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一 谋定后动(3)

netflyhawk 收藏 1 14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一 谋定后动(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看着王飞惬意的笑脸,偶尔快速转动后狡黠的眼神,众人知道这是王飞难得的彻底放松的清闲。只有这些最近的人才知道,王飞这个总统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而且这个压力还不是来自别处,乃是来自他最近的亲人。

大金覆没,一夜之间改朝换代,舒城王家老老少少,个个是喜笑颜开。哎呀,真是皇帝轮流做,今日到俺家呀。我们王家,哈哈,终于轮到我们王家坐龙廷了,祖坟上冒青烟呀。不,青烟,紫烟,金烟,乃是皇家之气。可是,怎么这改朝换代了,也没有个名号呀,正纳闷着呢,准信来了,取笑帝制,实行共和,这个王飞,在搞什么哟。王刘氏第一个受不了了,王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担了多少心,受了多少怕,你说这都威仪天下了,他怎么就不做皇帝,要当什么总统了呢?总统是个什么东西?还有,王飞我儿呀,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你那失忆症又发作了,不当皇帝你就不当皇帝,反正是你说了算嘛,可是就是当总统,你怎么还不罗利,先做什么代总统,还不是正式的,这算什么呀。你还要搞什么总统选举,要得到人民的选票才当总统,还要搞个什么人来和你一块争着当总统,你这是做什么呀,啊,辛辛苦苦打下了江山,不好好坐稳喽,要给别人坐,你傻呀。江山是你打下来的,是我们王家打下来的,谁敢来跟你争,不长眼的,老娘先一棍子把他给打趴下喽。这王家店是一时也呆不下去了,走,走,都走,都给我上北京去。媳妇儿,媳妇儿,快带上孩子,上北京去,孩子这么大了,爹还没见过呢,都走。让他爹看看咱们这小的,老的,咱们这一大家子呢,你不为别的,也得为了老娘吧?不为老娘,也得为了儿孙吧?总统选举,什么总统选举,这个天下是你打下来的,是我们王家打下来的,这天子还就得你做,你不做天子,谁是真龙天子呀?走,都走了。

老夫人浩浩荡荡北上,沿途自是平平安安,等到了北京,总统选举也结束了,王飞正式就任中华共和国大总统,王刘氏可还是不满意呢,噢,感情你这个总统还有任期呀,什么六年一任,你都在乱搞什么呀,儿子。

王飞倒是挺高兴的。一家子老久没有聚在一起了,这下子都齐了,可没高兴了多久,就知道老太太的厉害了,感情这是做工作来了,老太太一门心思的让自己别做总统了,还是做皇帝好。皇帝,几千年了,哪儿能没有皇帝呢?这传统的势力真是庞大,而且还不止老太太呢,人民军的将领们也是这样,发对共和,就是一门心思拥戴着他做皇帝,好不容易压服下去了,顺顺利利的创建了共和,嘿,老太太一来,可就立马成立一股势力,而且是很敏感的势力,尤其是人民军中的王刘两家庞大儿郎。这王刘两家,一个是本家,一个是姥娘门上。那可是根上的呀。从办团练开始就跟着了,那是多大的一大盘呀。王飞的头立时大了。

这可不是法呀。唯今之计,老太太是不能在北京再呆下去了,再呆下去,那可不得了呀,这脆弱的共和体制只怕要迎来一场暴风雨呀。可是自己的娘老子哪能上眼药呢?再者也不能往安徽送回去呀,那边不安生着呢,太平军就在边上,摩擦不断,咦,有了,大金皇帝不是在承德有避暑山庄嘛?您老人家没有看过皇家园林吧?那边过去住住?本来这北京皇家园林宫殿多的是,可这些日子您老人家也厌烦了不是?圆明园倒是最好的,可惜被洋人给烧了,当然大部分国宝是给追回了,可这损失大发了,您老人家放心,洋人呀,给咱破坏了的东西,他要加倍的给咱们赔偿。现在就是承德那边您没有看看了,去吧,好好玩玩。

老太太一想,好呀。去也玩玩,老头子,孙子孙女都跟着,媳妇就给你留下了。小子儿,你不做皇帝,连带着媳妇没有办法做皇后娘娘,你可得好好给补偿一下,不要冷淡了媳妇儿。娘知道你不大待见她,可是这次我说了,你要是敢再晾着她,我可跟你没完。还有,你这都当总统了,虽不能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可到时候肯定是大老婆中老婆小老婆的一大群,你这媳妇,既是你表妹,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小子儿,你就掂量着看着办吧。还有小子,眼力劲练着点,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要再犯以前的那个错误。

老太太扬长而去,一场风波归于平息,明里暗里支持小王同志做皇帝的都让小王总统给敲打了一遍,也都重新恶补了一遍帝制与共和的精髓。不过王飞还是有点高兴不起来,当然这个不高兴并不是因为目前国内内战没有停息,也不是因为北部边境正为了收复失地和老毛子死磕,而是让老娘勾起了内心中的那段苦涩。

那段苦涩,是黄依依给留下的,还是在山东的时候。那时晓云生下鸥阳不久。当时鸥阳出生,胖嘟嘟的粉脸,可爱透了,晓云说孩子叫什么名呀,王飞想也没想,叫阳阳,大号就叫欧阳。鸥阳,怎么是个姓呀。啊?哦,对对,象姓,但不是姓,鸥阳,海鸥的鸥,太阳的阳,我呀,希望他长大以后就像明媚阳光中在海上展翅高飞的海鸥那样,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多好呀。得了,就叫鸥阳好了。

这可是王家的大孙子呀,王一龙老爷子立马什么事都不做了,专心致志的挑弄孙子去也。山东气候不行,他奶奶早就说了,山东太干燥,冬天又太冷,还是回老家的好。再说了,你这里事忙,回老家去,回老家去。当然,这里还有一层意思,因为晓云和孩子回去的同时,李玉兰也动身北上了。在两个老人心里,孙子好是好,可是长子不是正出呀。再说了,你这儿子都生出来了,明媒正娶的媳妇可还撂在家里呢,人家那点不好了?到了这个时候,王飞也只有听从安排的份,就走晓云母子走了,李玉兰还没有到的这个空档,黄依依走进了他的生活。

这个黄依依,自从雉河集初遇之后,是一直跟着人民军的后面,桐油黄也是倾力的来支持人民军。这黄依依不仅是个美人胎子,还是一朵解语花呀。王飞还是比较明智的,明的暗的也查了不少,还真没有查出什么来。再说还有句老话呀,叫做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纱。当然,我在这里没有贬低男同胞意志力的意思,自古一来呀,就是这么一个理。王飞虽说是精神意识从现代来的,可他在现代的时候就是这一个大老爷们呀,而且还是一个憋在军队里难见异性的一个大老爷们,他到了金朝后没有胡天胡地的胡来就已经不错了,让一个美女追着屁股,从雉河集开始一路追随,一直追到山东,时不时就在面前晃悠晃悠,明亮的媚眼儿就一直盯在你身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红红的嘴唇,心里不痒痒那才怪呢。自是郎情妾意浓,厢房花烛红,零乱红纱影,鱼水不了情。相好之后,更是你侬我侬,情意两重,柔情蜜意,燕语软红。李玉兰来之后,黄依依却劝王飞鱼水均分,更让王飞各外多看他一分。而且这两姐妹还相处的挺不错呢。人民军在战场上是节节胜利,这两姐妹的肚子是一个比一个争气,比赛似的向外鼓。闲暇之时,左摸一个,又抚一个,有男如此,不亦乐乎。

消息传到王家店,老两口更是和不上嘴来。这小子,中,快,快把媳妇们都接回来。接的人还没有到呢,出事了,黄依依给王飞留了一封信,失踪了。看完了信,王飞铁青着脸没有说什么,但是许大鹏清楚的记得,王飞一脚把桌子踢了个稀巴烂。霍山更是罕见的挨了一顿臭训。

信中黄依依坦白,她本来是沈家二少爷的未婚妻,沈家灭门之后,她本来早就应该追随沈家于地下的,可是她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凭空里就让她未婚而家破人亡。沈家固然有不道之处,可也不致灭门呀,而且连远在省城的也不放过,连根拔起,你这么凶残暴戾,置别人全家于死地,到底是为了什么有这么大的仇?所以她要报仇,接近他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沈家报仇,可是她成功接近之后,也下不了手了,心内苦苦挣扎,几近崩溃,与其再苦挨下去不如一走了之。至于你的骨血,也不要再找。你就当作没有黄依依这个人好了,这也是她能对王飞做出的唯一报复了。

老太太说的就是这件事情,周围的人都知道,可谁也不敢露出来,老太太这次公然提出,让王飞心里又泛起了淡淡的苦涩。自那以后,王飞是再也不敢空置感情了,可是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做了总统之后,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竟然又添了几房,而且个个都是风光大婚。当然,这几房其实都是政治上的婚姻,僧王的女儿,是为了蒙古归附,安定北疆;小何卓的公主,是为了新疆回部,恩威并用,一张一弛谓之道吗;至于娶奕欣的女儿,前朝的格格,那就纯粹是为了东北的一千万金族的民心了。王飞心里明镜似的,不容易呀。作为一国之首,有时你还就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那也是无可奈何,本来他还想力推一夫一妻制呢,这倒好,自己这儿就过不去了。


王飞揉揉太阳穴,道:“咱们长话短说。大鹏,这次让你进京,是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鸡盆尼斯已经明目张胆的插手琉球了,早晚他们要动武,交给你的任务只有一点,你要保证琉球王尚泰的安全。在鸡盆尼斯皇军入侵琉球时,要在琉球牢牢占着一个立足点。”

啊?这么简单?皇军算什么,这不是不让军队放手去做嘛?

看到许大鹏眼里出现明显的疑问,霍山道:“大鹏,这个任务不好做呀。琉球国土狭小,而且没有常设的武装力量。只有一支三百来人的王宫卫队。而且这王宫卫队,只装备了前装的火枪,还是十年前当作回礼送给他们的,其余都是冷兵器。他们是抵挡不住鸡盆尼斯的皇军的。鸡盆尼斯明冶改新之后,武装力量有了较大的发展,四十万陆军全部装备了从美、英、德、法进口的火枪,尤其是从阿美肯,进口了两千支连珠枪,可以五连发,还有新式的后装火炮。实力不容小视呀。琉球的王宫卫队,是万万抵挡不住皇军的。总部的精神,你要坚决贯彻执行,第一部,要先派一小支队伍上去,但是不能明目张胆,不能穿军装,要穿琉球的服装,混在回撤琉球的使者中一同过去。人不要太多,最多一个连。装备也不能用我们的制式装备,不能携带重武器,我看,就用我们外贸用的63式好了。”

“啊?这,这……”许大鹏不由叫了出来。人少倒在其次,可是这用63式就太说不过去了吧?这63式是在56式半自动步枪的基础上衍生来的简化版外贸枪,性能比56式差远了,虽然后装,可是一次只能装填一发子弹,人民军的民兵倒还用它,这野战部队,尤其是陆战队,从来不用的。就只带63式,太夸张了吧?

左宝贵道:“你啊啊什么呀,瞧不起咱们的63式呀?告诉你,鸡盆尼斯没有一支枪的性能能赶上63式,就是他们从阿美肯高价买的五连发连珠枪,除了射速,在射程,准确率上都要比63式差上一大截子。而且琉球的王宫卫队也都要换装,都用63式,一旦有事,你们完全可以在单兵火力上压制敌兵嘛。”

“可是……”许大鹏还想说,聂士成手一挥,道:“坚决执行总部的命令,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要是再咧咧,奶奶的,我就让你带着我们最早的前装火枪过去。”许大鹏不说话了。

霍山道:“而且,你一定要选拔大局观念强的同志上去。唔,要选一个团级干部上琉球,降级使用,做连长,你呢,坐镇台湾,在台湾不是有你陆战旅一个团吗?旅部你就安在台湾的那个团的团部。钓鱼岛上本来有一个班,力量要加强,可以可以再加强一两个排去嘛。你过来,给你详细说说。”

过了良久,许大鹏庄重的敬了一个礼,响亮的道:“保证完成任务。”王飞道:“回去后,要选派好干部,干部最重要。唔,王鸥阳不是尖子吗?这次行动,你不能落下他,你先去和使者团联系一下吧。”

“是!”许大鹏答应着。看了看总统,又看了看几位将军,走了出去。聂士成道:“我再嘱咐嘱咐他。”

出来后,许大鹏道:“司令员,你看……”

聂士成道:“你小子给我听清楚了,阳阳坚决不能上琉球去。你小子要是让他踏上琉球一步,我先把你的脑袋割下来做尿壶。”

“是。有您这句话,我就知道了。做不好,我脑袋您随便用。”许大鹏笑了起来。阳阳可是总统最心疼的儿子,怎么也不能置他于危险之地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