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生涯 乱世 第四节 决战杨村(中)

潮汐人家 收藏 9 48
导读:戎马生涯 乱世 第四节 决战杨村(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8/


诗云:

春风东来河水混,惊沙走石天地昏。

舟人喧呼怒涛涌,海若成斗辟龙奔。

首船咫尺不得上,去路仓皇安可论?

船欹几侧坐未稳,乘月夜过蒲沟村。

这是大明朝天顺八年(1464年)进士吏部尚书李东阳乘舟北上,在杨村遭风阻,触景生情为后人留下的警世绝句。那时在杨村便可看到潮水的起落,亦可闻到虎啸般的浪滔声。五百多年前,杨村确在海边,可见历史的变迁有多么大。

如果打开电子地图,搜索“杨村”,你会发现这地方在离海边很远的地方。关于杨村的来历,有三种说法,不管是哪种说法都站得住脚的。举世闻名的京杭大运河就经过这里,京杭大运河建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由人工河道和部分河流、湖泊共同组成的,是我国仅次于长江的第二条“黄金水道”,价值堪比万里长城。隋炀帝为了利用江南的财力物力为征讨高句丽战争(就是南棒子和我们争得死去活来的高句丽地方政权,因为这关系到我国东北地区的历史归属问题。)做准备,积极向南开凿运河,隋朝皇室后裔在这里“始落聚繁”,人口繁衍兴盛。因系夹河成村,河东称“东杨村”,河西称“西杨村”。到了唐朝的天宝元年(742年)当时的地图上就有杨村的标名了。

史书记载,从金、元两朝开始,“遂取东南之,以实京师。”进行大规模的南粮北调,杨村就成为重要的漕运枢纽。所谓漕运枢纽,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物流中心或交通枢纽,如同今天中国的上海、深圳等战略重镇。现代物流起源于古代的交通运输,古代交通运输陆路称为邮驿或驿运,水路称为水驿或漕运,从传说中的黄帝造指南车到三国时期的木牛流马等等;古代交通网络也是非常发达,从世界上第一条有明文记载的秦岭地区的“金牛道”到清代的“官马大道”,充分显示了中华民族物流运输曾经的辉煌。我国唯一的邮驿博物馆在江苏的高邮。在华夏大地上延续了几千年的驿运由于西方新式运输方式的出现而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在军阀混战时期驿运除了在我国康藏地区还有残留外,其余地区均被取代。但此时杨村作为“渔运商船往来之冲”,携“通舟楫之利,聚天下之粟,治天下之货”的余威,被交战各方高度重视,前有八国联军,后有直皖战争、直奉战争甚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百团大战,对这里反复争夺。

话说新兵营反偷袭大获全胜之后,又按上级指令准备立即开赴战略重镇杨村,那时候白天行军不用担心飞机轰炸,因为在刚过去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飞机作为一种战争工具才刚刚登上历史舞台,交战双方甚至认为飞机只有有限的作用。唯一担心的是被敌人偷袭。古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哪里像现在军事后勤都可视化管理了,那时候的军事后勤还是很原始,很落后的。”新任后勤排长陈本福指挥手下30来个弟兄,在琉璃河当地添置了一批独轮车和蓄力车,平时老百姓喜欢用牛拉车,但战争时期嫌牛行动太慢,于是用骡子的渐渐多起来,像驴又像马的骡子的身价也水涨船高。后勤排将新兵营的吃穿睡外加弹药等纷纷装载妥当,缴获的日本大炮则用了四匹骡子。往南行了半日,没碰上敌人埋伏,倒也顺利。在离杨村约5里地的时候,前头侦查兵报告,杨村一带,我军正与皖军紧张对峙中,大战一触即发。

教官将勒马的缰绳收紧,托起德式望远镜,朝杨村方向凝望了许久,下马命令道,“注意,原地待命!”

通信兵打开了发报机,和前方友军试图取得联系。

几封加急传过去之后,马上那边就有反应了,不一会儿,传令兵气喘吁吁地跑步过来,把电文递交给教官,“长官,对方十万火急,要求我们马上增援!”

教官仔细看过电文,小心折好交回给传令兵,跨上马,又拿起望远镜望了一阵,然后猛一扬鞭,紧张中略带一点兴奋,连日的奔波使他的嗓音有点儿嘶哑,令道:“全体出发,增援杨村!”

眼看马上就要投入战斗了,按规矩在接战前,后勤部队是要殿后并且留一部分人马保卫的。杨村这一带全是平原,连一个小山包也没有,只是农田的边缘处稀稀拉拉的有些树木,部队停留在这里很容易被发现。所以,陈本福就指挥手下弟兄好不容易选好了隐蔽地形,将茅草树枝覆盖在车上做了简单的伪装,牲口也被重新套上了笼头,然后又仔细地检查过了,才略微放心一些。最后,布置好士兵警戒,就等下一步命令了。

且说教官带领一行弟兄增援友军,根据电文告知,对方在西杨村雍阳西道南侧的大清真寺一带集结,准备投入战斗。临时前敌指挥部就设在大清真寺内,这大清真寺,坐西朝东,占地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900多平方米,是明永乐十九年(1421年)成祖从南京迁都北京。南京当地回族官吏亲属家眷、商贩、回族士兵及回族百姓随朱北迁,以实畿辅之地。其中部分安置、落户于这水旱码头“物流中心”的杨村,形成回族聚居区。于明泰昌年间,建起了杨村清真寺。整体建筑为砖木结构,寺身为全灰色,上以黄色琉璃瓦贯顶,十分壮丽。很快地,新兵营抵达大清真寺,交接完毕后,新兵营正式编入直军步兵一营,教官这时也转正了。新任步兵一营营长根据地形,展开布防,严阵以待,伺机出击。

原来,敌军由东、西两路边防军合围杨村,其中东路由段祺瑞手下大将徐树铮坐镇东杨村,攻了两天,相持不下。敌西路边防军也正赶往东杨村,最新情报得知几乎和新直军步兵一营同时抵达。战场形势更加百变莫测。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是乘敌人最容易松懈时,果断出击。临时前敌指挥部决定,今晚四更时分(临晨一点到三点之间)发起攻击。锁定杨村河岸,紧张布防中。。。。。

我爷爷他们在后方也没闲着,后勤排虽离大清真寺5里地远,远处偶尔会传来一两声冷枪,大家的神经高度集中,时刻紧绷着。前面说道,后勤排对物资进行了简单的伪装,只等前方好消息了。只看见大摆渡口一带开始人群耸动、枪声大作。

“他奶奶的,敌人提前动手了!”陈本福喊道,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大摆渡口早年不仅是杨村的水旱码头,也是当年杨村镇最繁华的热闹街区。占地宽敞,位置适中,交通方便。它坐落在西杨村,北起永和澡堂门南,南起玉升居小楼饭馆门前,总共占地面积约三千多平方米(东西宽60米,南北长60米)。在元明清三代漕运世上这里曾是“千艘聚于岸,一周往来芒”的极盛宝地。看来敌人照准了这易攻难守的地方,直奔我军!

正当陈本福他们鞭长莫及的时候,大清真寺一带我军早已布防好的工事中士兵们掀开了伪装,开始还击,这枪声不知怎么搞的,东两下、西两下,莫非是玩声东击西之术?豆大的汗珠从陈本福额头上渗出,衣服也湿透了。此时的他就像看人下棋一般,眼看着就要被吃掉了,却又作声不得,这叫“观棋不语真君子”。只是这棋也下的太大了,直奔身家性命而来。

对方欺我势弱,越发肆无忌惮。就在离大清真寺2-300米的时候,我方阵地干脆没了声音。怎么搞的?5里外的后勤排这帮人更急了,弟兄们纷纷请战。还好,我爷爷虽说战斗经验值很小,但是也还算是打过仗的人,他努力地制止了弟兄们的冲动。

“再等等,我们的任务是保护粮草物资!”

陈本福憋红了眼,如同一个期盼着翻本的赌徒。大伙见他不允,只好拼命的瞪着大摆渡口一带。

“轰隆隆!”霎时间,天地之间被撕开了,像裂了一道口子。打雷了,下雨了?大伙抬头望望天,好好的,艳阳高照啊?原来,前线我方故意示弱给对方,给他们我们立足未稳的假象,等他们靠近一点的时候,用昨天缴获的三八式野炮还击了。大家可能会说,为什么不等他们在大摆渡口上岸的时候就打炮呢?就像“抢滩登陆”一样也好啊,各位不知道,我玩“抢滩登陆”喜欢等敌人靠近些了再打炮,因为可以听到他们鬼哭狼嚎。好,事后才知道是我方对新缴获的日本三八式野炮不太会用,为保险起见才出此对策。

一阵炮火过后,从大摆渡口到大清真寺的阵地上出现了片刻的宁静,这宁静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尴尬。没弹药了?陈本福回头看了看后面,原来昨天敌人偷袭时带来的弹药不多,所以现在打炮自然不够用。正郁闷间,我方工事内传出呐喊之声,士兵们纷纷冲出工事和临时掩体,杀向敌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