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28/


偷偷潜回舍甫汉森家时天已经快亮了,躺在床上的舍郎只觉得做了一场梦…春梦。他的精神现在还极为亢奋,刚刚尝了人生的禁果的他,完全为自己选择色狼事业而自豪…骄傲…现在还带着点自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第一次就上了一个王国的公主,那可是只有电视上看到的啊,现在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身上,还带给他身心上的全面愉悦。他拿出怀里的一条手绢,白色的手绢上有他用来擦鼻血留下的鲜红,在白色的手绢上有如一朵鲜红的花朵,就象昨晚雅娜在床单上留下的处子鲜红,舍郎不由痴了。


胡思乱想的舍郎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当他走向大厅时,却见沙拉波娃已经做好了早餐,正等着他。舍郎又想起舍甫汉森夫妇对他的好,现在就要离开他们了,不由的眼红红的。沙拉波娃是个慈祥的师母,她的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三个月来把舍郎完全当自己的孩子般看待,如今,这个孩子也要出远门了,沙拉波娃也是眼眶微红。她看舍郎发红的眼睛,神情显得很激动,沙拉波娃忍不住的流下泪来,正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舍郎孩子一般的拿着上前乖巧的对沙拉波娃说:“师母,我会天天想您的,我会很快回来看您的。”


沙拉波娃擦了擦眼泪慈爱的说:“好孩子,广阔大陆正是你这般年轻人成长的舞台,师母会在家里为你祝福的。记得,在外面师母就不能照顾你了,自己要坚强。”


舍郎只觉沙拉波娃就是家里的妈妈,他流着泪用力的点着头,哽咽的说:“师母,您就是我的妈妈,比亲生妈妈还亲的妈妈。”


沙拉波娃搂过舍郎连声说:“好孩子,嗯,嗯,我就你的妈妈,在外面累了,就想得还有妈妈在家里盼着你,念着你,在为你祝福,给你勇气,妈妈会一直等着你回来。”


舍郎只觉悲情填胸,又记起远在地球的父母,一时眼泪刷刷流下,搂着沙拉波娃放声大哭。


舍甫汉森唏嘘几声,过来拉开沙拉波娃和舍郎道:“今天是孩子去迎接挑战的大日子,别哭哭啼啼的了。来,先吃了早饭,一会再去卡琳那。”


卡琳的母亲叫卡莲娜,近四十岁的人却已经看上去有五十好几了,她的丈夫在小卡琳三岁那年就过世了,卡莲娜辛辛苦苦的把卡琳拉扯长大,要不是领居舍甫汉森,她们母女俩都不知道要沦落成什么样子。


对于舍郎和卡琳两人在一起,卡莲娜也不反对,因为她相信舍甫汉森,几个月前,卡琳还带回了二千多金币,让卡莲娜很是兴奋一阵子,整个人看起来都要年轻几岁,对舍甫汉森更是感激不已。待舍甫汉森找她说要让舍郎与卡琳一起出去历练,卡琳娜虽然不舍得,但最终她还是答应了。


对于舍郎她也是挺喜爱的,因为她现在身上穿的漂亮长裙就是舍郎买的,她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穿过长裙了,或许是在丈夫没过世前吧。舍郎也是嘴甜,偶尔的来她家里,也总能惹卡莲娜开怀,所以,对舍郎这个准女婿她是默认了。


今天,卡莲娜就穿着舍郎买的长裙,本来年轻时就是美人的她,虽然因为劳累而略显老态,但打扮起来也是风韵不减当年。今天是卡琳要离开她游历去了,也许要过二三年才能再见到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女儿,她只想给女儿留下她美丽的一面。


当舍甫汉森和沙拉波娃带着舍郎出现在她家门口的时候,卡莲娜将卡琳送到门口时,卡琳哭泣着扑到她的身上,卡莲娜也是落泪不已,母女俩相拥的哭了一阵后,卡琳娜推开了双眼已经红肿的卡琳,拉着卡琳的手将她交到舍郎的手里,严肃的说:“舍郎,卡琳现在就交给你了,一路上可不准你欺负卡琳。”


舍郎也是眼眶红红的,他也严肃的说:“卡莲娜阿姨,我发誓用我的生命守护卡琳,任何人想要欺负卡琳都要踩过我的身体,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必定不会让卡琳受到一点伤害。”


卡莲娜满意的点点头,轻抚着卡琳的头说:“卡琳,以后要多听舍郎的话,不要使小性子,你是女孩子,一路上要多照顾着点舍郎,知道吗?”


卡琳听的再次哭着扑入卡莲娜的怀中,泣着说:“妈妈,女儿不走了,女儿就留下来陪着妈妈,照顾妈妈。”


卡莲娜心中万分不舍,但她依然扶正卡琳,说:“傻女儿,又不是不回来了,妈妈又不老,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去吧,妈妈会在家里想着你的。”


卡琳只是哭泣不止,舍甫汉森看卡琳也哭的差不多了,走过说:“卡琳,你就放心的和舍郎一起去历练,你母亲在家里你可以放心,你师母会照顾的。”沙拉波娃在一旁点头应着。


卡琳却又扑到沙拉波娃的怀里,泪眼不止的说:“师母,卡琳也舍不得离开您。”


沙拉波娃慈爱的摸着卡琳的长发说:“小卡琳长大了,也出落的这般水灵灵的,你看舍郎天天都象没魂似的追着你,你再哭,可要让他笑你了。”


卡琳停止了哭泣哼的说:“他敢。”说出口后才发觉有些不对劲,害羞的低下头扯着衣角。


舍甫汉森这时说:“好了,都别伤感了,孩子只是出去游历一番,过一二年就会回来,再说下去天就要黑了,就让孩子上路吧。”


说着将两匹独角兽的缰绳塞到舍郎与卡琳的手里,又将他们扶上独角兽,这才一脸严肃的说:“走吧,记得我昨晚说的话。”


卡莲娜和沙拉波娃两人挥着手满脸是泪的目送舍郎和卡琳走远,还依然望着渐成两个小黑点的身影,仿佛她们的眼光能清晰的看见远处的舍郎和卡琳。舍甫汉森长叹一声,说:“回去吧,孩子自有孩子的造化。”


舍郎感慨万千的和卡琳默默的让独角兽自己走着,他回想着这几个月来如做梦一般的经历,莫名的来到这个诺里斯大陆,莫名的拥有一身的怪力,脸上的胎记不见了,全身好象脱了一层皮似的,而后碰到舍甫汉森他们,还碰到了史前恐龙,这恐龙还不算什么,听说还真有龙族,还有兽人,精灵等等,然后就是学会了魔法,还有斗气,剑法,还有卡琳相伴,然后还荒唐的上了哥里斯王国的公主,接着他还和卡琳…还有哥里斯的王子和公主一起游历大陆…


卡琳则先是伤感于离开母亲,师父,师母,而后又是想到舍郎,现在不是在家里了,以后,他还要脱自己的衣服…那又该什么办。母亲和师父他们都已经让同了他们,可她还是害怕…羞死了。到时再说了,反正已经都让他…那样了…


两人各怀心事的默默走着,走了有好一会,家已经看不见了。两人忽然有默契的双双抬头看向对方,卡琳脸红红的瞪了一下舍郎,舍郎让卡琳看的心跳加速。忽然,他的心里又开朗起来,即然老天爷让他来到这个诺里斯大陆,那就尽量的让自己活的精彩那才不负他来些大陆一游啊。既然老天让他的脸上胎记没有了,那就让他泡尽大陆的美女吧。想到这里,舍郎不由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卡琳看舍郎脸上变来变去的,最后又哈哈大笑的,卡琳嗔道:“舍郎你干吗,笑的那么难听。脸上还花着脸。”可不是,脸上的泪渍让风尘沾住,一双眼还微红着,这会又是笑的。


舍郎可不知道自己脸上怎么样,不过他看到卡琳的脸上,就笑的更欢了,指着卡琳的脸说:“卡琳,你的脸上也是。”


卡琳一听慌张的掏出手绢擦起了脸,擦了后问:“还有没有。”


舍郎看着卡琳擦干净后漂亮的小脸,不由一阵发痴,卡琳看舍郎不应,策着独角兽靠近过来,捶了一下舍郎,舍郎夸张的哎哟大叫起来:“谋杀亲夫了。”


卡琳脸红红的又捶打几下,嗔道:“胡说八道,谁是你妻子了。”


舍郎抓住卡琳的小手,深情的说:“你不愿意嫁给我吗?”


卡琳脸红红的象征性的挣了挣让舍郎抓住的小手,声如蚊蝇般说:“谁说非要嫁给你了。”


舍郎接口说:“那就是愿意嫁给我了。”


卡琳心里欢喜,嘴上却是不松口:“就知道臭美。”又靠近了点,说:“让我帮你擦下脸。”


舍郎不再调笑,乖乖的让卡琳擦着脸,只拿双眼看着卡琳要滴出水的脸蛋,仿佛要将这张脸烙刻在眼中一般。卡琳任由舍郎看着,仔细的擦着舍郎那张俊美的脸,浓浓的眉,那双眼睛带着一种真情,美的就象传说中爱神的眼睛一般。


忽然,远处传来蹄声,两匹独角兽向这边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