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六节 马屁应该怎么拍

阿元250 收藏 1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但孩子再咋气人,也是自个儿的孩子啊。曹腾清清嗓子,接着给曹操上课。“孩子啊,爷爷知道你心气高,有大志。但你知道吗,一心想当官,啥都奔官去是对的,但这心啊,不能太急。人家不说心急吃不了热豆包吗?你心急也没大官可以当。

“就拿爷爷来说吧,年轻的时候也整天琢磨着咋能当上官呢。这时有个人就来找爷爷了,问我‘你想当官吗?’我说:‘咋不想呢,我做梦都想啊!’结果这人管我要了五千块钱,给我了我一片药,跟我说啥呢,吃了吧,吃了你就当了官了。”


曹操听着奇怪啊,这世上还有这么神的药吗?就问:“爷爷,那你吃了吗?当上官了吗?”曹腾脸上一红说:“咋没吃呢,吃了就啥也不知道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个儿少了一样东西,当了宦。”


曹操明白了,“整了半天他给你吃的是蒙汗药啊。”曹腾说:“是啊。要不咋说这一心想当官是对的,但心太急了,还不知道要吃点啥亏呢。”


这时曹操老爸,曹嵩也过来了。“儿啊,当官这事你光听爷爷的整不明白。他当的是宦官,跟你这不是一套路子。”曹腾气坏了,“嘿你个坏小子,没我这宦官,你能当上官吗?宦官咋的了,你有能耐当个我看看?”


看曹腾生气了,曹嵩也不和他较真,接着和曹操说了:“爸爸跟你说吧,当官的秘诀是: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平级调动。”你说这话听着咋这么耳熟呢?想起来了,这是黑龙江省绥棱县县委书记李刚的做官“秘诀”。这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抄谁的,但曹嵩能说出这话来,说明从古到今,这贪官的手法也都差不多。


但还没完呢,曹嵩接着说了:“这跑和送都是有讲究的,里边的学问大了去了。你否只有跑了送,把你的上司捂支(整)明白了,才有可能升官。但咱升官是为了啥呢?不是为了发更大的财吗?所以还要经常调整下属,看谁大方慷慨。这就是官场的空手道,左手拿来的,右手要能送出去,中间拉拉下那些,也够你吃够你喝够你乐的了。”


听到这儿,曹腾又忍不住了,对着曹操是接着上课:“孩儿啊,当官还有一大秘诀,那就是:溜须拍马升得快。”听到这曹操说话了,“拍马屁这事我知道啊,他们给我讲过,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可是,我在马厩,还是挑匹老实的马呢,使劲一拍,当时就叫马给踢飞了。”


曹腾听了是哈哈大笑,说:“傻孩子,谁叫你拍真马的屁股了?这拍马屁,就是说好话,也叫溜须拍马。有个名人说得好啊:有道是拍一时,风平浪静;拍一世,功成名就。马屁拍好了,小则让你工作顺利,上司青睐;大则加官进爵,前途是一片灿烂啊。正所谓是小拍怡情,大拍立业。正是说明了,马屁不精不行,人无马屁而不立啊。”


曹操更糊涂了,“真的马不能拍,那这马屁往哪里拍啊?”曹腾说:“这太简单了,往领导的屁股上拍啊。领导秃顶,你得说那是‘聪明绝顶’;领导整天装大瓣蒜,不把下边人放在眼里,整天扬巴扬巴的,你得说这是‘公平严明’。反正就是啥好说啥呗,你说你干别的不会,说点好话还不行吗?”


曹操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自个儿行,这有啥难的呢,不就说两句好话吗?咱也可以啊。就点了点头。


看曹操点头了,他老爸曹嵩就寻思让他试巴试巴,“儿啊,你老爸中年得子,你小弟今儿个也满月了,中午打算摆桌满月酒。你吃饭的时候,想对老爸说点啥呢?”曹操一寻思,这得说好话啊:“老爸喜得贵子,愧小子无功吃饭。”曹嵩一听,脸都绿了:“你这是拍马屁呢,还是骂人啊?我有了孩子,还轮上你有功吗?!”


虽然这曹腾、曹嵩对曹操的政治思想工作整的是不欢而散,但当官要会说好话这事曹操还真记住了,而且还活学活用,不仅对上级那小马屁拍得叫匀乎,(董卓掌权后,重用曹操就是个证明。)而且是见人说好话,把个下级的心里也整的热得呼的,跟他是死心塌地,啥说的没有。这个在曹操见着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时表现得最为明显,这是后话不提。


还有段后话要交待一下,曹操接受了拍马屁的理论之后,在成功之后,还整理这事,发表在洛阳版的《太阳报》上,全文如下。


咱先说说拍马屁的来历。话说三国时代,孙权吃刘备吃饭,赵云做陪。正吃的高兴,刘备忽然放了一个响屁,当时面子就挂不住了,只见赵云站起出来说,是我放的,真对不起大家了。


赵云给刘备解了围,回来后刘备也给赵云升了官。刘备其它的几员五虎将就急了,这官升得太容易了啊,也开始寻摸类似的机会。某一天,机会来了。开会的时候,刘备又放了个屁,关羽马上站起来说,这个屁是我放的,是关屁!黄忠扯着嗓门说,不对,是我放的,是黄屁!张飞反应慢点,刚刚要往起站,被马超一把拉住说,大家不要争了,这个屁是我放的,是马屁。


这是笑话了,希望大家不要从中去考证马拍的真正来历,但这个笑话也说明了,这拍马屁是古己有之。


现实生活中,我们所说的拍马屁,简言之就是说好话,亦称溜须拍马。但你还千万不要认为拍马屁就是说点甜言蜜语那么简单,那就低估了拍马屁的学问了。前些年马季有个相声讲一个马屁精见人的第一话必是“好啊好”,有回碰了个只有一只眼的人,马屁精就说:“好啊好,一只眼好啊,一目了然哪。”高明的马屁往往是水到渠成,脱口而出,透着拍马屁者深厚的“功力”。


拍马屁犹如挠痒痒。人的背上自己手够不着抓的地方发痒,若得别人帮着挠狠劲抓几下,那种快慰之感,绝非言语所能形容。同样,自己有些得意之处又不好意思或不便自夸自擂的,若得别人好好的赞美几句,夸两声,那心中的舒坦惬意,也是难以言表。但挠痒痒可以明白的告诉别人那儿痒,让人拍马屁,却不能明白的告诉人拍那儿,如何拍,全在于拍马屁者自己的领悟和感觉,所以,拍人马屁的技术要比挠痒痒难度大得多,是一门最传统古老却又高深莫测的技艺。


但拍马屁也有怕出毛病的,那就是拍到马蹄子上。前边曹操那种拍法,是一个例子。还有一个是现代的。说张经理今年四十岁,但看起来比较老相。一天,公司里来了一名新员工,在办公室聊天,新员工说张经理显得年轻。张经理就让他猜猜他的年龄,新员工说:“您也就刚五十。”张经理很失望的摇摇头,新员工连忙问:“那我猜的与您的年龄差几岁呀?”别人说:“十岁。”新员工兴奋的说:“您真显年轻,说您六十,我还真不信。”


这个人还真得练练,这哪里是不会拍马屁啊,简直就是不会说话。


说起来,拍马屁也挺不容易。尤其是换了新上司,或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新单位的时候。虽然在老上司那里你很得宠,但不知道新上司是不是也吃你这一套,万一碰壁岂不前功尽弃。所以这个时候还要迂回前进,采取旁敲侧击的方法来试探新上峰,你说这累不累啊。


但环顾四周,你会发现,拍马屁的情形是如此普遍,以至于让人有些心惊肉跳:自己原来也迫不得已拍过谁的马屁呢。不过,大可不必惭愧得红了脸。其实,只要活着,谁都难免会面临“口是心非”或拍拍马屁的时刻。尤其是在办公室里。


其实,不得已的口是心非以及适度赞美并不能与昧着良心拍马屁相提并论。倘若能在维护自我尊严的同时,又能给对方留一点面子,岂不是两全齐美?!比如说:“这个方案挺不错的,但是不是可以再加一些内容……”既拍了上司一个小马屁,又适时地表现了自己。


跟上司或老板相处,有时和男女之间的情形有些相似,都需要适度地掌握“哄”的艺术。无非就是嘴甜一点:上司刚刚买了本很精美的画册,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同,就不妨附和赞许几句,无伤大雅的恭维,不亢不卑的态度,适度地讲讲好话。天底下,谁不爱听甜言蜜语呢?谁又希望会和一个整天数落自己、让自己泄气的人同处一室呢?


但是,千万不能把拍马屁当作自己的进阶之路,毕竟:路遥知马屁,日久见人腥。


曹操说了,在工作中,对上司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尊重,干好份内的事,那么拍不拍马屁,也并不重要了,一个优秀的管理人员,还是更加乐意看到下属的良好表现和业绩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