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倒后的反思!朝鲜中学生的特殊竞技-持枪跨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15,平壤,中学毕业班的学生正在金日成体育馆举行运动会。两名跨栏选手的精彩瞬间被镜头捕捉下来,最令人惊奇的是他们的右手都持有一支仿AK的冲锋枪。运动会同时也是为了庆祝金正日的65岁生日。


无论朝鲜的国情如何,至少朝鲜从没有放松过对教育的重视。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中国并不如朝鲜,看看现在的中国中学生都在干什么?泡网吧,打网游,钓mm大有人在……


祖国尚未统一,我们的新一代人却逐渐被磨平了锐气。我觉得学校生活带有一些军事化色彩并没有错误,中国人不好战,但忘战必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日成体育馆全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的65岁大寿即将到来之际,北核六方会谈刚刚结束的第二天——14日平壤市内上上下下都在为庆祝金正日的生日而忙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落后还是要挨打的!

你们年轻的一代不了解,这是军事体育,简称“军体”。中国在七十年代的中学都是这样,相比之下者是小儿科。下面是敝人中学时的回忆文章,看看那时的全民尚武精神吧!


四、 我所经历的文革(从小学到中学)——打架、拉练

现代的人们对文革深恶痛绝,视之为洪水猛兽,好像文革期间的中国,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其实不然,那只是一些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看了几篇十分片面地反映文革的资料,就自以为完全了解了这段很少被媒体谈起的历史,有很多成分都是道听途说,甚至掺杂着自己的主观的杜撰。还有一些是在文革中受到冲击的“走资派”,本来就是心胸狭隘的心理不健全之人,对历史总是耿耿于怀,把那么丁点的伤心事喋喋不休地反复抖落,大部分的“走资派”没有更苛刻地指责文革,豁达地认为这是群众运动不可避免的事,凡事应该朝前看才有出路。我不过是个小学到中学阶段经历的文革,也许没有更痛苦的经历,也算是文革的一个片面,对勾画出完整的文革也许有所作用。

由于学校都在停课闹革命,想想看,一个城市的百余万学生闲置在家里,那时的父母大多都在单位闹革命,白天根本没有人管这些小孩,精力旺盛的他们会干些什么?当然是打架,而且是打群架!别的地方叫什么我不知道,在我生活的那个城市把挑衅叫做“起茬子”,这是小孩社会的专用词。我是部队的子弟,我记得每个人衣服里面的腰里,都扎着军用的武装带也叫“八一卡子”,无论何时何地发生战斗,一群小孩瞬间都亮出武装带,那是一种多么壮观的景象啊!这种遭遇战结束得很快,往往以人少的一方败退而结束,很少有严重的流血发生,这样的战斗我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直到上六年级才结束。

还有另一种方式,隔着一道院墙,同外面老百姓的孩子进行石头战。我们部队大院都是日本建筑,院墙的高度齐胸,好像在战壕里一般,不知是不是小日本的个头矮小,所以院墙才这样矮。有一次,双方的“兵力”投入的都不少,展开了激烈的石头交火,本来势均力敌的局势,由于对方加入了几个比较大的孩子,不禁士气大振,呐喊着冲了过来。我方好像有些不支,也不知是哪个怕死鬼带的头,翻过院墙跑回大院里。紧接着便是“兵败如山倒”,大家都蜂拥翻进墙内,甚至准备四散逃回家里。这时大家看到了一个感人的情景,一个叫梁宣昌的男孩子,仍然站在墙外的煤渣堆上没有退却,毫无畏惧地连续将大块的煤焦块抛向“来犯者”。英雄的榜样使退却者们停住了脚,一个充当头领的大一些的孩子高喊:“老梁好样地!弟兄们杀回去呀!”我们又勇敢地纷纷翻过墙头杀了回去,对方慑于我们的气势狼狈地败退了,大家纷纷夸奖梁宣昌的英勇,而他却十分谦虚地暴露自己也想逃跑的念头,但是坚持一下的勇气不仅使他得到尊重,还制止了一场失败的崩溃。成年以后的我还不时地分析这次战斗的意义,看看吧,失败与胜利就是一念之差,就在于最后地坚持一下,就在于一个英雄的灵魂人物,虽然是小孩的顽劣之举,却也能映射出深刻的哲理来,无数次的战斗过程几乎都已忘却,只有这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学校停课闹革命的时间并不长,好像只有一年多,很快在“复课闹革命”的口号下,中小学生又回到了课堂,大规模打群架逐渐停止了,只有在放学的时候,双方偶然遭遇,还会发生短暂的小规模战斗,多以拳脚为主要武器。

进入了七十年代,我上了六年级,相当于现在的初一,文革时期是九年一贯制,一至五年级为小学,六至九年级为中学。我上中学那会儿,同在小学时一样,十分十分地开心。真有点全民尚武的劲头,中学主要以学军事为主,哪像现在的学校,短得不能再短的军训,还叫苦连天,哭天抹泪儿,除了考试分是命根儿,还会干些什么?培养出的都是畸形的,不健全的人才。

体育课称为“军体课”,最经典的一种形式是,男生分为两队,像接力一样夹着“炸药包”,好像在去时经过平衡木(独木桥)、跳高、跳远(一定宽度的沟)、翻墙(一定高度的木箱)等等障碍,回程时要全速跑回,将“炸药包”交给同队的下一个人,开始一个新的往返。中途从器械上掉下来扣分,最后评出优质优量的优胜者。有时女生在一边指指点点地观望,小老爷们儿谁愿在女生面前丢丑?我自己为了跳上(不是爬上)窄窄的平衡木,而且要跑过去不掉下来,着实在课间苦练了一番。

课间操称为军体操,把刺杀的主要动作编成体操,什么“防左侧击、防左弹仓击、向后刺”等名词和动作要领,就是在那时了解的,而不是在部队学的。做起来整个操场发出阵阵“杀!杀!杀!”的吼声,好像不是学校而是一个军营。我在想啊,那时候谁要敢侵略我国,随便拉出一个公民都是士兵,全民尚武精神小日本都自愧不如,而不是像现在自私、软弱、贪财、享乐成为时尚。

我的最爱就是野营拉练,六年级时学军的活动达到顶峰,整个城市的中学都编成“团”,我的学校番号是“某某市野训23团”。全校师生打起背包,携带水壶、挎包等日用品,走向远郊。时间为期十五天,每天行走20至30公里,到了驻地便分散住在老乡家里,第二天一早吃过饭又踏上征程,口号是:走一路,红一线;驻一地,红一片,真正的是走到哪里就住到哪里,不会打背包你连路都走不了,当时我才是六年级耶。中途行进间休息上“洗手间”,就是公路两边的苞米或高粱地,规定是男左女右十分清楚,没有跑错方向的。那时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与学校对应的工厂派出车辆和人员,拉着给养和炊具担当后勤,在大队人马开拔后,收拾起家什奔向下一个目的地准备野外午餐。一个班级是一个排,一个小组是一个班,每个班都配备一名工人师傅充当班长,还有各级排长、连长、营长、团长。途中虽然感到苦累,但是及其好玩,真像鸟儿出笼的感觉,还有一个豪迈的情感,除了没有枪完全同解放军一样,开心得真的难以在此赘述。

就从这些美好的回忆,我对文革就不反感,培育出的学生至少要比现在的健全,无论吃苦精神还是独立自主的能力,都是现在的学生无法比拟和想象的。


说的对,现在的中学生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国防了.

我们军队的思想越靠近老毛的思想就越强大

落后还是要挨打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