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十二章 射击野餐

我热 收藏 0 9
导读: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十二章 射击野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12 第十二章 射击野餐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一日


早上八点多,一民工来看房子,说连刷带泥加扒炕,计一百五十元,未让干。中午找一金娃三人来刷里间,技术不成刷不来,给了四十五元。哥去游泳,嫂子上班,一人顾不过来。晚上发现钢笔4支,复写笔3支丢掉了,估计为尕泡蛋趁人不注意偷走了。明天约定由今天这一帮继续粉刷外间扒炕70元。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二日


天气不好,阴雨连绵,早上未军训。刷房子的人也未来。去卫生局见发军训迷彩服,说小苟已领走。去防疫站找小梅领,不领给刁难得很,说要红塔山,一气之下不领了,明天军训再说。下午刷外间房子,至熄灯时才刷完,因扒炕泥墙,哥付八十元。中间还管饭。刷完后即可收拾了。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三日


早上军训,向胡局长反映梅蛋刁难不发服装,与小梅吵了一架,说是开玩笑。之后,小梅去给我取服装,并甩在了地下。真是一个刁民,坏种。安排家具摆设,房子太小,也无法摆。晚珊珊跑至桥一带,找回来,哥踢了一脚,与嫂子又不高兴,生气,后好转!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四日


今天大家全穿迷彩服军训,为投弹训练。发的服装有两种,一为二炮,一为青藏兵站的。我领的为后者。可能不收钱,白送,为军训收获。本周可望结束。中午去气象站将哥的床等拉了过来,抬进去摆上。目前任务仍很多:铺砖,换玻璃,洗衣物。本周收拾完即不错了。政府又要房子,先住着吧!军训完七月份下帐。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五日


第十四天军训内容为射击瞄准复习,去饭馆吃早餐油条。现已开始在家做饭吃,把家具已基本摆放好了。刷了两间房子,扒了炕,共付出125元,还不包括饭钱,材料钱。今天哥又找民工拉土漫泥牛粪房,给70元。房间已逐步规范化了。住他一年半载再说吧!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六日


本周军训未能结束,只因过大礼拜休息,延至下周了。今个儿内容为匍匐前进,累死了。打扫卫生时,听说要收回所发衣服,不知真假。昨天已收到《中国考试》杂志《高教自考增刊》。《医古文知识》尚未到。近日注意取第6期杂志。在中下旬探问考试结果。做好下帐前之准备工作。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七日


洗衣服,打水。晚至田生福处,见八九人玩十元起通花,忍不住加入,拿二次通花,计入一百多元,后全输,又倒贴六十元。幸而未再输得精光。给嫂子二十元买床帘布,昨日取得一百元仅剩了十元,勿赌!在家或看电视,或坐下来学习。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八日


又重新摆放家具,内屋为双人床,大立柜,书架,高低柜,沙发等,搬去了写字台。外屋又换了红宽长写字台,移了缸,拉了帘子。有我的一个小小休息天地了。比原来整齐干净舒服多了。桑杰卓多及其女宽太玛也常来相帮。下午一人换了砖,忙得天昏地暗。还拉来了一黑狗,守家!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九日


因天下雨未军训,至防疫站上班也无甚事。钱因赌博而不够用了,况且电视费尚未带下去。本欲让嫂子下宁时顺手带下去,但因嫂子考试不让去,故只能另找人带下去了。回县已快俩月了,再不带下去怕扣老父工资就不太好了,况已答应了周明寿,回县即带下去。要合理安排买菜肉等!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


早到看守所上面去打靶,实弹演习,三发子弹打了二十四环,打得还不错,许多仅中一发,好几个光头。听说打得不好的要淘汰,要拍《河源军魂》录像片,挑选标准合格的,自己因队列不成,可能不能入围,为期二十天的军训任务即将完成,准备七月份去下帐抓哈拉吧!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一日


早晨因天气阴冷,钟表被嫂子拿用,故起床太晚,未去军训。据说今日为射击练习,准备明日至星星海打靶。抓了两个羊,下午去帮忙收拾宰羊。去银行取存款100元,节省花用,勿赌博。今天卖废报纸一百斤30元,酒瓶1.4元。《医古文知识》收到。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二日


早八时三十分坐防疫站小车到星星海去军训野餐。九时到达目的地,至十一时,人全到。打靶考核为光头,今天五发子弹全未中,打光头的有五六个,大多不及格。前日三发打了二十四环,今日甚为惭愧。之后,投弹考核,三十五米。野营做饭,吃油条,瓜子,花生,喝香槟等。其间,让白牙,杨丽娟给照像,不给照。刘小奇叫着四个同学照一张,赌气未照。公家几卷胶卷医院全散光了,防疫站仅照集体照两张。玩得很不高兴,不单打了光头,还被他人责骂讥笑,东西也未拿上什么。六时整,第一批坐王明朋小车回县。下雨渐大,军训至此结束,以后因队列不成,射击不成而被取消拍电视资格!


2007-03-17-13:08 发于行唐


附:村郎的藏地之旅(节选)

2004在那遥远的地方(玛多县城玛查理镇,4/9-5/9)

2006-06-13 12:56:38

玛多没有电,也没有水。老罗告诉过我玛多在二十多年前是全国最富有的县。现在只能靠想象,我才能看到昔日的水草丰美,牛羊满山坡。

不会藏语的藏族女作家唯色在她的书里这样描述玛多县城:人迹寥落,门户紧闭,一条窄窄的街道上飘飞着如游魂一般的纸屑、塑料袋。现在我一想起玛多,眼前就会浮现出西部片里的大漠空城,烈日当头,危机四伏。我就像牛仔一样,打马闯进了这座神秘之城。

城里只有两条路,呈T字,中心是玛多电影院,这也许是城里最大的建筑物。电影院已经不再放映电影,被商贩租下改成了服装市场。我为此感到惋惜。电影院伴随了很多人的成长。电影院的关闭,象征着一种生活方式的结束,更意味着一种梦想的破灭。从电影院往东西方向走,路的尽头分别是玛多中学和玛多监狱。学校大门敞开,监狱门户禁闭。相似的是这两个都是教育人的地方。后来我了解到,监狱里并没有犯人。这是一座新建但不会启用的监狱。

城里的残垣破墙也许见证过玛多的辉煌时刻,现在却时刻提醒着人们玛多已经沦落成省级贫困县。我走过电力局的门口,里面早已是人去楼空。玛多有过两年的通电历史。城外60公里,政府修建了一座黄河源水电站。可由于水量不足,年初已停止发电了。电线杆孤独地立在街边,在斜阳里与自己的影子为伴。它给大家带来的不是光明,而是对光明的无限遐想。我无法想象歌谣里宁静的草原之夜,因为夜幕笼罩玛多的时候,全城就会响起一片轰鸣的发电机声。

县政府招待所确实是城里最好的住处了。干净的大院子里有几排大瓦房。房间里有炉子和牛粪饼。可爱的服务员每天上午会把一壶开水放在我的门前。在玛多,开水烧到70度就开了,不用等凉就可以直接往嘴里倒,肯定烫不着。电影院对面的街角有一家杂货店。店里有一位藏族姑娘,待嫁的年纪,装扮很时尚,声音柔软。我每天光顾,并不只是为了愉悦自己的心情。店里有自制的酸奶,是姑娘的阿妈亲手做的,五毛钱一碗。我跟姑娘要个板凳,坐在门口,欣赏无人的街景,捕捉晒得发烫的空气里发出的细微爆裂声。就这样,吃了一碗,再来一碗。店里有一个公用电话,打长途每分钟只收3毛钱。县城里没有洗澡的地方,却有两家洗衣店。我想洗洗那条浸泡了茶水的裤子,就送去其中一家。店名很幽默,叫明敏洗衣洗发店。反正都是洗,洗什么没区别。可洗条裤子收3块钱,洗个头收15块钱,就立马分出尊卑优劣来了。我想,在水很珍贵的地方,洗什么都跟洗礼一样,都很神圣。

我在招待所住了两天,招待所只收了我一天的房钱。我很感激。他们没必要那样。他门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了那份深厚的待客情谊。几乎全城的人都知道我想徒步去扎陵湖,这让那些专拉游客的车主们很失望。他们的车是那种老款的北京吉普,都是些从外地倒过来的二手车。我注意到有一辆甘E,是甘肃天水的车。旺季的时候,跑一趟牛头碑收500块,淡季的时候,300块他们也会乐意跑一趟。牛头碑在扎陵湖和鄂陵湖之间,海拔4800米。下午我去杂货店喝酸奶,姑娘疑惑地看着我问:你真的要走到扎陵湖去啊?在她眼里,我肯定是一个疯子。她跟我重复野狼的传说。那是几年前的冬天。一场大雪过后,饿死了很多牲畜。一头野狼跑到公路来觅食,结果被车撞死了。我告诉她我不怕。一是现在的草原已不见群狼踪影,而独狼不会主动袭击人。二是我有打狗棒,挥舞起来最凶猛的藏獒也只有落荒而逃。我迈出杂货店的时候,姑娘冲着我的背影说,明天出发前你过来,我叫阿妈给你做糌粑,带在路上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