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1928年1月6日,被历史学家们称为“红麻清洗”的行动开始了,在李锦江的布置下,那些派出过人与武汉联系的地主们,在李锦江派出的一支支小分队面前,毫无抵抗能力的全部抓到红安、麻城两县的县城,同时李锦江大力进行宣传,请各乡各村的百姓、农民们到县城来,参加对这些“地主、恶霸、土豪、劣绅、内奸”的公审。

这次李锦江没有参加公审,红安的公审就由三师政委徐炳权主持,麻城的公审由一师政委李炳主持,对于他们,李锦江还比较放心。这两个师的政委都是原来混成团的政委,混成团改师了,他们也就成了师政委。

张卫带的手下,除了不听话的几个,其余的都是那种没有官僚习气,懂得基本的军事常识,能够够身先士卒的起到带头作用的人。不然,张卫也不会放心让他们在主力作战团中担任政委了。

原先一些光吃饭不干活的,或者干活帮倒忙的那些语义上的“领倒”,过去由于迫不得已,只能调他们去炮团啊、战区防空团啊这些支援作战单位,由着他们仍然尸位素餐的担任领导职位。在“太行整风”中,借着整风形成的良好风气,李锦江也磨着张卫撤掉他们。结果虽然没能彻底将之放下来,也调出了部队,把他们甩到了地方去。

可以说,在张卫的严格要求,以及李锦江的一些为了国家的“私心”作祟下,现在师里能够掌握实权的,都是那些真正能够为了中华好,期望中华强盛起来,并能够为了中华的强盛不惜牺牲一些自我的人。

本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李锦江对他们非常放心。即使是张卫那边政工一线的人员,李锦江也放心把这些工作全部交由他们来做,不去做任何限制,甚至要求他们不要搞什么请示汇报的一套来降低效率。什么事情只要属于权限范围内的,两人商量解决,不能解决的多征询意见,集思广益,实在不能决定的或是超出必要限度的再报告上来。

而徐炳权与李炳也并没有辜负李锦江的期待。

作为一名政工人员,他们从底层一步步的上到这个位置,基本上都经历过了2012年时那些黑暗,知道那些黑暗面的勾当。同时,他们本身原来也是一名有着理想与志向中华人,虽然一度在黑暗面前丧失过自我,但随着第九数字化师的组建,张卫把他们这些还不算利欲熏心的基层军官抽调到数字化师后,在第九数字化师感受到了那种有些与现实不一般的风气。并且,有感于张卫敢于顶着上面的压力重用李锦江等一些有着真才实学的军官,使得第九数字化师的迅速形成了战斗力,他们能够将自己逐渐偏向那些官僚陈腐的心纽正了过来,真正竖立了一个为了中央华族人民贡献的心态。

这么一场可以为革命增加数之不尽的好处的公审,两人向李锦江询问清楚了李锦江的打算后,考虑到与当前党组织联系不上,工作有些地方仍然难以打开局面等令李锦江头痛的问题。两人进行了充分的协商,并与下面各团团政委开会商讨了具体的细节。

最后,在徐炳权和李炳的操作下,考虑到各县的条件,两人采用了分批进行的办法。宣传队和工作组一乡一乡的开展宣传,进行公审前的动员准备。

通过宣传即让民众知道,这些地主以前是多么的坏,多么的欺压百姓和劳苦大众;同时又要大力宣传富国强民的道理,宣传李锦江和张卫既定的工作政策,宣传李锦江和张卫的政策好在哪里。

有些和当前中华GC党中央相抵触的方面,也有针对性的进行了宣传。详细描述了进军大城市不现实的地方,也对一些“全部打倒论”进行了批判,指出在现实一些方面可能会有利,但在长远会给革命造成的损失的情况。这些方面,这些政工干部们都有着远超这个年代的学识,见识过隐患的爆发,因此,他们所作的针对性解释,不但令看到告示的两地地下党组织点头不已,也令一些开明的乡绅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在这个新政府可能获得的保障和今后发展的方面。

至于大量乡绅被抓后造成的恐慌,在宣传队公布了一些证据的复印件,大力宣传他们与武汉方面勾结的不可容忍后,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乡绅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因为有家财就要没收和打击,只是因为这些人犯了大忌,公然倒这些队伍的台,企图与外面勾结进行破坏。这也难怪,哪朝哪代对于这个都是不可违犯的大忌!

这不但是震慑那些不稳定的乡绅而已,而是真正的疏导那些乡绅的恐慌。

因为,经历过之前红安、麻城的武装起义,当地的乡绅地主们对于GC党的队伍,第一反应就是会彻底打倒自己,将自己的家财散个精光。这样,就不怪他们苦心孤诣的通过各种方法来保护自己,明的不能对抗,就暗地里不执行,与武汉通款,希望武汉国民政府再次过来消灭这些GC党。

在宣传后,知道了这支部队的政策,知道自己的生命财产不会受到威胁,虽然减租减息后收入会有所降低,但还有别的路可以走(这支队伍鼓励工商),还能够享受自己的财产,乡绅们普遍选择不再出头与之对抗,不论是明里的还是暗里的。

至于公开审判,按照李锦江意思,那就是要在全县的百姓面前进行公开的审判,公开杀头,不但震慑那些不稳定分子,同时也让当地的百姓们看到部队消灭这些寄生虫,保护平民老百姓的决心。

但是,考虑到进行一场全县的大审判,不但会场场地、秩序等问题难以解决,而且,徐炳权和李炳也想通过细细的审理,让百姓多了解部队的政策,了解今后根据地的立法走向,例如那些是禁止的,那些是受到保护的,那些是有人告就受理的。

于是,经过集思广益,两人决定一乡一乡的审,每天审理一个乡的土豪、劣绅,让一个乡的民众都来观看公审的大会,同时通过限制措施,让别的乡在当天只是每个村子出几个人来观看,这样就很好的解决了会场场地与秩序的问题,同时也有足够的部队到那些乡民倾巢而出的乡去开展治安巡逻,防止一些趁乱进行鸡鸣狗盗之徒破坏局面。

第一天,尽管采取了限制措施,但两县的会场还是人满为患,各乡的人都想方设法与城里的亲戚联系,混到城里来观看这场“前所未有”的公审。这让徐炳权和李炳郁闷了许久,怀疑自己将会场放在城内而不是城外的主意,是不是有点失策……

这一天公审有3人,是勾结外敌的内奸最多的一个乡。首先审判的是乡中一霸吴毓庆,此人本来就是此乡保长,借着官面上有点身份,又借着与上面关系较好,有个远房亲戚在武汉国民政府当个小官,在乡里欺男霸女,横行无忌,前几天就有过不少老百姓告过他,他也没少破财消灾。

这次,恐怕自己的灾是消不掉了!吴毓庆反绑着跪在台上,看着下面的人头耸耸,心里头莫名的有了几分悲哀的感觉。过去,自己巧取豪夺,挖空心思谋取钱财,现在,恐怕自己和刚开始那几个GC党打倒的所谓土豪、劣绅一样,都免不了人财两空。

他不后悔自己派人与武汉方面联系的行为,GC党这些穷鬼出身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类,即使自己今天不是因为与武汉方面联系被逮到痛脚,以后这些穷鬼也会变着法子来折腾自己的家当。他如是想到。

他现在后悔的,只是自己为什么当初一光复红安就回来了,为什么不留在武汉那边。那边的G党可是被杀了个精光的,足够自己带着家财当个逍遥翁了。哪至于象现在,想跑都跑不掉。

说来也怪,这帮GC党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听口音,没几个湖北人,更不要说有哪个是红安的了!动作这么快,一夜之间整个红安就换了天地,连跑都跑不掉!难道他们是从天上冒出来的?

吴毓庆忽然有了明悟,或许他们真的就是上天派下来的,就是未来的霸主吧!不然,自己派了三个可靠的庄丁去报信,三个不同的时间,走三条不同的道路,为什么都会被……人是不能与天争的!

想到这里,吴毓庆终于接受了现实,开始仔细听听哪个所谓的法官给自己宣读罪状。可是,此时罪状已经到了尾声,法官很快就宣读完了,开始问他,以上罪状是否属实。

吴毓庆笑了一笑,道:“是否属实,这还不是由着你们说了算!我能够说什么,明白告诉你,我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不过,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认了!”

那名法官道:“既然你没有听到,那么,我就再宣读一遍。你仔细听好了,如果你认为有问题,可以当即提出。不过,待会就每一条罪名,我们还要进行辩论,你认为不符合实际的情况,可以提出你的意见。”

于是,法官再次宣读了他的罪状,问他,有什么意见。吴毓庆心中那颗不安分的心激烈的跳了一跳。这些罪状,不是太重了,也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太轻了!如果就是这些罪状,按照以前的惯例,自己破些财,挨上几十棍,恐怕就过去了,说不定命能够保得下来。

吴毓庆赶紧连声说道:“没有意见!没有意见!我认罪!我认罪!”同时,吴毓庆在心中想到,自己保住这条命,一定立即就搬到武汉去!这辈子打死也不会红安来了,红安的地产房子,就找个信得过的管家照顾,那些穷鬼欠的租,目前就不管了,等以后国民政府光复回来,就连本带利全部讨回来!

但是,法官却没有立即给予他答复,反而向下面问道:“刚才宣布吴毓庆的罪状,下面有谁认为有问题的,可以现在提出。认为罪状过多,有那些不符的,可以提出;认为罪状还没有全,那些罪状有遗漏的或者他还有别的罪行的,也可以提出来。”

下面立即沉静了下来,本来在高音喇叭高达数百的分贝面前,还能发出嗡嗡响声的人群,立即就静了下来。良久,才有一个带着哭腔的老人在下面大声的说道:“有!有!这个杀千刀的去年强迫了我的女儿,害得我闺女上吊自尽了!我老汉光棍一条,这条命豁出去了!”

吴毓庆已经跪得发麻的身体立即软了下去,他知道,如果真有人出头,剩下的就会一个个跳出来,自己这几年来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的那些事,恐怕会一点不露的全部被揭发出来。很快,老人就被维持秩序的战士带上了台,老人带着哭声,控诉了吴毓庆的罪状,而法官旁边的书记员则详细做了记录。

一石激起千层浪,老人被带了下去,法官拿着书记员记录的罪状再次问道还有什么罪状遗漏时,台下沸腾了!当场有数十人叫嚷着要控诉吴毓庆的罪状,最终光记录罪状就化了半天的功夫。

然后,就是一条条罪状的进行辩论,由吴毓庆以及吴毓庆家里的人对罪状进行辩护,一名所谓的公诉人进行举证,不时还有一些群众站起来,登记了名字作证人证明确有其事。也有一些罪状由于实在没有人出来作证,证据不足,那名法官就当场宣布证据不足,此项罪状不成立。此时,就是下面一片沉静的时候。

最后,光吴毓庆就审了一天。期间所有公审人员都是在现场简单吃了东西,没做休息就接着继续公审;参加公审的几个乡绅也无奈的,跟着一起吃了点他们平时当作猪食,根本就不会吃的东西;下面的群众则是按照宣传,在家中带了干粮来,现场吃了就继续观看公审,没有一个人想到退出,也没有一个人会大声喧哗干扰公审……

最后,在下午四时许,罪状一一审理完毕,法官宣布了吴毓庆的各条罪状的处理结果,综合后,得出死刑结论,宣布这个乡所有土豪劣绅审理完毕后,如果还有死刑就一并杀头。同时,法官还宣布公审将明天继续,同时宣布了明天公审的犯罪嫌疑人名单,希望群众今晚就到法院列举他们的罪状,明天好开始审理。

于是,整个县都开始奔走相告,公审的情况一传十,十传百迅速的就传遍了整个红安。吴毓庆所在的乡甚至不少人敲锣打鼓,一派喜庆。不但红安,麻城也是如此,两个县有些是亲戚的,都从自己的亲戚哪里了解到了隔壁县的情况,不约而同的,都一并开始庆祝。

第二天,由于程序熟悉了,加上罪状大多数在前一天晚上就一一汇总到了法院,公审的进度要快了许多。当天余下的两人都公审完毕,结果都无一例外:财产充公,犯罪嫌疑人罪名成立,死刑立即执行。于是,下午五时不到,在偏西的阳光中,已经软成一滩烂泥般的吴毓庆与另外两人,一起看完了人生中最后的一抹夕阳,随着手起刀落,三颗人头在地上滚了两滚就被悬挂到了城门上。

实际上,吴毓庆等三人的结局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因为,李锦江订出来的反革命罪,就是死刑。这点上,张卫开始有些不怎么赞同,但最后还是被李锦江说服了,毕竟乱世治刑必须要用重典来形成震慑!不然,象2012年那时,一个经济上去了,贪污标准应该提高的理由,一个财产来源不明罪,就保护了难以计数的贪官,最终也就使得贪官们更为横行不法。这就是李锦江得以说服张卫的理由。

的确,这点对于很多的富绅、富商们都形成了震慑。

通过公审,富绅、地主、商人们有了个模糊的印象:只要平时不太过分,尤其不要里通外“国”,GC党的当局不会给自己翻旧账。即使有人告了,只要不是大罪,一般都是破财消灾。这样,在部队没有从根本上威胁到他们的生命时,只要红安、麻城GC党还能够当权,这些人根本就不会考虑与GM党联系的事宜。毕竟,命还是要紧的。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杀头是大快人心的,反正不是自己的人头落地,有得热闹看毕竟都是好的。更何况,现在杀的可是那些为富不仁,欺压百姓,横行乡里的土豪、恶霸。这种人,杀得越多越好!

而且,杀完一个土豪、恶霸后,首先,他们的土地都会拿一部分出来,分给一些没有地的农民、佃农;其次,一些家中贫苦的人家也会得到一些救济,虽然不多,但是眼看着就能够给家中不多的存粮加上一点。城里的,可以顶得一段时间,找到事干前不怕饿肚子,农民的,眼见就能撑得过5、6月青黄不接这段粮荒时节;

那些土豪、恶霸的青砖瓦房、深宅大院,除了几间留给那些土豪、恶霸遗孀,余下的会全部分给那些家里没有片瓦,辛劳一辈子却三代住在潮湿低矮的茅草屋的穷苦人家。不少年轻人都开始盘算,可以娶房媳妇了。老人则开始幻想,多久多久之后,自己就可以抱上孙子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锦江一开动宣传机器,那些政工干部们就把人们的革命热情全部鼓动了起来,根据地的青壮年们踊跃报名,老人小孩也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为革命站岗放哨,此后在全国解放之前,没有哪一个军阀的密探、特务能够从红安、麻城两地了解到,李锦江的工农红军第十七军的任何一点情报。甚至,那些夸大的、已经美化甚至神化的形象,让后世的历史学家,无法真正的了解到1927年、1928年李锦江这支部队的真实情况,从而使得灵异一般的真相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中。

根据后世的历史学家的分析,这场清洗,最终令李锦江在红安和麻城站稳了脚跟。不但部队的兵源得到了保证,而且从那些土豪、劣绅那里夺取了足够的资金,加上李锦江从武汉抢出来的设备,最终,李锦江和张卫那些从GM党当局手上“抢”来的德国坦克、飞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领先的武器设备,是李锦江和张卫夺取国内胜利的资本。

同时,也是李锦江和张卫的高瞻远瞩,对科技和工业非常重视,在根据地尚未完全巩固,各方面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分别在山西和湖北两地成立研究院,拨给了足够的资金,又从外面“请”来了足够的人才。终于,在武器装备上,领先了GM党当局十几年,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后来,随着李锦江和张卫进一步在科技上的投入,GC党的科技领先优势逐步扩大,最终为今后称霸世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一切,都源于“红麻清洗”!历史学家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