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再起之抗战风云 第二卷 奉天战役 正文 第十二章 矛盾的日军步兵与装甲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02/



漫步云端


“团长,敌人停下来了!”一名监视日军动向的战士大声叫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情况了?”蒋玉武也从战壕中探出了头并举起望远镜观看。在望远镜里自己看到了日军30多辆坦克和1000多名步兵在我军的雷区前徘徊,而且还有一辆坦克因为触雷而爆炸了,10多个正在扑火的日军被自己阵地上的迫击炮击毙了。蒋玉武知道这两炮是司令增援自己的那支部队打的,对于他们自己除了感激之外,同时也对他们羡慕不已,司令给自己派来的部队不光装备好,训练也好,战斗力更是没话说,他们一个人就能顶自己十个人用,有他们坐镇,小日本鬼子别想突破自己的阵地。


现在看到小鬼子在自己阵地前的雷区前停了下,同时还看到许多步兵跳下了坦克并猫着腰向雷区靠近,他就知道日本鬼子是想要排雷。


“给炮兵团发电报,请求他们向我军前线一号、三号、四号雷区前沿开炮!要快!”蒋玉武扭头对旁边的步话机兵命令道。看着步话机兵向炮兵团喊话,蒋玉武心中这个乐啊,简直就不能用语言可以表达的了。这部步话机可是司令员在开战之前新配备给每个步兵连的,原东北军的连级以上的部队都获得了至少一到两台。仅仅两天,蒋玉武就喜欢上这东西,在蒋玉武看来,这东西可是比电话机的电报好用多了,这步话机不像电话必须扯电话线,也不像电报机必须发电才能使用,只需要什么所谓的蓄电池就可以正常工作。至于蓄电池是什么东西自己也不清楚了,反正自己知道,那都司令员给自己的好东西。


接到前沿的报告,我118师师属炮兵团的155毫米自行榴弹炮、各种山炮、野炮一齐向在我军阵地前徘徊的日军飞去,顿时我军炮兵阵地炮声阵阵,一排排炮弹呼啸着飞要目标,密集而猛烈的炮弹顿时将这股在雷区前沿徘徊的日军炸到一大片,一时间被打得血肉横飞,抱头鼠窜!


“卧倒!快卧倒!”步兵指挥官小田少佐立刻对着他身后和坦克车上的步兵喊叫到。


“轰!轰!”很多士兵根本来不及卧倒,就被呼啸而来的炮弹炸倒,身体的零件四处散落,鲜血喷溅到四周。


“哒哒哒“一阵急速的机枪火力扫过来,卧倒动作慢了点的日军”啊呀“着倒下。跑的快的被机枪扫倒,跑的慢的,又被炮弹炸死。


“巴嘎!”看到自己的士兵被炸死,小田少佐不由得暗暗咒骂起来。


“长官!现在怎么办啊?”一个小队长连滚带爬的滚到小田浩一的身边问道。


“混蛋!什么怎么办?马上指挥你的小队给我往前冲!”


“可……是…….可是长官,前面是雷区啊,根本冲不过去,而且支那人的炮火实在是太猛了,我的小队就有只剩下十几个人,其余的全被支那军队的炮火打死了,这个仗还怎么打啊?”


“混蛋!怕死鬼!马上命令部队给我往前冲,否则军法处置!”


“嗨!”


“前进!”那个小队长直起身子,拔出指挥刀,挥舞着指挥部队向前冲,可是才跑了两步,就被一发炮弹炸得死无全尸,连带着在他旁边的两个机枪手也被炸飞,看得后面趴在弹坑里的小田浩一的头皮一阵发麻。


与此同时,坦克指挥官松井藤松中佐坐在坦克里,也是万分惊恐。因为通过坦克的潜望镜,松井发现正在向自己坦克部队发射的火炮竟然全部是重型火炮,通过炸点,自己可以非常的肯定,对自己部队炮击的火炮口径最少都要在120毫米以上。乖乖,120毫米,那一发炮弹砸下去,就凭自己坦克单薄的装甲,不要说直接命中了,即使是在自己坦克的周围爆炸,都会让自己的坦克变成一堆废铁的。就在这时,一发炮弹击中了离松井藤松不远处的一辆八九式轻型坦克,由于是直接命中,那辆倒霉的八九式轻型坦克立刻被炸得四分五裂,坦克上搭载的步兵全部阵亡。只是在地上留下了月个巨大的弹坑。炮弹爆炸产生的气浪,几乎向将松井藤松的坦克掀翻。这一下,松井藤松有些沉不住气了,立刻嘶喊着命令道:


“撤退!赶快撤退!命令各战车马上调头撤退!”松井藤松一见情况不妙,立刻命令坦克掉转车头向后跑去,全然不顾后面自己该掩护的步兵。


步兵指挥官小田少佐一看到坦克都在掉转车头准备撤退,急忙爬上一辆坦克猛地掀开战车塔盖:“混蛋!胆小鬼,不准逃,给我往前冲,快冲!”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车里坐的是坦克的指挥官松井中佐,下级居然敢命令上级,还辱骂上级,这岂不反了?松井中佐火冒三丈,猛地从塔口中伸出手狠狠的打在小田少佐的脸上,“没长眼睛吗?”


挨了打的小田少佐面对松井中佐的凶狠气焰,心内的火苗也乎乎窜动,但是没有办法,他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一把抓住松井的胳臂:


“中佐先生,你不能撤呀!你们坦克要是撤退了,那我们这些没有掩护的步兵就会成为中国炮兵在好不过的靶子了!伤亡就会很大!”


“你手里的枪是干什么用的?”松井中佐一下顶回去。


“中国人没有坦克,没有装甲车不是照样能打仗吗?”


“我只知道旅团长高木义人少将命令你掩护我的步兵大队进攻!”室已至此,小田豁出去了,“你跑,我们也撤退!”


松井中佐一下子就愣住了。


“中国军队的机枪手在树上,居高临下扫射我步兵攻击,杀伤力……”


“混蛋!难道你没有看到,中国军队的炮火正在点射我的坦克吗?”


“坦克,坦克……”惊叫声截断了松井的话。


原来就在松井与小田争执的时候,又有三辆坦克被我军的炮火直接命中,巨大的爆炸声及冲天的火柱让两个人停止了争吵。


见此情景,松井马上拿起车话筒命令道:“各战车注意!各战车注意!各战车马上进行曲线躲避,并注意点射中国军队的机枪!重复!各战车马上进行曲线躲避,并注意点射中国军队的机枪!”


“谢谢长官的支持!谢谢长官的支持!”小田一看松井下令坦克部队继续掩护自己的步兵进攻,立刻向松井表示感谢。


“小田!马上命令你的部队冲锋!我用坦克炮给你扫出一条通道!”


“嗨!”小田立刻跳下坦克,猫腰向自己的部队跑去。


“佐藤,带人上去!只要坦克一把雷区炸开,你马上指挥你的中队给我往上冲,我会让坦克火力支援你们!”


“可是长官,中国军队的炮火太猛了,而且前面还是中国军队的雷区。我这样带着部队冲,是不是太冒险了?”佐藤平秋大尉有些担心的问道。


“混蛋!难道你没有听到,我会叫坦克炮给你的中队开道吗?”


“嗨!我明白了!”佐藤平秋大尉立刻快步跑到自己的中队前面,并大声的喊道:


“手榴弹准备!”爬在地上的日军纷纷掏出手榴弹,举起胳膊,摆开架势准备投弹。


“轰!轰!”松井的坦克部队开始向雷区进行火力覆盖。一发发炮弹落入雷区,引起了地雷的连环爆炸。


“投弹!”佐藤平秋大尉看到坦克部队正在不停的向雷区开炮,立刻命令自己的部队也向雷区投弹,以此来减少自己部队冲击雷区时踩上地雷的机率。


“前进!”佐藤平秋看到蹲在坦克后面的小田不听的想自己挥手,示意自己马上冲锋,虽然不情愿,但是佐藤平秋还是拔出了指挥刀,命令部队开始冲锋。


“轰!轰!哒哒哒”炮火与机枪的吼叫声交织在一起,将日军的冲击部队全部压在了冲锋的路上。


“团长!小鬼子正在用坦克炮轰击我们的雷区?怎么办?”


蒋玉武也已经从望远镜中看到了日军的异常举动,也知道敌人在破坏自己的雷区。敌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用坦克炮破坏自己阵地前沿的雷区,然后掩护步兵进攻自己的阵地!敌人的算盘打得好精啊!


“通知炮兵团,加强对一号、三号、四号雷区前沿火力覆盖的密度!请求他们保持高密度火力5分钟!”


“明白!”通讯员马上对着步话机喊了起来。


一分钟后,密集的炮火铺天盖地的向雷区前沿的日军飞去,炮火的密度比前几次密集了三倍以上。五辆边做机动躲避边开炮轰击雷区的日军坦克立刻中弹爆炸,里面的乘员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炸死了。


同时,密集的炮火也将正在冲锋的佐藤平秋大尉的步兵中队拦腰截断。


看到这个情节,蒋玉武立刻推开旁边的重机枪手,大声喊道:“机枪开火!”喊完就扣动扳机,“哒哒哒”一串火舌直奔刚刚冲火线冲出来的日军迎去。好不容易才冲炮火中冲出来的日军立刻成片的被扫倒。中队长佐藤平秋大尉也被十发机枪子弹打成了筛子,就这样,一个步兵中队,200多人,连我军阵地的边都没有摸到,就在炮火和机枪的双重打击下,全军覆没了。


从潜望镜中目睹这一切的松井中佐心惊地再次从坦克中探出头:“小田!小田!马上组织部队向前冲!”


“装甲兵都没有办法,我们步兵更是难以突破中国军队的阵地了!”小田跑到坦克边,喘着粗气喊道。


“又有一辆坦克被击中了!”有士兵呼叫,“左前那辆坦克被炸毁了!”


松井中佐听到喊声,寻声望去,那辆掩护步兵的坦克因为动作慢了一点,立刻被呼啸而来的炮弹炸得粉碎,同时还有一辆装甲车被坦克爆炸产生的气浪掀翻倒扣在地上,只剩下四个轱辘在“呜呜”的打着空转。四个坦克兵好不容易从倒扣的装甲车车中爬出来,还没等他们卧倒,就被紧跟而来的机枪子弹全部消灭在车门处。


看到这个情节,让松井的脑门只冒冷汗,也顾不得掩护步兵了,抓起车上的电台命令道:“撤!赶快撤退!各战车马上向后撤退!”


“松井中佐,你可不能撤退啊!你要是撤退了,我的部队可就全完了!”


“混蛋!你的部队完了关我什么事?我要撤下去重新组织攻势。在说了,难道你要我留在这里陪你等死吗?我的任务只是掩护你的步兵大队,可是没有命令要保护你的步兵大队!你要明白!”松井瞪着眼睛,怒气冲冲的说道。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没有可是!难道你没有看到支那军队的炮火正在追着我的坦克进行攻击,留在这里只能等死,快命令步兵搭乘坦克撤退,能撤退多少就撤退多少!赶快执行命令,否则我们就都走不了了!”


“快!快上坦克撤退!”终于,求生的本能使得小田放弃了继续进攻的念头,他自己立刻登上了松井的指挥车,跟在他后面的步兵也纷纷向最靠近自己的坦克跑去。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没有了坦克的掩护,那么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只有爬上坦克,自己才有活下去的希望。于是战场上就出现了一目几十个日本兵争强着爬一个坦克的情节。使为了坦克为了避免压到自己人,而不得不停下来让步兵登上坦克的甲板。车一停,步兵上甲板是容易了,可是紧跟而来是我军精确的炮火,讲一辆辆停下来搭载步兵的坦克和装甲车炸得粉碎。


“快!赶快撤退!”恐惧笼罩在松井中佐的心头,望着越来越近的炸点,松井命令驾驶员赶快加速撤离战场。


最后只有两百多名步兵侥幸爬上了坦克,但是更多的士兵还是留在了空无一物的平原上,没有坦克和毫无任何隐蔽物保护的步兵,顷刻间就成了炮兵在好不过的靶子,每一发炮弹打过去,就会伴随着一大片日军中弹倒地。仅仅一会儿,1000多人步兵的大队除了两百多人侥幸随坦克逃回了阵地外,其余的都躺在了空旷的空地上。


“混蛋!你们跑回来干什么?一个大队的步兵就这么被中国军队消灭了,你们都在干什么吃的!还敢有脸来见我!”第20师团第39旅团旅团长高木义人少将气呼呼的说道。


“将军!请在给我们一次机会!这次因为中国人在前线阵地上布置了大量的地雷,所以我们才.....”


“好了!我不想再听你们的解释了,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并给你们补充兵力,同时命令炮兵给你们开道,如果你们不能在天黑以前还突破不了中国军队的阵地,那么你们就直接向天皇尽忠吧!”听到上司那恶狠狠的话语,两个人不尤得打了个寒战。


“嗨!我们一定不辜负阁下的期望!”俩人异口同声的答到。


“将军阁下,听说第11师团、第14师团的部队与我师团一样,同样也是毫无进展,而且我军的炮兵更是被中国守军的炮兵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要我军的炮兵一开炮,整个炮兵阵地就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不知道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第77步兵联队联队长鲤登行一大佐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件事我也听炮兵指挥官细川中康大佐报告过了!而且不只我们师团有这样的情况,就连其他两路的炮兵也一样。然而根据情报显示,在我们面前的敌人只不过是一些没有组织的由原东北军的散兵游勇所组成的所谓的解放军,他们战斗力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拥有那么猛烈的火炮,除非是苏联人在背后直接支持他们。另外我还接到了空军的一份报告,说由南乡茂章大尉率领的轰炸机编队在热河上空被一群不明国籍的战斗机全部击落了,所有人员无一生还。南乡茂章大尉在临死前发来电报说自己遭到苏联飞机的攻击,然后通信就中断了,想必已经向天皇陛下尽忠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地面上打败支那军队,即使有苏联人的帮助,我们也一样要打败他们,就像在日俄战争中一样,我们大日本帝国永远是无敌的!所以,我们一定可以将大日本帝国的国旗重新插在奉天的城头上。请诸君努力奋战吧!”


“为天皇陛下效忠!”作战室内的大小军官一齐欢呼。


“半个小时后,集中所有炮火轰击支那军队的阵地,同时部队分北、东、西三路突击,在天黑以前一定要突破支那军队的阵地!否则军法处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