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之魂 第一卷 第三帝国的兴起 三十四章 党内的屠杀——长刀之夜(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3/


在大总统府。在服用了私人医生新开的药之后精神略显得好转的兴登堡,在知道罗姆已死之后也显得比较高兴。

兴登堡是军人出身的政客,也是国防军和容克贵族的总舵主。他生性保守,对霍亨佐伦家族依然充满景仰,希望自己退休以后让德皇威廉二世的儿子接替,恢复帝制。

兴登堡并不喜欢纳粹党激进的政治主张,但他竭力保持政治立场的中立。只要纳粹政府不侵害军队和容克贵族的利益,他可以容忍我胡作非为。但是罗姆吞并国防军的企图,就触犯了他的底线。他是一个老派军人,对罗姆伤风败俗的行为甚为厌恶。

他曾经私下对人说,在公共场合和罗姆这种“后膛装填”(Breechloader)的家伙握手是一件让人恶心的事。如果在德皇时代,罗姆早就身败名裂,被赶出军队了,岂能让他这样的人染指国防军?事实上,出任国防部长的布隆堡(Werner von Blomberg)和武装部队总司令的弗里奇(Baron Werner von Fritsch)都是兴登堡信得过的资深军人。通过这两个人,兴登堡就牢牢地控制了军队。

这里要简单的解释一下:容克(Junker)是德国东部的大地主贵族阶级。魏玛共和国时期德国农村的土地占有呈现明显的地域性特征。西南部的巴伐利亚、莱茵、乌腾堡等地农村以小自耕农为主,类似法国;西北部西法利亚、下萨克森、汉诺威等地开始出现中、小地主,但自耕农比例依然很大;勃兰登堡以东地区-尤其是普鲁士-土地兼并异常严重,这里是容克贵族的根据地,绝大多数人口都是没有土地的雇农。容克的特征是姓氏前面加“冯”字(von),以表明自己的贵族身份。十六世纪普鲁士建国以后,容克们积极从军,累积战功,逐渐成为普鲁士的军事贵族阶级。到了霍亨佐伦帝国(The Hohenzollern Empire)时代,容克把持军队和政府要职,享有极高的社会地位和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德皇时代政坛显要人物,包括首相卑斯麦,军政首脑鲁登道夫、兴登堡,陆军元帅龙德施泰德等人都是容克贵族。这时流行的一句谚语是:普鲁士统治德国,容克统治普鲁士,因此容克才是德国的主人。


一战以后,德国按照凡尔赛条约的要求缩编国防军,并撤销参谋部。1920年,冯-塞克特(Hansvon Seeckt,1866-1936)出任国防军总长,主持军队的重组。德国一战之前有常备陆军78万人,一战结束时有3百万人,此时必须大幅度缩减到10万人。冯-塞克特的工作卓有成效,德军的精华完整保留下来。魏玛时代国防军不介入国内政治动荡,深刻检讨一战教训,加强对新式战法的研究和发展。二战期间德军一批风云人物,如古德里安、曼施坦因等人,都是这个时期成长起来的。从另一个角度看,新编国防军也全盘继承了容克贵族对军队的控制。只要浏览一眼国防军军官团的名册,你会发现绝大多数的名字都带一个“冯”字。


冯-塞克特苦心孤诣将国防军塑造成为一支国家军队,超脱于国内政治之外,成为一个“国中之国”。二十年代初期德国政局动荡,发生了三次政变。1920年极右翼势力在柏林发动“卡普政变”(Kapp Putsch),纠集当地自由军团占领政府部门,企图推翻魏玛共和国建立极权统治。魏玛政府要求冯-塞克特派兵镇压,遭到拒绝,理由是“德国军人不应自相残杀”。魏玛政府手里没有枪杆子,只好通过工会发动全国总罢工,才迫使政变者知难而退。1926年,冯-塞克特未经政府许可而同意德皇威廉二世的一个儿子参加国防军,被迫辞职。冯-塞克特后来作为德国人民党(Deutsche Volkspartei)议员出席国会,1934年到中国担任蒋介石的军事顾问,策划了对苏区的第五次围剿。


而德国军方对我领导的纳粹党政府一直保持相当高的警惕性,其原因有二。首先纳粹党上台之前鼓吹社会主义制度,其中一项施政方针就是土地改革,矛头直指东部的容克大地主,国防军和容克贵族是两位一体,自然非常紧张;其次纳粹冲锋队人多势众,罗姆咄咄逼人,口口声声要改造国防军,砸烂旧秩序,而希特勒(我的肉身)态度暧昧,这也让军头们惶恐不安。我其实非常希望用冲锋队取代国防军,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军队里没有任何根基,那些军头不会俯首贴耳、听从调遣。但军方掌握着枪杆子,背后有兴登堡和东部的容克贵族支持,执政才一年的我想要对国防军发难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本来希望冲锋队和国防军能够相安无事过两年,为自己赢得时间,从而计划在1934年初向军方提出将冲锋队划归国防军管辖。十几万人的国防军同三百万冲锋队合并,最后谁吃掉谁是不言而喻的。但罗姆的盲动打乱了我的如意算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