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再起之抗战风云 第一卷 穿越时空 第四章 遭遇东北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02/


第四章遭遇东北军


漫步云端


当我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场面。


好家伙,那场面着时把我下了一大跳,山坳里面黑漆漆一大片,我大概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山坳里差不多足足有3、4万人被徐振思他们的部队包围了。从山上放远望去,这支部队的四周都已经被我军的坦克团团围住了,而且他们又处在一个山坳里,地势上对他们非常的不利。对兵力部署异常熟悉的徐振思早就派部队在各个战略要点上都布置了机枪、坦克和火炮,将那些突然出现的部队包围了起来。刚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我转身问站在身边的徐振思:


“徐营长,这是怎么回事?”


“师长,我也不知道这是这么回事,今天早上我接到流动哨的电话,说是距离我营驻地10多公里外的地方有一支好几万人的部队正在向我营的方向赶来,于是为了以防万一,我就将部队布置好,并派一个连赶到绕到他们的后面担任警戒,刚布置好他们就冲上来了,我们的战士立刻要他们停止前进,并说前方是军事禁区,外人不得入内,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开枪了,还好我们那名战士比较机灵,一看情况不妙立刻就地一滚,躲过这一枪,因此才没有受伤。随后这些人竟然向我军的阵地发动冲锋,而且打过来的全是真子弹,我们有几个战士已经被打伤了。要不是身上的避弹一,他们现在已经阵亡了。所以基于这种情况我才命令坦克和炮兵开炮恐吓他们,现在他们暂时是被我军压制住了,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有下一步的行动。”


“哦?会有这种情况?他们手中真的有武器?”


“是的!千真万确!不信司令员你自己看看!”徐振思说完就将他手中的望远镜递给我,通过望远镜的观察,我百分之百的肯定,在山坳下面的确是一支军队。因为军人的直觉的告诉我,那肯定是一支军队,虽然训练和装备不怎么样,但是他们却掩盖不了军人特有的神韵。


“有没有与他们进行联系,看看是不是那个部队参加电影的拍摄呀?也许不知道我们这里已经成了军事禁区?千万要搞清楚,出了事就麻烦了。你派人过去联系一下,了解清楚了在作决定,要注意安全。”


根据我的经验,我判断他们有可能是兄弟部队配合电影厂在拍电影,因为这年头要想找3、4万的群众演员参加拍摄那是不可能的,单说素质就没有军人好,因此现在很多电影公司都爱与部队合作拍摄这样的场面,而且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和武器装备来看,很明显是不属于我们这个年代。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他们现在穿的应该是1930几年东北军的军装,因为他们帽檐上的五色棋的军徽和军旗使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不禁猜测究竟是拍什么样题材的电影呢?场面这么大,要动用差不多一个军的兵力来配合?这个导演又是谁呀?好大的手笔?这时我看到下面的部队微微有些骚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事就让我目瞪口呆,他们不但展开战斗队形,而且向我们开枪且向我们发起了冲锋!出于军人的直觉,我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于是命令部队进行恐吓性射击,一时间枪炮声充满了整个山谷,在我军155毫米大炮、坦克炮的轰击下,对方暂时停止了进攻了,反而开始修筑起工事来。虽然局面暂时被我们控制住了,但是对方好象也明白不是我们坦克和大炮的对手,所以双方一时间成对持状态。


这时我就听见徐振思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来,大概意思就是叫他们不要误会,并解释我军正在进行军事演习,为了双方的安全,希望对方可以派个代表出来商谈一下,以免发生误会。


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给我感觉就像是如临大敌呢?为什么他们对我们怎么紧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就在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的时候,我就看到从下面那群人里走出了一个人,并示意自己没有携带武器,然后慢慢向我军阵地走来。望着这个身穿呢子布做的蓝军装,腰上扎着笔挺的腰带,脚上蹬着擦得发亮的的黑军靴的军官,那个帅劲就别提了,连我都想穿上试一试。然后看看会是什么样?想到这,心想一会一定要把他那套衣服借来穿穿过过隐。


“报告长官!我是东北军第3步兵师第6步兵旅9团上校团长乔清晨,我请求与贵军长官进行谈判!请问贵军是那一部分的?如果是中央军或者晋绥军,那就是误会了,我们是张少帅的东北军,现在正在奉命向山海关撤防!”


当听到东北军这三个字时,包括我在内在场的每一个官兵都漏出疑惑的神色。不过很快我就想到,他可能是我军当成另一支配合他们演戏的部队了!不过还别说,演得可真像,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还真像那回事。于是我慢慢走上前去,笑着对他说,“同志,你们是那个部队的?我是第XX坦克师师长英桐嘉!”


“XX坦克师师长英桐嘉?”那个军官面漏惊异的表情脱口而出的问道。


“是啊!我是第XX师师长英桐嘉!有什么问题吗?你们是那个部队的?负责人是谁?”


“报告长官!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是东北军第3师6旅9团上校团长乔清晨,我们的总司令是张学良少帅。我后面的部队都是从沈阳、鞍山等地撤退下来的部队,日本人还在后面追着我们呢?请长官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要不然小日本追来了您说我们打是不打,不打吧这好端端的东北三省就白白便宜了日本人,弟兄们都不甘心啊!打吧,上头又命令不让我们抵抗,让我们向关内撤,所以长官你您如果是中央军或者晋绥军的,就请不要在为难我们了!弟兄们现在哭的心都有。”


“同志!真有你的,你的演技真不错,差一点我都信以为真了,好了同志,不要在演戏了,我们不是你们剧组请来的军队,所以你就不要和我装了。”我笑着对这个到现在还不承认自己是那个部队的军官说。


“长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让我们承认什么呀?我们什么都没有干,我已经回答了您的问题了!”


“报告师长,我们的雷达搜索到在离我们一百公里的上空,有十多架造型怪异的飞机,然而我们的计算机根本无法用雷达提供的数据识别这些飞机,也就是说我们的计算机上根本没有那些飞机的数据,估计是新型机,但是航速很慢,几乎和螺旋桨飞机的速度差不多,现在我军正在密切注意这群飞机的动向。航空兵歼击机部队询问师长?需不需要进行侦察一下,看看是不是38集团军的侦察机啊?”


“哦?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新型机?有没有与他们进行联络?”我听到徐振思的报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怪事了,今天怎么发生这么多希奇古怪的事?还没等我想出答案,那个站在我对面的并称自己是东北军军官的那个人,脸色唰一下子就白了,嘴里面不停的念叨着,那是日本人的飞机,日本人的飞机来了!


我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军官,他的行为和说话都太为奇怪了,难道说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的的确确是东北军的军官?那自己现在又是在什么地方?该不会是自己搞错了吧?


“同志我在问你一遍你是那个部队的?我希望你不要在开玩笑了,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还有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要如实回答,要是我知道你敢骗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我的话,在看看我的眼睛,乔清晨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好浓重的杀气,刚才好好的对自己有说有笑的,可是现在却变了,仿佛自己在他眼中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躯体。


“回长官的话!我叫乔清晨,逮属东北军第3师6旅9团任上校团长一职,而且现在是民国20年!”


“民国20年?那不就是1931年吗?”我心中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呢?自己怎么会跑到70多年前的中国呢?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现在明明不是2005年吗?怎么会是1931年呢?同志,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吃惊的喊道。


“师长,你怎么了?现在是1931年啊?怎么会是2005年?”徐振思旁边小声的提醒道。


“什么?你说现在是多么年?”


“1931年啊!怎么了,师长?你怎么了?现在是1931年啊!”


怎么会是1931年,那不就是九.一八事件的那一年吗?日本人!刚才这个东北军上校说他们是奉命撤退,在加上他刚才说天上还有日本人的飞机,难道现在真的是1931年?那么也就是说现在自己和自己的部队回到了73年前那个动乱、落后、任人宰割的旧中国?天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不行,自己必须保持镇静,作为一个指挥员我这样作,否则的话自己的部队就会全军覆没的。对,应该想想该怎么办?


“我在问你一个问题,今天是民国20年几月几日?你要如实的回答!”


“回长官的话,今天是民国20年9月20日!”9月20日,那就是说九.一八事件刚刚发生才不到两天的时间,如果现在自己手中的军队对日本进行宣战的话,那会不会被改变历史呢?那样的话自己是成了历史的罪人还是功臣呢?如果自己真的阻挠日本的行动,那么是不是那段异常悲惨的历史就不会发生了?可是那样的话自己就会改变历史的进程,改变了所有一切本应该发生的事?如果不打的话,那么那段悲惨的历史就会真发生,自己的祖国就要付出异常惨痛的代价,那是作为一个军人的自己难以接受的事。现在自己可谓是真正的站在了一个人生十字路口上了,自己该怎么选择?该往那走才是对的?突然,我回想到当初自己为什么要从军时,我的心中豁然开朗,我明白了自己的追求,也就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样的选择什么了!


“徐营长!马上通知营以上干部到这里开会,另外命令歼击机部队立刻升空,给我把雷达监测到的不明飞机给我打掉!决定不允许他们进入到这空空域,决不能让日本人发现我们!”


“师长真的要打掉吗?”徐振思面漏疑色的问道。


“对!告诉空军,一个不留,同时命令353团、355团立刻对眼前之敌进行包围,各团要作好战斗准备,同时命令炮兵准备射击。”就在我下达这个作战命令的瞬间,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一条自己不知道未来的路。虽然自己不想改变什么,可是我却明白,自己已经改变了历史,就在我刚才下达命令的一刹那,历史就已经不会在按照进程去前进了。


“是!”接到命令的徐振思立刻转身走开了。


我又转身对着站在那里不知所错的那个东北军的军官说道:


“乔团长,也许你已经看到和听到了,我们的敌人不是你们,而是日本人。因为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国家的大好河山落入日本人的手里,看着我们的同胞轮为亡国奴,因此我们要战斗,但是对于你们这些本来应该保卫国家的军人然而却在战前临阵退缩,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就放弃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因此对你们我的答案这样一个,那就是要无条件的投降,听好了是无条件,如果愿意留下抗日的,我们表示欢迎,如果愿意要走的,我们也可以放行,但是武器必须留下。因为这些武器必须留给那些想要保卫自己家园的人,而不是那些那着枪却什么也不做不了的你们!好了,请乔团长回去好好你的上司和弟兄们商量一下吧,是去是留我们都欢迎,但是我希望你和你的弟兄们可以作出正确的决定,因为我不想看到自己的同胞再流血了,我们不能在这样了,这样做只能白白的便宜了日本人,我想乔团长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话中的意思,希望你们的选择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个,否则的话这里就会剩下满地的子弹和武器!”


听到我这没有余地的回答,乔清晨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在留在这里了,因为对方的回答已经很清楚了,如果自己的部队不放下武器,那么人家就会缴了自己的械。真不知道从那冒出来这么一支装备精良而且战斗力这么强的军队来,坦克大炮,还有飞机!虽然自己的东北军也有这些武器。但是自己来这的一路上就自己所看到一切而然,这支军队只能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自己东北军装备的那些东西,在人家眼里两玩具都不如。那坦克比自己部队的坦克要大了整整两圈。好家伙,那大炮的口径,把自己装进去都没有什么问题,要是让自己的部队与这样的一支军队战斗,那就和自杀没有什么两样。刚才还听到那个好像是长官模样的军官说,他们好象还有飞机,而且还要把小日本的飞机一个不剩的都打下来,天啊,这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呀?


看看人家那是什么装备,在反过来看看自己这方面。因为上司的命令,自己按照命令,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就放弃了丰天省,现在整个部队里一共有5个不满编的步兵师、一个马匹奇缺的骑兵师和一个只有26门山炮的炮兵师,总共加起来才有3、4万人,而最高指挥官却是自这个上校团长,那些师长旅长什么的早在开战之前就带着家眷逃到关内了,现在整个部队可以说是一盘散沙,在加上现在军无斗志、士气低落,然而更致命的是两军在武器装备上的差距,自己的部队是步枪加少量的大炮,而人家呢,是飞机、坦克加大炮,叫自己拿什么和人家打,而且人家都挑明了,说白了就是放下武器还有一条生路,抵抗只有死路一条。看着这些曾经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他知道自己该选择什么了!


“弟兄们,你们相信我乔清晨吗?”回到自己部队里的乔清晨对围上来的营长连长们问道。


“那还用说,乔团长,无论你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大家都会支持你的!大不了就是一死!怕什么!”一个营长大声的喊道。


“对!弟兄们都会支持你的!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好!既然大家这么相信我乔某,那我乔某也不能把大家往绝路上带,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已经被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包围了,而且他们还要求我们放下武器,否则就要以武力解决,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大家都见过了,实力太强了,坦克加大炮,而且还有天上还有飞机,就凭我们手里这些枪还不够人家打的呢!更为主要的是,他们是一支北上打小日本的队伍!”


“什么?北上的队伍?”


“什么?是去打小日本的?”几个营长七嘴八舌的议论道。


“搞什么啊?他们是中央军还是晋绥军啊?怎么比我们东北军还富啊?”


“乔团长你是说他们是抗日的部队,而且马上就要和日本人开战了!”


“是的!他们是抗日的队伍,而且马上就要和日本鬼子开战了。弟兄们,你们大家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办!现在有两条路摆在我们面前供我们选择,一条是作一个永远台不起头并背负着卖国贼的罪名,另一个是像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一样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而光荣的战死呢!大家说,我们该选择那一条!”


“第二条,我们都选择第二条路,我们要保卫我们自己的家乡,保卫自己的亲人!我们要打日本鬼子!”大家异口同声的喊道。


“好!有弟兄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大家放心,不愿意打日本鬼子,人家说了,只要你放下武器就可以随意离开了,不过我在这里奉劝大家,不要有什么有什么心眼。如果你不想打又不想交枪的话,那么现在就说出来,省得到时候连累大家。如果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那么就都按照我所说去做吧!如果有弟兄不同意,那么绝对不允许勉强,同时也不允许强迫,明白吗?”


“明白!”众军官异口同声的回答。


“好了,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大家就去准备吧,如果有军官和弟兄们要回关内,那么就让他们放下武器回去吧!另外让他们给少帅带个话,就说我乔清晨对不起他,对不起他的栽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