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二十七章

霍刚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二十七章

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就这样夭折了。对霍刚来说,钟图良活在世上的作用已经发挥完了,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如果他父母再次要求听到孩子的声音,他完全可以找借口回绝。霍刚作案的原则是过河必须得拆桥,这小孩绝不能留在世上,何况他还见过自己的容貌。

霍刚解开钟图良身上的绳索,将尸体抱出门,放到车后备厢中。钟图良肚子上的伤口很浅,血没流多少,都浸入衣服里了,没流到地上和车上,省得霍刚去打扫。霍刚收拾了一下屋子,保证不留下任何可疑痕迹。绑孩子的绳索和塞嘴的纱布被他在外面烧了。霍刚又换上了假车牌,发动汽车,开到离得很远的燕子岭。已经夜深了,他在偏僻的燕子岭找了个树林将尸体埋了。

一切处理完毕,霍刚又换上真车牌,开回斗笠山休息。今天忙了这么多事,他也很累了,洗完澡,虽然很疲倦,但他还是躺在床上把明天的行动再仔细思索了两遍,觉得没多大问题,才关灯睡去。这一夜,他睡得特别好。

第二天早上九点,霍刚又换上假车牌,来到动物园附近。斗笠山这所房子他不会再用了。其实霍刚在这里呆的时间很短,但出于安全考虑霍刚还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用了真车牌。他打开钟图良的手机,又收到两条钟图良妈昨晚和今晨发来的短信,请霍刚高抬贵手,不要伤害钟图良。霍刚付之一笑,天真!

霍刚先打了钟图良家电话,没人接,估计是到银行取钱去了,霍刚又打了他爸的手机,他爸接了电话。霍刚问道:“你现在在哪里?”“在银行取钱。”“好,中午十二点半,我会通知你把钱送到什么地方,钱就装在普通的旅行包里,到时只准你一个人来,在这之前你必须准备好一百万,听清楚没有?”“知道了。我儿子怎么样?”“不用担心,我给他吃了点安眠药,他睡得正香呢。不耽误你了,忙你的吧。”霍刚挂了电话,关了机。

打完电话,霍刚马上就开车走了。他不敢肯定钟图良父母是否报了警,虽然他觉得自己已经镇住了他们,他们不敢报警,但还是小心点好。他知道警方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侦测到自己手机的方位,立即做出行动,所以他选择了一个远离斗笠山和湖南中医学院的地方打这个电话,而且他没说几句就挂了,迅速离开,即便警察想去抓他也来不及。

他不知道对方身旁是否有警察,他的说话是否已被录了下来,即便被录下他也不怕,他对自己的普通话水平有信心,他们听不出他是哪里人。现在他觉得有本励志书上的一句话很有道理,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如果普通话水平不过关,他可能不敢策划这次绑架。

霍刚早早吃过中饭,等到十二点半,来到163医院附近,打开钟图良手机,拨了钟先生的电话。“喂,钱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你现在在哪里?”“在友谊商场这边。”“好,你马上开车到周家咀。”“周家咀?好,我这就来。”“你从那边过来四十五分钟应该差不多了,过段时间我会发个短信给你。”那边还想说什么,霍刚已挂了电话关了机。

钟图良父亲心急如焚,一路狂奔,闯了两个红灯,三十五分钟就开到了周家咀。途中他收到霍刚的短信:“把车开到史家坡,看到三岔路口往右拐,一直开,注意马路右边,你儿子的书包挂在一棵树上,树后几米远的地方有块大石头,你把钱放在大石头后面,就可以回去了,把书包拿走,注意不要让人看见。”这条短信霍刚是输好以后开车在路上发的,因为他不知道警方能否通过一条短信就测出他的方位,他也不愿再过多地留下自己声音。

钟图良父亲来到史家坡,到了三岔口拐上了右边的路,这条路很偏僻,又是中午时间,经过的车很少。他一面开车一面注意着右边的树木。看到了!自己儿子的书包,果然挂在一棵树上,他兴奋异常,仿佛已经看见自己儿子一样。他看了看没有其它车经过,于是提着装钱的包下了车,他照霍刚的话将钱放在大石头后面,然后从树上取下儿子的书包,上了车开回家等自己儿子释放了。

这个取钱的地点是霍刚精心选择的。这条路的左边是山,当钟图良父亲放钱的时候,霍刚正隐蔽在对面高高的山坡上用高倍望远镜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霍刚所处的位置非常好,可以看到道路两边很远的地方,下面的人却看不见他。这座山坡不仅有人行小道可以上去,就在挂书包的地方往前两百米;再往前一百多米还有条岔路可以开车上山。霍刚的车就停在山上。

在钟图良父亲来之前,霍刚已经在监视周围的动静了,他父亲走以后,霍刚并没有立即去取钱,他留在原地又观察了半个小时,确信没有警察跟来,才戴上一副墨镜,提着一个大包从小路走下山,来到放钱的地方。这时没有车经过,霍刚在马路边从包里取出一双布鞋换上,将皮鞋装进包里。霍刚来到大石头后,看到了钟图良父亲送来的旅行包,霍刚躲在大石头后,戴上手套,打开包,里面是大捆大捆的钞票,霍刚吞了一口唾沫。一连有两辆车经过,霍刚停下动作伏下身子。司机没有发现他,一溜烟开走了。霍刚将钱全部装进自己的包里,再看看没有车经过,迅速离开此地。他又从原路上山了,在上山之前他又把鞋换了过来。钟图良父亲的包他不会要,一来他不想被可能路过的司机看见他提过那包,二来他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警方的追踪器。虽然一切迹象显示对方没有报警,但他还是尽量小心。

霍刚回到原来的地方,又用望远镜扫视了十分钟,觉得没有问题,才回到车上,将包放进后备厢,再拿出一套新衣服裤子皮鞋换上。霍刚从另一条下山的路开车离去,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他将车开到一个偏僻地方,换上真车牌,把假车牌埋了,把手套和那双布鞋烧了,墨镜扔了。在回中医学院的家路上,换下来的衣服皮鞋被他分别扔进了两个垃圾箱。钟图良的手机也被扔进了湘江。

绑架做得干净很重要,取钱保证不出问题也很重要,如果霍刚察觉情况有异,他会放弃取钱立时撤退。霍刚所处的位置居高临下,看得很远,在这种特殊的地理环境下,警察如果来了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警察想不惊动他远远地监视都没法做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