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即将结束,一旦结束随后上传续集南明风雨之血沃中华请大家注意收藏。

亚热带海洋气候的平潭岛上的沙滩,是个十分适合安静思考的地方。远处是无限苍茫的大海,它可以开扩人的胸襟,白色的沙滩也使人心情平静。

“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夕阳,只是一片海蓝蓝。坐在门前的矮墙上一遍遍幻想……直到夜色吞没在我俩回家的路上”

悠美的口哨声回荡在白色的沙滩之上,人躺在那儿,却只见他跷起的脚尖,在随着节奏不停晃着。

“长官”老远,徐烈钧的喊声传来。

岳效飞瞅瞅白色沙滩,仅仅除了他的卫兵在不远处游动的身影以外,那儿一个人也没有了。

“长官”这次听清了,声音是从海面上传来的。

一道卷起的白色浪头之下,是徐烈钧那雄伟粗壮的身影,他身后那个身影……火红色的头发,“哼哼,这两个家伙居然还就这么相配。”

冲浪板这一岳效飞的新发明,现在不但是他们准夫妇二人的最爱,同样也是海军陆战队这帮家伙的最爱。

岳效飞的棚子就搭在白色海滩的最高点上,一排中间隔着小几的白色沙滩椅。这就是岳效飞构思的海滨浴场的全部设施。不过一直有个难点,我们的中国妇女同志们在这个时代里可还是一个个羞涩的小妇人呢,看来得多几个像罗娜这样大方的女孩带头的。海滨游乐场是明年的项目,可是有些东西要早些准备呢!

很快海里的两个人在海浪的推送下来到岸边,来到岳效飞身旁。

罗娜的身材真是健美的不得了,尤其她穿着一身中国式的“水靠”说白了是我们古人的游泳衣。纯鱼皮制作,别说这鱼皮倒还真是适合干这个事。经过特殊手法加工后,不但弹性非常好,而且穿在身上极为贴身密封性能同样非常好,如果里面套件紧身针织衫的话,保暖性能也不错。这就是神州军新近装备的潜水具的一部分。

对于没见过潜艇或是潜水的具的人可能非常难以理解,可是岳效飞过去在福建的时候,时常被金涛这厮拉去陪玩。所以在这个时代做出潜水具的困难仅仅在于密封上面。除此以外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此刻我们身材凹凸有致的罗娜从身后同样质地的小背包之中拿出来一个黑棒子,递到徐烈钧手上。

岳效飞看着这个家伙手中居然掂着个冒烟的大黑棒子。

“雪茄?香烟!”

徐烈钧来到岳效飞身边,随手敬了个不像样子的礼,倒是红发罗娜的军礼倒似模似样,同时徐烈钧的身体挡住了岳效飞的眼睛,省得他老向罗娜身上瞄。

“切,你想哪去了,老土!你手上这是……你这哪来的!”

“怎么样,羡慕吧,我就不告诉你!”

“妈的,快拿来,快点,你小子敢不服从军令,小心上军事法庭!”

每次越是岳效飞发急,徐烈钧这个家伙越是不正经。

“哎哎,我就不给你怎么样,你看看你一身休闲装,你又没穿军装!哎哎……”

“呵呵,你这臭小子跟我玩是吧,好我跟你玩,我玩死你!”岳效飞嘻嘻哈哈的骂着,伸手自躺椅下抓起一把沙子扬过去。

红发罗娜早看惯了这两个家伙的胡闹,而她的准丈夫每天不来和个这“长官”闹一下是很难睡着觉的。伸手从自己带得盒子中,拿出来一枝雪茄烟递给岳效飞。

“喂,罗娜,这是你给那个家伙做的?”岳效飞扬扬手中的雪茄烟晃晃。

“是啊,我看他总叼着他那个烟袋,底下又是个荷包晃来晃去,有点不像样子。而我父亲有抽雪茄烟的习惯,不过他喜欢抽我特制的那一种,所以在给我父亲做的时候顺手给他做了一些。”

“哦,是这样啊,那你介不介意把你的手艺教给别人?”

罗娜耸耸肩“我想这没什么没问题!”

“好吧,罗娜雪茄我想这个名字你也不会介意吧!”

岳效飞向文昌明扬扬手。

作为旧式的师爷的文昌明察言观色是他的基本功之一,很快一块烧得通红盛在盘子中递到岳效飞面前。

“咳咳咳……”一阵强烈的咳嗽声使罗娜瞪大了眼睛,她原以为岳效飞是会抽雪茄的。

“可是,我有点拿不定主意,你知道吗罗娜,一个红头发的大鳄神州城的市民会不会接受呢!”

看着罗娜那双瞪得大大的蓝眼睛,岳效飞知道她在这岛上呆得太久了,对于多少神州城人向往的“大鳄生活”不怎么了解。

“管他呢,别人乐意不乐意干我屁事!”又一阵蓝色的烟雾冒起,这次只是一小口,岳效飞不再咳了。

“罗娜,回头我找几个人来向你学这做雪茄的技术,将来给你专利,你觉得怎么样!”

罗娜才不管这么多呢!这件事好像和她没什么关系。眨眨蓝眼睛,她的眼睛去看来得那几个人,这次不但又见到几位城主夫人,而且还有一位美丽的女人,她是谁呢?

岳效飞努力眯着那早被CS早折磨的没了远望能力的眼睛仔细看着时候,“长官”那边也有人叫开了。

“呵呵,你小子这个出场方式倒是挺别致的!”

王德仁嘿嘿笑了两声,也亏这家伙力大无穷,不然在这沙滩上骑自行车可是门本事呢!车后架上跳下来的居然是武秀娘。

“哈哈,你小子得手了!今个是来交令的吧!”

“报告长官”王德仁把自行车停在一边,几步踏到岳效飞身旁,大声报告:“报告长官,王德仁完成任务。”

“好啦,我说你这个家伙,这种事也能当着人家面报告,说你心眼缺吧!你还真不够用。”岳效飞摆摆手,再拿眼睛去瞅后面的武秀娘,脸上可是红红的!

“哈哈,臭丫头,敢是见了我这坏蛋媒人不好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