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一 谋定后动(2)

netflyhawk 收藏 1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王宝坤道:“得得得,你就别煽情了。这些年你一直在基层,受累了吧。”

许大鹏道:“没有,生活充实着呢。”

霍山道:“你小子,当年当警卫员的时候,机灵着呢。怎么,现在也学着不说实话了?”

许大鹏急道:“没有,我说的就是实话呀。我真的觉得挺充实呢。”

“是吗?我倒不相信。你就没有发发牢骚什么的?”霍山似是在逗他,“我怎么听说,你是有着一肚子的牢骚呀。好像是什么肩膀上少颗星星是吧?”

“我哪里呀。首长您可别冤枉我呀。”“和你同时期的,甚至比你晚的,都有作将军的了,你就真的一点想法也没有?”聂士成笑道。

这几个人,除了霍山,刘铭传,其余的许大鹏都曾经直接在他们的手下跟着作战过,便是霍山和刘铭传,在总部的时候,许大鹏作为王飞的贴身警卫员,交道没有少打,熟悉的很。应该说许大鹏的成长是在这几个人的眼皮子底下的。

自从离开王飞,到海军陆战队之后,许大鹏一直没有离开过陆战队。人民军在北京天津抗击英法联军时候,有那么一段短暂的时间,许大鹏又在北京的西山担任过人民军司令部的警戒工作,后来便又跟着大部队上了东北,抢度过松花江,参加过库页岛的登陆作战,后来便调到了南方,一直在舟山左近,虽直属于海军司令部,归海军司令聂士成直接调遣,但却是一直配属于东海舰队作战的。这几个人,霍山在三军联席参谋部做三军总参谋长,刘铭传一直搞的是军事国防教育,聂士成是海军司令员,王宝坤是空军司令员,左宝贵则是东北军区的司令员,都是军队中的高级将领。许大鹏虽然与他们相熟,但军队中向来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还有一个直属的顶头上司聂士成在,更是不能多说话,便笑了笑。这次来北京,本来以为只是作为海军陆战队的一个带表来参加个一般的军事会议,通知上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一走进去,就知道不会是这么简单了。而他作为一个校官,更是在熠熠生辉的将星中独有的一个,更是不愿也不能多说了。

王宝坤笑道:“也好,这样也不错嘛。作了将军又怎么样?有仗打才能体现军人的价值。你在的陆战队,那是我们人民军的尖刀呀。好。现在你哪里有多少人呀?”“我部现在是辖三个陆战团,一个旅直属大队,两个运输保障船队。共有七千八百六十三人,直接的作战部队有六千一百二十八人。报告完毕。请首长指示。”许大鹏忽得站了起来。

王宝坤哈哈笑道:“聂总,真有你的,这就是你教的兵?在这里搞的这么正式?”

聂士成道:“你不要紧张,就是随便聊聊。”

王宝坤又揶揄道:“我就说不错吗,八千人,还有船队,比我这空军司令强多了。”

霍山道:“你又来了,我看你呀,从第一天到空军,到现在还没有消停。”

王宝坤道:“我说的是实话嘛。空军,是呀,看看我们空军,哈哈。”笑声未绝,王飞一步跨了进来,王宝坤笑声顿止,脸都红了。

王飞倒是没有生气,笑道:“大鹏,这些年来,你可是第一次上京呀。我们不叫你,你就一辈子不来了?你坐,你坐,开个玩笑。今天我们这些人,特意来为你接风洗尘呀。不要听宝坤鬼哭狼笑,他呀,现在就象个小孩子似的,没有一点正形。”

王宝坤道:“总统批评的是。”

王飞笑道:“你少来这一套。你这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视野要开阔,思想要放开。不要只盯着眼前不放。”

王宝坤道:“是呀。可是,总统先生,我不明白的是,放眼当今世界,要么陆军,要么海军,哪个国家有空军?我是真的不知道哪个国家曾经有过空军呀。倒是我国古代的时候有记载,说是有人可以乘着风筝上天。”

王飞道:“这个世界上你没有见过的新生事物多着呢。没有见过并不表明没有,退回去二十年,你相信有一天你可以握着手枪一口气打出十几发子弹吗?要是那时候有人告诉你,两军对垒之时,几挺机枪就可以堵住数万雄兵,你会怎么想?现在你又会怎么想?”

王宝坤悻悻的道:“反正总是你有理,不过,总统先生,我承认,我对空军的前景并不看好,可是我在空军的工作也是尽心尽力的。只是,就坐着那些气球飞上天去,有什么用呀?我还是看不出来。”

“你这个态度不行呀。不过不要以为你故意这样说我就撤了你的空军司令。你呀,想都别想,乖乖的把空军给我建设好。情况马上就要好起来了。很快,你们部队就会装备飞艇,那时候就有大的变化了嘛。”

王宝坤道:“总统先生,你说的飞艇,我们派人到厂家去了,部队的反应是操作灵活,速度也比较快,可是,载重量太低呀,还赶不上气球呢。只能坐两个人,多了,就不行了。”

“还在试验之中嘛,将来自然会提高载重量。你呀,不要只是牢骚,要看到进步,要展望前景。你应该知道,这飞艇目前虽然小,可是安全性却要比气球高很多呀。你看,这飞艇,采用了新的生产工艺之后,一是使用了半硬式的外壳,二是艇体内部采用隔离式气囊设计,三是增加了内燃机带动的动力,这就是进步嘛,要看到这种进步嘛。尤其不要小瞧了内燃机,以后的世界,会因为内燃机的出现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还幸运呀,有了卢力克这么一个真诚的朋友。要不是卢力克,我们怎么能有机会在第一时间接触到内燃机呢?”

霍山道:“其实奥斯这个人还是很感谢我们的,他的设计出来以后,在德意志根本就没有人问津呢。所以我们表达出支持的意愿之后,最高兴的还是他呀。”

王飞道:“不,最高兴的应该是我们,最幸运的也应该是我们。因为这,我们可以说占领了全球先进技术的一个制高点。而这个制高点的关键技术,就在我们手里。内燃机技术,是蒸汽技术出现以后的一个重大革新,将来肯定要全方面的在许多领域取代蒸汽技术。”

刘铭传道:“这不消说,我们是绝对相信的。自从帽儿山首义以来,您所创造的奇迹数不胜数呀。”

王飞笑道:“奇迹可不是我创造的,我们只不过是给了人们一个充分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环境,给了人们一个发明发现的平台,人们可以跳出以前的窠臼。要是以前,大金的政府也好,官员也好,你拿一件机器也好,一个物事也好,如果他以前没有见过,他肯定要先一棍子给打杀。打不死,就说你是奇巧淫技,而奇巧淫技,大多数的人是看不上眼的,因为它一不能当饭吃,二不能来赚钱,三不能来致仕,要致仕只能从八股中寻嘛。现在不同了,从国家开始,就倡导、鼓励、肯定你的发明发现,就鼓励你在技术上创新。而且通过专利制度,充分的保护了发明人的权益,也极大的促进了进行科技创新的积极性。我们一定要记住,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其实我们所做到,只不过是尽可能的按照科学规律来办事而已。”

左宝贵笑道:“多谢总统又给我们上了精辟的一课呀。”王飞笑道:“还是你提醒的好呀。今天本来是给大鹏接风的,怎么又上起课来了呢?大鹏你别傻站着呀,家常小菜,茅台美酒,大家都不要客气,一定要坚决消灭光。”

一时饭毕,聂士成先道:“这次把你叫来,是有任务交给你的。”许大鹏敬礼道:“坚决完成任务!”王飞道:“哎,刚刚祭了五脏神,水还没有喝一口,怎么又谈起工作来了?不要急,不要急,大家打打闲聊嘛。你这个聂老虎,脾气还是这么急呀。”大家呵呵的笑了起来。

霍山道:“阳阳在那边怎样呀?还习惯吧?”阳阳便是王鸥阳,王飞的大儿子。晓云生的,现在就在许大鹏的海军陆战旅里。

许大鹏道:“我正想说呢。阳阳在那边一起都好,生活习惯,训练冒尖,现在基层带队呢,是上尉连长了。”

王飞抬起头,若有所思的道:“不对吧?”

许大鹏一愣:“司令员,怎么了?”他顺口就把老称呼给叫了出来。

聂士成也道:“没什么呀,怎么不对了?”

王飞思索道:“阳阳好像从军校出来才两年吧?下部队授的是中尉衔,怎么两年不到就成上尉了,你们在搞什么鬼呀?”语气渐渐严厉起来。

聂士成使了个眼色,许大鹏笑道:“司令员,你是想多了。阳阳就没有告诉你?他呀,天生就是当兵的料,什么到了他手里,绝了。到了部队之后,阳阳在基层做了好多工作,在训练上趟出了好多新的路子,都全部队推广了呢。我们这是根据实际情况,严格考核后才晋升的上尉衔呢。一点也没有暗箱操作,给没有高看他一眼呀。全是按照您的要求对他严格磨砺的。”

聂士成接着道:“是呀,阳阳是个好孩子呀。在部队不骄不躁,不摆架子,为人大度低调,训练吃苦耐劳,带兵宽严结合,很有一套呀。还善于思考,善于总结经验,给部队训练提出了很多合理化,可行化的建议呀,就上次演习,他们连队,每人二两大米,一两盐巴,整整在敌后潜伏了六天六夜,创造了我军实战条件下野外生存的全军最高记录呀。而起战斗打响之后,整个部队全部投入战斗,硬是端掉了红军的一个师部呀,生俘红军师长。这不是以前也报给您了吗?”

王飞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六天六夜?有什么了不起?就他那叫端了师部呀?有本事端了师部再全身而退呀,叫人家警卫部队堵住出不来算什么?要真是打仗,这就是和敌人同归于尽,能这样打仗吗?还有,那个最后耍赖,那人家师长的命相要挟,什么话嘛。”

聂士成道:“你的要求也太高了,我可告诉你,回去以后,人家阳阳可没少反思啊,光是教训,就总结了几十条。难道都和你一样天生就是打仗的天才呀?”

王飞想了想,不再说了。自己人知道自家事,自己当年在军队的那些糗事,自己是清清楚楚的。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自己曾经在另外一个时空的最严格的军队里面服过役而已。算了,就在这点上,儿子还是比老子强的,至少胆子不必老子小,这就足够了,有培养的潜力呀。

王飞突然道:“大鹏,你小子老实告诉我,冯婉贞给你生了几个小子呀?”

许大鹏见问,老老实实道:“报告司令员,一共生了两个小子,一个丫头。”

“哦?这么说,你小子还不错。不过,你可是触底了,最小的是个小子是不是?”

“不是,是个丫头。孩子他娘老想着要个丫头,说是贴心。不过,司令员,在这件事上,我一点也没有含糊。我怎么说也是咱们军队的一名干部,国家的政策不能带头违反。这个丫头,我可是严格按照国家的规定,及时足额的上交了社会培养基金的。”共和国立国之后,奉行了控制人口生育的政策,原则上一对夫妇允许生两胎孩子,不鼓励多生。超过两胎的,都要缴纳高额的社会培养基金。这时中国的人口已经有四万万了,基数已经很大,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王飞自然知道人口多了的压力,因此上是力排众议,坚决的通过了控制人口增长的法案,用法律的手段来控制人口,并作为了一个基本的国策。未雨绸缪总是要得的。不能把压力留给后人呀。

王飞一摇头,笑道:“你急什么,还怕我把你丫头给抢过来呀。”左宝贵笑道:“不错,大鹏没有知法犯法。要是他不按照法律来,不要老聂说话,也不要让司令员知道,俺左宝贵第一个就先办了他,割了他的卵蛋喂鸟去。”

哈哈哈哈,众人轰然笑了起来。王飞拍着胸脯道:“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宝贵,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呀。俺呀,俺呀,你在朝鲜的时候,俺呀,俺呀,那朝鲜王李朝熙就没有翻白眼?”

众人又笑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