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二十八章 强大是根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二十八章 强大是根本


在空一师战斗机和美军侦察机南海相撞后,中央军委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五野发来的加急电报,详细地了解了撞机事件的经过和原委。为了不引起误会,副主席紧急约见受邀到北京“访问”的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向他通报了这一情况。截止副主席和司徒雷登见面时,美军侦察机已经在台湾屏东机场成功迫降,除两位机组人员受了轻伤外,其他人均完好无缺。副主席告诉司徒雷登已经将受伤的美军机组人员送到医院救治,其他人员亦已妥善安置。那架美军飞机也派了专人保护,禁止无关的人员接近,司徒雷登对此表示了赞赏和感谢!

副主席又告知司徒雷登,鉴于台湾刚刚解放不久,治安状况让人忧虑,为了维护美军机组人员以及在台湾的美国人的人生财产安全,因此中方将提供军事保护,希望美方不要误会和做过多的联想。司徒雷登对此表示理解和支持,表示一定会将消息如实向杜鲁门总统反应。

稍后司徒雷登又就中国内战问题向副主席转达了华府最新的态度,美国政府对中国人民解放军不顾联大决议继续向蒋介石政府军(指中原会战中被包围杜聿明集团)进攻表示“惊异与遗憾,异常令人惋惜”,并“认为中共此举十分的可悲”,美国政府希望中共能暂停对蒋介石政府军的进攻,等待联合国小组调停。

副主席当即反驳司徒雷登,根据公认的国际关系的准则,一个国家的人民有选择自己政府的权力,中国人民有权选择自己完成国家的解放和统一的方式道路,任何外国无权干涉。中国GCD已经再三严正声明,国共内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不容外国干预。副主席对联合国将中国内战问题纳入本届联大的议程表示不满,联大的做法是不尊重中国人民的表现,是非法的。如果有对中国人民不友好的国家企图利用联合国为接口干预中国的内政,副主席认为这才是遗憾和可悲的。

紧接着副主席话锋一转,谈到了最近的国际态势,他对美国政府最近的一系列动作表示不理解,询问司徒雷登美国此举是否有意针对中共。司徒雷登对此表示否认,他认为美国政府最近的一系列举动并非有意针对第三国,美国并没有与中共为敌的意思。华府的所有举动都涉及到美国的切身利益,华府并不希望与中共为敌,毕竟二战已经牺牲了够多的美国年轻人,美国已经经不起再一次如此大的牺牲。

最后,司徒雷登最后又对副主席说了一句,他说华府从十八世纪四十年代以来就和中国政府保持着友好的关系,这种友好的关系一直持续到现在当政的国民政府。如果中共想呀继续和美国保持这种关系,就要拿出相应的诚意。

尽快司徒雷登再三向富主席表示美国政府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和美军在南海并不是有意针对中共,但主席和副主席都认为这不过是托词。为了更好地预测和应对美国政府接下来动作,做好应对措施以策万全,中央召开高级领导人会议,将中原大战前期受损严重而在华北解放区修整补充的第1、第2、第3兵团依次改编为第18、第19、第20兵团,共九个军划入第五野战军,第五野战军则变成中央军委直属。从7月3日开始,三大兵团从各自的驻地出发,向机场和海港进发,通过飞机和军舰想台湾运送,一方面加强台湾的防备力量警告美国不要轻易动武,一方面加紧狡狯进行海南岛战役的准备工作。保证即使美国进行军事干涉,五野要在守住台湾的同时,要能进行解放海南岛的战役,最不济也要护住台湾。

7月3日,主席和副主席联电召回了正在台湾负责指挥“剿匪”工作和筹备“海南岛战役”刘云,咨询他的意见。接到主席和副主席“召对”的的联电,刘云迅速将政务托付给了台湾省委书记李远强、军事托付给了参谋长戴仙兵。临走的时候刘云特别嘱咐刘李二人将政治工作和军事剿匪结合起来,争取台湾百姓的支持和理解,从而将那些逃往乡下和山区的土匪孤立起来,早日剿灭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要注意台湾脱离祖国大陆五十年以及经历过国民党残暴统治的历史事实,希望军政双方尊重当地百姓的风俗习惯,悉心和他们交流沟通,不要引起矛盾和误会。

最后刘云特别嘱咐戴仙兵,在分兵下乡进山剿匪的同时,要注意分化瓦解投降的敌军争取他们的加入,还要动员军人和百姓修复、扩大和加强各大城市的防御工事,巩固和加强台湾的防御能力,以期能在不测的时候抵御美国对台湾的攻击!

7月3日下午六点十分,刘云从台北松山机场乘坐飞机直飞北京。在八架J-1战机的护卫下,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到北京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刚走出机舱,刘云就看见中央警卫团派来迎接自己的专车已经停在机场上了。

汽车飞驰,一路向中南海飞奔而去。

等刘云赶到中南海主席起居室的时候,主席、副主席、总司令和都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了。

“主席、副主席,总司令!”刘云赶紧举手行礼,从主席、副主席到总司令,丝毫不敢有所怠慢。尽管自己“凭空”多出了数十年的经验,有着“预知”未来重大事件和国际局势的能力,但在这几位那个时代杰出的政治家面前,还是显得很渺小甚至微不足道。

当刘云看到沙发上还坐着第四个人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刘书记!”

“刘云同志,你好啊!”身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东北建设委员会主任的刘少Qi站了起来,握住了刘云的手,“主席已经把你的情况告诉我了,你的到来对我们党、我们国家和民族可是意外的惊喜,我们中华民族要想再次崛起,你可是关键的人物啊!”

刘云的心里有点内疚,既然主席已经把自己这个来自后世的消息告诉了刘书记,那么他肯定也知道了所谓的“大跃进”,“文化大革命”,那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可是厄运,当他知道这一切后会如何与主席他们相处呢?

针对刘云所描述那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主席他们几个人都开诚布公地谈过。他们一致用博大的胸怀去理解和包容,表示既然已经知道了错误,逃避不是办法,只有勇敢地去面对才能再次避免这样的失误。

当然,这些都是秘密,非刘云现在所能知道了的了。

主席招呼刘云坐下,大家寒暄了两句,话题很快转移到了最近几天巨变的国际局势上来。副主席将今天中午约见司徒雷登的情况向刘云简略地述说了一遍,特别是临别时司徒雷登最后说的那句话,可是意味深长啊!

对司徒雷登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刘云已经是司空见惯。尽管刘云曾经向他们讲述中外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差异,主席他们对此还是有些反感。不过还好,以利益为中心事实毕竟是存在的,中国要向发展、要想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国家和民族争取最大的利益当然是当代GCD人的任务!

副主席说道:“针对司徒雷登今天最后说的那几句话,中央政治局今天下午召开专门会议商讨这个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形成决议。刘云同志,说说你的看法。”

“在切身利益面前,司徒雷登这么说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刘云说道,“美国在中国享有许多特权,而这些特权是我们新生的人民政权所不能接受的。蒋介石一旦倒台,美国所享有的这些特权就将失去,所以他们更倾向于已经日幕西山的蒋介石。况且自丘吉尔的“铁幕”演说以来,美国就把抑制赤色革命的扩张当作其首要任务,处处开始针对苏联和我们,而扶植蒋介石能更好地完成这一任务。”

刘云的意思很清楚,一旦GCD掌握国家大权,必然会对西方国家在中国所享有的特权重新洗牌,全面废除西方国家从满清政府继承下来的特权和与蒋介石国民政府所签订的一系列“友好条约”是必然的。所以与被西方国家称为“苏联一手导演的阴谋”的中国GCD比起来,他们更愿意接触蒋介石——尽管这个时候蒋某人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

根据战略情报室国际情报科的通知搜集到的信息,从1947年冬到1948年夏——也就是东北、华北会战结束至今,美国军方一直强调台湾对美国的战略意义,再三强调如果任由我们解放台湾,会对美国的安全战略十分的不利。因此,美国军方要求美国应当尽可能地介入,最好能控制台湾。虽然美国军方一直强调台湾对美国在亚太地区抑制苏联扩张的重要战略地位和意义,但美国国务院认为军事干涉的利益和风险不成比例,那样做只会破坏掉已经和中共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尽管美国国务院也认为台湾很重要,但顾及到如果贸然出兵的会破坏和中共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因此一直不赞同军方的做法,因此一直采取利用经济援助和不动用美国军队的军事援助的手段干涉中国内政。

直到人民解放军突出奇兵一举打掉蒋介石的海空军,出动第五野战军解放台湾,杜鲁门这才想起军方的唠叨,可是为时已晚。等美国政府反应过来,下决心维护其在亚太地区的利益而准备动用军事干涉的时候,人民解放军已经席卷台湾和澎湖列岛了。

“尽管美国最近的一系列举动都表明他们要改变先前的对华政策,要对中国内战进行干涉,但我认为此举不太现实!”刘云在综合战略情报科以及自己那个时空里美国对华政策,说出了自己的推断,“美国要想再占领台湾,硫磺岛的故事恐怕要重演一遍了,而刚从二战的阵痛中走出来的美国显然还没有这个心里准备。”

“小刘,你的看法是美国人的军事干涉不是现实?”副主席问道,“我们是不是低估了美国维护其亚太利益的决心?”

“老周的意见提的好,我们可不能小瞧了对手!”总司令接着说道,“尽管人民解放军在这两年无论是在数量还是在质量上都有了质的飞跃,可是真的和美国人比起来,还是有不少的差距……”

屋子里所有人心中都很明白,一旦美国人决定动用军事干涉的手段,那么台湾将首当其冲,第五野战军,我们的海空军将蒙受重大的损失。空军倒还好说,美国人再厉害也不能将军事干涉扩大到中国大陆;海军可就惨了,如果被美军打残,起码在今后的二十年内将没有与美军再次交锋的能力。如果真的和美国发生战争的话,尽管战争的最终结果很难说,但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和战略态势将和刘云那个时空没有任何的改变!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和美国开战!

沉默良久,主席才说道:“我们要有理有节、有备有度地同敌人做斗争,做好和美国发生战争的准备。恩来同志负责同司徒雷登交涉,争取不将事态扩大,减少美国动用军事手段干涉的机会;同时转告司徒雷登,我们并不惧怕和美国打一场战争!”

其实要阻止美国军事干涉还有一个更加简单有效的方法,那就是原子弹。面对最近巨变的国际局势,主席首先向导了利用原子弹也解决,但是让他老人家失望的是到目前为止原子弹还只是一个理论。

冤狱原子弹的事情,早在45年刘云离开北平随着搬迁大军南下德州后不久,就向主席和副主席打了份报告,希望中央能专门成立一个部门,帮助在外国学习的科学家回国,建设新中国工业体系。在报告中他着重强调了核工业的重要,主席也知道核弹对中国未来的重要性,当即就批示表示同意,具体事宜副主席亲自运作。

尽管搞原子弹的事情在三年前就提了出来,但那时国共两党在东北、华北大打出手,南方到北方都是战火纷飞,尽管许多科学家有心想为祖国的建设出力,但考虑到GCD当时的实际的情况又都变的犹豫不决,帮助科学家们回国的事情很不顺利!直到47年东北、华北两大会战结束,GCD控制东北和华北广大地区后,科学家们才纷纷将目光转移到GCD身上。通过我在美国设立的办事处、开办的公司以及华商会等各种渠道回国,聚集到德州基地核研究所里。

尽管刘云对原子弹的原理十分的清楚,他那个时空里随便找一本书来翻一翻就知道了。可是知道原子弹的原理有什么用,刘云也只能说过大概,关于制造原子弹设计制造的工艺流程刘云可以说是一问三不知。现在原子弹是美国的“独家专利”,与原子弹的资料是机密中的机密,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弄到手。苏联到现在也进行了三年多的研究,积累了一些资料和数据,但斯大林显然不愿意拿出来“共产”。所以尽管基地里有钱三强,何泽慧这样天才科学家、还有刘云这样的“神棍”,核弹的研究工作还是进行的异常缓慢。从47年6月到现在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了,制造原子弹的核心材料U-235到现在连影子都还没有,只把U-235的提炼设备制造了出来。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原子弹在今年之内制造出来恐怕是没有希望了。

虽然原子弹无望,但这并不代表GCD人没有与美国人一战的决心!主席指示在展开积极外交的同时,要做好同美国发生军事冲突的准备,三大野战军即刻开始对包围圈内拒绝投降的杜聿明集团发动,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已经打了半年的中原会战!

结束谈话的时候已经夜深了,主席叫刘云留下来吃了一顿简单的宵夜。吃过宵夜,刘云又跑到副主席那里去,说自己有话要对副主席说。

副主席问道:“刘云同志,有什么话不能对主席说啊?”

刘云说道:“是关于为中华民族争取最大的生存空间的问题。”

副主席面色凝重,对于刘云提出的这个议题,主席和副主席心里非常的复杂和矛盾。参考“历史”,这又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不能不引起他们的重视。主席的脾气副主席最清楚不过,尽管他老人家也知道这个问题对中华民族的未来至关重要,但主席还是认为中国目前的主流不是扩张战争,而应该是全心全意地自我建设。

“刘云同志,你可给主席和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副主席说道:“你的意思我非常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恐怕会引起世界各国非议,会让我在国际上产生不好的影响。我们的才刚刚建立人民政权,需要友好人士的支持和理解,而不是将他们推到我们的对立面一起来反对我们啊!”

“副主席,您的这些顾虑我都清楚。明的不行,我们就从暗中下手!”

“怎么说?”

“如今东亚、南亚才从西方国家的殖民体系中独立出来,外国势力和地方势力盘根错节,还没有形成强有力中央政权,国家的基础也比较的松散。我们可以派出秘密党员,秘密潜入这些国家中比较混乱的地区。我们在背后秘密支持,让他们执行特殊任务,具体的计划我都写好了!”刘云从随身带着的公文包里套出厚厚一叠资料递给副主席,里面记载着刘云所谓的“A计划”。

副主席翻了两页,为刘云这个庞大的计划所震惊,刘云居然来驱狼吞虎这么一手。

“刘云同志,你所计划的这些,”副主席晃着手里的那叠文件,“好像和我们GCD人所进行的正义事业相违背吧?”

刘云正色道:“对中华民族来说,强大才是根本,正义只是口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