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狡兔死走狗烹(下)

丁老大 收藏 8 131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狡兔死走狗烹(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进到后面一看,先进来的人都在这里。只听大家议论纷纷,说这一下就算抗战到底了,交了武器,到南昌报到,入军官队学习打仗。有人说,打谁呀,日本鬼子投降了,难道自己人打自己人?又有人说,你仗还没打够,我都厌烦了。韩文德说,谁不厌烦,这下好了,枪都交了,解甲归田。又有人说,不是到九江飞机场接少帅吗?怎么还要缴枪,我那枝卜朗宁可是花了十个大洋买的。

正说着,见周队长也进来了,随后周队长和董队长陆续进来,拿眼看着韩文德,韩文德说,坐下坐下,看一会咋发落咱们。

只听外面还在继续登记,过了一个小时后才完。外面的官员进来对他们宣布,你们先回去,三天以后在这里集合。

有人问,不是说到九江飞机场接少帅吗,怎么不去?

那官员说他不知道。

他们这些军官从祠堂里出来,一个个灰溜溜的,到队伍跟前,已经有新安排的军官在对队伍进行登记、被登记完的一队队被带走。他们才知道上当了。

韩文德回到和桂英借住的民房,桂英问他,部队集合干啥?

韩文德说,交枪,人马交了,枪交了,给了个编余证,让三天后到南昌报到,入军官队,干什么也说不清。

桂英说,咱不当那个军官了,担惊受怕的。

韩文德说,我也这样想,到时候再说。

第二天,韩文德听罗大运来对他说,张单杰的那个大队听风声说部队要改编,他们不想改编在正规军干,队伍连夜晚向武宁开走了。左副司令带人追了半天没追上。所以上峰命令赶快缴游击队的枪。

韩文德心想,张单杰还是有先见之明,也有胆量,但是,带着那一支队伍也是麻烦,倒不如交了枪来去一身干净。

韩文德这时候的心已经退了,他问桂英,你说我将来去南昌好,还是回朱家滩,或者回陕西好?

桂英回答,你和汪哥商量,哪里好咱就往哪去。总有咱一碗饭吃。抗战胜利了,政府总不能丢下咱不管吧?

韩文德说,好,我明天去找汪哥。

晚上,牌九王,罗大运、孙大龙来找韩文德,对韩文德说,我们不想跟那些人干了,想回家。但是又不能离开韩队长。

韩文德说,你们好糊涂,我现在兵权被收了,将来也不知道该咋办。跟我有啥出息。你们先干干看着,不要随便逃走,这个刘支队长动不动就要枪毙人,被他抓住枪毙了就划不来了。

罗大运说,他现在还顾不得,如果他对我们下手,他也难逃一死。

牌九王说,上次刘支队长打你的时候我就想用机枪把他突突了,如今活着成了祸害。

韩文德说,改编的事也不由他,是上峰的命令。

话还没说完,又陆续来了十多个班长和士兵,韩文德让桂英弄了两瓶酒,开了几瓶从日本人手里缴获的肉罐头,喝酒聊天骂人,一直到半夜才散。

第二天韩文德到南街找汪廉清,不见人,在街上闲转,看老百姓回来修理屋子,看卖小吃的,看来来往往的人,正看得高兴,忽然传令兵老张跑来,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队长,刘支队长正带人搜查你家,还没走,你看咋办?

韩文德一听就觉得情况不对,刘支队长对他早有成见,打仗的时候就报复了好几次,这时候有可能报复,置他于死地。

他让老张跟他到厕所,说,快把你身上的枪弹给我,我要以防不测。

老张把手枪掏出来给他,韩文德把手枪迅速拆成零件,把裤带解开,把短枪零件和子弹分两腿用绑带捆扎好,系好裤子,把外套衣服脱下来搭在肩上,把内衣解开,亮出肚皮,然后像平常一样大摇大摆毫不在意的回来了。进屋就看见了刘支队长带着老马和支队部的十多个人,大多数认得,院里放着两箱枪,盖子已经打开。他的那挺机枪也在一旁放着。

刘支队长怒目圆睁,喊道,韩队长你过来,你机枪没交,这两箱三八式步枪也不交?还有三把短枪,你留这些枪干什么?

韩文德镇静地说,支队长,这不是我藏的枪,枪是我妻哥黄世金从日本人手里夺来的,是他藏的。他是老百姓,到我这儿当兵几年又不在名额,不吃兵饷,要把枪卖几个钱糊口,你让我咋交?

刘支队长问,为啥不报告?

韩文德说,还没来得及,你不是说还叫我好好干、还准备用我吗。这些枪到时候还能用上。

刘支队长说,狡辩,你这共产党想谋反,你当我们不知道。

韩文德说,你咋能说我是共产党,我就不懂啥是共产党,我是跟康司令扶着担架进的敌后、打游击战来的,我到游击队六年啦,你来才不到三四年,我活捉过日本鬼子,砍过鬼子的头,抢过鬼子的各种物资,也不见犯法,藏几支枪就犯法啦,就成了共产党啦。你把一个大队带出去,被鬼子吃掉了,你的马也被鬼子抢走了,你就不是共产党啦,只有你这军校出身的军官做的对。

刘支队长听完韩文德的话,黄着脸,怒气冲冲的又拿着手杖照韩文德打过来,韩文德没有避开,被打得满脸流血。这已经是刘支队长第三次用手杖打韩文德,韩文德倔强的站着,也不擦脸上的血,眼瞪着刘支队长不说话。副支队黄文瑞上前劝解刘支队长说,小韩年轻,不会说话,请支座息怒。

刘支队长命令马队长,把韩文德押到支队关起来。

黄世金站在一边看着刘支队长不吭声,桂英哭着对刘支队长说,枪是我大哥和我藏的,与韩文德没有关系。

刘支队长不听桂英的话,怒气不息,继续叫叫老马把韩文德押着走。韩文德对桂英说,不要求他,看他能把我怎样。

老马和那十几个兵把韩文德押到离支队部不远的一座楼上。桂英跟在后面,一直看到韩文德被带上楼,这才跑去找汪廉清。

汪廉清听了桂英的叙述,然后让人把严有义和周华银两个结义兄弟叫来,对他们说了韩文德的处境,说,估计这次刘庭勋一定要把韩文德往死里整,一定要想办法救人。

严有义和周华银同声说,大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汪廉清想了想,又说,这里已经是老虎口,不能停了。

他让严有义周华银桂英和他媳妇把行李准备好,他马上去见刘支队长,问明韩文德的罪名。能让刘挺勋把韩文德放出来最好,如果不行,先把家属转移到九江,然后再想办法劫狱救韩文德,总不能让刘挺勋把韩文德杀了。

汪廉清来到刘支队长的支队部,见刘依然怒气未消,就问他,韩文德犯的啥罪。

刘支队长说,汪兄,你不知道,我早注意到韩文德像魏延一样脑后长反骨,有反心,他是陕西人,中共产党教育的毒最深。他藏了那么多枪,不是想造反是什么。

汪廉清说,小韩年轻不会说话,根本不是啥是共产党,我敢拿我的人头担保。他的那些枪是桂英的大哥缴获的,准备卖几个钱。

刘支队长说,还有那挺机枪,也一直没有交。

汪队长说,小韩喜欢机枪,全支队的人都知道,军官交枪的时候他没有带机枪,也没有说让交机枪啊,过后又没有人问。

刘庭勋说,老汪,你不用管,小韩决不能放,我要一查到底。

汪廉清见说不进去话,口气也硬了,说,支座,你如果真查出韩文德是共产党,枪毙了他我不说啥,如果你没有证据证明他是共产党,又杀了他,我绝不与你善罢甘休,我要向上峰告你,哪怕把官司打到蒋委员长哪儿去。

刘支队长说,我知道你和韩文德是结义兄弟,关心他。你放心,我不会杀他,我要查他个水落石出,把他押送上级,让上级定他的罪。

汪廉清说,好,咱军人说话算数,一言为定。

刘挺勋说,一言为定。

汪廉清见虽然说不进去话,却用言语激得刘挺勋暂时不杀韩文德,就来到关押韩文德的地方,见到守卫的老马,说他想见见韩文德,老马和汪廉清都是河南人,看在同乡情谊上,让韩文德下楼和汪廉清见面,汪廉清见了韩文德,在老马当面埋怨韩文德出语不逊,顶撞得罪了老刘,把事情弄复杂了,喋喋不休,唠唠叨叨。

老马见他们说话,给汪廉清去取茶倒水,趁老马走那么大一会儿,汪廉清悄悄对韩文德说,刘挺勋暂时不敢杀你,你要沉住气,忍耐几天,等弟兄几把家眷都送到九江,安排好后,再来救你出狱。然后渡江回老家。

话刚说完,老马就来了。

汪廉清端着老马给他倒的茶叶水,喝了几口,掏出两包烟递给韩文德,又掏出两块钱递到老马手里,对老马说,给小韩兄弟买点好吃的,把咱小韩兄弟照顾好。

老马说,汪大队,你放心,河南、陕西都在黄河流域,小韩也是咱老乡,我保证小韩的安全。

汪廉清说,那就劳你费心了。

汪廉清走了以后,韩文德被送回到关他的房子,在里面转圈儿,像一只关进笼子里的老虎。他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就出去过江回家,但是知道如果硬往出闯,必然要打伤卫兵,不然不能脱身,如果追的人多,他的枪更不能留情,肯定要伤害老马和许多战友,于心不忍,所以只得暂时忍了这口气,听候汪大哥安排。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