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旧---第三章东北射日 第十一章 将在外

qianqian1940 收藏 6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同日(10月8日)晚8:00,兰州,元首大本营,会议室。


西北联合人民政府总理龙翔天皱着眉头一边用双手按摩着酸涨的太阳穴,一边听民政部长徐超发牢骚:“总理,这么多人一下子来这里,住房先就是一个大问题,何况还要安置他们!这……


翔天挥手打断他的埋怨:“这样!先将即将分配给政府高级官员住的宿舍腾出来,有选择的给当中一些著名的学者和各个领域的权威人士居住!剩下的嘛,可以安置到各个新建的小区,让宣传部号召一下,发扬一下精神么!毕竟人家大老远的老投奔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寒了心不是?”


“是,总理,那么安置岗位的问题……”


“这样吧,这个问题你和科学院的王院士商量一下,写个报告给我,要快!该进科学院的进科学院,其余的或者进行短期的学习培训,或者直接分配到各个岗位去,动作要快,就……4天吧,4天之后把这个名单交给我!”


“是!总理,那我马上去找王院士商量一下!”


翔天端起左手边的咖啡抿了一口,凉的,刚想吐了吩咐服务生再泡一杯,看见一阵风似的跑进来的陈伟,还是匝着眉头咽了下去:“陈部长,农业方面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总理,我来请示一下:粮库里的粮食该应该换换了,但是今年粮食又是大丰收,如果再将这些粮食流如市场,我怕会谷贱伤农啊!”


“恩,现在市场上的价格已经有些偏低了,再这么将这一批投放出去的话……”


“总理,所以我们的想法是不将这一批粮食直接投放到我们的市场上去。民政部不是为没有钱安置流民犯愁吗?我们的意思是,我们农业部可以雇佣他们从事农业相关的工作,然后用这些粮食代替一部分酬劳。这样民政部的同志们也不用一门心思的去想办法弄钱买粮食给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了,其他部门的同志也可以仿效这个办法嘛!这样就可以解决多出来的一部分粮食了!”


“好!”翔天听的心花怒放,“这个办法可以在明天的工作例会上提出来讨论一下!今天议的好!各个部门就应该这样自己想着办法把问题解决而不是把问题推给上面!农业部的精神值得提倡!好啊!不过,我怎么听着似乎还有下文,刚才好像你只说了一部分啊!”


“是!总理!”受到表扬的陈伟有些激动:“根据我们农业部调查的数据显示:在我们西北人民联合政府的辖区内的五个半省内,粮食作物处于饱和状态,但是,我们可以将目光放的长远一点。一方面,在留足储备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将一部分`粮食转销到中原地区,特别是在发生了战争的中原地区!另一方面,在我们辖区内,满足了人们的温饱问题后,剩余的粮食还可以作为副食品的原料,打开另一块潜力巨大的市场!这是我们一点不成熟的看法,请总理指正!”


翔天一边听,一边频频的点头,心里窃喜:看来这个家伙的能力已经不是一个部长所能局限的了!在这么多部长当中,能够不局限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每每顾及大局的,还是有几个的!但能有统筹全局能力的人,还就属他了,这个好助手可千万不能放过!!


“不错,陈局长,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准备在工作会议上做重要报告!”


“是!总理!那我告辞了!”


“恩!哦,对了!你觉得谁会是接替你这个位置的最好人选呢?”


刚准备推门出去的陈伟闻言一愣:“厄……,我想董洛可能会胜任这个位置吧!”


翔天含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意思:“那么,你顺便准备移交一下工作吧!你新的任命很快就会下来了!”


陈伟一脸疑惑的推门出去,却和急冲冲进来的近卫军少将桂炉撞了个满怀。桂炉轻声道了歉,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径直跑到一脸诧异的翔天身边,俯下身子飞速的小声道;“元首请您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去他的官邸一趟!车子就在外面等您!”


翔天眼睛一跳,二话不说,一把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子就起身,机警的贴身侍卫马上将衣架上的大衣摘下来给他披上。翔天一扬头示意桂炉在前面开路,便跟在桂炉身后离开了办公大楼。


大楼前的灯光有些过于耀眼,翔天在上车之前微微眯了下眼睛,早就等候在车边的一个近卫军上尉为他拉开了后车门,然后他吃惊的看到本该在市区主持党务会议的陈振涛坐在后边!


“大哥?!你不是在……你也……?”


“快上车吧!”振涛淡淡的说:“别让阿雪等急了!”


翔天点了点头,一步跨进车里。上尉干净利落得将车门关上,立正敬礼。车队在众人的注目中驶出了大本营,然后开始加速,消失在路的尽头……


夜色在这一瞬间,变得似乎有些浓重起来……


龙翔天瞟了一眼端坐在身边的陈振涛,这个身兼银鹰盟(我们西北人民联合政府的执政党)执行主席(我仅担任象征意义的元首一职,从而实行真正的党政分开)及海军总司令(未对外公开)的大哥此时正呆面色沉重得看着车窗外路边两旁飞逝的景物发呆。在外人看来,在西北人民联合政府中他似乎是郁郁不得志的人,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抛开自己四兄弟的感情不讲,但上从政府的权利分配上来讲,自己的这个大哥的确没有受到重用。在西北政府这个权利机构中,自己的三弟作为元首理所当然的掌握着最高的决策权力,集党政军最高权力于一体的元首大本营最高统帅部直接在其掌控之下。自己身为政府的总理也可以说是独掌一面,掌握了很大的能量,并开始形成一些势力。而四弟翼空出任参谋总长则是最出人意料的,虽然这个本来在自己看来应该是属于大哥的位置被这个四弟坐的有声有色。大哥振涛本人现在却似乎很有种退居2线的感觉,虽然他和三弟的感情越来越好,听说前几天还一连几晚睡在三弟的官邸。


“你在想什么,翔天?”


“啊?没、没什么。大哥,我只是奇怪,什么事这么急?”


“你看看这个吧!”陈振涛脸色阴沉的将一张纸递给龙翔天。


龙翔天接手的那一刹那,手竟然不受控制的颤抖了几下,他看到了这张纸的右上角那些鲜红的小字:国安、A++。这张纸的保密级别是最高等级,换句话说只能被元首、近卫军国安局局长戴鄂和最高情报长官三人最先看到。原来自己的大哥……,他不及细想,下面的字再一次震惊了他……


良久,他将迷离的眼神投向了窗外,喃喃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四弟这次真的玩过火了!”


陈振涛示意司机将隔音防弹玻璃升起,这样后座就相对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不用担心他们的谈话会被任何人听到。


“他何止是玩过头了啊,我看他是被别人夸昏了头了啊!拿破仑就真的那么好当吗?唉!他这么一闹我们在局势上可就被动了!”


“是啊,按他手上掌握的力量,真要全歼这个师团是可能的,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没有借口退出东北了!可是我们现在实在不应该卷入到东北的战争中去啊!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方面,我们都没有做好和日本全面开战的准备啊!这个混小子!”龙翔天气恼的一拳砸在防弹玻璃上。


“我看他是根本没有领会阿雪的意图,这次作战代号‘亮翅’,本来就只是为了震慑一下周遍对我们怀有不轨企图的军阀,这下可好,我怕他展示的力量足以引起蒋介石的担心了,我们需要面对的恐怕是一次大规模的军事入侵了!”陈振涛不无担心的讲道。


两人都开始沉默了,突然一个念头在龙翔天的心中升起:难道说,翼空想要夺权吗?阿雪又会怎么去处理这件看似抗命,实际上等同于叛乱的事情呢?


几分钟以后,元首官邸。


我看着渐渐驶近的汽车轻轻的吩咐近侍将咖啡和麦茶放到我的书房,车稳稳的停在了我的面前,挥挥手让准备上前的一个近卫军战士退下,我亲自上前拉开了后座的门,对两个发呆的兄长道:“我亲爱的主席和总理阁下,可以下车了!”


两人一愣,同时回过神来,赶紧下来,翔天还不忘回我一句:“呦,怎么敢当,元首大人亲自为小的开门!”


大哥振涛则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人,总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们的出糗上!”


我大笑起来:“走吧,就你们俩废话多,咖啡和麦茶在等你们了!”


穿过接待客人用的富丽堂皇的大厅,我们很快就到了用作我们几个“秘密”聚会的书房。我的书房是完全按照欧式风格来布置的,给人一种舒适安全的感觉:四臂都用暗色的油漆粉刷,地上铺着厚厚的、图案精美的羊毛地毯——都是西北企业的上等货色。南墙边有一个正在烧着木头的壁炉,其余三面都是书架,放满了我喜欢的各色书种。中间是一张大大的红木矮桌,围着桌子褐色的沙发摆成一圈,这个房间没有吊灯,只有沙发边上的落地灯发出柔和的光线。


没有等我发出邀请,这二人边一左一右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上,拿起桌上的东西就往嘴里塞,看得我在一边那个心痛!


“喂!喂!喂!你们悠着点好吧,这些是我刚买回来的,很贵的啊,我自己都还没有吃多少啊!”


“干什么啊?我肚子饿不行啊,我妹和你非法同居我都没说什么,干什么,你让我当了便宜大舅子还不许我在你这里吃点、喝点?”振涛一边振振有词,大义凛然的质问,一边手还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


“这么说,你就这么把你妹给卖了?!”一个声音问道。


“那是当然,说起来这个捣蛋鬼不住在我们家以后我们幸福多了,我……”振涛眉飞色舞的说道一半突然眼睛愣愣的看着我的身边说不出话来。


“是吗?你居然感这么说话了?看来我不在,姐姐没有很好的管教你啊?大哥?!哈哈!”某人“狞笑”道,“你们吃的很开心嘛?”


这下连翔天的脸也绿了:“不是,我们只是吃……呃,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强忍着笑意介绍道:“这个,鉴于陈小姐的强烈要求,今后我们这个聚会加她一份!怎么样?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没有!”两人赶紧将头摇的像泼浪鼓似的,看玩笑,谁敢说反对今天就别想活着走出这间屋子了!


“恩,那就好,那你们两位对这次你们四弟的抗命行为有什么想法?”陈雨霏大小姐装作很淑女的靠着我坐下。


振涛和翔天眼睛一跳,齐齐将目光投向我,我无奈的耸耸肩:“这件事情的性质先放在一边不说,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问题是怎么补救?我刚刚受到翼空拍给我的第二封电报,他说他需要我授权他全面负责解决这件事情,他希望得到我们的配合。这是电报原文。”


振涛脸色一沉,将电报接过去,仔细的看了一边,然后转手将电报递给对面的翔天:“二弟,你看看。”


翔天的眉毛几乎皱到了一块,看罢将电报递回给我:“阿雪,这件事于公于私你都不能同意!于公,临时改变原定的计划而没有通知我们做为参谋总长他已经越权了,现在他等于想把整个最高统帅部撇开!这种大正方针怎么能不经过最高统帅部就擅自决定呢?难道因为他是你的四弟就可以这样乱来吗?这个权力只有身为元首的你,在紧急情况下才可以使用,他这样让别人怎么看我们这个政府?这个政府只是属于我们四个人的吗?这个先例开不得,你答应了,以后每个将军带兵在外都这样怎么办?于私,我们身为他的兄弟应该及时纠正他的错误,如果你这次纵容他或者因为是兄弟饶过他,那他下次会犯更严重的错误,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翔天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认为,阿雪,你只能答应他。”一直在旁边沉思的大哥振涛再度开口道。


“什么?”龙翔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微笑的颔首示意大哥继续,坐在我身边的雨霏却暗自叹了口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