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蚊虫王国”的故事

tark008 收藏 35 109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在“蚊虫王国”的故事

1994年,军校毕业又回到了当兵时的部队――新疆军区阿勒泰军分区36914部队(现在番号已经改变了),来到部队的干部股报到,股长告诉我,你被分到了北湾边防连。心中是又喜又悲,喜的是愿望达成,上边防站任排长,悲的是北湾二字让我望而确步,在二线当战士时,就听说北湾的蚊子十分的可怕,具有“世界蚊虫王国第二”的美称。传说,天上飞的乌鸦被蚊子叮的一头从天上栽下来,有人上前一看,血被蚊子吸干了。还有一说,有一夫妇在田里农忙,忘记给未满周岁的孩子拉蚊帐,孩子居然让蚊子给叮死了。每当一想到这里,就不寒而立。

第二天,正好连队的东风车下站拉给养,我就搭上便车前往连队,路上共计跑了二个多小时来到了北湾边防连,一到连队就被连队的热情所感染。我本身就是一个爱说爱动的外向性格的人,没有几天就融入了这个光荣的集体。刚去北湾,几乎没有几个蚊子,晚上搭上蚊帐,也就相安无事,自己也就奇怪了,为什么没有向传说中的那么可怕,经过向老兵打听,原来,边防连并不是从开春到入冬都有蚊子,蚊子最多的也就从4月底到7月初。原来如此,吓了我一大跳。下面,我就在北湾边防连任排长期间的蚊虫趣事给大家讲讲,看看后还是比较热闹的,也值得思考一下。

一、 巡逻的故事

边防连自然要执行边防巡逻任务,北湾边防连地处额尔其斯河流出国界的河口处,南线是交叉的水道,丛林。及其适合蚊虫的生长。那是95年的5月的一天,我带队去南线巡逻,我们的着装是,里面是秋衣求裤,外面是迷彩服,手上擦抹防蚊油,带双层白线手套,脚上穿两双厚袜子、高腰解放鞋,头上蒙纱巾(就是女同志用的那种),再戴防蚊帽。5月的天气,这种着装,可想而知。来到南线的丛林的巡逻途中,我大喊一声“二班长,不要动”,随即在二班长的背部打了一巴掌,就着一巴掌,居然打死了19只蚊子,基本上是一团黑乎乎的。那种感觉,我终身难忘。现在想起来身上还直起鸡皮疙瘩。

二、 女军医的巡诊“趣事”

记得那时95年的事,具体几月记不住了,分区所属的医院到连队来“边防巡诊”,医疗队一行8人,3女5男。到达连队时,正好刚下过雨,雨过天晴蚊子、小咬是最多的。连队为了欢迎边防巡诊医疗队的到来,特地加了几个菜,结果,女军医们听到开饭的哨声,谁也不来。连长陪着5个男军医进入饭堂,随后命令我,去请贵客吃饭。我来到她们休息的客房,敲敲门。得到允许后,进入房间,看见的场景,我当时笑了,3个女干部躲到蚊帐里,谁也不肯去吃饭,没办法,我只好让战士把饭直接送到房间,具体的说是在蚊帐里吃的饭。吃过饭后,连队的干部、战士经过军医们的具体检查,巡诊任务基本完成。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我看见那三个女军医站在连队的厕所门前(连队只有一个旱厕),进去了又出来了,似乎十分着急,原来蚊虫最多的地方就是――厕所。中间的一个女军官见我过来,红着脸问我,“排长、厕所怎么上?”,原来如此,我跑到班里,拿来几张报纸和一个打火机交给她们,说:“把报纸揉成团,点着扔到坑里,乘着冒烟,抓紧时间解决,速度要快”。听我这么一说,我看到她们是一脸茫然,问我:“你们就这样?”我笑着点点头。十来分钟后,她们痛苦的从厕所出来,当时表情,我至今都无法忘记。原本计划是两天的巡诊,大半天就完成了,我们几个连队干部再三挽留,也没有挽留住,态度十分坚决的离开了。

三、 蚊虫的密度

记得是95年6月,昆虫研究所来了3个专家,他们是专门来测量闻名全军的“蚊虫王国”蚊虫密度,测量准确的数据。连队命令我带领两个战士,配合他们的工作,事情过去了十几年了,我对当时的数据还记个大概。在专用测量密集度的仪器的测量下,蚊虫最密集的时刻-傍晚时刻,一个立方的蚊子1800多只、小咬700多只。这就是对“蚊虫王国”的真实写照。就连,连队在组织手榴弹实投训练时,指导员在投完弹后,兴高采烈的下来开玩笑的说,两颗手榴弹我炸死了27只蚊子,19只小咬。

总之现在想起,那段日子,是最快乐的,也是最艰苦的,即使在那么艰苦的日子,连队的各项工作都走到了团队的前列,连续几年,被各级军区、首长评为先进连队,集体记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