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五节 咋当官的大道理

阿元250 收藏 0 4
导读: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五节 咋当官的大道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说完了汉桓帝刘志和灵帝刘宏,接着说曹操。咱前边说到曹操在老爸的运作下,当上了参议官(议郎),干得也是有滋有味的。有事没事的,也整点提案,批批这个,说说那个。实话实说,整得挺象样的,但啥用没有。汉灵帝刘宏的心思也不在这上啊,所以说啥也没用。曹操不笨啊,一看这活是干不干都一个味,也就乐得清闲,啥也不干了,整天泡在家里捂支老婆孩子,生活过的倒也挺乐呵。

但要不咋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净掉大石头呢。你就是啥也不干,整天在家呆着也不行,你不找事,事还找你呢。光和元年,也就是公元178年,曹操二十四岁的时候,有个太监就来传旨了:因为曹操的堂妹夫,强侯宋奇犯事,叫皇帝给宰了。这一年,灵帝把宋皇后给废了。宋皇后老爸宋酆和兄弟全被杀掉,宋奇很有可能是宋皇后的一个兄弟。当时有连坐的说法,就是一个人犯事,所有的亲戚都跟着遭殃。如果罪过大了,那就是诛九族,也就是七八姑八大姨啥的,还有那些八杆子也打不着的亲戚,也都要掉脑袋。这曹操运气还算不错,仅仅弄了个从坐免官。这也难怪,你说摊上个被政府镇压的亲戚,那开除公职不还是轻吗?这次的事挺大,曹操的老爸曹嵩也没帮上啥忙。泥菩萨过河的时候,自个儿都忙活不过来呢,哪里还有闲功夫照顾他的善男信女呢?哪怕是亲儿子也不行,神不为己,那也是天诛地灭的。


但这事对于曹操来说,还真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为啥这么说呢?因为不干这参议官(议郎)了,就等于离开了一颗定时炸弹。参议官(议郎)是言官,就是专门给政府、给别的官提意见的。这岗位不是标准的现行反革命制造工厂又是个啥呢?别说还有蹇硕在那盯着你了,这话说多了,还有不出毛病的吗?常在河边走,哪里有不湿鞋的呢?等上边说不定哪天一翻脸,随便挑点啥毛病,往轻里说也要给你带上顶“右派”帽子,压你个三十年,你这一辈子还不算交代了?到时候,你的七大姑子八大姨,就都要叫你连累了。运气好的话,兴许将来能碰上个明白的主子,给你摘帽平反,你还要千恩万谢皇恩浩荡,打心窝里赞叹东汉皇朝英明伟大。但要是整狠点呢?可能你小命当时就玩完儿。


象后来清代的时候,有个翰林,叫徐骏的,也是给皇帝提意见的时候,把“陛下”的“陛”字错写成带反犬旁的“狴(音bì)”了。雍正皇帝一看,这不骂我不是人吗,立马就把这徐骏开除了。这还不算完,有人就爱打落水狗,正好也拍拍皇帝的小马屁,从徐骏的诗集里找出了两句诗:“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这还了得了,这不是说大清的皇帝没文化吗?还楞充文化人儿吗?给我杀。


但这些事曹操想不明白。想想也是,当时曹操才二十四岁,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呢。心里边装的,全是咋能当大官发大财啥的,冷不丁挨这么一棒子,给撤职了,那真是“王八钻灶坑,憋气带窝火”了。


曹操的假爷爷,曹腾看这曹操整天低头耷拉角(甲)的,脸上给憋出了一脸大疙瘩,挺心疼。就琢磨着开导开导这假孙子。


这天,曹腾把曹操叫了过来:“小瞒子,咱爷俩唠唠吧。”小瞒子是曹操小名,想瞒点啥大家伙儿看了前边的,自然会知道。


曹操正无疾六受(浑身难受)呢,寻想着谈就谈吧,也算给个假爷爷一个面子,所以就点点头,意思是行啊,谈吧。


曹腾就说了:“小瞒子,先给你讲个故事。陶朱公知道不?”曹操心话,陶朱公谁不知道啊,不就春秋时越国的范蠡么。因为贪污得太多,成了越国的头号通辑犯,还把第一大美人西施给拐跑了,整得越王勾践老伤心。于是,他点点头,表示知道有陶朱公这个人。


曹腾接着说了:“陶朱公咋通过贪污腐败,转移国有资产,挖到的第一桶金,咱今儿个就不说了。咱说的是他开始做生意之后,人家整得那叫明白,几年功夫,就把自个儿整成春秋时代的首富。


“但陶朱公到老了犯了愁了。他没儿子啊,西施长得虽然漂亮,但有先天性心脏病,生不了孩子。气性又大,一说要整个小妾,就捧个心哭起来没完。没儿子,这老些钱咋整呢?陶朱公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全世界宣布,谁能答上来,咋才能成为富翁,就把全部财富都给他!


“这家伙儿,整个世界都乱了套喽,光是短信就收到一千多万条,那电信公司,发得哏喽哏喽的。最后,是一个小女孩的得到了这几十亿财产,她的答案是:只有一心想成为富翁,才能成为富翁。”


说到这疙瘩,曹腾喝了口茶,得意地看了眼曹操,意思是咋样,你假爷爷不是一般人吧?还是有点子理论功底地。但就因为看了这一眼,曹腾刚刚喝的那口茶全呛嗓子眼里去了,差一点儿就直接奔地狱直接去见周文王。为啥说见周文王呢?因为太监就是儒家最推崇的周文王整出来的,所以死了也得到他那先报个到。那为啥把曹老爷子给呛成那样呢?原因是曹操把他假爷爷的精彩演说当催眠曲了,小头儿一点一点的,也偷摸的见周公去了。


咱说曹腾说得挺有道理的啊,曹操为啥能睡着了呢?这不是因为曹操油盐不进,也不是看不起他这假爷爷。而是曹操最不缺的,就是“官不当大死不休”的坚定信念了。所以曹腾一开始白乎,曹操心里就腻歪,“我要不是太想当这个官了,能上这么大火吗?整得满脸都是这青春美丽痘,每天要抹三次‘战痘’霜不说,还要扑半小时的粉才能盖得住。”


有了这样的想法,再加上丢官后成宿成宿地睡不着,曹操不睡着了还往哪跑呢?


等曹腾把嗓子眼里的水都咳完了,曹操也见完周公回来了。一看假爷爷眼泪吧嚓的,大襟都湿了,心里是相当的感动:“这爷爷虽然是假的,但对自个儿还真是不错,这家伙儿说着说着,眼泪都整出来了,自个儿也应该对爷爷好一点,再好一点。”想到这儿,端着茶杯给曹腾递了过去,一脸诚恳地对曹腾说了:“爷爷喝点水。你放心,我以后会对你嘎嘎好的,如果做不到,我就是八王孙子。”


“咳,咳……咳……”得,曹腾刚喝这口水又都进嗓子眼了。


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乎了,曹腾当时就把茶杯给摔了,对灯发誓,只要曹操在跟前,就再也不喝水了,生怕直接把自个送到周公那里去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