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狡兔死走狗烹(上)

丁老大 收藏 11 8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康景濂因为是原东北军的参谋处长,所以他任司令、组建第一挺进纵队之后,来投他的东北军官兵比较多,这些东北军官兵胜利后联名向中央军事委员会递呈子,要求释放少帅张学良。回老家东北。那些官兵们拿着签名单,找人签名。韩文德因为是陕西人,张学良少帅和杨虎城将军在西安共过事,对张学良有感情,再加上长期与那些东北军官兵打交道,建立了感情,所以也希望把张学良放出来。就在签名单上签了字,它既然签了,手下的人看中队长签了,就也跟着签。后来这些签字名单通过大队递到了支队长手里。

这天,刘支队长在广场集合全支队官兵,挥着手讲话,他说,你们要求释放少帅的的呈子我们已呈送中央,少帅不日将到九江看大家。

这话一出口,凡是北方官兵无不欢欣鼓舞,全场一片欢呼声。

刘支队长说,抗战胜利了,国家为了表彰你们的功绩,决定这个月给你们发两个月的饷钱。

全场又是一片欢呼声。韩文德听牌九王的声音最大。

支队长又说,日本的岗村宁次在南京向何应钦递了投降书,中央决定派十万大军接管日本国,要选人前往,我们大家都有份。

这时候全场呼声更大,还夹杂着胡哨声。

支队长停顿了一下,等场上安定了,这才说,你们安心听候命令,时刻准备集合。如果有少帅的消息,我马上通知大家。

支队长命他带来的军需官给士兵们发饷,每人两块银元。银元抬了好几筐子,士兵们排着队领银元。然后上街去剃头洗澡,买烟抽。牌九王又组织了一把子人赌钱。

支队长讲的三件事,第一件事说的是张学良。游击队里东北兵不少,张学已经在他们心目中成为一个东北的象征,当然希望把张学良放出来,所以听到张学良要看大家,都喜形于色,其实刘支队长说的不是实话,用的是一种欺骗手段。发饷是第二件事。那个当兵的不希望发饷,有钱了就能买东西,赌钱逛窑子,第三件事确有其事。

五月份,美国政府就以公文形式致电中国政府,约请中国派一支五万人的军队协助盟国占领日本,并希望由参加过印缅远征作战的孙立人统领的新一军也去。

也不说像刘挺勋所说的,去十万人,就是按美国人的要求,去五万人驻扎在日本,也能显出中国人的威风。但是,蒋介石在日本投降以后正指挥国民党军队忙于抢占抗战胜利后的地盘,已经把最精锐的新一军派往东北,根本没有太多的兵力派到国外,因此只想派出一支五千人的部队象征性地去日本。可是美国一再要求中国至少要派遣一个师。最后,蒋介石决定由曾在越南河内担任接受日本投降任务的荣誉一师和荣誉二师合编成的六十七师前往。

进驻日本的中国军人要求五官端正、身高一米七以上、小学以上文化程度,连以上军官还要进行交谊舞培训。

当时荣誉二师正在卢汉的指挥下执行北纬十六度以北地区日本侵略者的受降任务,他接到国民政府的驻日占领任务后,立即把荣誉二师与荣誉一师整编成六十七师。

荣誉二师系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建制完整,兵员充足,有精良的美式装备,是当时较为理想的赴日部队。

该师于一九四六年二月得到命令后,立即海运至上海江湾驻扎,等待坐飞机到日本。在此期间,这个师进行了严格整训,淘汰老、弱、矮、丑的官兵,并从其他部队中选调五官端正、身高一米七以上、具有小学以上文化程度的兵员进行补充。整训待命期间,部队特别进行了军容仪表和国际交往礼节的课目训练,连以上军官甚至还进行吃西餐和跳交谊舞方面的训练。

五月,中国驻日占领军先遣人员、国民党上校参谋廖季威同国民党第六十七师师长戴坚等人从上海乘坐B—24重型轰炸机前往日本同美军商谈中国驻军地点问题。到达后,根据协商,中国占领军驻扎在日本爱知县,必要时再扩大到三重县和静冈县。

当时第六十七师编制为一万四千五百人,有步兵团三个、炮兵团一个、运输团一个,此外还有战车、工兵、通信等营各一个,驻扎日本后隶属美国第八集团军第一军团指挥。

从一九四六年五月开始,国民党驻日本先遣人员在横滨不断与美军联系驻军的编制、装备以及车辆运输等问题。

六月初,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发布命令:占领军先遣队正式进驻日本。出国之日,国内各新闻机构都作了大量的宣传报道,《大公报》、《新闻报》、《中华时报》、《自由中国》等均热情地报道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有的报纸甚至将占领军人员全部名单及军衔广为刊载。这些内容在日本也同时见报,造成很大的政治影响。

六月中旬,先遣队由“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率领,从上海龙华机场空运直达日本羽田机场,而后由陆路转赴先遣队驻地名古屋。日本当地政府对先遣队的到来态度恭谨。为了给即将抵达日本的第六十七师设营布防,先遣队在名古屋全面部署和接收了占领军所需的营房、仓库、港口、车场以及游乐场所等设施。

蒋介石打内战使占领军进驻日本化为泡影 。

就在中国驻日占领军大部队正在准备进驻日本的时候,蒋介石也正在为发动全面内战做准备。一九四六年六月十八日,蒋介石发布密令,电告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要他调集部队,围歼李先念部,并命令其攻击部队于六月二十六日前秘密完成包围之势。

六月二十六日,刘峙统率三十万大军,向宣化店地区的中共军队发起进攻,点燃了全面内战的战火。

与此同时,农历七月初一,驻日先遣队准备工作已基本完成,随后朱世明电告南京政府,请调“中国驻日占领军”出发正式进驻日本。

然而,自电报发出之后,国民党政府应拨给驻日占领军的后勤物资依然迟迟不能到位,这令朱世明焦急万分,经去信确认才知道这些物资早已分发至反共战场。

几天后,朱世明突然接到国民政府来电,要求先遣人员立即全部返回,驻扎上海机场已经投降的日本鬼子也接到命令,让他们配合打共产党。驻扎在上海的六十七师也已奉命开往苏鲁豫解放区。

国民党政府还告知朱世明,国军只要在鲁南或江苏泰兴地区一得手,即可将第六十七师调回并按原计划进驻日本。

第六十七师到达苏中之后,被收编到第一绥靖区司令官汤恩伯所在部队的第六十五和六十九师。一九四六年七月月六日十四时,汤恩伯发布进攻黄桥、姜堰、海安的命令。华中野战军在粟裕和谭震林的指挥下,经过一个半月的战斗,一举击溃国民党的进攻。其中,原第六十七师所在部队到达海安、如皋一带不久,就遭到华东野战军的重创。

八月二十八日,粟裕、谭震林所在的华中野战军发来电报,向中共中央和毛主席汇报了刚刚结束的苏鲁豫解放区战果,内容涉及到编在增援部队中的六十七师的伤亡情况。电报称:我军于二十六日在如皋西南地区歼灭六十九师之九十九旅后,又于二十七日在上述地区歼灭由如皋来援之敌六十五师之一八七旅及七十九师一个团,第二次由如皋增援之一个团亦被歼一半。

至此,原来的第六十七师、准备派到日本的驻日占领军就这样覆灭在内战的战场上。

蒋介石在日本投降后把共产党当作心腹大患。为消灭不了而烦恼。


康景濂也在烦恼。

现在,上头命令部队整编,因为挺进纵队是游击队的编制,在敌后抗日。现在日本人投降了,没有敌后了,游击队就要改编进正规军里去,当官的就多出来了,必须把这些军伍出身的各级领导编余,中央政府的政策是,中央军校毕业的军官,可以继续任职。凡行伍出身的其他杂牌军官一律编余,到南昌总部进入军官队学习。然后再考虑以后的任职。

这个挺进纵队就是康景濂的一个孩子,是他亲自生下来的,对中央政府来说不是亲的,不爱,他却不能不爱。现在又要他亲手把这个孩子捏死,怎么能不心疼。外面已经有挺进纵队开始动了,他还迟迟没有动,已经受到了上级的申斥。所以,他安排副司令左大棱和参谋长黄英华拟定名单,然后全权处理,他乐得清静,眼不见心不烦。

但是,心里总不得安宁妥帖,好像觉得什么事要发生似的。勤务兵在门口向他报告,说第三支队二大队长张单杰和三大队长万子彬找他。康景濂嗯了一声说,让他们进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