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旧---第三章东北射日 第一章 忙里偷闲

qianqian1940 收藏 98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一支庞大的机群呼啸的穿越了德国的边境,轰鸣着向着太阳升起的东方快速的飞去。在飞越国境不久后,12架德国空军标记的双翼战斗机摇晃了一下翅膀,折回了回去。接着,守护在一架巨型4引擎客机周围的6架双发重型战斗机和客机一起加速、趴高,转眼间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看到了吗?那是什么?”年迈的老杰克傻傻的指着天空问周围一副白痴样的朋友们。

“是、是不是我看错了?哪几个东西怎么没有发动机都可以飞?我还不至于老到这种程度吧?”塞鲁一把扔下红酒,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老眼喃喃。

“但是,那些小飞机屁股底下的火又是怎么回事?着火了怎么还能非那么快?难道说真的是、是外星人来了吗?”

小村庄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了讨论。

但是,此时在在5000米高空的我们是不会想到,我们的飞机会给下面的这些村朴可爱的德国农夫们带来多大的困惑和惊奇,因为我们正在一边享受着热饮料一边开着一个小型的政务会议,讨论着一些重要的话题。

“好的,那么,就按照你们说的,我们的军徽就暂时定为这样的银鹰抓紧着一个五星好了!不过我怎么看都有点像纳粹!”我无奈的笑笑表示妥协,自从上了飞机以来我们就一直在争论这个问题。但是听说这是我们一起来的同志们几万人开代表大会决定的事,我也不再坚持了。在坚持下去恐怕就要被人说独裁了!

听我这么说,大哥他们三个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那么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一下建党的问题了!”

“建党吗?”我目光有些失神的望着窗外洁白的蓝天,心里有些怅然,“好吧,按现在这个情况的发展这个的确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但是,要抛弃原来的信仰去创造一个,在感情上一时还真转不过这个弯来呢。”

“是啊,我们又何尝想这样呢!”振涛也重重出了口气,“可如果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我们的党还处在不成熟的幼年期,如果把这些都交给她,能做的好吗?你能指望连思想都处于混乱状态的他们来带领我们迅速的发展起来吗?说实话,我没有勇气去经历那一个个令人心寒的弯路了!这也是5万多同志的一致意见!他们希望能够团结在一个成熟的政党周围,用自己的力量来改变我们的祖国!‘是什么党不要紧,关键是这个党能够带领我们去热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这是代表们的原话!”

“明白了!”我听了这句话突然恍然大悟,对啊!先辈们为什么要这样不惜为牺牲自己的性命,抛头颅、撒热血去奋斗?不就是为了祖国吗?可笑我们还在为这个问题想不通!真是惭愧啊!只要为了祖国、人民,是什么党不是都一样的吗?

“哈哈哈!我知道了!哈哈哈!我真的想通了!”我少有的失态的大笑起来,“好了,那么我就当这个元首好了!”

“好!”他们也爽朗的笑了!

红彤彤的太阳照射在我们的脸上,格外的舒服。

1928年3月25日,10:20,兰州

我满无目的的在兰州街头闲逛,前后不紧不慢的跟着4个警卫旗队的战士。一个多月不见,兰州的变化委实让我吃惊。刚刚忙完部队改编扩充的事情,离下午的政府工作会议还早,我成功的躲开了新任命的元首大本营主任兼首席助理陈雨霏大小姐的“监视”,带着索兰(那个上次把我们堵在大门口要证件的犹太少尉)胜利大逃亡。美中不足的是,身后跟了4个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尾巴”。

原先又脏又差的街道现在改成了平整如镜的水泥地面,双向四车道的大道使人眼前一亮,两旁不是很高大但翠绿的橡树更使人感觉精神一爽。这些就是大哥前些日子提到的研究院研制出来了基因橡树了吧?我暗自打量到。前几天在德国振涛说研究院研制出一种基因橡树,只要几个月的时间就能从一根小枝条长到3米高,我还以为是句笑话,谁知是真的!有了这些树,整个兰州城看起来就不是总是给人一种灰蒙蒙的感觉了!这些树将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隔开来,加上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我一度错误的认为自己是处于自己的那个年代。

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的形象也大为改善,原先我还怕随着我们来的那些“现代”人们因为生活习惯、穿着打扮的不同,会被当地的人们排斥。现在看来,完全是多滤的,这些人恰恰起到了表率的作用。用翼空的话来说,老百姓们认为这些人都是随着我来的上层人物,那么当然他们的穿着打扮,言行举止当然也是上层人的仪态。那么学着他们做当然自己也是向着上层人靠拢了。于是,穿这种流行的衣服、上街讲礼貌、换住商品房也就成了自己向上层靠拢的最好标志。原来以为大难题的这些改变轻轻松松的就搞定了!当然这不仅仅是文化部“阴谋”进行的大力有诱惑性宣传的功劳,政府高明的利用多个部门的协作,从多个角度潜移默化的来悄悄改变人们的观念和想法,甚至戴锷的情报部门都出动,化妆成各个行业的人物来为这个改变造势!让我大叹,原来特工还可以这样使用!

人有的时候的确很奇怪,你好好的跟他说他就是不相信,可是你骗骗他,他就乖乖的做了。

我想起了那个时候某个政客的一句话“有时,对于普通的百姓,一个善意的欺骗往往比政府法令更能够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做你想要他们去做的事情。”

一身休闲装的索兰好奇的东张西望,兰州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自从那次把宴会把我们堵在大门口并发生交火之后,我就看上了愣头青,在兴登堡总统和西克特将军答应将他们交给我处理后,我立马将他们拉进了我的警卫旗队。现在,这个犹太中尉已经成了我的贴身侍卫长。

此刻他正盯着一家饭店出神,这家饭店显然和附近的临街店面一样,是刚装修过的,但是里面却仍是旧旧的样子,在一片崭新的店面中显得特别扎眼,有些暗旧的招牌上龙飞凤舞的写着“百年老店——蔡记泡膜”。

“有兴趣进去看看吗?你还没有吃过这个泡膜吧?”我笑道。

“虽然肚子不是很饿,但是既然是你老大说的,我怎么能不奉陪呢?就好像你们中国人说的叫什么‘舍命陪君子’!”

索兰装模作样的说,眼睛却不时的往店里面瞟。

其实这个家伙在平时还是“比较”幽默的,于是我们一度怀疑他那天是不是由于某种原因导致心情不爽,才板着那么一张假正经的脸。但是后来在工作上那种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般的死倔脾气又让我们又好气又好笑,和平时的这副样子何止天差地别!

刚跨进店门就看到一个年轻人在忙活着,见我们进来一愣,马上笑脸相迎“二位快请。”说着用搭在肩上的毛巾麻利的摸了一下身边的凳子笑道:“小店这里不兴什么雅座,二位客人委屈着就先坐着,我这就给您二位倒茶。”回头冲着里屋喊道:“来客人了,二子,快出来招呼着。”

“好嘞,来了!”碎花布的门帘一掀,出来一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提着一把大茶壶,替我们面前的杯子上倒上水,嘴里还嘱咐着:“客人,这水还烫,小心着喝,别把嘴烫了!”

“两位要来点什么吗?”

我笑着说:“不瞒老板你说,我们是刚从国外回来,不熟悉,你看有什么好吃的就上来吧。”

那年轻人也笑着:“看你们也像是刚从外地来的,是我们秦少帅的人吧?哈哈,我们这里主要是泡膜,也有各种地方上的小吃。”

“好,那就尝尝泡膜和小吃吧!”我点头,老板转身入内,不一会就端了两碗热腾腾的东西出来。

“这是牛杂,两位把这饼子弄成小块,然后,蘸着这个吃!”老板好心的向我们介绍道。

我笑着接过来,示意老板坐下:“老板,我看这会工夫你横竖也没有什么客人,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做下来陪我们聊会天怎么样?”

“行!”那小伙爽快的答应了:“您都不嫌弃我,我有什么好耽误的!我叫破斧!您叫我破斧就行了!”

“破斧?好!哈哈!这名字有意思!”因为这个名字,我和他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不少,“破斧啊,我觉得很奇怪,这周围的点面都是新的,为何独独你这家好象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啊?是没有钱装修吗?”

“不是,我们这里是老店!您别看,现在这里这么冷冷清清,真要是到了中午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这店里坐这、站着、甚至蹲着都是人!很多人都是大老远的赶几个街区过来吃我的泡膜!您不知道,真正会吃的人,讲究的不光是泡膜!这环境也很重要!他们在这里边吃边聊,要的就是这种氛围!你说是吗?我这人嘴笨,你别笑我!”

我不由大是赞叹这个破斧的头脑,看了一眼进来的四个“尾巴”“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哈哈!破斧啊,那这里的……”

“没事,你放心说吧,我们这里不是别的地方,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说句打嘴巴的话,你就是骂我们秦少帅他们,也没有人会抓你!只不过,老百姓放不放过你我就不知道了!哈哈!哦,对了,你道了这里可别讲那些文邹邹的话,我们这里的‘官话’,那叫普通话,就是我现在说的这样!就是普通老百姓都听的懂的话的意思,你知道吗?赶快学吧!”

“哦,我这不是已经学会说了吗?哈哈!”看来,这些家伙做的不错!给老百姓的形象不错!我暗自肯定。

“你放心,只要不违反我们的法律,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看,看见那个警察了吗?”他指着从店门外走过,冲他点点头的警察喊道:“兄弟,别忘了下班了过来吃泡膜啊!”回过头来说:“他们也都是好人,都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你知道吗?负责我们这条街的都是我们自己信的过的人,先选上去,再由政府培训!我们不懂法律的,都问他!你呀,以后要是有个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你就去找他!这就叫‘有困难,找警察!’”

我舒了一口气,警察作为一个区域的秩序维护者,是最重要的部分,是上层建筑和民众的结合点。如果在这个环节出了问题,那对政府的工作会产生很大的阻碍。

“哦,对了,再过几天,我们可以正式称呼秦少帅我们的元首了!哈哈,你还不知道吧?我们西北人就要有自己的政府了!”他激动有带着自豪的想我宣布。

我心一热,自己的政府!多么亲切的称呼,多少年来,民众对于这种事情是多么的淡漠,但是现在,眼前这个家伙说什么?我们的元首、自己的政府!!老百姓终于从内心支持我们了!还有什么比这个还激动人心的呢?!我们辛苦所做的一切在这里几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多少年了,我们穷了多少年、被压迫了多少年了!”他毫不在意我的失态,因为此刻己比我还要激动,“我没有多大的文化,嘴笨,说不出什么好听的。但是你知道,我们西北人想了多少辈人,想过的好日子现在终于实现我们有多少激动吗?现在我们就盼着赶快有个自己的政府!让那些军阀也知道,我们西北人现在不好欺负了!”

我有些感慨的望着他,淳朴的百姓的希望其实不高,他们只希望吃的饱穿的暖就行了,但是,我希望给他们的还不止这些!突然间,原来让我有些头大的政务,不再那么讨厌了!如果那些看起来烦琐的东西能够使百姓有好日子过,那我们烦一些又算什么呢?所以,那些高级官员的确应该这样下来到百姓中走走,这样他们就会又更大的热情去做好自己的工作了!

“啊,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没有吓到你吧!”破斧见我有些呆呆的看着他,以为他吓着我了,“我就是这个脾气,真不好意思!原来我在工厂做工,后来就这臭脾气和老板闹翻了,才回来接我爹的班。”

“哦?怎么就和老板吵起来了呢?”我听出了点意思来。

“咳!说起我们那个老板还真是抠门,他原来听说是个地主,后来政府号召大家投资工商业,他就在城郊那个叫工业园区的开了个皮革厂。工资因为有政府的规定他没敢少发,于是这家伙就在我们的住宿和伙食上搞阴谋!一天只有中午给一点干饭,早晚都是稀饭,没有菜不说还不管饱!我那脾气当时就和他上了,结果他叫人打我,我小时学过点功夫,把他那3个打手放打后就把他打了,哈哈,真是痛快!前几天他还叫人到我这里捣蛋来着,被我们赶走了!”

我的脸色有些阴沉下来,看来政府光想着振兴经济了,有些忽视了工人的待遇了。再这么下去,我们不是也要变成反动派了!!“其他的工厂也有这些情况吗?”我问。

“有些有,有些没有,不过政府开的工厂就好了,听说还有肉吃呢!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