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旧---第三章东北射日 第二章 整风运动

qianqian1940 收藏 6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新换的玻璃窗洁净的一尘不染,虽说是四月的天气,太阳还是给里面的人们带来不少的温暖。西北国防军第2师师长钱跃东和他的属下以非常舒适的姿势靠在窗边的沙发上,呷了一口咖啡,眯着眼睛打量着窗外的景色。

大楼前那优质水泥浇铸的平整如镜的广场前面是一大片翠绿的树林,被风一吹,发出“哗啦哗啦”悦耳的声音,一条大道从中间延伸出去,一直到刚拆掉不久的兰州西城门。在尘土飞扬的前线呆久了,现在这种有热水澡、可以晒太阳的日子无疑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问题是有个人却老是皱着眉头,唉声叹气的在他们面前来回走动。

钱跃东看了一眼就要暴走的下属,无可奈何的开口问道:“我说晓阳啊,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师长了!有什么事情你不能坐下来好好讲么?老是在那边晃来晃去做什么啊?”

“等老大开会啊?你说老大怎么还不来啊?都快要到时间了!”李晓阳看着大门口不安生的扭来扭去。

“等老大?老大哪次开会迟到过了?你这是瞎操的那分心啊?”钱跃东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旋即又问:“怕不是的吧?你是不是又听人家瞎说什么了?”

李晓阳瞪着眼睛看了他半天突然一把拉开坐在他右边的2师参谋长俞昼,便嬉皮笑脸的粘上去:“我说兄弟,我怎么瞅着今天的事有点不太对劲啊!说是开军务会议,怎么除了老大,大本营的人一个都不出席啊?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了?跟我讲讲,我怎么今天右眼皮一直在跳啊?!”

“我怎么知道,我不是一样和你刚从前线回来吗?有事情你不会找桂炉打听去?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再说了,你不是做亏心事那怕什么?”

“切!我能做啥亏心事?对了?你知道要从我们各师调兵参与军区的足组建工作吗?”

“知道啊,怎么?”

“咳!你就不心疼?又要从我们这调兵!”

“不是会补充给你的吗?”

“切,那些新兵怎么能够和我的老兵相比!别说一个换一个了,就是十个换一个我也不愿意!我……”

“元首到!”门口卫士的一声高喊,立时把李晓阳到嘴边的话给吓了回去,同时也让钱跃东大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从这个烦人的家伙身边走开了!

其实我站在门口已经有些时间了。中午回来以后我和二哥翔天商量了一下尽快采取行政上的手段干预改善在私营企业工作的群众待遇问题,并约见了几个有影响力的大企业主,好好的给他们洗了一下脑,又陪他们去政府经营的企业参观了一下,终于让他们认识到:对工人好一点,关心他们,认真听取他们的建议,才能充分调动工人的生产积极性,最终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利益。

之后又连带着关心了一下“蒋主席”他们的北伐大计的进度,然后才到了四楼的小会议室,原本想听一吓这些家伙在我没来之前都在扯什么皮。因为根据他们的“优良传统”,每次开会之前这些不管几天没见的家伙总要互相“亲热”一下,而“亲热”的方式便是互相揭短,很多暴料都是在这个时候被发掘出来。结果,一来就听到李晓阳这斯在大发牢骚,我立刻脸上一沉,推门就进去。我的原意是因为这次战役以后,部队基层普遍出现了骄傲轻敌情绪,认为老子天下第一,所以召集他们来整顿一下,顺带着为他们受勋。听了李晓阳的话后才发现原来以为只是个别现象的个人注主义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说不得,今天只好换主题了!

四个师的主官已经笔挺的矗立在长长的会议桌两边,见我面无表情的进来,都是心里一紧,赶紧整齐划一的向我敬礼。

我意识到自己的自己的表情有点僵硬,于是冲他们笑了笑:“好嘛!一个个看来都没少什么零件嘛!”

他们脸上表情一松,这才化解了些过于紧张的气氛。

我径自来到会议桌尽头的那张皮椅,示意众人坐下,便开了口:“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对我召开这次会议很不理解啊?”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将幸灾乐祸的眼光头像坐在我左手第一位的李晓阳。

“这次战役4个师都打的不错,尤其是一师和二师。不过有些人打了胜仗就开始得意忘形了,最高统帅部的命令都不放在眼里了?!一师李师长!大本营3月份叫你调一个营回兰州,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执行?恩?!”至此我已是口气转冷复又面无表情了。

李晓阳见我闭口不再追究刚才的胡话刚送了一口气,转耳听到我又表扬一师刚想得意一下,还没反映过来随口就溜出一句:“又没老大你的签名,我以为……啊!不是!”

“什么?!”我断喝一声,心里愤怒的无以加复,拍案而起,狠狠盯着惊恐的捂着嘴巴的李晓阳,“你混蛋!什么叫没有我的签名,什么叫你以为?!你这叫什么?你这叫典型的山头主义、个人主义!舍不得你的兵?你当一师是什么?是你李家开的?还是你李晓阳的私人财产?”

我突然的发作李晓阳,将众人吓得不轻,赶紧“呼”的站起来,低着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一时间会议室里静的可怕,只我的声音在冲击着众人的鼓膜和心脏。

“还有你们,自己也好好想想!打了个胜仗就老子天下第一,当世无敌,一个个都好像成了救世主!没有后方支援,没有老百姓的支持你们还能做什么?我怎么跟你们说的?‘戒骄戒躁’、‘端正思想’!你们都当了耳边风了?恩?!”我冰冷的目光扫过站的众人,顿时他们头又低下去几分。全场只站在我右手第一个的钱跃东夷然不惧,和我双目相交,我微微冲他笑了笑,又回头看着这些家伙,已是换了口气:“好了,都坐下吧。我之所以今天单独把你们叫到这里来就是想给你们敲敲警钟!都是撕杀出来的兄弟,你们跟着我最短也有2年了,哪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难道要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批评你们吗?今后这些问题你们自己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我不希望有人在这些大原则上出问题而要我处分!你们都是部队的核心!说句不适当的话,外界都把你们看成是我的人!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们的一举一动啊?!在部队,身为自己部队的主官,更应该为自己的属下做出好的榜样!你们这样也让我伤心啊!”

还是站在那里的李晓阳忽然抬手给自己两个巴掌:“老大,你处分我吧!枉我在您身边呆了那么长时间,我居然在这么严重的问题上犯错误还没有意识到!我真浑啊我!我……”

“好了!”我示意他坐下:“正是因为你是我身边出去我今天才特意要点你的名!要是处分你们我还用的着这么特意的把你们叫到这里来?再说处分一群打胜仗的军官,传出去人家以为我嫉妒你们呢!哈哈!知道错了,改了就好。我们这里最大的人年纪不超过27岁,都还是年轻人!按理说年轻人犯错误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你们要明白,你们不同!你们肩头背负责任的重大、地位的特殊,任何一个看来不起眼的错误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啊!所以我对你们的要求也是很严酷的!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要牢记这次教训!当然不仅是你们自己,平日里你们也要教育你们部下每一个军官是士兵屏弃这些不良的思想!明白了吗?”

“是!元首!”

“不愉快的事情就讲到这里了!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怎么?这么点小事就耿耿于怀的话,我怎么放心让你们去肩负振兴中华的大任呢?”我回复了一贯的神态望着下面这群年轻的但是逐渐成熟、健康向上的将校们:“抬起你们的头,都看着我!”

看着他们少了些浮躁和迷茫,多了些坚定和沉着的双眼我心里似乎有些东西在燃烧:“年轻使我们犯错误,但年轻同样使我们充满了热情!只要我们有坚定的信念、健康的思想、积极的态度,我有信心排除万难,振兴中华!告诉我!你们有这样的信心和决心吗?”

“有!”

回答我的是雷般的咆哮和火一样的激情!

“哦,对了,有个事情要和你们这些手握重兵的诸侯们打个招呼!”我喝了口茶道:“就如李晓阳刚才说的,参谋本部决定从你们各师抽调一部分部队用于各军区地方驻军的组建,怎么样?”

“是!坚决配合元首指示!”下面立刻异口同声表态。

“好!”我满意的打量了一下他们:“这里我也顺便给你通个气,过了这个月底,到了4月初,我们西北人民政府会正式成立。到时候政府的各部门会有很大的变动,政府的最高权力机构叫元首大本营,最高统帅部代替西北警备司令部成为最高决策机构;下设政务院、参谋本部和近卫军。政务院是干什么的我就不用说了吧,你们感兴趣的是后面者三个部门吧?”

众人立刻将头点的像啄米的小鸡。

我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晓阳:“近卫军是在原来的元首警卫旗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仍然沿用警卫旗队黑色制服,但是职责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下设元首警卫旗队,负责最高统帅部各官员和元首大本营的安全;安全局,负责内外的情报工作,还有最神秘的三鹰部队,哈哈,这我可不能泄露了!不然我可犯纪律了!哈哈!”

“哟,那不是和纳粹的党卫队和盖世太保差不多了嘛?”恢复常态的李晓阳又蹦出一句,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心里一动,暗赞不愧是我带出来的人,知道为我引出下文做铺垫,表面上却装作无可奈何的白了他一眼:“又瞎扯!党卫队和盖世太保之所以不好是因为他们成为了纳粹的爪牙,这并不是说这种机构本身是邪恶的!我希望大家要端正这种一棍子打死的看法!还有,参谋本部将作为最高军事指挥机构,下设作战局、后勤局、装备局、三军司令部和其他一些机构,负责指挥部队的作战、后勤、装备和整编等行动。哦,对了,马上要进行的部队换装就是由装备局负责的。好了,公事到这里就说完了!”

李晓阳再次伦为幸灾乐祸的目标,但这次他自己却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干什么?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又犯什么错误了吗?”

三师师长古北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他:“我说李师长啊?你真不愧是王牌师的师长,居然能够做到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我等真是佩服啊!”

“是啊,是啊,李师长真是我们的榜样啊!”四师师长姚辉少将也不甘人后。

一边的参谋长实在看不过去可,只好轻声提醒到:“师长,那张叫我们调兵的命令可就是装备局下的啊!”

“那又怎么……,呀!”反映迟钝的某人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得罪了装备部的人,那自己师的新装备……

“哦,对了,前几天分到各师的新装备样品怎么样啊?”我继续火上添油。

“不错啊,老大!真是不错啊!我们师能全部装备吗?”说起装备刚刚还在嬉笑的家伙立刻眼睛红的像什么似的。

“哦,这个么……,最高统帅部决定将你们各师升级成摩托化步兵师,不过现存的装备可能装备不了四个整师,所以啊,这个事情还得你们4位师长好好的和装备局的徐伟局长好好沟通以下了,哈哈。这是他的职权范围,他愿意多给谁少给谁我也是很难干预的啊!”说完我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眼李晓阳。

这下他可坐不住了:“老大,我今天这不是悔过了吗?你说那徐局长能记恨我们吗?”

“我相信徐伟同志不会因为这件事记恨一师,但是我不能说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一师的装备分配。因为分配的标准本来就是按照各师的日常标准来恒量的!好了,如果大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

于是大家纷纷站起来,敬礼后准备离开。看着他们轻松兴奋的样子我冲着他们加了句:“哦,还有,差点忘记告诉大家,参谋本部决定在半年之后举行一次全军大比武,以验收部队和新装备的磨合程度,如果哪个师在演习中表现让我不满意的话,那估计将会被降级成地方部队,并且撤装哦!”

一如我所料的,这句话产生了巨大的“动力”,当下几个还在慢吞吞的军官立刻被同伴连拉带扯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只剩下2师师长钱跃东和我两个人留坐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

对不起,同志们,食言了,说好13号以后开始更新,却一直拖到现在,不好意思!为了我的前途,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写小说只是我的业余爱好。我会努力的尽快更新,在有4、5个月我可能就要离开中国了!抱歉!在国外不知到还能不能继续写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