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姑娘们披头散发,老爷们灰头土脸,女足航班落寞抵京,惊起足协哇声一片。面对冷飕飕的舆论,有人言不由衷,有人化装潜逃,中国足球已沦为一座疯人院。

阿尔加夫是女足的伤城,是李飞宇和杨一民一次孤独的艳遇。在中国足球这座疯人院里,越是好心越办坏事,理想越大结局越狼狈。我相信,李飞宇绝对不是那个想搞垮女足的坏人,他顶多是个坚定的执行者,或者说是只小替罪羊。有阿尔加夫杯惨痛教训,李飞宇应该明白,一个搞不懂小鸡就是一条的年轻人,是无法端坐中国足球这副麻将桌的。有足协领导指引路线,领队只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指手画脚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两面不讨好、里外不是人,最多只能平添痛苦的附加值。


既然都成了疯人院,所谓的问责制已经失去意义,在清醒的时候干点人事最为重要。女足沦陷之际,男足开始东张西望,国足正在策划飞越疯人院行动。


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朱广沪早起三更天,点将24人发兵广州,国足要以最强阵容迎战亚洲杯。在足协无微不至垂直式管理下,相比马良行和王海鸣,朱帅能挺到现在确实是人间奇迹。用朱克洋这块联赛招牌作挡箭牌,老朱为自己争取了最大的技战术自主权,尽管盾牌上同样箭痕累累。


国足亚洲杯战绩好坏,一定程度上事关中国足球命运。朱帅这一跃好风骚,它牵动疯人院许多嗷嗷待哺的凄迷眼神。亚洲杯是朱广沪两年来最大的一场赌局,海外五虎将就是他的筹码。乘着女足为男足挡刀、中超依稀回暖,朱广沪开始为足协两肋插刀。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