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三十二章、鬼子毒气弹

dontbb 收藏 2 18
导读:《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三十二章、鬼子毒气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大哥!快来,这里面有奇怪的东西。”钻出来的人正是郑大志。

“哦!大伙儿没事吧?” 李矛即为郑大志高兴,又为其他人担心。

“没有伤亡!鬼子哨兵被咱们童大中尉抽了几个大嘴巴,还一个劲‘嘿!’‘嘿!’个不停。我们把外面的几个鬼子干掉时,黄海龙和陈代军他们就趁机冲了进去。放的那几枪,都是黄海龙他们打的。小鬼子在这里面有个地窖,里面有些奇怪的铁盒。一个小鬼子拼了命想拉开,被黄海龙一刀死。”

“哦!”李矛走进了鬼子窝。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迎面扑来,里面躺着十来个鬼子尸体,地上散落了一地的黄橙橙的子弹。好几个战士鼻青脸肿,脸上有的还在流血,他们都在打扫战场。武功不弱的黄海龙精疲力尽地靠坐墙角箱子上,胳膊上两道长长的口子还在流血不止。一个战士正为他包扎。地堡里的争斗看来很激烈,也并非象郑大志说的那样毫无伤亡。也许,在这帮老兵看来,这样的伤还不算是受伤了吧!只要不缺胳膊少腿,他们总是用最少的时间重返战场。

一摞铁盒堆在一个很隐蔽的地窖里。李矛拿起来一看,是完全密封的,上面画着黑黝黝的骷髅图案。这个是什么?

这时童贯春从另外一个地窖走进来,看到李矛拿到手中的玩意大吃一惊,急忙叫道;“连长!别打开这玩意,那是毒气弹。”

“鬼子一心要打开,肯定不是啥好东西!我不会蠢到这点脑筋都没有。不过这家伙怎么用。威力如何。” 李矛笑眯眯地问道:

“毒气弹威力很大,国际上禁止使用,施放后,闻者死!施放时需带防毒面具。”

“应该有防毒面具!”回答了李矛的问题后,童贯春自言自语。

伤口刚包扎好的黄海龙站起来,从身下箱子里拉出来一套面具一样的东西,有着长长的猪一样的鼻子。“童排长!是这个东西吗?”

“正是!”

“靠!鬼子净整缺德的东西,全都给老子收起来帶走,找机会让小鬼子自己尝尝!” 李矛见大家全部走拢来看稀罕,大声吼道;“不许再摆弄了。还没完事呢!童排长挑几个人教一下,其余的都给我去四面警戒去。大家动作快些,别忘了还有一大群不能打仗的呢!”

“是!”黄海龙回答得最大声。

“你就别去了吧!”李矛喊着。

“嘿嘿!我还能行!”

“球!你个黄海龙!给老子休息一下,要是乱跑,老子崩了你。”

“嘿嘿!大哥你火气真大。”黄海龙当然知道李矛兄弟情深,心存感激地笑嘻嘻道。

李矛看着这个刚立下战功的黄海龙,也不能真发火,只是无奈的吩咐黄海龙道:“你和三排带过来的乡亲们先撤!”

“是!”

;

李矛转身对身后的姜子牙道:“你去传令;让赵威带一排沿途阻击敌人,让百姓快速通过这里。”

姜子牙应了声,快步走开了。

一排一个前往敌占区外侦察的兄弟回来报告说,碰上友军了,还带了位友军的战士回来让李矛问话。李矛高兴得不得了,连忙敬过军礼,拉着手问那个胡子拉碴的人:“你们是那一部分的。我是暂编师军139团的。”

“我们是胡子。”对方不好意思地小声道。

“胡子?”

“胡子就是土匪!”这点李矛自然清楚,堂堂的国军连长连胡子和友军都没看出,让李矛的脸色一时忽红忽白,很是尴尬。来报信的那位战士倒机灵连忙解释说:“都是中国人,都是拿着枪的,我就当是友军了。” 李矛想想也对啊,自己这些人也穿着五花八门,比胡子也强不了多少。而且这土匪也是中国人啊!他这才恢复了正常的神色,问道:“你们有多少人?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们有二百多人,想拔了狗日的这个哨所去救家里人,转悠了一天了没办法下手,没想到让你们六十多个人就给弄成了。”

“呵呵!我们是正规军嘛!” 李矛嘴上谦虚地说,心里也是暗自得意,“可以让乡亲们过去了吗?那边安全不?”

“可以过去,暂时是安全的。我们也可以派向导接应你们。”土匪回答。

“好!通知乡亲们动作快些。” 李矛开始大声喊了起来。

几个士兵向外跑去。

那个所谓的土匪并不离去,跟在李矛后面跑了一会儿,李矛问:“怎么?有事你就说。”

“长官。你们带出来的人有没有到王家庄的?我家在王家庄。”

“没有。”

“那我带弟兄去叫他们,离这里不远。”

李矛愣了一下,说:“你去!但要快。”仍后对传令兵道;传我的命令,侦察排派人去附近几个村子通知村民,愿意走的请在三十分钟内通过这里。一排严密监视周围鬼子的动向。沿途骚扰来增援的鬼子,一定要把鬼子拖住半个小时。侦察排在哨所组织乡亲们快速通过。”

土匪感激的说:“谢谢长官了!那边的有些国军没见着鬼子就跑没影了。要是都象长官您,鬼子肯定打不到这里来。我这就去让弟兄们通知乡亲们。要是鬼子追过来,我们也能邦前面国军挡一阵。”

李矛问这位仗义的土匪兄弟:“乡亲们会走吗?鬼子不去惹他们的话,他们呆在村里好象还安全些。”

“嗨!那是鬼子来得太快,想跑也没来得及,能出去,谁愿意留在敌占区当顺民啊!”

很快,涌来的老乡就验证了土匪兄弟的话。人群黑压压的跑了过来,大概上万了吧!李矛倒吸一口凉气,自己这个只有百十个兵的小连长,竟弄出来一个上万人的超级大撤退。这出戏要是平平安安的收场了还好说,鬼子要是赶上来对这群百姓开始屠杀,那就完全是自己的罪过了。

老天爷好象就是要和李矛作对,正在他焦急地催促着人群通过的时候,开始有枪声传了过来。来自三个不同的方向。

前来增援的日军动作还是很快的,可是赵威的一排和百余土匪却好象突然吃了兴奋剂一般,到处都有小股的部队对鬼子进行骚扰。鬼子不时会被路边的冷枪撂倒两个。等他们嗷嗷叫着冲到冷枪打来的地方的时候,那里无一例外总是空无一人。不去理会这些骚扰的队伍吧,行进中的日本兵被打倒了,几乎没有能再爬起来的。承受这样无谓的损失,也是鬼子军官不能够接受的。

三个方向的鬼子援军,几乎是爬在地上行军,蜗牛般走了半个小时,才走出去了二里多地。

零星的枪声一直在响着。

李矛领着姜子牙来到人群的最后部分,逃亡的人们在在田野中铺开了一个松散巨大的扇形。不但拖儿带女,大包小包,而且连牛啊羊啊、鸡啊鸭啊的全赶上。原本说好了通过岗卡的时间是半个小时,可半个小时时间过去了,战士们虽然吸引住了鬼子的注意力,可是难民依然还有二千多人没有通过。这时候,李矛能下令按照原定计划撤退吗?那样就会断送了这二千多人的性命。李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子冒头了,快要追过来了。

“走!我们去给兄弟们帮忙!不行的话,老子这条命就交代到这里了。” 李矛对身边的人说。

前来支援被袭击的岗哨的日军的最高指挥官,正是那位在木根桥镇被陈宇打飞了帽子的老对手柳川中队长。他从望远镜里也发现了逃往岗哨方向的老百姓,无奈自己这追击的队伍速度就是快不起来,想要象在郭家庄一样用机枪扫射这群支那人,有国军和土匪骚扰。看来是解决不了问题。用大炮,新补充炮队又没跟上。柳川中队长思索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明明看不到成规模的中国军队,可就是无法避免那些蚊虫叮咬一样的疯狂袭击。柳川中队长在地上爬行了半个小时,突然就有了主意,他阴险的狞笑着对传令兵说:“我们撤退。”

“撤退!”传令兵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从西边来支援的部队全部撤退两公里集合。”

“哈依!”传令兵领命去通知了。

李矛刚刚赶到靠近日军的一个低矮的山包前,发现日军开始撤退了。童贯春和郑大志几个人迎了过来:“连长!鬼子撤了!”

“好!他是大炮打蚊子,使不上劲儿啊!让乡亲们快点走。此地不可久留啊!”

“是!”

“可不能掉以轻心,郑大志!你带几个兄弟去监视着狗日的动静。鬼子不会这么算了的,大志你脑子活,你看他们这是在玩什么花样啊?”

“嘿嘿!大哥!我也觉得不大对劲。我先去看看吧!”

“嗯!注意隐蔽,别靠太近了。”

李矛从前沿阵地返回被占的鬼子岗哨前,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挡路的铁丝网早被挪开了,而蠕动的人群关键时刻突然慢了下来。原来是前面一窄道处,一辆超载的牛车陷在道中,任凭赶车的把式挤命吆喝,大黄牛也使出了吃奶的劲,牛车依然文丝不动。急得满头是汗的把式,办法想尽依然无济于事。只好求助从牛车边挤过的难民,但此时也无人停下来邦他,人人都知道现在逃命要紧。牛车严重堵塞了交通。

心急如焚的李矛带人挤到前面一看,大怒,他拨出手枪冲天上“砰”开了一枪,吼道;“谁的车!”

“李连长,是老朽的,请长官让弟兄们邦老朽一把。鄙弟于芷山师长也在东北軍。这是一点小意思,给弟兄们喝酒。”一位留着雪白山羊胡子穿着讲究的老人,从牛车边走过来,文绉绉的慢言慢语地说着。便掏出一根金条塞给李矛。

大名鼎鼎的抗日名将于芷山李矛当然知道。李矛没敢收金条。他无奈地收起手枪对身后的战士吼道;“还愣着干什么!都去给老子推车。”

人多力量大,牛车终于驶出了陷坑,李矛也顾不上没理会千恩万謝的老人。马上带人返回了哨所。

百姓带的东西太多,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李矛摇头对着后面慢吞吞的人群叹起气来。现在仔细观察一下,那些走得慢的,都是带的东西太多了。有心让士兵们强迫百姓扔下东西吧,可自己毕竟和原来的混混不是一样了?现在鬼子还没追来,随着他们去吧。

情势的发展并没给李矛太多叹息的时间,郑大志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大哥,鬼子并没退多远,而是集中后绕到东边去了。奇怪的是他们并不急着冲过来,却让一些人穿上了那种猪鼻子衣服,慢慢的在向我们靠近呢!”

“这么古怪?”李矛说着向南边望去,迎面是带着一丝清凉的南风。他与童贯春同时惊呼;“鬼子要放毒气!快通知赵副连长和一排。”

不错,鬼子要放毒气! 柳川中队长此时正在李矛对面很远的地方拿着望远镜在打量着大群的中国平民。“哟西!中国人完全不知道大日本帝国瓦斯兵的厉害。可恨的是岗哨里的那些蠢货,留给他们对付大规模偷渡乱民的武器,他们竟然浪费了没用。那么,就让我来完成他们的遗愿吧!”

柳川中队长知道岗哨里的日军士兵全部被他们的天照大婶召见了,大日本皇军不可能有俘虏出现的。没有来得及使用毒气,原因肯定是来不及用。所以,完成“遗愿”也就成了柳川中队长使用毒气的一个很好的理由。

一股淡黄色的烟雾,随着微微南风蔓延了开来。这种天气,真的很适合毒气的使用啊!连远程的毒气炸弹都用不着,铁罐装的毒气就完全能用了。

李矛等人来不及通知赵威等人,无奈地看着南边,发现了那层诡异的烟雾。远远的,接触到烟雾的人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然后就软在了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妈的!毒气真厉害啊!快撤!”

“连长!我带人去干掉这些畜牲。“与赵威是哥们的童贯春心急如焚,他知道一排凶多吉少,

“小心!”李矛叮嘱了一句。

“没事!鬼子的防毒服也不多?“ 童贯春命人拿出那些带猪鼻子的套装,大概检查了一遍套在了身上。不慌不忙地回答道。李矛一想也是,马上带着十来个没有防毒服的战士先撤。

鬼子的瓦斯兵在释放了足够的毒气之后,操起了刺刀,对着摊倒在地上的人一路刺杀。“呀!”“呀!”的叫喊声在寂静的平原上传出去很远。就在这时,童贯春等人愤怒的枪声响了起来。两轮射击之后,两队都带着防毒面具的士兵扭杀在一起。打不贏的就扯对方防毒面具……不一会儿,战斗分出了胜负,而且是惨胜。站着的人寥寥无几。因为服装一样分不清是谁胜了……

“连长!我回来了。” 敢死队奇迹般地又一次战胜了残暴的鬼子。不过这次他们受的损失也不少。满身血污的童贯春和两个敢死队队员把一堆防毒服扔在地上,疲惫的说:“连长!我们撤吧!”

“其他人呢?” 李矛不甘心地问道。

童贯春没有说话,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防毒面具里传出来微弱的“呜呜”的声音。

“小鬼子!老子操你祖宗!” 李矛狂吼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