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六节:血红色的明天(3)

醉长生 收藏 1 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六节:血红色的明天(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周春、黄杰、霍远航毫无迟疑,剑刃一拖,踩在脚下的三个日本兵的喉咙全被割开了一个豁口,张得象个小孩的嘴巴似的,血喷出去两米多远,染得台上一片猩红。铃木孝司弓着身子,阵阵抽搐,肺部本能的从暴露在皮肤外,割断的气管呼吸着久违的空气,一呼一吸,鼓起血红的泡沫。同时,静脉也在随着心跳规律向外一阵一阵喷血。周春三人拭去指挥剑上的血迹,站起来要下台。熊无疾突然叫道:“慢着!”一字一顿的说道:“把他们的头割下来!”

“什么?!”周春黄杰面面相窥,感觉发晕。他们不是没杀过人,死在他们手上的俄国兵、日本兵不下十人。也不是没见过死人,27号高地上的尸体比这恐怖一百倍。可是要他们活生生的把人的头割下来,这……“连长,我们……”

“执行命令!”熊无疾铁青着脸低声吼道。日军的习俗,死在异国的军人,头要是被砍下,灵魂就不能回国,只能永远在异国的土地上飘荡。既然要刺激鬼冢廉介,就刺激个够!

“是!”周黄二人应道,就是僵着腿不敢动。

霍远航已经回身,小声冷笑:“才打了一仗你们就以为是老兵了?哼哼。”周春黄杰受不了激,一咬牙,“干了!”拔出剑来。

周春想砍下铃木孝司的头,再一想不对,人倒在地上不好砍,指挥剑也不是刀,别没砍下人头倒把里面的构造损坏了,只能用割的。左腿跪地,右脚踩在铃木孝司胸口,左手抓住头发,右手持剑象拉锯似的一下一下来回拉动。铃木孝司还没死透,眼睛暴充着血丝死死盯着周春,双腿绷得挺直的颤抖,喉间还有轻微的‘嗬~嗬~’作响声。周春手上一沉,知道已经割到了颈椎骨,正待用力,突见铃木孝司恶毒的眼睛,心里猛的发悸,手也开始发抖。周春吞吞口水,左手按在铃木孝司脸上,看也不敢再看,继续割动,心里暗道:“你他妈的别怪老子啊,谁叫你听你那什么狗屁天皇的话,小小年纪不读书跑来新加坡杀新加坡人,做鬼也别算在老子头上啊……阿弥陀佛……”比起旁边黄杰都已经‘呃、呃’的干呕,他胆子已是大多了。

霍远航面不改色利索的干完了活,一脚把人头‘骨碌碌’踢老远。余杰道:“还有一个。”早已把塞在工程车里片山纯二的尸体拖上演讲台。霍远航道:“是!”提手便干,没几下就割下了片山纯二的头。

余杰从怀里掏出一大条白布,撕下一片尸体上的军装,蘸着地板上成片的血,在白布上写下:为祝庆捷园游会圆满举行,特备薄礼一份:狗头四颗。敬请笑纳。新加坡人民军敬上。

写完用力一抛,白布在划了个弧型轨迹,挂在了演讲台的横梁上,随这今天这阴霾天气带来的阴风,阵阵飘动……

……

鬼冢廉介额头上的血管‘突突突’的跳动,一言不发的看着演讲台上血腥场面。藤田胜一郎垂手躬立在一旁,高大的个子低得只有鬼冢廉介的肩膀高。

“现在你又怎么解释?”鬼冢廉介冷冷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情绪。

“在下失察,只安排了后天的警戒兵力,没料到叛军在这之前进行的恐怖袭击。”

“那么国会大厦的纵火呢。”

“这……”藤田胜一郎沉默半晌,也知道是躲不过去的,小心说道:“是那批大地帝国特工,如宫信兰的口供所说,他们盗走了一份绝密文件。”

“混蛋!”鬼冢廉介一声暴喝,‘啪’一记耳光已重重掴在藤田胜一郎左脸上,“明知道他们有嫌疑到国会大厦里盗取文件!为什么不派兵把守!还让他们纵火?你知道在这非常时期,这有多大的影响?特搜处处长?我都没有命令你限期抓到大地特工,已经是对你的宽恕!你居然能犯这样的错误?就算是一头吃泔水的猪坐在你的位置上,应该也是能胜任的吧!”

“嗨!”藤田胜一郎没挨耳光的右脸红得比左脸还厉害,“这是在下的疏忽,请求总督阁下重重责罚!”

“请求责罚请求责罚。你就只会说请求责罚这句话吗?!我需要听见的是你抓住所有破坏分子和敌国特工的报告!”

“嗨!”藤田胜一郎解释道:“在下其实已经派横山司去加强了国会大厦的警戒。”

“那他人呢?”

“过了三天,见没什么动静,他要求调离。在下也认为就算大地特工的目的是国会大厦,现在也不敢妄动,于是就同意了。”

“混蛋!”鬼冢廉介咬牙骂道,也不知是骂谁,“偷走了什么文件?”

“刚好装重要文件的抽屉被关上了,没有被完全焚毁,经过清点,被盗走了一份《海防工事规划图》。”

鬼冢廉介皱起了眉头,这份图纸等于就是新加坡海岸工事的火力点布置图。沉默良久,缓缓说道:“所有进出新加坡的水陆路口全部设卡,严密检查,不能让这份图纸流出新加坡!”

“嗨。在下一定仔细搜查。”

“通知城防守备部,调出一半兵力加入追击叛军的部队,务必尽快寻找到叛军主力决战!其他人全部投入到市内各个重要部门守备,决不能让这样的袭击再次发生!国会大厦也要尽快重新开始运作。狮林公园从现在起,加派一个中队守备,明天之前,再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嗨。但是总督阁下,在下认为,追击叛军的部队已经达到13500人的兵力,是不是不用再抽调城防守备部?市区内现在的治安兵力也很紧张。”

“13500人?哼哼。”鬼冢廉介轻蔑的冷笑,“藤田君,难道你真的相信新加坡士兵的战斗力吗。只要不在我们剿灭叛军的时候拖后腿就已经不错了。除了他们,我们只有两个联队的兵力,而叛军虽然有部分化整为零打游击战,主力也不会少于3000人。”鬼冢廉介的考虑自有他的道理。现在看来,大地帝国的特工很有可能已经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不用花多大精力再去防范,只要多设一些关卡封锁道路,一定能抓到他们。虽说设卡不是他的初衷,打乱了新加坡的表面安宁,此时也没其他办法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新加坡人民军,今天这四具尸体摆明了是他示威,这小小的恐怖袭击还无妨,但如果人民军的主力部队后天做出什么大举动来,庆捷园游会是庆祝平叛成功的,到时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加大追击力度,赶得人民军惶惶不可终日的到处逃窜,自然就不会有心思在后天给他找麻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