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六节:血红色的明天(2)

醉长生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工程师露出为难之色,“我上司也是传至鬼冢总督的意见,万一……有破坏分子偷偷进去安装了燃烧弹或者炸弹呢?您还是让我们检查一下的好。这样,我们也好交差,您这里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事,您也没有什么责任。”

片山纯二想想也是,说道:“把车厢打开让我检查一下。”工程师连连说道:“当然,这是当然的。”拉开了后车厢的门,片山纯二往里一瞧,除了两个备用的汽车轮胎和几把铁锹,几个麻袋外,什么也没有。片山纯二上到车厢里到处仔细检查了一次,把麻袋也抖开看看,是空的,没有什么可疑物品。跳下车就准备放行,突然看见除了工程师和司机以外怎么又多了几个高矮不一的年轻工人,正在把几盒香烟往铃木孝司三个列兵手里塞,但三个列兵站得直直的没做理会。片山纯二觉得不对劲,把枪从肩上下到手里,“混蛋!你们想做什么!”

工程师道:“哦,太君,这些都是我手下的检测人员,刚才车里坐不下,您在车上检查的时候他们刚刚才步行过来的。”

一下多了好几个人,片山纯二不敢大意,“不准进去,都走开,走开!”

工程师满脸焦急,“哎呀,您这样可就让我们交不了差了,要不这样……唉,那个谁,小白啊,把车上的两瓶好酒去拿给太君。”一边招呼那个最高大的工人到车里拿东西,一边亲热的拉着片山纯二手走到车边。

片山纯二不耐烦的甩开工程师,把枪口对准他,“你们现在都给我离开这里,立刻!”

工程师一脸无奈,“那就没办法了。”对着片山纯二笑了笑,“你先离开吧!”

“什么?”片山纯二猛的一惊,正要拉枪栓时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左肩,还有一只手同时按在了自己下巴上,耳朵里听见‘喀啦’一响,他就看见了背后高大工人的脸,片山纯二奇怪,‘我没转过身子啊?’这个念头只是下意识的刚刚想起,眼里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铃木孝司等三人猛见片山纯二被那个工人从背后扭断了脖子,登时就甩枪下肩要开枪,肩方才一动,三人腰间和背后都分别被两枝硬物顶住了,再一看,是上着消声器的手枪。刚刚还陪着笑脸套近乎的几人沉声喝道:“别动!”枪就顶在腰间,铃木孝司等哪敢有半点挣扎。

沈归回和白少虎将片山纯二的尸体塞进车厢,观察街上有什么动静。借着工程车的掩护,街上的车辆和行人依旧匆忙,没人察觉到这里的异变。

公园中心的草坪上搭着两米多高的木制演讲台。工人已经完工,早已离开了,硕大的狮林公园里静悄悄的,一个闲人都没有。“快!”海军陆战队的几个人抓起铁锹,抱着一个备用轮胎和几个麻袋就往演讲台下钻去。宫琳押着三个日本兵反绑着双手在小树林里跪着,不时回头看他们的进度。沈归回紧张的警戒周围的环境,生怕另外几个门的日本兵到这里来了,引发枪战那可是个极大的麻烦。

霍远航小心翼翼的用铁锹在草皮下面一点点的铲,不多时就铲起了四片完整的大草皮,他刚把草皮拿到一边,熊无疾等人就使劲的挖起了下面的土,挖出来的湿土仔细装进几个麻袋里,不敢有一点洒出。等人没一会就挖好了一个足有半米深,一米见方的土坑。霍远航将备用轮胎平放在土坑里,洒上土铺平,再将铲下的草皮轻轻按原样拼好盖在上面,草皮里钉下去几个铁钉固定住。最后仔细看看,就象没动过一样,毫无破绽,众人互视一点头,‘成了,没问题!’备用轮胎自然就是霍远航制作的定时炸弹,爆炸的威力足够把演讲台上的人炸得连颗完整的牙齿都找不到。半径50米范围内的人也无法拒绝死神的请贴。

离开演讲台不到三十米的草坪上,摆着大大小小的轻便座椅不下200多张,这是听众、嘉宾和记者坐的地方。霍远航如法炮制,将另一个备用轮胎埋在了最中间的位置,将挖出来的土全装在麻袋里扔上车后,熊无疾报告沈归回:“完成!”

沈归回点点头,叫宫琳把三个日本列兵押过来。黄杰、周春、霍远航上去用三条铁丝往三个列兵脖子上一套,打个结,紧紧抓在后颈处走上演讲台上。在演讲台中央,黄杰等拔出指挥剑在手,把他们踢倒在地板上,用脚踩住他们的脸,指挥剑横架在喉咙,只等一声令下,就让他们血溅五步。

熊无疾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不忍的转过脸去,手高高举起,却难挥下,因为这正是他命令黄杰等这样做的。自从他坚定了完成任务的决心,其后的所有行动方案、步骤、细节,全都是他策划的,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这一幕。

铃木孝司见他们不遮住自己三人的眼睛,让自己三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往地下埋东西,自然也明白自己三人决无生还可能。被押上演讲台时三人都因为马上要被杀,颤抖得腿脚发软,任人摆布。死到临头,铃木孝司流着眼泪,真想还有机会向还在大和帝国本土,田间耕作的妈妈遥远的磕几个头,说上一句,“妈妈,孝司先走了,孝司一定会在天照大神的庇佑下,永远守护着您和我们神圣的大和帝国……’可他现在不能,脖子上的铁丝勒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更别提说话。

铃木孝司眼睛无神的看着横在脖子上的利刃,多么锋利啊……就象几个月前刚被征入伍时曹长佩发给我的刺刀一样锋利,他说,‘伟大的大和民族的战士们!这就是你们最亲密的兄弟!它会守护着你,帮你杀敌,帮你建立不世的功勋,帮你们在天皇的旗帜下,在大和帝国的圣战中,征服亚洲!让我们一起让整个亚洲的土地在我们脚下颤抖!哭泣!让我们用它挖出每一个敢反抗我们伟大的大和民族战士支那猪的内脏!它,就是你们的勇气!!!’片山曹长被那些卑鄙的新加坡支那猪从背后杀死了,我也要死了……但我却被支那猪象条狗一样踩在脚下死去,还是片山曹长象个真正的武士啊,前辈到底就是前辈啊……我的步枪和刺刀呢,是不是被那些卑鄙的支那猪随手给扔了呢。真想和片山前辈一样啊……虽然是被偷袭而被杀,但也是穿着堂堂正正的军装,身上背着步枪和刺刀,象一个真正的大和民族的皇军一样的去见天照大神了,我现在的样子可以吗…………刺刀……勇气……皇军……刺刀!勇气!皇军!铃木孝司也不知道那爆发出了一股力气,猛的抬头把踩着他脸的周春掀倒在一边,周春猝不及防,摔倒在地板上,连手上抓着的铁丝也无意识的松掉了。

铃木孝司蹬的起身,没有一点逃跑的意思,瞪着血红的眼睛冲台下的熊无疾等人叫道:“你们这些卑贱的下等畜生!我们大和帝国的皇军一定会杀光你们所有支那猪,烧掉你们最后一座房子!叫你们子孙万代生生世世永远做大和民族的奴隶!天皇万……呃……”恶毒的诅咒还没叫完,周春已从地上跳起来抓住铁丝用力一勒,生生的将铃木孝司下面的吼叫掐断。周春把铃木孝司往地上按,铃木孝司脸憋得通红,死命挣扎不肯就范。周春急了,指挥剑猛地刺向铃木孝司后腰,铃木孝司觉得腰上一凉,还没感觉到疼痛,全身的力气已从腰上一个洞口狂泻而出,砰的倒在地板上。

台下熊无疾怔怔的瞪大双眼,‘日本的一个少年兵都是这么想的吗?叫我们子孙万代生生世世永远做大和民族的奴隶?妈的,该杀!”恶狠狠的一咬牙,手猛然挥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