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31.

y492545690 收藏 13 78
导读: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营长带着捕俘一组的人下到山谷后,叫他们留在山谷里,而换用了渗透组的人往左边的缓斜坡爬去。刚才命令突然下来了,半小时内即将展开行动!接到这个命令时他的脑袋突然轰隆一声像是要炸了,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现在可还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啊,情报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左右了他们的时间安排。在焦急万分的情况下,他想要下山再上到对面山头那里的前突部,获得第一手地形资料。再说了,从地形学上判断,占据那里,就可以控制整条公路的来去,对下面的哨卡房和对面的高地都能进行有效监视。按照他的部署,等他们一在那里给出安全讯号后,控制组的人就过到那里去,架起机关枪,往下封锁撤离道路,阻断从后面山谷撤退时敌人的可能追击。如果那边的山头无法控制,有敌人事先占据了话,就只能控制住这边右手的山头,但是右手边山头的高点看下面山谷的来向有障碍,坡度也较大,直下交接部的开阔地带,机关枪无法有效控制。左边的山岭前突部不一样,下结合部时是缓坡,机关枪往下封锁可以控制到坡脚。

还有不到三十分钟,一切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充分利用到地形的有利条件部署好一切而不惊动到敌人。现在只有占据那个山岭的前突部才是王道。

由于焦急和紧张,营长带着人在爬行中几乎是呼呼喘息着,虽然并不累。

但是不知道那里有没有越军的潜伏暗哨。这两天他们一定在沿路的重要据点进行了严密的布控,像这个前突部一定会被他们利用起来,没有放置高搁的道理。

那里毕竟是是一个未经实地探查的危险地方,一旦有潜伏越军在上面,那个危险可就大了。不管怎么样,到了上面后,一定要把控制组的人叫过去,隐藏着。等会战斗打响,第一时间消灭这岭上敌人,控制组立即进入阵位,实行有效控制状态。

就在营长带着人爬上坡准备沿着树林边过去的时候,清晨的天边像是滚过了雷声,紧接着呼隆隆的低沉而清晰的啸叫划过了头顶,巨大的爆炸声随之在前方山腰响了起来。

向前进只感觉到浓雾中闪现出一道亮光,大地在他的身下震抖了一下,紧接着又是好几发重型榴炮,砸落在他的前方山谷交接处空阔地带。一瞬间而已,那座哨卡房被掀翻了,一节原木在好些树枝叶的簇拥下随着浓烟和火光的升腾被抛起,而后掉落下来,哐当一声,砸落在其它的原木上。

这是炮兵在进行试射,爆炸过后,过去的右边山谷里忽然传来了激烈的枪战声音,闷闷的,伴随着各种歇斯底里的吼叫。隔得太近了,决战临死的呐喊在激烈的枪声中飘逸出来,震撼着人的耳膜。叫声有越南人的也有中国人的,紧接着他听到左手边营长正在爬去的山岭前突部上传来了也中国人的报务声,声音很大,正在给出炮兵榴炮弹着点的修正数据。可能是电台杂音严重,对方听不清楚,给出弹着点修正数据的谈机员到最后几乎也是吼叫着,重复着那修正数据,一遍又一遍。这地方到处都是敌军,眼下的战斗瞬间的强度很高,打得如此猛烈而又呼唤不上炮兵的有效支援,那么呆的久了,敌人大队人马合围拢来可就只有死路一条。那小子急了!大骂起来:“他妈的,炮兵!炮兵!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修正弹着点,修正弹着点。。。。。。目标。。。。。。目标。。。。。。他妈的,你听到没有?听到没有?目标修正,数据。。。。。。”

不急不行啊!

此时对面山上也想起了激烈的枪战声音,一部分越军企图从山上冲下来加入山谷底的战斗,保障河内的高官安全。潜伏在那边山脚下的一队侦察兵正赶过来,奋力抗击住敌人的居高临下的冲击。一时间到处都好像有手榴弹不断的爆炸,人的中弹时的惨叫声听起来毛骨悚然。这边岭上前突部的机关枪声音也响了起来,加上冲锋枪的扫射,子弹密集如雨,往对面山上泼去,形成一条封锁线,覆盖一大片,支援山下承受着巨大压力的自己人。很快谈机员呼唤炮兵的声音没有了,淹没在了岭上机关枪声和前方手榴弹的爆炸声中。

透过硝烟,向前进看到对面的山腰上树枝不断被这边岭上扫射过去的子弹打断,不断的有人从草丛里滚落下来。但是敌人的枪声却还是没有停歇,那些怪叫着滚落下来的敌人也不知是中弹的还是自己拼了命往下冲的。

营长没到达他想要去占据的地方,他没再沿着树林边摸过去,知道那里已经有自己人在控制着了,于是赶紧回头,部署捕俘兵力。一切都来得太快了,大家在协同上似乎很有问题。起码的一点,都不知道自己人有谁谁谁,相互之间没有任何联络,而是各行其是。

还好,在营长的头脑闪念中,他明白眼下的情况,只要管好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向前进只听到他在那边斜坡上边跑下来边高声大喊着:“控制组的人赶紧往右边山上去!占据那块大石头,架机枪,往下封锁。渗透组的人跟着他们去,快!捕俘二组的人往后拉开。赶快行动!快!”他带着渗透组的人下到山谷底后,一下子卧倒在刚才捕俘一组的队员趴卧着的山谷底巨石后面,而后又半蹲起来,四处查看指挥。

张文书跟着控制组的人飞快的往右边山上跑过去,他们本来在右边山上隐伏着,由于地形不熟,还没有构筑起射击阵地。这突然爆发的战斗,真所谓措手不及。前面的那块巨石顶部平滑,上去很容易,可以架机关枪,他们事先查看过的。这时候得到命令,心急火燎,巴不得一步到位,架起机枪就可以开火。大家拼命地往那里跑,在斜坡草丛里连滚带爬,紧张的呼吸很粗重。这种时候,面临着生死存亡,只差没有尖声吼叫了。

有两名越军突击上到他们的前面来了,在山岭上现出身子。“敌人!趴下!”武安邦最先发现到敌情,大叫着下令大家卧倒,他则采用跪姿射击,啪啪啪连开了好几枪,又是一梭子放了过去。他斜后面的张文书也在半坡上向着前方射击,子弹从他身边的草丛叶片上划过去。

“冲过去!快!快!快!”

抢占那里的高点,就可以控制住一大半局势。

敌人不断地从下面冒出头现身上来,看过去,他们身后是空濛的白雾,人像是从地平线上升起来的。大家边跑边开枪,不要命地冲着,要去抢占那个高点,架起机关枪,封锁下面的开阔地带。显然,敌人遭到伏击,也看准了这里,要来抢占,人倒下了一个又冲上来一个,也都是及其顽强而不要命的。

跟这种军人打仗,作生死判决,在硬汉看来除了过瘾之外,再就是敬佩他们的赴死的精神也与我们的一致。这是真正的生死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别一个选择。

此时到处都响着枪声,在这个小小的山间谷地中,不知道有多少热血赤诚的人在做着临死前的无情杀戮。每一个人都面临着死亡,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会毫无疑问地活到下一秒。一颗流弹,一块弹片,一把刺刀,都有可能在一瞬间要了你的命。

刚才的炮弹试射过后,向前进爬起来,猫着腰跑了两步。他重新看到散兵坑里的敌人,向着他这边的那个已经血肉模糊了,另一个还那样趴着,他赶紧开了两枪,那名暗哨一动不动,估计在炮兵的第一次试射时就已经随同伙伴一起归西了。散兵坑在边沿部分被炮弹又扩大了一倍,形成新弹坑的泥土覆盖着旧的,这两名暗哨的半截身子都被泥土掩着。

倒闭的哨卡房里还冒着烟雾,被炸塌的散乱原木间露出来越军的身子和手脚,还有枪支。尤其那些身子手脚,在看过去的第一时间进入眼帘,有的血糊糊的。

仓促间打起来,一切都好像很乱。枪声、爆炸声、呻吟声、吼叫声。。。。。。天地间只有一种东西是此时的所有人最渴望得到的,那就是一个字:生。求生,这是在近距离的与敌厮杀中每一个人的本能的反应。彼此只有一个念头,杀死对方,看见对方的任何人都要开枪,将之击毙,在第一时间将之击毙,犹豫半秒钟都不行。

干掉对方,在枪林弹雨之中自己至少多得到了一秒钟的存活机会。一秒钟的存活,来之不易!那是拿命去换来的东西。

这好像是一种残酷的竞争。生命只争分秒。

向前进两手斜拿着枪,奋力跳过一个弹坑,想要往前面的山脚下冲过去。身后有营长,他会照管好一切,眼前的这突然的战斗打得似乎太过于超强度猛烈,兄弟部队的人伤亡应该大得很。敌人不断的从左边的山谷里来路冲突出来,好像是要杀开血路,保护好他们的高官从这片地狱里活着离开。这些冲突出来的敌人战斗素质很高,动作相当快捷,简直旋风一般。

刚才他起手在瞬间打倒了两名冲出来的敌军,这时候跳过弹坑是无意识的反应,本来他可以绕过去的。这个弹坑接近两米多宽,像一口锅。他从这边跑过去时猛力起跳,眼看就要到那边了。突然脚下一软,弹坑边的一层薄薄的泥土在露水草丛中变得很滑,他跳过去时,脚下着地的力道很大,鞋底得到的摩擦力却少得可怜,人往后一下子便仰天倒下了弹坑。

倒下去的时候他手中枪走了火,往对面山上和天空中射出了一梭子。他的背包在弹坑里先着地,枪倒是还紧握在手里,但就是一下子翻不了身,无法起来。

前面山谷结合部里又跑动着好几个冲出重围的越军,边跑边向着山脚下开枪,山脚下的侦察兵还在抗击上面冲下来的越军,丢下来的手榴弹不断的在山脚下他们的身边爆炸。浓烟不断地升腾起来,一时间双方都胶着住了,一定要见过高下。

山上的敌人当然是要冲下来,接应下面的兄弟,尽到保护首长之责。山脚的侦察兵则无论如何都要顶住,不能让他们冲下来救走那个目标人物。在还没有接到撤退命令之前他们绝不会逃开,虽然地形上对它们很不利,不断的有人在伤亡。

这时候,这边岭上的机枪还没有架好,张文书趴在巨石边沿往下看动静,敌人一部分冲出来了,对那边山脚下的人形成了很大威胁,情况太危急!瞥眼见下面开阔地带的向前进在跳过弹坑时突然往后倒,认为他是中弹了,这还得了,张文书大吼一声:“他妈的!打死他们!”将冲锋枪伸出去对准下面冲出来的敌军连连开火。他的冲锋枪射击是营长都看得起的。

向前进在弹坑里挣扎了一下,没有翻过身爬起来,于是往右边倒。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