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十二

七夕214 收藏 10 36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十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十二

彻底的打倒地主,分田地、分浮财,那样李锦江倒是很希望的。因为李锦江这次为了给弹药、燃油让地方,尽量缩减人员、其他物品。人员是精了又精,最后连两个师在内,才带了9000多人;部队的粮食同样也是在缩减之列,压缩饼干不算,其余的粮食部队只带了十天左右的量。

打倒了十几个土豪劣绅,分了一部分给乡民后,余下的全部充了公,部队的粮食储备一下升到两个多月。如果全部打倒了,那么部队就不必为粮食发愁了。可是能够全部打倒么?那样,就是在彻底把这些家伙往GM党那边推,这里的工作是顺利,可以后扩展到别的地方了,遇到的阻力将非常的大!兔死狗还悲哪!

因此,既定的方针是不能改的!李锦江在内心狠狠的下了决心。当然,如果抓到他们当内奸的证据后例外。那样,部队的粮食就靠他们了。随即,想到不能不留后路,李锦江给自己留了个后门。李锦江按照自己所知的历史进行分析,相信群众都是因为GM党的白色恐怖吓怕了,只有等部队在这里站稳了脚跟,打上一两个胜仗,群众们就会自发的起来了。

但是,李锦江做梦也没有想到,工作组打不开局面,并不是只是因为群众不敢起来,而是当地的党组织起了反作用。不但红安这里的地下党组织有怀疑,麻城那边的地下党组织也觉得,李锦江他们不象自己的部队。

徐怀平派出了第二个伙计,向游击队通报了情况,告知了自己的怀疑。同时,麻城这边的地下党组织也送来了,对这支队伍带有怀疑的情报。游击队综合两边的情况,经过分析后,觉得这个险不能冒,各级党组织不能暴露自己,还是冷静观察再说。于是,信息又迅速反馈回去,同时通知了各乡各镇的地下党组织,告知组织拟定的方针。

由于害怕是敌人搞的阴谋,为了防止党组织和革命群众被敌人杀害,地下党组织迅速运作起来,把命令一日一夜之间传到了各村,让所有的党员、革命群众对这支部队保持警惕,不要参与他们的行动。这就是发动起来的群众一夜之间就变样的原因。

当然,有些地方,由于地主的反弹,工作组彻底的打倒了他们,而且习惯的打倒之后再踏上一脚——把他们的脑袋挂了起来,土地分给贫农、佃农,用粮食开展救济,财产进行充公。当地的党员、革命群众认为,或许是上级有误解,或许是这支部队和县城的不一样,或许真正是自己的队伍来的……

于是,一发动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第一天斗完土豪,第二天农村基层组织就建立了起来;利用那些土豪的枪支,加上部队支援的一些原来县城警察局的枪支,民兵队也成立了;妇救会、儿童团、互助合作社等一系列后世成立过的组织,只要工作组人员想得到,而且这里用得上,纷纷一一成立,第二天夜里就开会讨论工作事宜,第三天各种组织就开始积极有效运作起来。

第四天,周围的村子看到了示范作用,村子里工作组的局面就开始有了松动。加上工作组、小分队的干部战士没有什么架子,到这里后各自主动的找了一家贫苦农户对其进行帮助,每天挑水劈柴抢着做那些力所能及的工。

李锦江挑选工作组时,挑选的都是那些能够吃苦耐劳的农村籍战士,也有一些平时在家里常帮父母干活,能吃苦的城市、城厢兵,而且在整风运动中,张卫就对他们进行了加强教育。

这样的工作组,显得可亲可近。一些党员、革命群众本来心里就盼望自己的队伍过来,一直都在对工作组的进行观察、分析,一听说旁边的村子革命搞了起来,于是,心中的顾虑也逐渐消失,工作局面迅速迅速打开,各种农村基层组织都成立了起来。尤其是民兵组织成立后,部队派出保护工作组的小分队终于可以撤离,去进行夜袭武汉的准备。

这样,第六天,即1928年1月3日,已经对汉阳铁厂、汉阳兵工厂大致情况侦察完毕后,李锦江陆陆续续的抽回了一些兵力,撤回了各个路口的明岗,让部队好好休整,开始布置对武汉的夜袭行动。

此时,当地的党组织也非常紧张:不少村子已经开始了和那支部队的合作,如果那支部队是白狗假扮的,那些村子在将来一段时间内,就一定会受到惨重的损失。可是,自己却无力进行阻止,这不由得不让地下组织的负责人着急。

而这个时候,两县的地下党组织内部,包括木兰山的游击队内部,都产生了分歧。3日晚地下党组织召开会议,游击队也参加了。会议上,不少同志坚定认为这是白狗的部队假扮的,不然,为什么老向人问谁是GC党员,党组织在哪儿?更不会有这么多的破绽。尤其是,将没有补丁的衣服,染得蓝蓝绿绿一块一块的颜色,的和补丁一样,穿在外面假扮贫苦人家,这不就是白狗最明显的破绽嘛!

而一些党员,尤其是工作组已经镇压了土豪劣绅的村子里的党员,在看到了工作组在农村的所作所为后,则犹豫起来,开始对自己“错误”的观念,有了一些动摇,怀疑是不是搞错了。于是“坚定”派与“动摇”派开始了激烈的争吵。最后,在游击队队长武光浩同志的提议下,通过进行表决,作出了对那只部队继续进行观察,派出人员与上级联系,询问情况的决定。

对于已经参与那支部队的工作,暴露出了革命态度的党员、革命群众,则要求他们积极进行拉拢,争取通过那支部队派下来的“工作组”的工作人员口中,探听出这支部队的真实情况。

就在他们开会的同时,晚8时正,李锦江率部踏上了前往武汉的道路。虽然红安、麻城的农民运动已经初步看到了成效,自己也极力的封锁了消息,抓获了一大批通风报信的内奸,但红安与武汉这么近,这几天来来往往的客商这么多,总会有人将消息泄漏给了GM党当局,再拖下去恐怕GM党的部队就会开了过来,而且,警戒也会大为加强。到那时,再想夜袭武汉搬运兵工厂的设备,就肯定会举世震惊,会因此引来GM党各部势力的围攻。

趁着现在,用夜袭,让汉阳莫名其妙的被“偷”一次,让GM党于不知不觉间,莫名其妙的丢失了大批设备。而且……李锦江心中阴阴的笑了笑,他还有一个主意,可以让武汉当局绝对想不到丢了很多设备。有少量设备的丢失,这样也不会引起较大的反弹,不会下大力气去追究。即使追究了,即使怀疑到了红安的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实力,也不会引来大兵团的攻击。

至于一旅一旅、一师一师添油式的派部队过来,正好给自己扩展部队。在政治委员们的努力工作下,原来打下的两个团加一个营,现在就已经有400多人“起义”了过来。在他们的工作下,再俘虏更多的部队相信也能一一转化过来。

顺着还算不坏的大路,夜晚没有人,部队可以普通土路速度行进,行军速度基本都保持在了50公里每小时以上。一路上也有不少的哨所及驻守的部队,可都已经被先期出发的侦察连端掉了。

在部队路过那些哨所的时候,这些负责城市外围警戒的哨所及营房里的兵们,衣服都已经被剥了下来,五花大绑绑得严严实实的,嘴上堵住毛巾、袜子、绑腿之类的东西,只能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的轰鸣声,看着进来看守自己的兵,想不明白外面是怎么回事,这些服装奇怪看守着自己的兵又是怎么一回事。

已经是初十了,如果没有云,晚上月光应该是挺亮的。不过有了云那又不同了,侦察连的直升机都已经漆上了以黑色为主调的夜间迷彩,在云层繁密的夜间,如果不是刻意去观察,根本就没法注意到。靠近了目标,飞在前面的直九J悄然无声的降到了20多米的高度,一个个战士迅速跳了下去。

这是一个敌人岗哨的死角,通过侦察机侦察、李锦江和参谋们分析,类似这样的死角每个厂区都有很多处。李锦江从太行山根据地带过来的5架直九J直升机中,有四架分别在4个分布较为平均的死角,投下了侦察连的战士,另1架则在城门上方投下了侦察连的战士,迅速的控制了城门。通往厂区的道路从此门前经过,不控制此门,将出现难以预料的变数。

不久之后,到达的部队迅速从城门边绕过,向厂区疾驰而去。一个班的战士问清了俘虏的部队番号、换岗口令后,又把守城门的敌人士兵五花大绑的绑上,换上了敌人的服装、武器,站到了城门、门洞等守备阵地上。一个班的战士隐藏起来一面对俘虏进行看押,一面随时做好应变支援的准备,在换岗的敌方士兵到来后,还要假扮换岗下来的士兵去敌方兵营销数,随后再“潜逃”回来。

还是两辆坦克前面开路,大量的车辆行驶在寂静的街道上,车辆的轰鸣声惊醒了不少已经睡下的市民,不少人骂骂咧咧的推开窗口,看到外面那一辆辆疾驰而过的车辆小声的骂个不休。这个时候,晚上不会有电视、不会有上网什么的,电灯也根本就没有很普及,一般人都是很早就睡下了,现在被惊醒,一肚子的火,自然要骂。

廖平就是这些骂人者中的一个。不过,骂上几声后,他发现,这些车辆和常见的车辆有所不同。他是汉阳铁厂的一名稍为有点技术的工人,平时铁厂和兵工厂进进出出的车辆就很多,他也见惯了那些车辆。可是,今晚这些车辆好像有些怪,一大队车辆,没有一辆车开灯的,可很整齐,一辆接一辆,每辆的间隔都是一样的,要知道这可是在夜里,他们怎么看得见路?

远远的有一盏路灯,廖平的目光跟了过去,看到了一些路过的车辆的模样怪怪的,看起来好像就是、就是……廖平形容不上来,反正就是外面漆了乱七八糟的颜色。不止那些车辆,整个车队的车辆都是怪怪的,有些卡车比起自己过去见过的最大的卡车,几乎都还要大上一倍。

还有些小的车子,上面有个包包的东西,还有一门炮,好像就是传说中的坦克!廖平简直有些兴奋了,自己也终于见过坦克了。抱着兴奋的心情,在车队过去后,廖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九点多,街上基本已经没有什么行人。经过详细侦察后,参谋们选择的路线也是晚上行人较少的街道。投放了战士之后,飞回来再次装载了一批战士的直九J飞行在车队的前方,红外夜视仪扫描下,但凡还在街边可以看到车队的人,直升机都放了几个战士下去,一个闷棍将之敲昏扔到了比较避风的地方。

于是,除了路边房屋里偶尔传来几声国骂,车队迅速的进入了厂区。此时,侦察连的战士早已肃清了厂区的所有敌人。在战士的红外夜视仪里面,任何明岗暗哨都是废的。

整个厂区分为三个部分,大多是一九一几年的厂房,每个部分都有哨兵,可是已经全部被击毙,新的08式5.8mm步枪和狙击枪都可以在枪膛上安装消声器,加上微声冲锋枪,绝大多数哨兵们死的时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开进大门时,李锦江看见灯下躺着一队六人,或许是巡逻队吧,全身上下都是枪眼,血留了一地。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李锦江直感到一股腥味冲来,使他忍不住赶快关上装甲指挥车的窗口的防弹钢板。

李锦江发现,自己对血腥似乎还不是怎么习惯,或者说,甚至是有些恐惧。装甲指挥车窗口有防弹玻璃,而且是密封的,车内的空气都经过三防装置的过滤,不会有什么味道传得进来。可出于一种或许是对血腥的恐惧,自己根本就不敢去看刚才那些尸体,看了居然会觉得有些恐惧。

作为一个师——不,现在是一个军的领导人,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看来自己以后要克服这个弱点了,战士能够做到的,自己也要努力做到,否则,自己还怎么带这支部队!传出去,不但是笑话,自己以后在战士们当中,也不用混了。

思索间,指挥车停了下来,李锦江带着姚立江、李志强、宁河、莫天闻几个参谋下了装甲指挥车。后续车辆正在不断的进来,前面几辆车里的人已经全部下来了,正在侦察员的带领下,按照事先的分工向厂房走去。

这些是师里精选出来的工业技术员,他们有的原来是技工学校的学生,都操作过机床,有一定的经验;有的有修车的经验,对机械发动机等非常熟悉;有的是工业大学的学生,知道那些设备是什么用途,那些设备是必须的……

良久,李锦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这些人都已经分别走进了邻近的厂房里,自己特意交代装载的东西也从铁马上卸了下来。随后,已经装载了坦克抢修吊架的98式坦克底盘也分别开进了厂房,一些携带着便携式氧割枪的工程人员也走了进去。一名侦察员正在指挥卡车倒入厂房中,现场忙碌而有条不紊。

一切都在按照事先制订的计划进行着,李锦江忽然觉得有些无聊,便指着看起来象办公区的那边提议到:“我们到办公的地方去看看吧,说不定还有什么收获。”李志强点点头,表示没有什么意见。宁河看到李志强点头了,也跟着点了点头。姚立江则说道:“我还是留在这里看看,有什么问题也好解决。”莫天闻也表示同意过去。

于是,李锦江带着宁河和李志强、莫天闻三人就向工厂办公区走去,李锦江边走边说:“等下我们去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人事档案之类的东西,最好能够找到一份整个铁厂、兵工厂的工人名单。以后有可能的时候,我们可以“请”他们过来。”

莫天闻听完,点头表示赞同,而李志强和宁河听完,心中实在觉得不以为然。要将铁厂的工人一一“请”来,那就要将他们的家属也一一“请”来。这种规模的工厂,工人绝对有千人以上,连带家眷,至少有七八千人。那么大的工程,又要保密,不惊动敌人,怎么可能做得到!然而两人平时都服从惯了,也不发表异意,当下就跟着李锦江一间一间撬门进去翻找。

李锦江或许能够作出一个很好的战略,但要他找东西,实在不是那块料。虽然有了一次做贼的机会,李锦江也立即把握住,好好的体验了回做贼的感觉,可是,他却没有贼的素质。找了将近两个小时,设备已经装满了车,准备运第一次回去,李锦江还在满头大汗的到处搜寻。

姚立江过来汇报的时候,看他一头大汗的狼狈模样,问清了原委,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么好找的东西都找不到!发工薪的地方、管理人事的地方、头头的办公室肯定有,在这个普通职员的办公大厅,怎么可能找得到。”

李锦江这才如梦初醒,姚立江原来是二团政委,由于官僚习气过重,才由自己和张卫明升暗降操作为了参谋长,人事之类的东西他肯定熟悉。于是,布置了莫天闻、李志强去指挥车队往回运设备,宁河去指挥设备的拆卸,李锦江一把拖着莫天闻,让他带着自己去翻找自己想象中的名单。

收获出乎李锦江意料的非常之大,一个小时不到,李锦江不但找到了工厂的全部工人名单,找到了工人住址情况,还找到了一份怀疑是GC党的“通匪名单”。李锦江大致数了数,名单有300多人,大多已经划上了X,注明已清除,余下的大约还有6、70人。

这都是革命的火种,必须保存下来!李锦江立即通知侦察连的战士集中过来,与他们一一将名单与工人地址对应,然后按着地址一一去寻找这些工人,找到后立即带到工厂,集中起来再全部带回根据地去。李锦江有些兴奋,这些人不但是建设工业所需要的熟练工人,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当中,肯定会有GC党员,通过他们,与现在的组织联系上,今后工作就好开展了。

考虑到留下来机动的东风越野只有7辆,两个侦察连的各派出7名战士,分成7个小组拿着地址出发。考虑到地形不熟,一个战士提议,可以连夜“敲”开了几户人家的门,“请”7个人上车做“向导”。

李锦江在旁边听到他们商议,要去“敲”什么样的人家的门,怎么“敲”,“敲”开了之后怎么“商量”等,不禁摇摇头,当作没有听到,拖着想出言制止的姚立江走到一边去了。

这样的情况下,侦察员们的办法最为可行,也最有效。李锦江内心是赞同的。可是,做到了军长这个位置上了,李锦江却决不能鼓励他们。有些话不到一定的位置,是不能说的;而有些话,到了一定的位置后,更是不能说的。不能鼓励,但拉走做过政委,肯定会反对的姚立江,变相的给予他们一些支持,李锦江却还是会做的。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