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兵传奇 离开 第八章 工作逸史(2)

中国军刺 收藏 2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3/


从离开部队来到华夏酒店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随着接触社会的时间越长也就对这个社会越加的了解和不平。这个社会有的东西我们自己是没有能力去改变。也许我们有能力的一天的时候试着用自己的能力去改变。但是没有能力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去适应他。举个例子来说那些当官的有好有坏。不是有一句说的好嘛人上百形形色色,一样米养百样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有白就有黑。如果少了黑也就衬托不出白了。反之也是。孤阳不长独阴不生。只不过是黑与白之间取得一个平衡而以。

刘玮坐在消防中心脑子里想着这一个月来自己的所见所闻。正在想的出神的时候忽然从监视器里看见大厅里出现了一些情况。于是赶紧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出去一看只见一群外国客人一个尽在那叽哩咕噜的说,又是打手势。前台的工作人员也在那儿着急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于是就去问前台的工作人员。


“飞机什么事呀,外国客人在做什么呀?”飞机原名王飞混熟了就给取了个飞机的绰号。


“我也不太清楚,刚才这群客人从外面进来到这儿也不知道干嘛。反正他们说的鸟语这儿没有一个听的懂。”飞机道。


“是这样呀。我去试试。”


也许会问刘玮那儿会懂德语。我只能告诉你刘玮会的不只是德语一种还有其他几国语言。


走过前去跟外国客人打招呼。原来刘玮一出来就听见那群外国人在用德语跟工作人员交流。但是呢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懂德语。


“Sie gutes fragen, was Notwendigkeit i-Hilfen hat?”(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


“We must stay at an inn in here, but also invited asks your here have has not gone directly to Hong Kong the vehicle?”(我们要在这儿住房,请问一下这儿有直达香港的车嘛?)


而前台的同事看见刘玮能跟外国人交谈而大感奇怪,心里想这人什么时候学会的德语。而几个跟刘玮比较熟悉一点的这小子身上太多秘密了。什么时候非的问问。


“他们要住房,还有我们这儿有没有直达香港的车?”刘玮问道前台的人。


“有,不过要明天去了。”


“Herrdamen begrü?en Sie, um in zu unser Hotel zu kommen, hat hier geht direkt zu Hong Kong der Tr?ger, aber wird müssen bis morgen warten!”(先生们女士们欢迎你们到我们酒店来入住,我们这儿有直达香港的车,不过要等到明天!)


“Danke junger Gef?hrte! Ihr deutsches besagtes ist, bildet den Freund sehr gut? Mein Name morgens Charlie。”(谢谢你小伙子!你的德语说的很好,交个朋友?我叫查理)


“Erkennt sehr prachtvoll Ehemann! Begrü?en Sie Sie nach unser China! Mein Name morgens Liu Wei zum innen Tun der Sicherheit hier!)(很荣认先生!欢迎你到我们中国!我叫刘玮在这儿做保卫!)


刘玮在那儿跟查理两个交谈的时候,前台工作人员已经把查理他们的住房手续办好!


“Dieses ist über meiner Namenskarte hat mein Telefon mit dem email。 Kennt sehr glücklich Ihren Chinafreund!”(这个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跟电子信箱。很高兴认识你中国朋友!)


“Ich auch Herr morgens Charlie, dieser bin Ihr Geh?useverfahren, was Notwendigkeit, wenn bitte hat, den Telefonanruf zum onstage bildet”(我也是查理先生,这个是你们住房手续,如果有什么需要请打电话到前台。)


微笑着目送行李生把查理他们一生带入电梯。然后才缓了一口气。好久都没有用德语了都快不会说了。还好没有坏事。看着手中的名片笑笑道。转过身看见前台的人个个的目光都投向了我。那个样子好像是在动物园看猴子一样。


我说大伙都这样看着我干嘛,你们不用上班了嘛?我又不是动物园的动物有什么好看的。看着他们的目光道。


刘玮你小子不厚道,快老实交待你还会什么?要不然后在群众的力量下你小子会死的很难看的。你小子会德语我怎么不知道。该死的飞机在那儿唠叨。


就是就是。。。。晕一大帮人在那儿起哄。


“你们又没有问我,对了你们大堂经理呢?这些事应该他做的呀。”看了大厅一圈道。


“大堂经理开会去了。今天还真的是谢谢你,我们几个当中也只会英语,德语一点都不会。”黄璇道。


“没事,这是应该做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