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56节 江南之春 四

不笑生 收藏 0 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56节 江南之春 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即将结束,一旦结束随后上传续集南明风雨之血沃中华请大家注意收藏。

陈荣乘坐得满街跑跑在不甚平整的土路之上,赶向杨中县得附近的漕帮总舵“云龙庄”此时的时间已经将近到了他们约定的午时,坐在车上眯着眼睛假寐的陈荣的眼球慢慢挪向窗外。

窗外的路上,大道两旁同样行进着各色人等。有扛着自己破席筒子的乞丐,一走一瘸。又或者是用独轮车推着两只刮得干干净净的死猪,可这猪也太重了吧,把那小车压得“吱呀吱呀”直响。还有赶着大车的,车上满满的新鲜菜蔬。又或者一乘小骄,不知道得以为里面抬着多美的“姑娘”呢,总之是应有尽有。

陈荣眯着的眼睛只一扫,大约情况心里也就有个数了。看来自己手下这帮子不孬,个个都是好样的,安完了炸药,还赶得及化了装才赶来,而且和那些真正的漕帮帮众们混在一起,一路上兴高采烈得的说着闲话,拖起滚滚风尘赶向地头。

朱一哥排下的大阵势就在庄外的演武场上。大家又会说我胡说,真的由于漕帮帮众人数众多,真当要开个大会,或是见个大阵势的时候,这演武场就是个好去处。而且说句小人的看法,这个朱一哥纯粹是个守财奴,生怕在庄内动手毁了他这些年好不容易积下的财富。

一侧是排开了几十桌的宴席,那儿最前边坐的是那些江湖请来的各门各派有些头脸的人物,以及漕帮的头面人物。不但有大船主、堂口的堂主、香主。

再后边才是漕帮帮众的桌子。此刻午时已经快到了,桌子上已经开始摆上阔绰的席面。酒菜更是随时添加,众人皆道:“朱一哥这次下了血本,看来他是要赌一铺大的。

离这些桌子不过处,孤零零的一张桌子上摆开了一桌宴席,朱一哥坐在那里,就等陈荣得到来。

一辆这里有,但不多见在他们眼中跑得极快的“满街跑”。当然偶尔流落到清统治区得满街跑还不得让博洛把那些有用的部件全给他弄走了,按成光滑的木轴,跑得快才见了鬼了!

“哈哈,累朱庄主久等了!”

陈荣开门,只一跃人已经如同大鸟一般从空中滑过来。正正坐在朱一哥对面。

他的这一亮相,使在场之人都暗暗松了口气,看来此次会面江湖的成份多了一些,官家的的成份少了一些。而且陈荣的那份轻功也使大场诸人大开眼界,虽然看不出他的门派、师承,只是那份功力也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哈哈,阁下果然是信人,只是不知如何称呼。”

陈荣脸上挂起一丝各缓的笑容。他这一笑没人会以为他包藏什么祸心,甚至大家都觉得他是他读过书讲道理的人。

“叫我屠猪好了!”

“哼!”

一听陈荣的话语,朱一哥脸色大变,他的话语分明就是不怀好意。“啪”他猛得一拍桌子,“阁下敢是来消遣人的?”

陈荣对于朱一哥的愤怒只当没看见,自己坐下,伸手到怀中。

“你做什么?”朱一哥怒吼一声,双掌护住自己门户,生怕陈荣冷不丁掏出一把暗器来向自己招呼。

陈荣脸上飘起一嘲讽的笑容,嘴里轻轻道:“你这个朱(猪),还真是个山野村夫,酒杯这么脏也不知道擦擦。”

朱一哥自怀中掏出自己所用得铁胆,拉好架势只待一言不和就动起手来。

嘴里道:“哼!有话说,有屁放,如此逞口舌之利算哪门子好汉!”

陈荣一边笑着,一边给自己倒了杯酒,悠悠喝下肚中,才再慢条斯理的说话:“我只问你一句,降是不降,按不按我们信上说得办法办?还有交出杀我那两个人的凶手的人头另外再附上二十个人头当利息。否则……”

朱一哥沉声问:“如果不降如何?”

陈荣再倒一杯酒,放在手中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好像那是个多么好的玩物一般。嘴里低声道:“那么便要在场的所有人血溅五步,还要让他们的门派承担我们所有的损失。现在你去把我的话告诉他们,估计你再回到这个桌子前的时候,咱们就有结果了。”

朱一哥双掌摆下门户护住全身,脚下挪动步伐退回到自己人一边,这才再回过头去,和那些人大声说了起来。

“哼!阁下不嫌太过狂妄吗,看我铁面真人倒要第一个领教这血溅五步。”

一声长啸,铁面真人脚一跺地,亦腾空而起。刚刚陈荣露出的那一手轻功,不但使他稍感震惊,就看那份功力当不在自己之下。而且陈荣的胆力也使他颇为佩服,故此用上青城派的看家轻功八步赶蝉,好教陈荣知道他的厉害。

“啪”的一声,远处仿佛谁甩了一下响鞭,清脆的响声之后,铁面真人从空中直摔了下来,掉地下抽了几抽不动了。一时之间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人吭气,因为狙击手在三百米开外放得枪,他们的眼睛又都注意在当场,个个全当是陈荣不知使得什么暗器。

铁面真人身边的十大高手一齐扑出,察看掌门伤势。

陈荣缓缓站起身体,缓缓朝那边诸人一拱手道:“你们只有一个选择,交出杀我那两个人的凶手的人头另外再附上二十个人头当利息。否则,不但在场的所有人血溅五步,还要让他们的门派承担我们所有的损失。好话说在当面,大家好好考虑。”

忽然,对面人群之中,滚出一团乌光闪闪的东西,在平整的地面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直滚到陈荣几步之外方才站起身来,却正是纵横杨子江上的铁甲鳄。他一边慢慢挺直身子一边说话。钢甲团牌护住身子,只露出两只眼睛观察陈荣的动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