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二十八章

霍刚在家中将一百万钞票铺在床上,叠得整整齐齐。抚摸着这么多钱,霍刚心潮澎湃,好长时间没有收入了,如今终于又大赚了一笔,这就叫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呀。这次行动非常成功,一切顺利!他很高兴对方没有报警。他知道这时钟图良父母正在焦急地等自己孩子回去,傻瓜,你们慢慢等吧。

晚上,霍刚心情大好,独自来到长沙有名的大世界海鲜酒楼摆了一次阔。他一个人坐一个大包房,点的都是从没吃过的菜。大龙虾来一只,冰冷的虾肉片沾上辛辣的芥茉,鼻子被冲得受不了,霍刚真不明白这些人怎么喜欢这么奇怪的吃法。虽然不习惯,但霍刚最终还是把龙虾吃了一大半,毕竟这道菜值这么多钱。海螺肉硬梆梆的,不好吃,霍刚还是喜欢陶然居的田螺,又香又嫩,有滋有味。龙虾熬的粥他比较满意。他还开了一瓶从没喝过的高档XO,感觉还不错。这一顿饭花了他两千多元,是他有生以来最昂贵的一顿饭。霍刚不是一个喜欢浪费的人,他觉得把钱都拿来吃了喝了没有多大意义,今天花了这么多钱也感觉没吃出个名堂,他决心以后再也不这样铺张了。

第二天,霍刚又换了一个包装钱,分别在几家银行把钱存进了自己帐户,原来那个包被他扔了。第三天,霍刚将斗笠山和中医学院的房子都退了,开车回重庆。斗笠山的房东觉得诧异,才住几天呢,怎么就不租了,霍刚解释说在重庆的父亲得了重病需要人照顾,不得不赶回去,房东直夸他孝顺。

霍刚拍拍屁股走了,这下可苦了钟图良的父母。钟图良的父亲钟天彬送完钱后,满以为孩子当天就会平安回到自己身边,结果一直不见孩子回去,钟图良妈妈江萍哭个不停,两人一夜未眠,苦等孩子出现。盼星星,盼月亮,但他们失望了。这时候,他们还没报警,因为他们还怀着一丝希望,他们完全按绑匪的吩咐做了,绑匪应该没有必要对一个小孩子动手呀,那也太残忍了。不幸的是他们偏就碰到了霍刚这么一个残忍的人,更小的小孩霍刚都没放过,又怎么会放过钟图良呢。

他们还想过是不是绑匪还没放儿子;是不是儿子吃了安眠药还没醒;是不是儿子没钱回家,或是被扔在荒郊野外找不着路碰不到人……他们只能尽量往好的方面想,借以安慰自己。江萍还死马当活马医地发短信给霍刚,请他早点放了她儿子。可惜她儿子的手机再也收不到任何短信了。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仍不见儿子回来,两人再也坐不住了。钟天彬怀疑是不是绑匪还没去拿钱,于是他和江萍开车到了放钱的地方,包还在,钱已经被人拿走了。他们开车在这条路上转了两圈,还开上了山,希望能发现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发现。这下他们不得不报警了。

长沙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即派人赶到史家坡。经现场勘察,在放钱的地方发现了三组较为清晰的鞋印,有两组被证明分别是钟天彬和江萍的,还有一组男人的鞋印应该就是绑匪留下的。现场包括装钱的包上都没有发现绑匪的指纹。从鞋印大小和其它一些迹印推断,绑匪的身高较高,应该在一米七八到一米八二之间。绑匪的年龄据钟天彬说应该很年轻,声音像是二十多岁的人,警方让他回忆以前是否听过这人的声音,钟天彬很肯定地说没有。警方问他能否听出对方是哪里口音,钟天彬仔细想了很久,说对方讲一口比较标准的普通话,他无法辨别对方是哪个地方的人。

警方对放钱地点附近包括山上进行了搜索。从现场的地理环境分析,警方怀疑绑匪曾在山上呆过,那条上山的小道他们也勘察了,发现了一组应该是这两天才留下的鞋印。穿这双鞋的人既从这条小路下来过也上去过,鞋印大小与在放钱处留下的鞋印差不多,但花纹不一样,不是一双鞋,无法判断这是否也是绑匪的足迹。

警方访问了距放钱处相对来说最近的几户居民,问近几天这条路上有没有发生任何异常情况,回答是没有,实际上他们的住处根本就看不到放钱的地方,也看不到这条小路,警方也没有对他们抱多大希望。警方还访问了山上的几家住户,问这几天特别是上周五有没有看见可疑的人和车在山上逗留,但这些人未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线索。

钟天彬曾提出钱是不是被不相干的人拿走了,绑匪没拿到钱,所以没放孩子,但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绑匪没拿到钱的话,应该会打电话来质问的。警方认为,如果再过一两天钟图良还没出现,就凶多吉少了。钟图良父母很气愤,他们又不是没给钱,绑匪为什么要食言?太没信用了!遗憾的是他们遇到的是霍刚,霍刚做事是不会考虑信用的,安全对他才是最重要的。

孩子是在哪里被绑架的呢?不会是在学校里,学校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孩子不是说他到同学家聚会吗?江萍很后悔当时没问是去哪个同学家。难道是在回来的路上被绑架了?那天晚上霍刚第一次打电话给钟天彬后,钟天彬就打了电话给儿子的班主任蒋兴权,问儿子是几点离开学校的,是否到同学家聚会去了,他没有提儿子被绑的事,怕引起麻烦。蒋兴权并不清楚,只是说钟图良应该很早就离开学校了,这么晚了还没回家,让家长担心,越来越不像话了,下星期一定要在班上好好批评他,顺便教育别的孩子。

钟图良被绑架的事警方很快就通知了学校,蒋兴权得知后不由大惊,他一时间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电话里安慰安慰钟图良父母罢了。校长季昌连也很紧张,没有哪个校长希望自己学校发生这样的事,特别是这种私立学校。虽然孩子并不是在校内出的事,但总之是出了事,这会严重影响学校声誉。

周日晚,警方和钟图良父母来到东阳小学了解情况。钟图良所在班的学生被召集到教室,据询问,上周五没有哪个孩子搬了新家请同学去玩,看来钟图良是在撒谎。问有没有人知道钟图良上周五放学后去哪里了,半晌没人应声,后来有个叫孙楚的孩子才说钟图良是去了附近一家网吧。孙楚上周五也去了那家网吧,就是八点钟走的那个,他说他走的时候钟图良还没走。蒋兴权为自己没有管教好孩子向钟图良父母道歉。孙楚后来也被老师、家长狠狠教训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