台·可贵奉献 III 荆棘也平台·可贵奉献

xuenan369 收藏 0 0
导读:黄埔人 III 荆棘也平台·可贵奉献 III 荆棘也平台·可贵奉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8/


三十 可贵奉献



一厚助众也微末 作茧自缚为那般


先人曰:人格的完善是本,财富的确立是末。

孔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布莱希特言:无私是稀有的道德,因为从它身上是无利可图的。

迪斯累里言: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除了懂得何时该抓住利益外,还要懂得何时放弃利益。

道理好说、好懂,难为、难做。

父亲办厂近五年后,才略有盈余。随着母亲的一赴湖南,一返江西。

尚未富,有远亲!


克己奉人


“相形之下,我们的生活条件,略优于他们。”母亲说。

每一位之种种,都有特殊困难,都在助之以情理中。

湖南老家。父亲之父母兄弟的惨死,两侄儿的凄苦成长经历;一姐一妹的多子多女,般般艰难;其他堂、表众亲,皆沉于困苦,概莫能外。 所有这些,无不令原本正直善良,一向乐善好施的母亲,为之动容,为之挂心。恨不能予以一次性,家家、个个,存在的困难与问题,多多少少全部帮困、解决些许也好。

家境稍有好转,母亲二赴湖南。首先为两侄儿建盖两层砖混结构楼房,并修路家门,架接水管,重修祖坟,也或多或少出手帮众亲,且带走年已20岁的次侄,随返福建,收为“养子”。

母亲真是一厢情愿,又自以为是。哪有“成年人”,还能形成“抚养”关系的?!

翌年,大姑亲送其满女,即其最小女儿前来,要求留下随舅父母工作与生活。

不几年,母亲三赴湖南。又助修《族谱》,又尽量解决众亲一些困难与问题。

难为父亲!!!

一个小小的厂子!始终无法拓展规模与项目,始终“原始”再生产,周而复始,年年岁岁……

不仅几乎倾其所有利润,而且往往是年初贷款予付,年底刚够还清。

近亲、远亲,不知父母宁苦自己,心心念念牵挂,尽量“弥补”之苦心与艰难,也许还以为,予之“九牛一毛”。

已经“上门服务”,不少还纷纷找上门来求助,有的甚至又哭、又拜、又闹……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您是我们家族中最有本事的!我们都崇拜您,同时也只有仰仗您了……”

有点文化的,无不好话说尽。

“哎呀,我们苦啊!你们随便松松手,‘漏’那么一点点,也够解决我眼前的急需啦。我们世代都会记住您的好,将来总要报答您的……”

圆滑一点的,更是话圆、理圆。

“你们都是好人,那就要好人做到底。我们也算是亲戚,你们总不能厚此薄彼吧,多少也给我们一点……”

自有互相攀比,委婉“问罪”的。

……

父母百般无奈,还真是或多或少要给一点。

至少,好吃、好住相待,买一两套衣服相送,外加来往路费给足。

就这样,父母还唯是觉得“给太少”,心里总过意不去……

凡如是这般,父母必电告荟南。

1989年1月,荟南走出高校已年余,调职F市。 不然

其女儿户口随母,时已就读初二下,再不解决户口问题,就该上不了F市重点高中了。

其夫插队13年,埋下病根……大男人带个孩子……多病缠身,凭意志撑着……

总是为人妻、为人母一场……单就责任……只有先撇下双亲……通过“谈调色变”的艰难……

她远离后,父母每每电话不断,大多尽是诸如此类事情:谁谁盖房,谁谁结婚,谁谁嫁女,谁谁住院,谁谁想在某方面发展……

无一不征求她的意见。她无一反对,一次也没有。

她知道,父母即是担心她会埋怨“自己的孩子不顾”,也是予以她一定的尊重。毕竟,从某个角度说,等于外送她的其中“所有权”。

哪知她自始至终认为,父母不用她养活,已是要恩谢上苍——给了她“有本事”的父母!所以,每次回答大同小异:

“我还是那句话,你们不用顾及我!父母的钱,自然由父母处置。无论你们怎么做,我都理解,都支持。我有一份工资,能解决自我温饱问题。只要你们也顾及,我那依然相对困苦的、可怜的姐姐就好!”

“只要父母健康、平安就好!”


见微见著


“衙斋卧听潇潇竹,疑是民间疾苦声。尔曹吾辈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乾隆年间清官七品县令郑板桥的一首《无题》,父母官之心昭然,令人叹喟。

父母“勤俭节约”的一幕幕,无不令人每每念及而无比心酸、心痛。他们“克己”之点点滴滴,“待人”之倾囊穷尽,无不是——

“一枝一叶总关情!”


有一次晚餐。父亲半盏“金奖白兰地”,就一小堞花生米。喝着,喝着,忽然弯腰,“瞄”着桌下,找寻着什么。

又去取来手电筒,继续找。问他,到底找什么?

“唉,不小心,好好的一颗花生米,掉地上了。咳!可惜了,我一定要找到!”。

无声语噎,默默帮他找……


父亲出差。无论姐姐、表妹、堂兄跟随,无不一同受罪。

不要说飞机、列车卧铺、头等船舱,星级酒店、豪华套餐、名牌小吃,那是根本不会问津的,就连“的士”没上过,小吃店没光顾过。

到达目的地后,一律“公交”、“两脚”交通;三餐馒头、快食面,躲在最一般客房“将就”。

言之只有“省”自己,“请客”、“送礼”不能“省”云云。

随行者,无不回来向母亲诉苦……


父亲的个人用品。典型的新三年,旧三年,修修补补再三年。

一次,夜深已过12点。见他还戴着老花镜,专心致志摆弄着什么。近前一看,一只使用多年,锈迹斑斑的剃须架,刀片都快磨钝了……

问母亲何不制止、换新。

却答:“你别管他!家里但凡旧锅破盆,他一准要反反复复捣鼓它三五回的。‘主动’换新?要骂人的……”


他在狱中,曾被百刑加身,留下种种隐患,尤其多次被“灌椒水”……从口、从鼻强灌……而后患哮喘、肺气肿、痔疮……

几十年好好坏坏……痔疮亦每每复发……

咳嗽、吐痰较多,费纸亦较多。

多少年来,什么旧报纸、烂作业本之类的“垃圾”纸,都被他一张张裁成约“64K”小片,做了手纸。

每次回家,总被发现。从他身上哪个口袋里,掏出来的,尽是一把把、一摞摞这样的纸片。

给他买了一堆各种各样的面巾纸、卫生纸,吩咐不可以再这样。即不卫生,也节约过分。

下次见他,依然如故,又去买一堆专用纸。

就此,重复、重复、再重复……


家中。一天到晚,时时处处充斥着母亲:

“哎呀!你下来,楼上的灯怎么没关?”

“哎呀!你洗几个碗,要用这么一大盆水吗?”

“哎呀!剩菜怎么能倒掉,下餐热一热,你们不吃,我能吃的!”

……


母亲一生,对他人无不慷慨解囊,对自己却吝啬不堪。

母亲,几乎不怎么给自己买穿着。总是随随便便,不修边幅。

不知什么是“化装”。诸如护肤、护手、护发,口红、修眉、香水,那都与她无关。退休后,更是邋遢、随意。

每次回家给她买了衣服,不穿!说她也不注意“形象”!却回:

“难道,我上街去,会有人因我‘形象’而拦着责问我吗?会有人吃饱了撑得,管我穿什么衣服不成?”

简直就是“无赖”之辩 !

偶尔到了F市,买了衣鞋类,硬是逼迫“就算为了我!”,才穿上。回头对镜一照,笑容满面,精神抖擞出门去。

“爱美”、“自爱”,人之天性也!母亲一“文人”,怎么可能“不”!


难能可贵


1976年后

社会,总算还父母“人”之生命,“人” 之自尊,“人”之本能。

他们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怨自艾。他们发愤图强,他们舍己为人。

活性炭厂,虽有厂史30年,但真正创税盈利的,大至都在1985-1999之约15年间。

之前,困于“起步艰难”中。

之后,即1999年后,父亲已年近八旬,厂子几乎名存实亡。

“纵向”自我比较,也算“兴旺”之15年,自然“贡献”也可观。

办厂以来,总交税、费数百万元。数字不大,然委实不易。

那是年过花甲之年,才开始得以创业有成之人,对社会所作的,力所能及的“数字”回报。

办厂以来,除自己两女儿外,总馈赠资助众亲朋亦达近两百万元。

数字亦不大。 然而

那是一对劫后余生的老人,一分一角一元地节省之所余之

几尽全部!

自己的两位女儿,近30年来,总得益二十几万元,平均每人约12万元人民币。

然而,荟南很知足。可以反思,如果平均每年,要她反付父母4000元,又该当如何!难道不应该吗?

父母对自己之几近“残忍”,对众家亲朋之几近“无私”。

怎不令至爱父母的荟南,为之情伤扼腕……

然而,除了无奈,还是奈何?! 只叹

人间自有“作茧自缚”

人间自有“吐丝燃烛”

唯寄“青山默默水悠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